雖然說司馬攸只是過繼給羊徵瑜的,但他事母至孝,爲人淳樸淳良,也深得羊徵瑜喜歡。只可惜司馬炎對司馬攸頗爲忌憚,一直將他幽禁於宮中,司馬攸最終含恨而終。

0

羊徵瑜近幾來一直是癡迷於佛教,想從佛教信仰之中尋求一點慰籍。

天亮之後,司馬炎而亡,洛陽城陷落,司馬家的江山社稷土崩瓦解,羊徵瑜本以爲自己的大限已至,但沒有想到的是,攻入皇宮之中蜀兵卻絲毫沒有進犯弘訓宮,反而在宮殿的周圍設崗保護。

這不禁讓羊徵瑜大感詫異,正在疑惑之間,弟弟羊祜突然趕來,說明原委,羊徽瑜這才知道是自己的女婿帶兵打下了洛陽,一想到此還有機會再見到自己的女兒,羊徵瑜喜極而泣。

本來還以爲會過很久才能見到女兒,但沒想到她竟然來得是如此之快,蜀軍剛剛進入洛陽,自己的女兒、女婿和外孫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這讓羊徵瑜驚訝不已,歡喜不甚。 洛陽皇宮已經被修繕一新了,那些被改掉的宮門名字又恢復了後漢時的名字,洛陽城各處城門樓上飄揚的“漢”字旗彷彿讓人有一種回到過去的感覺。aawwx

後漢的洛陽城是在初平元年時被董卓付之一炬的,後來漢獻帝於建安元年返回洛陽之時,洛陽已經成爲了一片廢墟,百里之內難覓人煙,漢獻帝及公卿百官也只能是挖野菜充飢,根本沒有力量來重修洛陽城。

那時候曹操雖然不乏重建洛陽城的能力,但爲了達到其“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目的,曹操將漢獻帝及漢室朝廷挾持到了許都,後漢王朝的最後幾十年的歲月,就是在那個叫許的小縣城之中渡過的。

洛陽城的重建,是曹丕稱帝之後的事,曹丕沒有選擇他老爹起家的基地洛陽,也沒有選擇曹操的封地鄴城爲都,而是重新看重了做爲前朝故都的洛陽。在一片廢墟之中,曹丕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歷時七年,纔算是基本恢復了洛陽的舊貌。

做爲曹魏的國都,洛陽城想不繁榮都難,從曹丕立都開始一直到司馬炎篡位立晉,洛陽城基本上沒有讓天下第一大城的名號旁落,而由於楊駿兄弟主動地獻城投降,蜀軍也是兵不血刃地就拿下了洛陽城,從而避免了四朝古都再一遭受到浩劫之難。

蜀漢朝廷遷都回洛陽是一件大事,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後主劉禪剛一到洛陽就病倒了。

可能是路上鞍馬勞頓再加上偶感風寒所致,雖然劉禪身邊有隨行的太醫,洛陽宮中也有晉國原先的御醫,但經過多方診治,劉禪的病情雖然有所穩定,但還是無法起身,進入到皇宮之後,也只能是臥榻休息。

畢竟劉禪也不再年輕了,多年的酒色,早已掏空了他的身體,這一路的長途跋涉,儘管劉禪沒有走過半步,但就算是在車輦之中,那也是很辛苦的一件事。

劉禪病倒之後,整個朝廷上下一片的慌亂,原先擬定於三月初一召開的朝會慶典也只能是無限期地延長了。劉禪的寢宮之外,等待候見的官員排成了長龍,不過寢宮之內傳出話來,陛下需要靜養,非特殊要務,一律無須晉見。問安之類的就全免了,現在能見到劉禪的,也只剩下了諸王重臣了。

劉胤並沒有急着去拜見劉禪,他還有更重要的人要見,那就是自己的母親馬王妃。

這次蜀漢朝廷大遷都,安平王府自然也是在其列,馬王妃和安平王劉輯隨駕而行,一路碾轉,從蜀地來到了洛陽。

馬王妃的心情是何等的激動,十年了,整整的十年了,她和愛子整整地分別了十年,望穿秋水,望斷秋雲,縱然是一池湖水的眼淚,它也流乾流盡了,馬王妃都不知道這十年自己是如何過來的,她牽腸掛肚,日夜的魂牽夢縈,盼得就是能夠再見的愛子的面。

那一年劉胤攻下漢中,打通了與蜀地的,曾經給馬王妃寫過一封家書。但馬王妃收到這封書信的時候,淚如泉涌,什麼叫家書抵萬金,簡直就是最拙劣的說法,這一封家書,都值得馬王妃傾盡所有的家產來換了。

但隨後劉胤東渡黃河,進入到了幷州作戰,從此便又是音信皆無,馬王妃日思夜想,思念過甚,一度臥病在榻,嚇得劉輯日夜不離地在她身邊服侍,如果馬王妃真有一個三長兩短的話,劉輯還真無法向劉胤做交待。

好在馬王妃咬牙挺過了這一關,以她的話說,我還沒有見到兒子的面,無論如何也不能倒下去。

當聽到劉胤攻下洛陽,蜀漢朝廷即將遷都到洛陽的消息,她激動地是徹夜未眠,終於要和兒子見面了,這一回馬王妃是守得雲開見日出。

收拾行裝,完全啓程前的準備,安平王府可以說是整個蜀地諸家族之中最快的了,這個時候的馬王妃,恨不得脅生雙翅,立刻飛到洛陽去。

ωωω▲ TTKΛN▲ ¢ ○

只不過安平王府不可能擅自行動,他們也只能是隨同聖駕,慢慢吞吞地出蜀地走漢中,沿上庸南陽這條路,抵達洛陽。

如果是六百里的驛馬,走完這段路,最多也就十來天的時間,但皇帝的聖駕出行,既隆重還得排場,行動自然緩慢,兩個多月的時間到洛陽,基實已經是算很快了。

但對於馬王妃而言,卻簡直是度日如年,眼看着兒子就在洛陽等着,他們這一行人卻慢慢吞吞磨磨蹭蹭,急得馬王妃都直髮脾氣。

馬王妃的暴脾氣可是出了名的,就連聖上都是避讓三分,手下的僕從更是心驚膽戰,不過整個隊伍的行進速度就是如此,馬王妃雖然發點脾氣,卻也無可奈何,只能是亦步亦趨地向前走着。

終於,高大的洛陽城郭出現了他們的眼前,倍受煎熬的旅程終於是結束了。

蜀軍佔據洛陽之後,除了皇宮之外,所有官署府衙都被沒收了,那些司馬炎曾經分封的王公侯爵自然是統統地被貶爲了庶民,而他們的府邸宅院,也被充公了。

其實對於那些王侯公卿而言,沒有將他們滿門抄斬誅連九族,這已經是最大的恩典了,司馬炎而死,劉胤入城之後,也沒有再妄殺一人,除了一些有功之臣外,大部分的晉國朝臣,王侯公爵,都被廢爲了庶民,而他們的府邸,則被分賞給了蜀國的諸王諸侯以及有功之臣。

安平王府所分到的府邸是原先汝陰王司馬駿的府邸,入城之後,安平王府的一應大小人等俱都在官吏的引領之下,入住新的安平王府。劉胤在迎接完聖駕之後,但立刻匆匆地趕住安平王府,去拜見母親。

當然,劉胤不是一個人孤身前往的,他把妻子和兒子都帶上了,既然是一家團聚,劉胤當然不可能不把青兒和劉徵帶上,更何況,劉徵可是馬王妃的孫兒,馬王妃如果親眼看到自己的孫兒,還不知道有多高興。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

後漢的洛陽城是在初平元年時被董卓付之一炬的,後來漢獻帝於建安元年返回洛陽之時,洛陽已經成爲了一片廢墟,百里之內難覓人煙,漢獻帝及公卿百官也只能是挖野菜充飢,根本沒有力量來重修洛陽城。aawwx

那時候曹操雖然不乏重建洛陽城的能力,但爲了達到其“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目的,曹操將漢獻帝及漢室朝廷挾持到了許都,後漢王朝的最後幾十年的歲月,就是在那個叫許的小縣城之中渡過的。

洛陽城的重建,是曹丕稱帝之後的事,曹丕沒有選擇他老爹起家的基地洛陽,也沒有選擇曹操的封地鄴城爲都,而是重新看重了做爲前朝故都的洛陽。在一片廢墟之中,曹丕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歷時七年,纔算是基本恢復了洛陽的舊貌。

做爲曹魏的國都,洛陽城想不繁榮都難,從曹丕立都開始一直到司馬炎篡位立晉,洛陽城基本上沒有讓天下第一大城的名號旁落,而由於楊駿兄弟主動地獻城投降,蜀軍也是兵不血刃地就拿下了洛陽城,從而避免了四朝古都再一遭受到浩劫之難。

蜀漢朝廷遷都回洛陽是一件大事,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後主劉禪剛一到洛陽就病倒了。

可能是路上鞍馬勞頓再加上偶感風寒所致,雖然劉禪身邊有隨行的太醫,洛陽宮中也有晉國原先的御醫,但經過多方診治,劉禪的病情雖然有所穩定,但還是無法起身,進入到皇宮之後,也只能是臥榻休息。

畢竟劉禪也不再年輕了,多年的酒色,早已掏空了他的身體,這一路的長途跋涉,儘管劉禪沒有走過半步,但就算是在車輦之中,那也是很辛苦的一件事。

劉禪病倒之後,整個朝廷上下一片的慌亂,原先擬定於三月初一召開的朝會慶典也只能是無限期地延長了。劉禪的寢宮之外,等待候見的官員排成了長龍,不過寢宮之內傳出話來,陛下需要靜養,非特殊要務,一律無須晉見。問安之類的就全免了,現在能見到劉禪的,也只剩下了諸王重臣了。

劉胤並沒有急着去拜見劉禪,他還有更重要的人要見,那就是自己的母親馬王妃。

這次蜀漢朝廷大遷都,安平王府自然也是在其列,馬王妃和安平王劉輯隨駕而行,一路碾轉,從蜀地來到了洛陽。

馬王妃的心情是何等的激動,十年了,整整的十年了,她和愛子整整地分別了十年,望穿秋水,望斷秋雲,縱然是一池湖水的眼淚,它也流乾流盡了,馬王妃都不知道這十年自己是如何過來的,她牽腸掛肚,日夜的魂牽夢縈,盼得就是能夠再見的愛子的面。

那一年劉胤攻下漢中,打通了與蜀地的,曾經給馬王妃寫過一封家書。但馬王妃收到這封書信的時候,淚如泉涌,什麼叫家書抵萬金,簡直就是最拙劣的說法,這一封家書,都值得馬王妃傾盡所有的家產來換了。

但隨後劉胤東渡黃河,進入到了幷州作戰,從此便又是音信皆無,馬王妃日思夜想,思念過甚,一度臥病在榻,嚇得劉輯日夜不離地在她身邊服侍,如果馬王妃真有一個三長兩短的話,劉輯還真無法向劉胤做交待。

好在馬王妃咬牙挺過了這一關,以她的話說,我還沒有見到兒子的面,無論如何也不能倒下去。

當聽到劉胤攻下洛陽,蜀漢朝廷即將遷都到洛陽的消息,她激動地是徹夜未眠,終於要和兒子見面了,這一回馬王妃是守得雲開見日出。

收拾行裝,完全啓程前的準備,安平王府可以說是整個蜀地諸家族之中最快的了,這個時候的馬王妃,恨不得脅生雙翅,立刻飛到洛陽去。

只不過安平王府不可能擅自行動,他們也只能是隨同聖駕,慢慢吞吞地出蜀地走漢中,沿上庸南陽這條路,抵達洛陽。

如果是六百里的驛馬,走完這段路,最多也就十來天的時間,但皇帝的聖駕出行,既隆重還得排場,行動自然緩慢,兩個多月的時間到洛陽,基實已經是算很快了。

但對於馬王妃而言,卻簡直是度日如年,眼看着兒子就在洛陽等着,他們這一行人卻慢慢吞吞磨磨蹭蹭,急得馬王妃都直髮脾氣。

馬王妃的暴脾氣可是出了名的,就連聖上都是避讓三分,手下的僕從更是心驚膽戰,不過整個隊伍的行進速度就是如此,馬王妃雖然發點脾氣,卻也無可奈何,只能是亦步亦趨地向前走着。

毒妃輕輕撩:王爺請上座 終於,高大的洛陽城郭出現了他們的眼前,倍受煎熬的旅程終於是結束了。

蜀軍佔據洛陽之後,除了皇宮之外,所有官署府衙都被沒收了,那些司馬炎曾經分封的王公侯爵自然是統統地被貶爲了庶民,而他們的府邸宅院,也被充公了。

其實對於那些王侯公卿而言,沒有將他們滿門抄斬誅連九族,這已經是最大的恩典了,司馬炎而死,劉胤入城之後,也沒有再妄殺一人,除了一些有功之臣外,大部分的晉國朝臣,王侯公爵,都被廢爲了庶民,而他們的府邸,則被分賞給了蜀國的諸王諸侯以及有功之臣。

安平王府所分到的府邸是原先汝陰王司馬駿的府邸,入城之後,安平王府的一應大小人等俱都在官吏的引領之下,入住新的安平王府。劉胤在迎接完聖駕之後,但立刻匆匆地趕住安平王府,去拜見母親。

當然,劉胤不是一個人孤身前往的,他把妻子和兒子都帶上了,既然是一家團聚,劉胤當然不可能不把青兒和劉徵帶上,更何況,劉徵可是馬王妃的孫兒,馬王妃如果親眼看到自己的孫兒,還不知道有多高興。 ps:稍後更正………………跪倒在了地上。

男兒膝下有黃金,但此刻母子親情卻是珍逾黃金的,無論現在劉胤的身份有多麼的尊貴,在他的母親面前,他永遠也都是長不大的孩子。

“我兒——”馬王妃剛吐出兩個字,就已經是泣不成聲了,將劉胤緊緊地擁在懷中,淚水如掉線的珍珠,一滴滴地灑落了下來。

周圍所有的人都直直地站着,沒人去打擾他們母子的重逢團聚。對於馬王妃來說,兒子劉胤就是她的全部,兒行千里母擔憂,此刻她所有的淚水都化作一種渲瀉,毫無保留的傾瀉出來。

對於劉胤而言,更多的是一種愧疚,這十年來,他一直忙於作戰,根本就無瑕膝前盡孝,自古忠孝無法兩全,劉胤選擇了興復漢室這條路,自然就無法在母親身邊盡孝心。

這一跪,劉胤雖然是無法補償盡母親的養育之恩,但他卻是發自內心的,這是一份對母親的思戀之情。

許久,馬王妃才擡起來,摸着劉胤的臉龐,道:“胤兒,你黑了,也瘦了,這十年來,苦了你了。”

黑,那是太陽曬的,風吹雨打,不黑纔怪;瘦,每日風餐露宿,食不果腹,不瘦纔怪。這些劉胤當然不可能跟母親去說,他要母親看到的是他輝煌的戰果而不是那些艱辛的歷程。

“怎麼會,老了一點纔是真的。”劉胤打趣地道。

馬王妃凝視着兒子的臉,的確,和十年前那張稚氣未脫的臉龐比起來,現在的劉胤,更多成熟和滄桑寫滿在臉上,脣上那兩撇八字須,已經代表他不再年輕了。

劉胤道:“娘,這是青兒,現在她是您的兒媳了,這是徵兒,他是您的孫兒。青兒,徵兒,你們還不上前叩頭?”

青兒立刻上前是款款而拜,口稱:“母親大人在上,請受兒媳一拜。”

劉徵則更爲乖巧,咚咚咚地給馬王妃叩了三個響頭,道:“孫兒劉徵給祖母叩頭了。”

青兒馬王妃是認識的,只不過她當初的身份還是魏雪舞,此事劉胤後來在家書之中也已經和馬王妃說過了,青兒是司馬師的女兒,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結合了,並且有了愛情的結晶。

不孝有三,無後爲大,自從孫子劉承早夭之後,如何給安平悼王劉理續嗣,便成爲了馬王妃心目中的頭等大事,可劉胤的原配夫人傅月華得了瘋病,再無生育能力,而劉胤一直也不願再娶妾室,這讓馬王妃非常地着急。

現在好了,劉胤和青兒喜結連理,連孫子都這麼大了,馬王妃自然開心的不得了,見到劉徵上前叩頭,連聲稱好,喜上眉梢。

劉胤又與弟弟劉輯見禮,對他這十年來在母親身前盡孝表示感謝。

劉輯則是暗暗地慚愧萬分,當年爲了一個安平王的爵位,自己還爭執不休,幸虧當兄長的劉胤一付高姿態,主動地放棄了王爵,纔沒有讓他的王位旁落。當時劉輯還暗暗慶幸,現在想想,是多少可笑的一件事,劉胤沒有了安平王的王位,但卻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他現在所立下的功勳,驚天緯地,自己卻只能是恪守在王府之中,做一隻金絲雀罷了。

下人早已備好了酒宴,一家人邊吃邊聊,倒也是其樂融融。

席間,劉胤問馬王妃道:“娘,月華她現在可好?”劉胤知道傅月華有瘋病,自然是不可能出現在大堂之上的。何況她的病乃是頑疾,請有多少的名醫都無法醫治,劉胤到現在也不抱什麼希望了。

不料馬王妃卻是面帶喜色地道:“胤兒,此番來洛陽,正巧半路之上遇到一個遊方的郎中,他說月華的病並無大礙,只是因爲悲傷過度,導致心氣鬱結,、以往的醫匠所用之藥,皆是所用非途,此郎中表示,只需他鍼灸三日,便可痊癒。”

劉胤不禁微微一怔,遊方的郎中?難不成是什麼騙子不成,傅月華的病,已經是病了有十幾年了,找了不少的醫生大夫看過,均是無藥可醫。現在居然有一個什麼遊方的郎中,就能治得了這種瘋病,劉胤倒也是深感懷疑,不過現在傅月華的病情,已經是死馬當活馬醫了,就算是遇到個騙子,以安平王府的的財力物力,被騙到也無妨,大不了損失掉錢財罷了,如果他真有手段的話,那可是天大的幸事了。

“那我得去瞧瞧。”劉胤起身道。

“我也去看看姐姐。”青兒亦道。

馬王妃含笑點頭,兒子雖另結新歡,但依然是不忘舊情,讓馬王妃深感欣慰,她立刻是點頭同意。

傅月華被安置在東面的廂房之內,馬王妃多派了幾個侍女在伺候着,看到劉胤過來,那幾名侍女趕緊下拜施禮。

劉胤很是隨意地擺擺手,讓她們免禮,問道:“神醫何在?”

“就在夫人的房內。”侍女道。

劉胤立刻是舉步進房,青兒亦是緊隨其後。

房內傅月華一臉呆滯之相,端坐在那兒,一動不動,正由面前的醫士施以針炙之術。那位醫士看起來鶴髮童顏,一付神風道骨的模樣,手中的銀針又細又長,扎滿了傅月華的頭部和身上。

劉胤不通醫術,也就不好妄自揣測,他很是客氣地拱手道:“先生……”

那知郎中卻是未曾停手,微微地劉胤示意不要說話,以免影響其施針。

劉胤立刻噤聲,站在一邊,看那郎中施行鍼炙之術,但看他手法嫺熟,飛快地使用着一根根的銀針,精準地刺入一個個的穴道之中。

中華醫術博大精深,雖然劉胤穿越前所處的那個時代醫術發達,但無可否認,中醫還是有着它的獨倒之處,雖然這個時代並沒有出現象扁鵲華陀張仲景這樣的神醫,但山野之中,誰又能保證沒有神醫蟄居,如果真遇着了,那可就是月華的福氣了。 ps:稍後更正,大約三點…………………………………………

“我兒——”馬王妃剛吐出兩個字,就已經是泣不成聲了,將劉胤緊緊地擁在懷中,淚水如掉線的珍珠,一滴滴地灑落了下來。aawwx

周圍所有的人都直直地站着,沒人去打擾他們母子的重逢團聚。對於馬王妃來說,兒子劉胤就是她的全部,兒行千里母擔憂,此刻她所有的淚水都化作一種渲瀉,毫無保留的傾瀉出來。

對於劉胤而言,更多的是一種愧疚,這十年來,他一直忙於作戰,根本就無瑕膝前盡孝,自古忠孝無法兩全,劉胤選擇了興復漢室這條路,自然就無法在母親身邊盡孝心。

這一跪,劉胤雖然是無法補償盡母親的養育之恩,但他卻是發自內心的,這是一份對母親的思戀之情。

許久,馬王妃才擡起來,摸着劉胤的臉龐,道:“胤兒,你黑了,也瘦了,這十年來,苦了你了。”

黑,那是太陽曬的,風吹雨打,不黑纔怪;瘦,每日風餐露宿,食不果腹,不瘦纔怪。這些劉胤當然不可能跟母親去說,他要母親看到的是他輝煌的戰果而不是那些艱辛的歷程。

“怎麼會,老了一點纔是真的。”劉胤打趣地道。

馬王妃凝視着兒子的臉,的確,和十年前那張稚氣未脫的臉龐比起來,現在的劉胤,更多成熟和滄桑寫滿在臉上,脣上那兩撇八字須,已經代表他不再年輕了。

劉胤道:“娘,這是青兒,現在她是您的兒媳了,這是徵兒,他是您的孫兒。青兒,徵兒,你們還不上前叩頭?”

青兒立刻上前是款款而拜,口稱:“母親大人在上,請受兒媳一拜。”

劉徵則更爲乖巧,咚咚咚地給馬王妃叩了三個響頭,道:“孫兒劉徵給祖母叩頭了。”

青兒馬王妃是認識的,只不過她當初的身份還是魏雪舞,此事劉胤後來在家書之中也已經和馬王妃說過了,青兒是司馬師的女兒,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結合了,並且有了愛情的結晶。

不孝有三,無後爲大,自從孫子劉承早夭之後,如何給安平悼王劉理續嗣,便成爲了馬王妃心目中的頭等大事,可劉胤的原配夫人傅月華得了瘋病,再無生育能力,而劉胤一直也不願再娶妾室,這讓馬王妃非常地着急。

現在好了,劉胤和青兒喜結連理,連孫子都這麼大了,馬王妃自然開心的不得了,見到劉徵上前叩頭,連聲稱好,喜上眉梢。

劉胤又與弟弟劉輯見禮,對他這十年來在母親身前盡孝表示感謝。

劉輯則是暗暗地慚愧萬分,當年爲了一個安平王的爵位,自己還爭執不休,幸虧當兄長的劉胤一付高姿態,主動地放棄了王爵,纔沒有讓他的王位旁落。當時劉輯還暗暗慶幸,現在想想,是多少可笑的一件事,劉胤沒有了安平王的王位,但卻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他現在所立下的功勳,驚天緯地,自己卻只能是恪守在王府之中,做一隻金絲雀罷了。

下人早已備好了酒宴,一家人邊吃邊聊,倒也是其樂融融。

席間,劉胤問馬王妃道:“娘,月華她現在可好?”劉胤知道傅月華有瘋病,自然是不可能出現在大堂之上的。何況她的病乃是頑疾,請有多少的名醫都無法醫治,劉胤到現在也不抱什麼希望了。

不料馬王妃卻是面帶喜色地道:“胤兒,此番來洛陽,正巧半路之上遇到一個遊方的郎中,他說月華的病並無大礙,只是因爲悲傷過度,導致心氣鬱結,、以往的醫匠所用之藥,皆是所用非途,此郎中表示,只需他鍼灸三日,便可痊癒。”

劉胤不禁微微一怔,遊方的郎中?難不成是什麼騙子不成,傅月華的病,已經是病了有十幾年了,找了不少的醫生大夫看過,均是無藥可醫。現在居然有一個什麼遊方的郎中,就能治得了這種瘋病,劉胤倒也是深感懷疑,不過現在傅月華的病情,已經是死馬當活馬醫了,就算是遇到個騙子,以安平王府的的財力物力,被騙到也無妨,大不了損失掉錢財罷了,如果他真有手段的話,那可是天大的幸事了。

“那我得去瞧瞧。”劉胤起身道。

“我也去看看姐姐。”青兒亦道。

馬王妃含笑點頭,兒子雖另結新歡,但依然是不忘舊情,讓馬王妃深感欣慰,她立刻是點頭同意。

傅月華被安置在東面的廂房之內,馬王妃多派了幾個侍女在伺候着,看到劉胤過來,那幾名侍女趕緊下拜施禮。

劉胤很是隨意地擺擺手,讓她們免禮,問道:“神醫何在?”

“就在夫人的房內。”侍女道。

劉胤立刻是舉步進房,青兒亦是緊隨其後。

房內傅月華一臉呆滯之相,端坐在那兒,一動不動,正由面前的醫士施以針炙之術。那位醫士看起來鶴髮童顏,一付神風道骨的模樣,手中的銀針又細又長,扎滿了傅月華的頭部和身上。

劉胤不通醫術,也就不好妄自揣測,他很是客氣地拱手道:“先生……”

那知郎中卻是未曾停手,微微地劉胤示意不要說話,以免影響其施針。

劉胤立刻噤聲,站在一邊,看那郎中施行鍼炙之術,但看他手法嫺熟,飛快地使用着一根根的銀針,精準地刺入一個個的穴道之中。

中華醫術博大精深,雖然劉胤穿越前所處的那個時代醫術發達,但無可否認,中醫還是有着它的獨倒之處,雖然這個時代並沒有出現象扁鵲華陀張仲景這樣的神醫,但山野之中,誰又能保證沒有神醫蟄居,如果真遇着了,那可就是月華的福氣了。 s:稍後更正…………………………

但於劉胤而言,卻成爲了一樁頭等的難事,這些年傅月華和他掛着夫妻的名義卻無夫妻之實,如果傅月華真得清醒過來,如何維繫他們之間的“婚姻”關係,實在是讓劉胤有些犯愁,畢竟自己只繼承了前任的身體,並未繼承前任的感情,真要讓劉胤和一個陌生的女人同共枕,劉胤還是真的很難接受。aawwx

從傅月華房裏離開的時候,劉胤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一方面他希望傅月華可以清醒過來,徹底地結束那種瘋瘋顛顛的生活,另一方面,出於對未來的恐懼,他又希望就這樣維持現狀,什麼也不要改變。

在陣前指揮千軍萬馬,揮灑自如的劉胤此刻卻是十分地矛盾糾結,不知該如何是好,但這又是他內心之中極爲隱密之事,無法和別人道知,就連自己心愛的女人,也不可能知曉。

劉胤搖搖頭,暫時不去想這樁事情,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現在考慮的再多,也是枉然,三天之後,看具體情況再行定奪。

剛出傅月華的房間,劉胤就接到稟報,北地王劉諶來訪。

劉胤趕到大堂,劉諶也已經在那兒就座了,反正劉諶和劉胤的關係非比尋常,劉諶到了安平王府,也和自己家中沒什麼不同,很是隨意。

“難得五哥你這麼清閒,已經見過陛下了?”今天是劉禪到洛陽的第一天,首先晉見的就是他的皇子皇孫們,劉諶也自然在其列,故而劉胤有此一問。

和安平王府一樣,北地王府此次也是舉家遷來洛陽,劉諶的夫人崔氏及劉諶的三個兒子這回也同樣地來到了洛陽,安置在了原先河間王司馬顒的府邸。按理說此刻正是劉諶一家團聚之時,其樂融融,沒想到劉諶卻跑到安平王府來。

劉胤在洛陽當然也有自己的驃騎大將軍府,不過母親及衆人剛到洛陽,劉胤和青兒就沒有回到自己的府邸,而是留在了安平王府陪着馬王妃,同時也關注着傅月華的病情。

劉諶呵呵一笑道:“難得你們一家團聚,我可是特意地趕過來道賀一聲喬遷之喜的。”

劉胤注意到到劉諶雖然笑着,但眉宇之間卻流露出淡淡的憂傷之色,雖然不足以爲人察覺,但平時最爲擅長察言觀色的劉胤還是注意到了劉諶的神色變化,想想他此番是剛剛晉見的劉禪,想來也和此事有關。

“陛下龍體如何?”劉胤詢問道。

“父皇剛剛服過太醫的藥,病情也便是緩和了一些,只是十年未見父皇之見,今日見之,父皇竟然是如些地蒼老,只怕……只怕……”說到此處,劉諶竟有幾分哽咽,話到嘴邊,卻是又說不出口。

劉胤自然明白劉諶接下來要說的是什麼,不過他也沒有點明,而是詢問道:“如今太子已經去世,二哥三哥四哥皆都先走一步,那麼陛下此番就沒有透露立儲之事?”

劉諶搖了搖頭,道:“沒有。不過從父皇言語之中,可以感到猶豫不決,至於如何決斷,恐怕還得幾日後纔有定論。”

現在皇室諸子中,也僅剩北地王劉諶和新興王劉恂以及上黨王劉虔,上黨王劉虔最爲年幼,資質也較爲平庸,應該是缺乏競爭力的,真正的儲君位子,肯定是由劉諶和劉恂來相爭的。

劉諶和劉恂一直以來就是水火不容,兄弟倆的關係很僵,不過那個時候排在他倆前面的除了太子劉璿之外,還有老二安定王劉瑤和老四新平王劉瓚,似乎再怎麼相爭,高高在上的皇位與他們還是相隔差遠的。

現在遷都到了洛陽,情況陡然間發生了變化,劉諶突然變成了皇長子,而和劉恂的矛盾又緊張起來。

劉禪溺愛劉恂,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皇宮上下,朝廷內外,都是盡人皆知,早些年劉[禪就有廢掉太子劉璿另立劉恂爲太子的打算,只不過當時蜀漢政權內外交困,劉禪根本就無瑕顧及,直到太子劉璿去世之後,立誰爲太子成爲了一件要事。

不過劉禪現在也確實是很難決斷,按照長幼有序的原則,似乎應該輪五子北地王劉諶,不過劉禪一直對劉恂是鍾愛有加,此番立儲,劉禪還是想着讓劉恂來做皇帝的。

現在朝中的大臣們,態度比較明確的是尚書令霍弋和大將軍姜維,霍弋支持劉諶而姜維則是站在劉恂的一邊,其他的大臣雖然也有態度明確者,但大部分的大臣態度還是比較的,因爲此刻旗幟鮮明的支持一方,必然將另一方得罪的死死的,萬一將來另一方登基的話,那麼先前支持那一方的,必然會地位尷尬。如果遇到一個不開明的君主,那後果更是災難性的。

現在朝廷之中三位錄尚書事的大臣有兩位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只剩下劉胤一人現在尚不明確,不過劉諶很清楚,憑藉着自己和劉胤的關係,爭取到他的支持並不是什麼難事,更何況劉胤和劉恂之間頗有嫌隙,這無疑給劉諶又添了不少的籌碼。

但劉胤一日不表態,劉諶一日就心中沒底,所以劉諶首先顧不及其他,第一個跑到劉胤這邊,就是爲了得到劉胤的首肯。

同時,他給劉胤也帶來了一個好消息,那就是劉禪將不日宣佈劉胤晉升爲大司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