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之,金光大手緩緩消散。

0

靜。

舊樓四周戛然死靜下來。

暹羅宗大長老呆住了。

二樓挾持着陳靈兒的暹羅宗弟子呆住了。

坐在地上的暹羅宗大漢夙超柔也呆住了。

就連馬夏風,也是一臉駭然驚恐之色,他瞪圓了眼睛,喃喃道:“霸氣,師父這殺伐果斷的,簡直霸氣無雙啊!”

拍死兩個暹羅宗弟子後,白小鳳扭頭看向二樓挾持陳靈兒的那個暹羅宗弟子,冷聲道:“放人還是死,你考慮一下。” 放人?

還是死?

這是個問題!

挾持陳靈兒的那個暹羅宗弟子身軀一顫,看白小鳳的眼神,宛如見鬼了一般。

身爲五品天師,他很久很久都沒有現在這種感覺了。

恐懼!

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彷彿面對的是一座大嶽,而自己是一隻螻蟻,連半點反抗之力都沒有,這座大嶽隨意掉下一塊石頭,就足以將自己砸死。

他腦子裏一片空白,身體劇烈地顫抖着,因爲恐懼,渾身都冰涼的厲害。

下一秒,他腦子裏蹦出了一個極其強烈的念頭——放人!

開玩笑!

不放人,難道等死麼?

念頭一起,那個暹羅宗弟子下意識地就往後退了一步。

白小鳳神情冰冷,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正要往舊樓上走呢。

可就在這時,身後一道怒喝聲炸響。

“別放,放了就完了!”

白小鳳停了下來,回頭一看,是衝到不遠處的暹羅宗大長老!

娘希匹的!

這老混蛋,簡直攪屎棍啊!

本大爺的王霸之氣都把那暹羅宗弟子鎮住了,他丫的這時候瞎冒什麼話出來?

老道停在原地,臉色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身體更是一陣陣發軟。

白小鳳展現出來的實力,好似晴天霹靂一般,狠狠地劈在了他的身上。

他這次帶出來的可都是暹羅宗的精英高手!

但,眨眼之間,七個人就被白小鳳幹掉了四個!

妖孽!

這傢伙簡直就是不該出現在世上的妖孽!

感受到白小鳳的目光,老道就感覺如芒在背,好嚇人的。

他狠狠地一咬牙,依舊衝二樓上的暹羅宗弟子怒喝道:“不許放!放了就都死了!”

以老道的閱歷,自然是知道,如果真的和麪前這妖孽硬拼的話,他絕不是對手。

有個人質在手裏,這妖孽行事還能有幾分顧忌,但如果人質沒了的話,那這妖孽就真的要放縱的不要不要的了!

這樣的妖孽一旦放縱起來,以老道的身子骨,根本遭不住!

見二樓的弟子還有些猶豫,老道大聲喊道:“那姑娘是本座的人質,放了,這小子就沒有任何顧忌了!”

話音剛落。

二樓上的暹羅宗弟子登時一激靈,馬上反應了過來,一步上前,又抓住了陳靈兒,然後對白小鳳怒吼道:“哼!把東西還給我們,大家以後井水不犯河水,不然,我就殺了她!”

“……”白小鳳。

“……”馬夏風。

而陳靈兒聽到這話,更是嬌軀忍不住顫抖了起來,渾身冰涼。

她美目一下泛起了淚光,絕望地看着白小鳳,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響,不斷地搖頭。

她不想死,可現在這局面,她怎麼也不相信白小鳳還能救她。

就彷彿是掉進了絕望深淵一般,僅僅是能看到這根救命稻草,卻怎麼也抓不住。

感受到陳靈兒的目光,白小鳳無奈地嘆了口氣,擡手揉了揉腦殼:“那個牛鼻子老道,你們怕是誤會了什麼。”

什麼?!

老道一怔。

緊跟着,馬夏風也一臉正經的點點頭:“師父,我看他們就是誤會了點什麼。”

“誤會什麼了?”

坐在地上的大漢夙超柔茫然道。

與此同時,老道也一臉疑惑的朝白小鳳看來。

白小鳳釋放着陰力幽光,冷冷一笑:“本大爺要是有什麼顧忌的話,你怎麼會死四個人?”

要遭!

這話一出,老道和大漢還有二樓挾持陳靈兒暹羅宗弟子同時虎軀一震。

mmp!

把這麼關鍵的事情忘了啊!

這妖孽根本就是虎比一個,要是顧忌的話,四個同門就不會被他秒掉了啊!

老道忙大喊道:“小心!”

“晚了!”

轟!

幾乎同時,白小鳳渾身陰力幽光宛若黑龍,直貫雲霄,他快速地擡手掐訣唸咒,施展出“三清飛身咒”。

砰嚨!

地面炸裂,白小鳳直接騰空而起,猶如離弦之箭飛向二樓。

“我要殺的人,神佛都留不住,你們,記好這話!”

“不要,不要過來!不然,我就殺了她!”二樓的暹羅宗弟子驚恐地渾身顫抖,宛若受驚的鵪鶉一般。

哪怕他是五品天師,可此時也再難以平靜。

畢竟,剛纔幾個師兄弟,都是四五品天師的實力,在這妖孽面前,猶如殺雞屠狗一般!

然而。

白小鳳卻並沒有絲毫停頓,裹挾着漫天陰力幽光,直奔二樓。

“給我去死!”驚恐中,那暹羅宗弟子一聲咆哮,一把將陳靈兒從樓上推了下來,轉身就跑。

“嗚嗚……”正絕望的陳靈兒登時驚醒過來,恐懼的大叫起來,噙着淚水的眼眶再也忍不住了,淚水從眼角流下。

要死了嗎?

真的要死了嗎?

念頭剛起,她忽然嬌軀一顫,就感覺被一塊大冰坨包裹了一樣。

緊跟着,她就感覺到腰肢被人摟住,她駭然地仰頭一看,就看到一張熟悉冷峻的臉龐。

登時,陳靈兒腦子裏一片空白,視線中,只剩下那張熟悉冷峻的臉龐,同時,心跳嘭嘭加速着。

白小鳳抱住了陳靈兒後,也沒有落向地面,而是直接帶着陳靈兒重新飛到了二樓上。

放下陳靈兒後,他猶如鎖定獵物的獵豹一般,雙腳猛地一蹬,躥到了剛逃跑到樓梯口的暹羅宗弟子身後。

“死!”

砰!

一印拍在這暹羅宗弟子的身上,這暹羅宗弟子一聲慘叫,直接飛了出去,轟隆撞穿了舊樓牆壁,重重地砸落在外邊滿是雜草的地面上。

死得不能再死了!

“混蛋!簡直混蛋!”老道絕望地愣在原地,身軀顫抖着,破口大罵起來:“我們是暹羅宗人,你,你敢殺他們?你,你等着承受我們暹羅宗的怒火吧!”

然而。

白小鳳緩緩地走到了二樓陽臺邊緣處,神情冰冷的解開了陳靈兒身上的繩子,然後纔看向老道:“娘希匹的!你不就是暹羅宗的大長老嗎?暹羅宗裏你排老二,有種就讓本大爺見識一下你的怒火啊!”

幾乎同時,馬夏風也叉着腰桿大聲對老道嘲諷道:“對對對,我師父講得對,老道你可是暹羅宗有牌面的人物,趕緊讓我師父承受點你們暹羅宗的怒火,請開始你的表演,千萬不要客氣!”

今天五更,說到做到,做不到老規矩,等我直播…… “……”老道。

好絕望。

好特麼尷尬啊。

情急之下噴出的話,愣是被懟的啞口無言,瞎說什麼大實話啊?

想到白小鳳雷厲風行的秒掉幾個同門後輩,老道就跟抽風了一樣,顫抖的越發厲害。

幾個後輩的實力,身爲大長老,他清楚得很。

即便是他,想要殺死也得費很大一番功夫,甚至得付出不少的代價。

雖然很不願意相信,但這小子展現出的實力,讓他不得不信。

甚至,老道覺得,即便是掌門親自出手,也不可能這麼輕鬆的秒掉幾個四五品天師。

畢竟,剛纔這傢伙殺人的時候,純粹就是在收割大白菜呢!

“你都那麼變態了,本座還怎麼讓你見識怒火嘛?欺負人,真的好欺負人啊!”

這是老道心裏的想法。

忽然,老道腦子裏蹦出一個念頭。

他登時狂喜了起來,仰頭對白小鳳呵斥道:“哼!狂徒小兒,本座確實拿你莫法,但,別忘了暹羅宗還有掌門的存在!我們掌門可是七品天師的強大存在!哪怕你是七品天師,但以掌門的實力,殺你也易如反掌!”

說到暹羅宗掌門的時候,老道不自覺的傲然挺直了腰桿。

他確實不是白小鳳的對手,可暹羅宗是一個勢力門派,並不僅僅是他一個人。

在他之上,還有掌門,且還是強大的七品天師!

暹羅宗能在帝都那個藏龍臥虎的地方成爲中級門派,很大程度都是仰仗掌門七品天師的實力!

雖然白小鳳剛纔展露出來的實力恐怖,但同爲七品天師,以掌門的實力和鬥法經驗,老道有八成的把握,不對,是六成……

想到這,老道狠狠地一咬牙,再不濟,掌門也能和這小子拼個五五開吧?

畢竟,掌門可沒有開掛呢!

他這時候說出這話,倒不是還想要回寶物,而是想……活命!

開玩笑!

這妖孽都猛成這樣了,還要錘子寶物啊,當然是選擇原諒他,能活下來都已經是祖墳爆炸了!

“切……”白小鳳不屑地笑了笑,自然是知道老道的想法。

但,他沒打算放過老道和那個娘們唧唧的大漢!

拿陳靈兒這樣的普通人來威脅他,徹底將他的怒火激了出來。

從小到大,白小鳳還沒被人威脅的習慣,更何況威脅手段,還是通過普通人了!

他十三的時候,就被一隻藍色魂火的鬼魂抓着村花小翠威脅過,當時他可是直接把那隻鬼魂打的魂飛魄散的!

然而。

就在這時,遠處的林子裏忽然傳來了一道幽怨沙啞的聲音。

“暹羅宗的小老兒,老身昨晚剛折了兩年陽壽,你應該瞭解一下的。”

白小鳳皺了皺眉,循聲朝遠處的林子裏看去,冷冷一笑:“湊一起了麼?膽子還真夠大的,還敢回來。”

“咦!這話有些熟悉!”幾乎同時,馬夏風狐疑了一聲,扭頭看向林子裏。

當他看到那個走出來的人影時,登時嬌軀一顫,脫口驚呼道:“童姥!”

童姥?!

聽到驚呼,暹羅宗大長老和坐在地上的大漢夙超柔如遭雷擊,目瞪口呆地循聲看了過去。

對童姥,他們身在帝都,當然不陌生!

甚至,對暹羅宗大長老而言,童姥這個名字,簡直如雷貫耳!

哪怕是暹羅宗的掌門,面對童姥,也得忌憚三分!

也就在他們看過去的時候,童姥佝僂着身子緩緩地從林子裏走了出來。

她不屑地看向暹羅宗大長老:“怎麼,不認識老身了嗎?”

“童姥!真的是童姥!”

暹羅宗大長老虎軀一震,猛地反應過來,忙對童姥一抱拳:“晚輩,見過童姥。”

說這話的時候,老道沒有絲毫覺得不妥的地方。

別說是他了,即便是身爲七品天師的掌門見到了童姥,也得拱手抱拳見禮!

陰陽界裏,實力等同的情況下,相互比拼的,就是背景地位了!

“嗯。”童姥淡然地點點頭,旋即冷笑道:“你們暹羅宗,是想跑到濱海來開拓宗門地盤了嗎?”

暹羅宗大長老忙說道:“不是不是,童姥誤會了,晚輩這次帶人到濱海,實在是因爲此子搶我宗重寶,所以我們……”

說着,老道擡手指向二樓站立着的白小鳳,可忽然間他想到了一件事,猛地一哆嗦,將到嘴的話咽回了肚子裏。

旋即,他扭頭驚愕地看向童姥:“童姥,你剛纔說折兩年陽壽,是怎麼回事?”

童姥眉頭皺了皺,擡頭看向二樓的白小鳳,旋即深吸了一口氣,冷冷一笑,大聲道:“當然是此子所爲了!”

轟隆!

老道如遭雷擊,登時嘴巴張成大大的“o”字形,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而坐在地上的暹羅宗大漢更是脫口驚呼道:“童姥前輩,你都這麼大年紀了,被折了兩年陽壽,你氣不氣?”

“……”童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