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江帆對手納甲土屍擺手,「傻蛋,你去看看小廟裡面都是些什麼人。」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悄聲道。

0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他迅速遁入地下。

片刻之後,納甲土屍到了小廟的後院冒出來,後院空蕩蕩的,堆積著破舊的物品。後院旁邊是禪房,禪房的門是打開的,門口站著幾名護衛,禪房裡傳來女人的聲音:「非空長老,你交出那東西!」

接著禪房裡傳來男人聲音:「你讓我交出什麼?我只是一名修行的老和尚,不關心外面的事情。」

「哼,非空,你就不要裝了,我知道那東西落到你手上了!你只要乖乖地交出來,我們可以饒你不死,否則會讓你死得很慘的!」那女人惡狠狠道。

納甲土屍聽到女人聲音,他悄悄地到了後窗,趴在後窗台上透過窗戶縫隙看到禪房裡面的情況。禪房裡一位白鬍子老和尚坐在榻上,他的面前站著兩名女人,還有兩名護衛。

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女人臉上陰沉沉的,瞪著眼睛望著老和尚,另外一名身穿紅色衣服的女人站著穿黑色衣服女人旁邊,雙手叉腰,兇巴巴地望著老和尚。

「呵呵,施主,真不知道你說什麼,我身上什麼都沒有,不信你們可以搜身。」非空長老笑呵呵道。

「哼,非空,你以為我們姐妹是傻蛋啊!這麼重要的東西帶著身上,你肯定是藏在什麼地方了!你快點把隱藏地點說出來!」那穿黑色衣服女人冷哼道。

納甲土屍暗自驚訝道:「我靠,這姐妹到底問非空長老要什麼東西啊?」

「你們去告訴宇文成才,我手裡沒有他要的東西,讓他不要再痴心妄想了,他是不可能復國的。」非空長老搖頭笑道。

「你放屁!我們太子肯定可以復國的!看來我們姐妹不使用點手段,你是不會交出那東西了!小芸,你去外面抓一名和尚來!」那身穿黑色衣服的女人冷酷道。

「哦,原來這兩個女人是大風國宇文成才的人啊,我馬上稟告主人!」納甲土屍立即傳音給江帆,「主人,小的在小廟後院的禪房後窗,那伙人是大風國宇文成才的人,她們逼著非空長老要什麼東西。」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等會還有一更! 江帆收到了納甲土屍的傳音,馬上對著石秀才等人道:「你們悄悄地把小廟包圍,我去小廟後院去看看,你們聽我命令行事。」

石秀才立即點頭道:「好的,大哥!」

江帆立即遁入地下,他迅速到了小廟的後院,冒出地面,他看到納甲土屍正趴在窗戶那裡。納甲土屍看到江帆來了,急忙對著江帆招手,傳音道:「主人,快點來,馬上有事情發生呢!」

江帆一個空間轉移就到了納甲土屍身邊,悄聲道:「傻蛋,要發生什麼事情?」

納甲土屍手指著禪房,江帆立即透過窗戶縫隙看到禪房裡,此時那個小芸押著一名小和尚進了禪房。

那穿黑色衣服女人望著非空長老,「非空,你老實交代那東西在什麼地方,要不然我就殺死這小和尚!」那穿黑衣服女人惡狠狠道。

非空長老露出擔憂之色,「施主,這事情和他沒關係,有什麼沖我來吧!」非空長老站了起來。

「咯咯,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是你不希望這小和尚死吧!」那穿黑衣服的女人咯咯笑道。

非空長老氣得渾身顫抖,「你太卑鄙了!你會受到報應的!」非空長老憤怒道。

「咯咯,我就是卑鄙,對付你這種頑固不化的死老頭,就要卑鄙!」那穿黑色衣服的女人得意笑道。

隨即她對著身邊的女人一擺手,那叫小芸的女人手掌出現一顆火球,「咯咯,非空,我數三下,如果你不說出那東西的下落,我就燒死這小和尚!」

小和尚嚇得尖叫起來,「非空長老,救命啊!」

一胎二寶:爹地追妻很有招 ,無奈嘆息道:「你們放了他,我把東西交給你們!」

重生之緣來就是你 ,「那東西你帶著身上的?」她驚訝道,簡直不相信這麼重要的東西竟然會帶在身上。

非空長老點了點頭,從懷裡摸出一件物品,江帆頓時目瞪口呆,因為非空長老掏出的東西竟然是一件女人的肚兜!

「我靠,這非空長老喜歡女人的肚兜啊?難道他偷了這女人的肚兜?」江帆暗自驚訝道。


那穿黑衣女人也十分驚訝,臉上露出憤怒之色,「非空,你這是做什麼,你竟敢戲弄我,我殺了這小和尚!」那穿黑衣女人就要動手。

「等等!你不看怎麼知道是假的,你看了就知道了!」非空長老急忙道。

那穿黑衣女人疑惑地望著非空長老手裡的肚兜,她接過肚兜看看一眼,忍不住大笑起來,「哈哈,果然是這東西!我們拿到了!」那穿黑衣女人興奮笑道。

江帆十分好奇,他不知道肚兜上面到底是什麼東西,他瞪大眼睛望著肚兜上。只見肚兜上有許多文字還畫著什麼圖案,暗自驚訝道:「我靠,那肚兜上是什麼東西啊?」

納甲土屍也盯著肚兜看,口水都流了出來,「呃,這老頭也喜歡收集肚兜啊!」納甲土屍暗自道。

那穿黑衣女人收起肚兜,對著那惡狠狠女人道:「一把火燒掉這破廟,所以的全部殺死,一個都不留!」

非空長老露在震驚之色,「你,你說話不算!我已經把東西交給你了,你為何要斬盡殺絕呢?」非空長老不解道。

「咯咯,非空,你也太笨了!這件事情必須保密,所以他們不能留下!」那穿黑衣女人咯咯笑道。

「你,你太無恥了!」非空長老搖頭道。

「咯咯,你說對了,我們姐妹就是無恥,不無恥,我們早就死了!不無恥,我們就無法完成任務!」那穿黑衣女人笑著一擺手,就要出禪房。

突然窗戶打開了,「呵呵,好一個無恥的女人,我這人不但無恥,而且卑鄙呢!看來我們是一對啊!」江帆坐在窗台上納甲土屍站在他背後。

那穿黑衣女人扭頭看到江帆和納甲土屍,她吃了一驚,「你們是什麼人?」

江帆跳下窗檯,慢慢地走到那穿黑衣女人面前,他路過非空長老的時候,懷裡的七彩符字發出嗡嗡耳朵聲音。

非空長老露出喜悅之色,「哦,你終於來了,我等這一天好久了!」非空長老如重釋負道。

江帆對著非空長老微笑點頭,隨即臉色沉了下來,望著那穿黑衣女人,「我是男人,這點都看不出來嗎?」江帆冷笑道。

那穿黑衣女人臉沉了下來,「哼,這可是你自己來找死的,可別怨我們姐兒!把他們一起殺了!」那穿黑衣女人揮手。

門外衝進五名護衛,朝江帆和納甲土屍撲過去,沒等江帆的動手,納甲土屍迎了上去,手裡的裂空奪魄槍一招暴雨狂瀾。

「去死吧!」納甲土屍冷笑一聲。

一連串的撲哧聲,那五名護衛慘叫倒下,眨眼間納甲土屍就殺死了五名護衛,那穿黑衣女人頓時大吃一驚,她突然想起眼前男人是誰了。

「你是傻蛋!」那穿黑衣女人吃驚道。

納甲土屍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女人竟然知道自己,「嘿嘿,你說對了,我就是傻蛋!猜中了哥有獎勵,今晚哥陪你睡!」納甲土屍壞笑道。

那叫小芸的女人望著江帆,「你是江帆!」那穿黑衣女人吃驚道。

江帆微笑點頭道:「沒想到你還真識貨呢!我晚上沒空看陪你們睡了,就讓傻蛋陪你們姐妹玩扎金花吧。保證扎得你們嗷嗷叫!」

兩女人臉微紅,她們對視一眼,兩人同時釋放符球,就要攻擊江帆和納甲土屍。可是她的符球還沒飛出來,兩人眼前一花,肋下一麻,兩人立即獃滯在那裡了。

在這麼近的距離,她們還想施展符咒,根本沒有機會,江帆望著姐妹倆,「呵呵,你們姐妹倆是我看到最無恥的姐妹,我今天要給你們留點紀念,警告你們姐妹倆,做人雖然可以無恥,但是也要講信用!」

江帆伸手從那穿黑衣女人懷裡掏出那件肚兜,「這是什東西啊,你們搞得神神秘秘的!」江帆望著肚兜上。

肚兜上面是一排排的符文,上面還有圖,這些符文江帆都認識,他粗略看了一下,這肚兜上面記載的是符咒飛行的修鍊之術。

「哦,果然是好東西啊!這東西我沒收了!」江帆笑嘻嘻道。


「混蛋,你還給我!」那穿黑衣女人怒吼道。

江帆望著那穿黑衣女人,「我靠,你這女人太無恥了,這東西怎麼就成了你的了,這東西是非空長老的東西,他已經送給我了!現在就是我的東西了!」江帆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五更 非空長老笑了,「施主,這東西是老衲偶然得到的,一直無法參透裡面的奧秘。既然落在你手裡,就是你的了!你來了,我該完成任務了!」

「哦,原來你偶然得到的,我還以為你有收集肚兜的嗜好呢!」江帆笑道,他還真佩服這肚兜的主人,竟然把符咒修鍊畫在肚兜上了,真是出人意料呢。

「呵呵,施主說笑了,這個肚兜的主人本是一名女子,她是在別人那裡偷著記載下來的符咒修鍊秘術。當時環境之下,她只能把這符咒秘術畫在肚兜上了,這是她臨終前交給老衲的,讓老衲交給有緣人,沒想到施主就是有緣人!」非空長老微笑道。

江帆點頭道:「哦,原來如此啊!」他這才明白為何符咒修鍊記載在肚兜上了。

接著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擺手,「傻蛋,把他們全部帶出去,這兩個女人就交給你處置了!」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露出喜悅之色,他最盼望就是江帆這句話了,讓他處置這兩個女人,真是太棒了,非要她們叫不停!

隨即江帆向石秀才傳音:「石秀才,立即拿下小廟,要抓活口,注意不要傷到寺廟裡的和尚。」

石秀才聽到江帆的傳音之後,他立即帶著人突然地沖了出來,那些護衛措手不及,很快被控制住了。

納甲土屍把那兩個女人帶出去了,禪房之中,只剩下江帆和非空長老兩人了。非空長老平靜地望著江帆,他的身子泛起七彩的光,身子開始解體,「施主,第五塊七彩符字在北水城,她是一位女修行者,名字叫步菲雪,你見到她的時候,請給老衲帶一句話,老衲對不起她!」

非空長老話音剛落,身子已經完全解體,地面上出現一塊綠色的符只。非空長老的身子已經化成一道彩虹從窗口飛了出去。

江帆望著彩虹,對著彩虹揮手道:「非空長老,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你的話帶給步菲雪的。」江帆微笑揮手道。

江帆彎腰撿起地上的那塊綠色七彩符字,與其他三塊七彩符子合在一起,綠色符字與其他三塊符字融合了。江帆手裡變成四塊不同顏色的符字,「哦,還差三塊符字了!沒想到第五塊七彩符字化身竟然是一位女的修行者,好像和非空長老有點感情瓜葛呢!」江帆自言自語道。

江帆收起了七彩符字之後,他出了禪房,在後院里看到石秀才、木香姑娘等人,「大哥,那個非空長老呢?」石秀才驚訝道。

「他已經走了!」江帆微笑道。


江帆話音剛落,後院的柴房傳來女人的叫聲:「哦,混蛋,你放開我們姐妹!」

「嘿嘿,你們不是無恥嗎,還這麼害羞啊!我幫你們疏通下水道呢!等會你們就會叫不要停了!」

木香姑娘知道是什麼事情了,她臉微紅,瞪著江帆道:「江帆,你,你竟然放縱你的僕人去做那種壞事!你也太壞了!」

江帆望著木香姑娘羞紅的臉,「呵呵,你不知道那兩個女人有多麼無恥,像她們這麼無恥的女人,只有傻蛋才能對付她們!你等著瞧吧,要不了多久,她們就屈服了!」江帆笑道。

「你,你們也太無聊了!」木香姑娘臉羞紅道。

「大哥,這些護衛護衛處置?」石秀才望著江帆道。

江帆望著後院大概有三十多名護衛,這些人都是大風國的護衛,他們都經過大風國嚴格訓練的,而且經歷很多暗殺任務,心裡素質都很不錯,稍加訓練那可是優秀的青龍軍的選手。

「諸位,告訴你們一句實話吧,有我江帆在,宇文成才是無法復國的!你們不如跟著我江帆干吧,將來你們的成就絕對出乎你們想象!願意留下的就站在這邊來,不願意留下的,立即走人!」 我靠睡覺來升級

那些大風國的護衛立即猶豫起來,石秀才望著那些護衛搖頭道:「我大哥是我見到過最厲害,最深神秘莫測的人,你們還猶豫什麼,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呢!如果你們錯過了,將來肯定會後悔莫及的!」

石秀才這麼一說,立即有不少人被打動了,護衛群中立即走出幾個人過來。有幾個人帶頭之後,其他的人動搖了,也跟隨過去,片刻之後,三十幾名護衛全部願意留下。

江帆露出喜悅之色,「嗯,很好,歡迎你們加入我的青龍軍,從此以後,你們將會是符元界的傳奇!你們馬上接受三天的特殊訓練,你們就是青龍軍正式成員了!你們的軍餉將是一般軍人的五倍!」


那些護衛立即露出喜悅笑容,軍餉竟然是一般軍人的五倍啊!他們都慶幸剛才的決定,要不然真的後悔了。

「大哥,我的人也要去加入青龍軍啊,他們也要接受三人的特殊訓練吧?」石秀才望著江帆道。

江帆點了點頭,「那是肯定的,你也要接受三天的特殊訓練,馬上就安排你們一起去訓練。」江帆微笑道。

「呃,大哥,我們去什麼地方訓練啊?」石秀才驚訝道。

「呵呵,等會你就知道了!你們全部站好,按照我的要求站好!」江帆對著石秀才擺手道。

所有人立即全部排隊站好,他們按照江帆的要求,渾身放鬆,閉上眼睛,隨即一道光一閃,他們全部進入了符咒世界。

此時符咒世界閆帥他們已經訓練結束了,他看到江帆帶著一批人來了,喜悅道:「老大,又來了一片新學員啊?」

江帆點頭道:「是的,這些新人交給你訓練三天,原來訓練好的兩千青龍軍繼續訓練,等待我的召喚。」

閆帥點頭道:「好的,老大,我們隨時等待你的召喚!」

石秀才吃驚地望著符咒世界的四周,「呃,大哥,這是什麼地方?」石秀才驚訝道。

「呵呵,有什麼不明白了,你就問閆帥吧,他是你們的訓練教官,你們就聽從他的指揮,我出去了!」一道光一閃,江帆回到了白石山的小廟。

「江帆,你剛才帶著那些人去了什麼地方?」木香姑娘驚訝地望著江帆,剛才她看到一道光一閃,江帆以及那些人都不見了,她十分好奇。

「呵呵,我把他們帶到符咒世界去訓練了。」江帆微笑道。

「什麼符咒世界?」木香姑娘驚訝地在江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