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夜夫人用手掩面,顫抖著聲音站了起來,連和夜冰依說一句告別的話也顧不上就跑開了。

0

夜青天嘆息一聲,和夜冰依告個別,然後也急匆匆追了上去。

夜冰依轉過頭看向同樣沒找到千歌和皓月兩人,剛剛回來的風凌說道,「風凌,就麻煩你照顧我的爹娘了,你把他們安全送回家吧。」

「夫人放心,屬下一定會辦到!送也夜大人和夜夫人平安回家!」

夜冰依望著自家爹娘離開的背影,轉過頭,冷冷地瞪向藍老夫人,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想一刀斬了這個老妖婆,握著劍的手緊了緊,然而她不能。

是的。

不管怎麼說,藍老夫人都是她的長輩,要是她殺了他的話,肯定會引來眾多不滿。

當然夜冰依也不會在意這些,只是,娘親肯定會傷心,她不想娘親傷心,所以就暫時不解決這個老東西了。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就算不殺老妖婆,也絕對不會讓她好過才行呵。

這一番鬧劇完后,眾人也都慢慢的散了開來。

才想起來了,他們真正的目的,是來夢幻九重仙林幹嘛的。

聽說這裡有可以通達九重天的道路,所有的人的眼睛都亮了。

九重天呀,那可是傳說中的存在。至今都從來沒有人能夠登上過。

所以也不知道到底究竟有沒有九重天仙人的存在。

他們這些七重天的人,都是和這些凡人差不多,只不過靈力什麼的都更勝一籌吧。

九重天呢?是否是和他們一樣,還是真有仙人呢?如果要是能修個仙神能長生不老,那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

他們今天來到夢幻九重仙林,其實還有一個原因,據說這裡除了有寶貝,還有能登上九重六的的入口隧道,叫做九重仙台。

見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夜冰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那個方向,正是藍家弟子所在的地方。

不等眾人疑惑,夜冰依就開口說道,「我們煉獄最近正在擴招收人員只招五十個人,先到先得,如果來晚了可就沒機會了哦。」

夜冰依勾了勾唇,巧笑嫣然,說完什麼也不解釋,就直接回到煉獄這邊了。 細煙嫋嫋飄散的過道里,渾身煙雲纏繞的陳志凡盤腿坐在地上一動不動。忽然,他眉頭微微一動,脣角一抹微笑,漸漸擴散到了整張臉上。

於此同時,大江錦川賊眉鼠眼的摸進了第十二層樓的信息處理中心。正當他趴在一臺電腦前搗鼓着什麼的時候,亞裔男三人組拿着放空了的解毒劑瓶罐,前後腳功夫也走了進去。

另一邊,安安靜靜的酒吧裏,渡邊信義看着安德烈和懷特兩人像是被狗攆了似的,一溜煙就轉身不見了蹤影,心裏本就鬱悶的他,瞬間就更陰鬱了。

一腳踹在青年壯漢的小腿上,他惡狠狠的低吼道:“走啊,還愣着幹什麼!要是去遲的話,你那老爺又該說我了!”

被近似於侮辱的踢了一腳,青年壯漢卻一點反應都沒有,身形一晃挪到情緒暴躁的渡邊信義身後,擺出了一副似拱衛又像押送的架勢來。

渡邊信義嘴裏發出一聲怒哼後,提腳就往酒吧外走去。一刻鐘過後,在青年壯漢嫺熟的飛車技藝下,兩人迅速來到了紫櫻花拍賣行大樓底下。

周遭霓虹燈閃爍的燈光映襯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大樓四周零散站立着一些一看就很不好惹的勁裝大漢。而在大樓底下,諸多勁裝大漢的拱衛中心,停放着一輛純黑色的豪華suv。

當先下了車的渡邊信義,掃了不遠處拍賣行的大樓一眼後,暗沉着臉一步三晃的來到了suv門前。待到車門無聲打開後,他撇了撇嘴,昂頭跨了進去。

好似一尊雕像般坐在寬敞車廂裏的渡邊雄,冷冷掃了自己的兒子一眼後,用一種命令的口吻說道:“把你今晚離開拍賣行之前看到的所有事情,都給我說一遍。”

渡邊信義暗自翻了一個白眼後,雖然臉上擺出了一副不情不願的表情,但還是依舊將今晚在拍賣行裏看到的事情,事無鉅細全都慢慢說了出來。

好在他在拍賣行裏也沒待多久,只是用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全都講完了。

親耳聽完渡邊信義今晚在拍賣行親身經歷的所有事情,渡邊雄眼裏幽芒頻閃的低聲輕語:“有意思,大江錦川這傢伙居然還能走通東非那幫蠻師的路子,但是其心實在可惡!巨獸之心這樣的奇物,他也敢私自給隱瞞下來。”

打定主意過了今晚,一定要好好清理一下拍賣行庫存的他,擡頭看到渡邊信義那渾身骨節像是散了一般的憊懶坐姿,眉頭一皺暗暗嘆了一口氣,然後看着他沉聲再次確認道:“你說那個拍下巨獸之心的年輕人叫小泉明,是幼龍社的人,而你離開之前,大江錦川正在召集手下找他算賬?”

渡邊信義癱在車座上,一臉無聊的懶懶點了點頭。少頃,他忽地眉頭一挑,不無好奇的伸手指了指窗外漆黑一片的大樓調侃道:“裏面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是外星人佔據大樓了?要不然怎麼會勞煩您這位大佬到這裏來?”

眼裏閃過一絲怒火的渡邊雄狠狠瞪了兒子一眼後,微微偏頭望向了窗外。

副駕駛座位上,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探出頭來笑着說道:“信義少爺,事情是這樣的。大概一個半小時前,紫櫻花拍賣行的所有員工就被勒令離開了大樓。隨後不久,老爺就收到了大樓內部傳來的警訊,說大樓正處於紅色警報當中,亟待總部救援。”

“關我什麼事?”渡邊信義撇嘴反問了一句。看那架勢,是一點都不給眼前這個自己父親頭號心腹的面子。中年男子啞然,從臉上扯出一副笑臉後,迅速把頭縮了回去。

渡邊雄看着兒子那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憊懶樣,黑着臉狠狠瞪了他一眼沉聲怒喝道:“既然不關你的事,那就給我滾回家去!要是再讓我知道你又跑去外面鬼混,哼,哪怕是你爺爺出面,我也一定要把你的腿打斷!”

“切,回去就回去!”悻悻然的嘟囔了一聲後,渡邊信義拉開車門就跨了出去。

車門“啪”的一聲被猛然關上後,渡邊雄額角抽搐,一巴掌就拍在了車座面上:“混蛋小子!要不是我只有他這麼一個兒子,早綁起來沉進大海里了!”

“執事大人,您息怒!”副駕駛上的中年男子又扭過頭來笑着勸慰道,“像信義少爺這個年齡段的孩子,肯定是有一點逆反心理的,再等幾年就好了。”

渡邊雄搖頭:“還孩子?都已經二十歲的人了,還理不明事不清的。唉,就他這樣的脾氣,我甚至都擔心等不了幾年,他就因爲惹了惹不起的人而丟了小命。”

中年男子一臉的不以爲然:“執事大人,您多慮了。以我黑龍會的威勢,在這片島陸上只有信義少爺他欺負別人的份,誰又敢把信義少爺怎麼樣!”

渡邊雄嘆了口氣說道:“所以我才一直不答應那小子想去國外的要求。這裏好歹是我黑龍會的地盤,不管出了什麼問題,我也能隨時幫他解決不是。”

中年男子笑着輕輕搖了搖頭:“執事大人,別看您平時總是不給信義少爺好臉色看,其實這心裏吧,還是很緊張信義少爺的。”

“算了,不說那個小子了。”渡邊雄手一揮,臉上神情迅速變得凝重了起來,“可以肯定的是,拍賣行裏的異常,都是在大江錦川召集人手找那個叫小泉明的人麻煩開始的。”

回頭望了車窗外的大樓一眼,中年男子又扭過頭來,臉上表現出一定程度的茫然無措狀問道:“那大人您說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大樓從上到下都被封鎖了,我們的人也進不去啊。”

沉吟片刻,渡邊雄的眼裏忽地閃過了一抹詭祕的光芒來:“我們什麼都不用做,只需要等下去就行了。”

“等?”中年男子十分不解的說道,“等什麼?”偏頭看着漆黑一片的大樓,渡邊雄沉聲說道:“既然大樓已經被封鎖,那我們就只有等着裏面的人自己走出來啊。”

中年男子兩眼亮了:“大人不愧是大人,這一個‘等’字,就讓我們立於了不敗之地!”

“哦?你又想到了什麼?”渡邊雄掃了自己的心腹一眼,臉上掛着幾許淺淺的笑。 在她走後,藍家的弟子有困惑,有不解,更多的卻是好笑,這個女人她是瘋了嗎?居然告訴他們,她們煉獄招弟子?

怕是得了妄想症吧,先不說他們好好的為什麼要去投奔她們煉獄,就憑她們煉獄那邪惡的名聲,他們打死也不能去呀。

而且藍聖靈地那可是多少人擠破腦袋想要進入的,他們又不是傻瓜才會離開,投奔他們邪魔之道。

藍老夫人氣得直哆嗦,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惡狠狠道,「臭丫頭,我遲早會去收拾你。」

隨後吩咐啟程。

藍家人走在煉獄的前頭,這時,一道若有若無視線向後面打量而來。

望著那其中一抹黃衣嬌俏,走動時,還有鈴鐺發出的小姑娘身上。

那道視線的來源,正是藍天雲。

片刻之後,他緩緩收回視線,抬眼望向天際,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低低的輕笑出聲。

「弟妹,你別跟她們一般見識,等老二回來了,咱們直接滅了他們。」帝玄御走在夜冰依身旁安慰道。

夜冰依聽了不由好笑的搖了搖頭。暗暗道,如果帝玄胤在這裡,恐怕現在就已經將她們這些人給捏死了吧,這也就是兄弟二人的差別了。

和帝玄胤的殺伐果斷比起來,帝玄御確實有些柔弱,不過怎麼說,帝玄御也是為她著想,關心她,夜冰依心中暖洋洋的。

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夜冰依勾了勾唇,俏皮一笑道,「呵呵,我們趕緊走吧,待會有好戲看哦。」

果然。

眾人又行了一會兒,突然,前方的人馬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為什麼突然停下來了,繼續走啊。」前方的慕容家族的人叫道。

他看到前面都堆成的眾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去看看前面發生了什麼,為何突然停下。」

很快,一名弟子便回來了,他說道,「家主,是藍家的人,他們一個個不知道突然怎麼了,捂著肚子在地上滿地打滾呢,走不動了。」

「這是怎麼回事?」眾人聞言心中一驚,「藍家人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

「大家不要管她們,她們這叫惡有惡報,老天都看不過眼了,我們還是趕緊趕路吧。」夜冰依笑了笑道,直接繞過他們,走到了前面。

夜冰依不說話還好,她一說話,眾人看著她的背影,不由一個個心中疑惑了起來。

煉獄這邊的人一個個跟在夜冰依的後面,一步一步的往前行著。

他們不顧扔在地上滿地打滾的藍家人,直接從他們的面前優雅從容的路過。

「你給我站住!就是你這個孽障對不對!」在夜冰依從藍老夫人身邊路過的時,藍老夫人突然張嘴叫住了她。

夜冰依優雅的停下腳步,幽幽的轉過頭來,「老妖婆,你可是在喊我?不過不好意思,我可不叫孽障,你才叫孽障,你全家都是孽障,呵呵。」

「你趕緊跟我說,是不是你!一定是你!是你對我們藍家人動了手腳,你趕緊把解藥交出來!」藍老夫人的臉此刻有些發黑。 看上去更加猙獰恐怖,伸手指著夜冰依。

夜冰依慢悠悠的晃了晃腦袋,「老妖婆,想不到你一把年紀了,還喜歡胡說八道。

凡事可是要講證據哦,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給你們下毒了?嗯?!而且我明明走在你們的後面好不好?要下毒,也是你給我下毒還差不多吧!」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在藍老夫人氣的吐血之前,夜冰依又扯了扯唇,燦爛一笑道,「不過嘛,毒不是我下的,我卻有解毒的解藥,但是嘛……」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藍老夫人給狠狠的打斷,「我就知道是你這個孽障,趕緊把解藥交出來。」

藍老夫人的口吻滿是命令。

夜冰依乾脆直接抱著手臂停了下來,似笑非笑的盯著她,突然氣死人不償命的說道,你想要我的解藥?哈哈,我就是不給你!」

「老妖婆,你以為你是我的誰,你要,我就要給你?真是有妄想症!你怕不是得了健忘症,剛欺負完我的爹娘,就來跟我要解藥!嘖,怎麼會有你這種人,我可以告訴你,解藥我就是給狗吃,也不會給你吃!」

走在前面的那些人,也發現了這一幕,當他們走近一點看好戲,就聽到了夜冰依的這番話,頓時渾身一抖。

心中發顫道,接下來他們絕對不能得罪了這個女子。

真是唯有女子和小人難養啊。

她剛才才給藍家撂下狠話,說將來要報復他們。

沒想到,這報應來的如此之快。

藍家的人聽到夜冰依如此說,他們本來就難受,被她這麼一氣,就更想死了。

差點要噴出一口老血。

身為藍家的人,藍天雲也沒有逃過這一劫。

他眨了眨眼,可憐兮兮的瞅著夜冰依,「依依,我可從來沒有對你怎麼樣啊,你就可憐可憐我,給我一顆解藥吧。」

藍天雲又摸了摸自己的臉,「依依你看我現在這半死不活的樣子,一定難看死了,我這麼帥,怎麼可以這樣啊!」

夜冰依朝他翻個大白眼,都什麼時候了,他居然還管帥不帥,自戀的可以。

淡淡的挑了挑眉,幽幽說道,「你想要解藥當然可以,不過你要和藍家家斷絕關係才行,我是不會給藍家人解藥的。」

「這……依依。」藍天雲不由苦笑。

夜冰依他卻不在看他,轉過頭,看著滿地打滾的藍家人,又重複了一遍之前說過的話。

「我剛才說了,我們煉獄招收弟子,如果有想要去的話,歡迎你們哦,大家來了,就是我們煉獄的人,我們煉獄的人,我一定不會看著他有事的哦。

哈哈,機不再失,失不再來哦,你們想清楚吧。」

「放屁,我們才不會上了你的陰謀詭計,你想讓我加入你們煉獄那個邪魔歪道,想都不要想!」

「不錯,我們寧死也不會投奔你!」

幾個剛硬的藍家人嘴硬說道。

夜冰依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無所謂的揮了揮手,「那就算了,既然你們不願意,我們就繼續趕路,何必在這裡浪費時間呢,走吧走吧。」 聽到大佬發問,中年男子精神一振輕聲說道:“如果先從裏面出來的是錦川執事的話,我們就以救援的名義把他送往總部,剩下拍賣行的事情,當然就由我們說了算。”

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的笑,他繼續說道:“反之要是先從裏面出來的是其他人,甚至就是那個叫小泉明的人,我們可以直接滅了他,然後順勢接管整個拍賣行。若是錦川執事不幸什麼的話,那就更好了……”

渡邊雄伸手指着他搖了搖頭說道:“松下啊,我們都是黑龍會的人,不要老是想着接管什麼拍賣行之類的。”

停頓片刻,他的眼裏倏地閃過了一抹亮澤:“不過大江錦川那個傢伙,仗着是大江家的人,平時就對我們另外兩家人是愛理不理的,現在他遇到了大問題,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有沒有那個本事把問題給解決了。所以,我才說等,等着看他的笑話。”

中年男子聞言,一臉訕訕的說道:“大人,嘿嘿,實在是……是屬下我想多了啊!”

渡邊雄笑着看了他一眼後,將注視的目光投到了窗外的拍賣行大樓上,表情漸漸變得深邃了起來。

此時的拍賣行大樓信息處理中心裏,大江錦川神情激動的揮舞着雙手低吼道:“你們可是我花了一大筆錢僱來的,合同裏說的清清楚楚,你們一定要保證我的人生安全!但是現在,我的安全根本就得不到一點的保障!”

亞裔男一臉無奈的解釋道:“大江先生,是,你說的沒錯,合同的確是寫明瞭我們要保證你的人生安全。但那得有一個前提,就是不能在危害我們性命的前提下,也就是說,我們不可能爲了保障你的安全,就可以犧牲掉我們成員的性命。”

一旁的金髮女接着說道:“所以大江先生,你剛纔提出的要求是非常不合理的,甚至嚴格點來說的話,是完全違背了我們四葉草公司與你所簽訂的合同條例的。”

非裔男精神一振,就想開口繼續,哪知亞裔男和金髮女幾乎是同時揮手扼殺了他的想法。

“簡直是……簡直是混蛋!”暴怒不已的大江錦川鼻息急促的獰聲說道,“說我提出的要求非常不合理,甚至是完全違背了合同?那你們告訴我,怎麼樣才能讓我安全而有效的離開這裏,啊?你們就能保證,那個人他就一點都不會傷害我的性命嗎?”

亞裔男聞言,搖了搖頭:“大江先生,現在這種情況,我們什麼都不能保證。但是,你也不能要求我們用強力炸彈炸掉樓層啊!”

“那是對生命的嚴重不負責任!”抽空,非裔男飛快的加了一句。然而在兩個同伴的瞪視下,做了一個把嘴拉上了的動作。

下意識的看了門口一眼後,大江錦川湊近了亞裔男輕聲說道:“我說了,不是讓你們炸掉樓層,而是炸掉那個人!我已經看過監控了,他此時正在頂層,你們只需要把炸彈扔上去引爆,那一切問題就全都解決了。”

輕喘了一口氣,他揮手咬牙接着說道:“只要你們照我說的去做,因此而造成的一切損失,全都我來負責!”

“不行,大江先生,那樣做的話,不僅對你的生命會產生一定的威脅。對我們而言,也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亞裔男依舊搖頭。

大樓頂層過道上,身前身後全是一灘灘污水的陳志凡,忽地周身煙雲激盪,隨即“譁”的一聲散作一團氣霧吹向了四面八方。

緩緩睜開雙眼的他,眉心一陣神光閃爍,身形一晃,人就瞬間消失不見了蹤影。

“你們……你們簡直是……”胸口起伏不已的大江錦川臉上滿是憤怒表情的說道,“反正我不管,你們都是我花錢僱來的,就必須得聽我的!我現在就命令你們去把頂層給我炸了,所有損失都我來承擔!”

亞裔男和金髮女並肩站在一起搖了搖頭:“大江先生,我們拒絕你下的這個命令,即使你現在打電話去公司總部要求解僱我們,我們也不會這麼做的!”

“不就是讓你們放炸彈嘛,這樣吧,你們教我該怎麼做,我去放總行了吧!放心,這事我不會跟你們公司總……”說着說着,面色突然大變的大江錦川渾身開始瑟瑟發抖了起來。

背對門口站立的亞裔男和金髮女,十分奇怪的看着他渾身發抖的來連話都說不下去了,就像是看到了非常恐怖的東西般。

恐怖?兩人倏地轉身,正好看到嘴角掛着一絲微笑的陳志凡無聲無息的走了進來。

“喲,都在這裏了,是在開會嗎?”某青年環視了四人一眼嘴裏打趣了一聲後,兩眼一凝倏地看向大江錦川沉聲說道:“剛纔我好像聽到你說要用炸彈炸我?”

亞裔男怒瞪雙眼看向了站在大江錦川背後的非裔男,雙手連連擺動用啞語質問道:你爲什麼沒有提醒我們他來了?

非裔男異常無奈的先是指了指自己的嘴,然後迅速用手勢回道:出現的太快,沒反應過來。

陳志凡轉身,掃了亞裔男一眼,然後身形一晃來到大江錦川面前,單手將其叉到半空用力一晃冷聲說道:“問你話呢,剛纔是你說要用炸彈炸我對吧?”

大江錦川雙腿懸空,眼裏一片茫然,眼見着整張臉迅速變得赤紅一片,轉眼就跟猴子屁股沒啥兩樣。

三人組見狀,好似變戲法般不知從哪裏摸出了手槍對準陳志凡,然後由亞裔男跨前一步沉聲說道:“小泉先生,立刻把大江先生放下來,這裏已經佈下了威力強大的電漿武器,如果你繼續堅持傷害大江先生的話,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電漿武器?”陳志凡扭頭看着亞裔男挑眉說道,“你剛纔不是說不可能爲了保障這傢伙的安全,就犧牲掉你們的性命嗎?要不然就是那什麼電漿武器還能識別自己人,專炸我?”

亞裔男無奈的聳了一下肩回道:“電漿武器又怎麼可能會識別敵我,但是你現在當着我們的面危害我們的僱主,哪怕是同歸於盡,我們也只能咬牙那麼做了。”

“同歸於盡?你太高看你們的武器了。”某青年一臉的不屑,“信不信即使是這棟大樓都被炸燬了,我也毛事沒有?” 夜冰依說了走,當真就轉身直接掉頭就走。

藍家的人紛紛愣住了,他們還以為夜冰依會再多和他們說兩句,勸他們呢,誰知道她竟然說走就走,絲毫不拖泥帶水,這個女人真是可以的。

不過她要是真的走了,那他們怎麼辦呢?他們身上的毒,難道要痛死他們?

這,這毒簡直比捅他們一刀還要痛啊,他們現在都有些神志不清了。

可是他們剛才試圖逼毒,發現這毒真的是很刁鑽,怎麼也逼不出來。

「依依,等一下,那不知道我作為你們煉獄未來的一份子,可不可以給我一顆解藥呢?」藍天雲叫住夜冰依。

說這話的時候,他如星的眼眸有意無意的朝著帝靈兒瞥過去,眼神帶著一絲曖昧和邪氣。

而正在頗為得意洋洋看著藍家人慘樣的帝靈兒,突然聽到藍天雲的話,轉過頭向他看過來。

接到藍天雲的眼神,帝靈兒眼睛不自在的轉到了一旁,撅著小嘴,不看他。

夜冰依將兩人的神情看在眼中,眼角跳動了一下,心中驚嘆,看來她不在煉獄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情啊。

隨即仔細的看了兩人一眼,在想想他們兩人的性格,倒還真是……般配!

「好!看在,你也是我一半煉獄之人的份上,我就提前給你一顆解藥吧。」夜冰依笑了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