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鋒不敢大意,他沉著的應對,出手之前似乎就在醞釀,在深深的體會自身的修行之道,在思考儒門真正的奧義。

0

他出手了,他一出手,就是定鼎四海,百川歸海,打破一切,劃分一切,教化一切,如儒家巨聖,打開經書,句句精闢之極,教化世人。

「禮、樂、射、御、書、數,這是儒門六藝,同時也是君子六藝,其中還深深的蘊含著治國之道。」

「以禮建立制度,以樂來劃分高低上下,以射來擊殺外敵,以御來傳播信仰精神,以書記錄古來今往經驗教訓,以數來推演未來諸多變化。」陳鋒越打越順暢,似乎解決了一個個難題,他的勁力肆意揮灑,如江海拍岸,長河席捲,一重又一重,如洪流,擊散了一切,無可阻擋!

那八道螺旋槍擊,直接就被粉碎,和儒門六藝比起來,這八道精神格局太小,根本無法組織起來抵抗。

「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刺激,我還不能領會六藝之上的變化,只不過你我陣營不同,你的下場已經註定。」陳鋒一擊潰敵,回過神來,對著威廉說道。

「多說無用,此生此世我已經將靈魂奉獻給了神主,我的刀劍槍擊,始終為了神之榮耀,即使你這次擊殺了我,還會有更多的神之僕人會前來滅殺你!神的光輝終將普照天下!」威廉的神色反而有些神聖,異常堅定,他對死亡並沒有恐懼,彷彿對他來說生老病死不過是來人世間走一圈罷了,最終都會魂歸天堂。

「那就請你去死吧。」陳鋒直接再次一擊,身後升騰起了一個國家皇朝的氣象,如滾滾洪流,承載了眾人之心,世人之望,浩大的氣運凝聚於己身,直接將威廉碾壓致死。

神聖騎士團騎士長的死亡,直接會讓陳鋒和西方教廷扯上恩怨,不過陳鋒並沒有後悔,想要來殺自己的,還想要什麼解釋,直接殺回去就是了。這一點上,陳鋒和石昊有著共同的認識。

其實陳鋒的第一擊,就已經完全擊潰了威廉的心境,給他的刻上了深深的道痕。其實就連陳鋒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竟能從這威廉身上窺到上升的途徑,這就是道與道之間碰撞的風采了。

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才是陳鋒這次獲得的最寶貴的東西。本來六藝囊括諸事,想要找到上升的空間難到極點,但是這次陳鋒一下子明悟,六藝之中無論哪一藝都是為了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才是追求的根本目的,眼光一下子開闊,一下子六藝合一,自身氣運和天下王朝的氣運相結合,一拳擊出就有王朝更鼎、改朝換代的氣象,正是這種大運活生生的壓死了威廉。

否則想要解決這個威廉還要費一番手腳,自身更添傷痕。至於誅邪劍,陳鋒輕撫劍柄,並沒有動用的想法。

依賴魔!總是憑藉道器的無上力量,就會忽視磨礪自身力量,滯緩自身的修行。陳鋒下定決心不再動用誅邪劍的力量,他不是拋棄了誅邪劍,而是將它牢牢地背負在身後,強大的力量唾手可得,但是堅決不會動用,藉機來磨礪自己的心境。

像在剛才與威廉的戰鬥之中,他手掌其實就已經握住了劍柄,但最終還是戰勝了誘惑,放開了手掌,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

現在陳鋒看了看背後,還是沒有啟用的想法,修行這種事情不是你稍稍得了一點點小成就就可以將自己以前的規矩破除的,修行之道要堅持,要持久,是水磨石穿的功夫。

陳鋒看了看周圍,感應到一股股氣息破空襲來,知道這個地方不能久留,直接化成一道劍芒飛速離去。

與此同時,火炎焱也是遭到了狙擊。不過狙擊他的人都是熟人,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那種。

「哈哈哈!真是搞笑,沒想到狙擊我的不是別人,而是你們三個。青木藤、金邢軍還有我們的水仙子水新月。」火炎焱對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三個人大笑不止。

「火炎焱,我不知道你從哪裡來的這麼大的信心,雖然我不知道你們三人是真的分散,還是假的分散,不過這都沒有關係,許許多多的人都視你們為眼中釘肉中刺,他們會幫我們擋住其他兩人,而這裡已經被隔絕開來,在這裡你不要妄想得到一絲一毫的幫助,你現在強裝鎮定,一會我就讓你跪下來磕頭求我,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屈辱!哈哈哈!」

青木藤眼中全是怨毒的目光,表情反而有著按耐不住的喜悅,他彷彿看到了火炎焱跪下來求他的場景,止不住的大笑。

「我似乎聽到了一隻狗在狂吠,只不過這隻狗不會講人話,他的叫聲只能是一陣陣噪音。」火炎焱掏了掏耳朵,神色分外不屑。

不得不說,青木藤的這番話,讓他的兩個同伴,水新月和金邢軍都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拉開點距離,看他的眼光都有了些異色。

青木藤根本不在乎同伴的目光,他反而貪婪的、淫穢的看向水新月的軀體,他早就得到了家族之中的暗中消息,他們木之家族已經和水之世家協商好,為了兩家之間的一個計劃,水新月遲早是他的人。

青木藤光是想想水新月這聖潔的身軀躺在床上任他**的場景,就是心頭火熱一片,胯間也是鼓了起來。

青木藤的想法水新月不清楚,但是感受到那陣陣異樣的目光,水新月又對這個青木藤的厭惡更增幾分。只不過兩人現在是同一陣線,不能在敵人面前做出翻臉這種大傷士氣的舉動。

「火炎焱,你覺得你一個人能勝過我們三人聯手?」水新月皺了皺眉頭,開口道。

「你覺得你們三人聯手就能勝過我?」火炎焱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看向水新月的目光之中儘是笑意。

ps:昨天去了趟帝都看漫展,累死了,回來之後一下子躺到床上就睡著了,斷更這種事情我會彌補的。(漫展還是值得一看的,口水) 「住口!你現在還囂張!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青木藤看著火炎焱對著水新月滿面含笑,心頭更加憤怒,直接一拳打向火炎焱。

他是木之世家的天才種子,他的每一拳都蘊含有木之偉力,有生根發芽的生命力量,施展到極致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力量,但是他現在怒火攻心,哪裡靜得下心來,恨不得立即致火炎焱於死地,怎麼可能會給火炎焱生機?他反其道行之,用了個「吸」字訣,拳勁極致內斂,有著無窮的收攝之力,他這是想要吸盡火炎焱的生機,吸干他的生命力量,讓火炎焱徹底變成一個人干!

在這裡的所有人都看出了這一拳的兇險,火炎焱更是清楚,不過他只是搖搖頭嘆了口氣,面對這一拳臉色絲毫不變。

「本來我還在想如果是其他勢力的人來追殺我,想趁我受傷的時候佔便宜,那我反而可能藉此機會戰鬥悟出不少其他的道理。但是真是沒想到是你們三人前來,你們三人覺得憑藉著對我的了解可以佔到便宜,豈不知我也同樣深知你們的底細,我真的很失望。」火炎焱緩緩的訴說。他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點到青木藤的拳面之上,就徹底破解了青木藤必殺的一招。

水新月看的美目連連眨動,她有些驚訝,她不得不驚訝,火炎焱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那種模樣神情,似乎已經站到了和她們完全不同的一個層次之中了,猶如大人和小孩一般的差距。

「琢削、生扶,助火、土培、生旺地面、有黨成林為木所喜。空折,飄落、空亡、動搖、死絕、枯搞、自焚、耗泄、濕爛為木所忌。五行相生相剋,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這雖然是定理,但是人能以心代天心,又為何不能將真理顛覆?」火炎焱再次一拳打出,他口中說出一句句真知灼見,這是智慧的結晶。

一旁的金邢軍也是神色凝重起來,本來他還以為三人圍住火炎焱有著必勝的把握,但是現在看來遠遠不是這麼回事,火炎焱對於五行世家知曉的太過深刻了,簡直到了一種本能的地步,對於五行的理解高出三人實在太多了,就算是他聽了也是獲益良多,彷彿一扇新的大門在他面前緩緩敞開,他豎起耳朵傾聽,這種層次的話語他在家族的一些長老口中都沒有聽說過。

「生木見火反而俊秀,死木見火則自焚。」火炎焱一拳擊到青木藤身上,似乎如水滴一般,滲透進去。青木藤還在驚疑怎麼回事的時候,這時候他的身上卻是無端的自燃起來,但是他的燃燒卻沒有一絲絲灼燒的味道,反而是越燃燒,水汽越重,這種火焰的顏色是藍色的,如同大海一般。而他的身體,卻沒有任何的反抗,本來到了青木藤這種境界的天才,身體已經修鍊到了能量自行運轉的地步,一旦有異種能量入侵,立刻就會糾結全身氣勁起來,一下子壓倒對方,徹徹底底的趕出身體。

但是現在青木藤的身體卻沒有任何的反應,反而大開空門,熱情的歡迎這種火焰來焚燒他的身體,似乎這火焰不是火焰,而是生萬物之水,火焰入體,是在幫助他成長。

「救命!救命!我就要被燒死了!」青木藤眼中透露著恐懼,止不住的高呼。火炎焱在他眼中已經成了一個大魔王,而他只是一個自不量力去挑戰其魔威的跳樑小丑。

「哼!廢物!」這下連金邢軍都看不下去了,打不過還要喊救命,太丟臉了!

水新月沒有說話,她輕輕一指,一道水流瞬間凝結成型,也是流入青木藤體內,她的水不是凡水,是水之靈性凝聚,少少一滴就能帶來生機一片,讓樹木成林,稀釋開來,一滴就能化作一池湖水。

「啊!」水新月的水流一進入青木藤體內,就徹底壓制住了火炎焱那些特殊的火焰,青木藤舒爽的輕吟出聲。

而火炎焱只是在一旁看著,也不出手,一直笑吟吟的看著水新月,誰也不清楚他心裡在想什麼。

這種情況下,還是水新月先出聲道。

「火炎焱,我必須承認我們估計錯誤你了,五行相生相剋的關係到了你手中完全成了一個玩物,我們不及你。但是我們既然到了這裡,就不能輕易放棄,至少要逼出你的底牌。」水新月也知道了現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擊殺火炎焱不現實,但是三人卻是不能隨便走了。人家火炎焱隨便露了一手,就把三家種子天才嚇跑了,讓別人知道了這種事情,會怎麼看三家?會成為笑柄!

水新月眉心直接出現了一枚水滴樣的珠子,她身邊的源氣本來恬淡自然,但是這枚珠子出現之後,她身邊的源氣瞬間就狂暴起來,如同大海發怒,翻湧起浪潮,要淹沒一切。

「不要隱藏自己底牌了,都亮出來吧。在他的面前還保留自己的實力,那是在找死。」

金邢軍手中也是出現了一縷氣息,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不停切割。青木藤手上也是出現了一截枯枝,一頭枯槁一頭生機,蘊含枯榮的奧義。

三人連連出手,以水新月作為中心,全力轟擊。本來按照五行相生相剋的關係,應該是金邢軍先輸入給水新月,金生水,然後水新月輸入給青木藤,水生木,這樣才能將力量搭配到最大化,但是火炎焱的露的這一手,已經完全震懾住了三人,使得三人放棄了這種想法。

火炎焱的火焰已經練到了不僅形似而且神似的地步,他的以火化水,那就是真正的成水,扑打到人臉上,不會有絲毫的灼燒,反而異常清新,澡雪精神。他的以火化木,那就是真正的成木,分離出身體,甚至能夠成為一株火樹,能夠生長發芽,開花結果。

「來的好!來的好!這樣才夠爽快!」火炎焱面對這種場面,絲毫不慌張,反而眼中露出喜悅興奮的神色。對他來說,挑戰即是動力,困難即是墊腳石。修行道路上的坎坷,他視若瓊漿。

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團火焰,這朵火焰出來的時候,空間都在蕩漾,似乎在不停的顫抖,因為懼怕它的力量而深深的低頭。


嗡!

水新月三人的手中之物突然嗡鳴了起來,似乎發現了一個恐怖的存在,彷彿老鼠見了貓一般,自然而然的戰慄起來。

「這是·····祖火!」

ps:為了彌補我的過錯,第二更到! 「祖火!這種東西不是深藏於家族深處嗎!你怎麼可以拿出來!這不可能!」青木藤大叫道,他滿眼的不敢相信。因為這根本不科學,他們五行世家甚至知道各自的底細,比如他手上的枯榮樹枝就是從家族中的枯榮之樹上折下來然後祭煉而成。而金邢軍的則是金之世家的銳金珠其中的一絲銳金之氣。水新月則是水之世家的海神之心的一部分,海洋之淚。

本來按照其他三人的等級只能獲得靈火一級的寶物,但是火炎焱則不同,他是直接拿出了祖火,現在的情況就是,就像世俗之中的混混打架一般,三人本來打算圖窮匕見,準備好了刀劍斧戟,但是對方直接拿出了現代槍械,還是衝鋒槍,這還怎麼打?

火炎焱手掌中出現這團火焰之中,也沒有做什麼動作,就那樣站著。即使這樣,水新月三人也是呼吸一滯,他們的寶物嗡鳴不斷,彷彿在陣陣發抖。

「我第一次進入火靈之地的時候,就得到了這團祖火的認同,不過一直不能很好的溝通,只能潛藏在身體內,晉陞到六重天之後,我這才引誘出一絲力量。恭喜你們,你們是第一批見識到我這張底牌的敵人。」火炎焱沉聲說道。他的臉色有些凝重,這團火焰不僅僅是帶給了他人巨大的壓力,對他來說也是一種考驗。

火炎焱手指輕輕一彈,一絲絲火線就噴射而出,這絲絲火線的顏色非常奇怪,暗淡、無光、死灰一般的顏色,似乎非常孱弱的火苗,下一秒就要熄滅。但是沒有人敢小看其中蘊含的力量,青木藤持著枯榮樹枝在面前一擋,他的樹枝立即就少了一截,被火線一個纏繞,就徹底泯滅,什麼枯榮轉化,死機生榮都不管用。

而一旁的水新月和金邢軍也是狀態不好,海洋之淚被擊碎,銳金之氣被消磨一凈。僅僅一擊,火炎焱就將三人的寶物打散打爛,完全是壓倒性的優勢。

「我們走!」水新月果斷的後撤,一道海流捲起三人,分開海水,直接潛走。

火炎焱見三人逃走,也不追擊。

「火炎焱,你的實力越來越強了,完全能夠和家族之中的長老相比了,我期待你履行諾言的一天。」水新月突然回頭對火炎焱說了一句話,這讓她旁邊的二人都是摸不到頭腦。


「放心,我肯定會前去的。這可是我的承諾。」火炎焱也是答道,看來兩人之間已經達成了某種協定。但是誰也不知道這剛才還在打生打死的兩個人怎麼之間會有協定。

「水新月,你和他之間在說些什麼?你們之間有什麼協定?」青木藤直接問道。

「我似乎沒有回答你的義務。」水新月根本不想理會這個青木藤。


「你別忘了,火炎焱是我們的敵人!」青木藤憤怒了,對著水新月低吼道。哪裡還有一點世家弟子的風度?


「敵人?不錯,在這次尋寶中,我們確實和火炎焱是敵人,是競爭者的關係。輸贏各憑手段,但是出了這個地方,就再也不是。五行連枝,這是不容改變的。即使火炎焱是個敵人又如何,他首先是一名強者不,不要用你狹小的價值觀去衡量一個強者!」水新月現在覺得青木藤這個人簡直不可理喻。

「我也認同水仙子的說法,在這次尋寶之行之後,我們應該多多的接觸火炎焱,打好其關係。但是現在我們既然已經開始站在了不同的陣營,那就要全力為自己牟利。」金邢軍看向青木藤的眼光中也是充滿鄙夷,他現在也是覺得,火炎焱對於青木藤的評價真是十分正確。這青木藤總是在亂吠,真不知道這種人是早呢么當上木之世家的天才種子的。

「金邢軍,你!」青木藤怒目圓睜,發現自己的隊友都不是和自己同一戰線。

「好了好了,我們也不要再起爭執了。現在既然我們已經確立了陣營,那就必須拿出渾身解數去面對火炎焱。」水新月道。

「不錯,不知水仙子有什麼好的提議,現在我們的實力根本比不上火炎焱,必須加強自身的實力,才能在未來分一杯羹。」金邢軍問道。

「我正好有個建議,不過還需要你的多多配合。」水新月輕輕一笑,看向了金邢軍。

「我?」金邢軍不解了。

···························································


「你們就是來圍殺我的人?」石昊站定,看向周圍空間,沉聲說道。

和陳鋒、火炎焱一樣,石昊也是在同一時間遭到了圍殺。看來敵對陣營是計劃好了,不管三人是否真分散,假分離,直接以雷霆之勢碾壓他們。

嗡!

虛空直接蕩漾起了波紋,直接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人出現的時候,天都直接黑暗了下來,永無明日,黑夜如甲如胄披附在他身上,他就如深夜之中的明珠一般耀眼。

這是暗影世家的天才,石昊並不陌生,因為他還和他的手下交過手,搜魂之後對其也是了解不少。

在他身後,還站立著幾人,各個都是氣度不凡,一看就知道是世家出來的天才種子。其中一人,有著大地萌發的氣機,有種春回大地的感應。這是春之世家的天才。還有的,如烈日灼烤,夏日綿綿,這是夏之世家。還有的是秋風蕭瑟,萬物飄零的氣機,這是秋之世家。最後的一人,寒氣逼人,有種萬物歸寂,一切消亡的感覺。這是冬之世家的天才。

春夏秋冬,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四人完全可以聯手,氣勁貫穿間,產生更龐大的能量,更為強大。

「不錯不錯,為了圍殺我一個不過照幽之境的人,竟然出動了五名天才,我是不是應該感到榮幸呢?」石昊不僅不慌張,反而對著幾個人評價道。

「哼!你也只能在這裡嘴硬一時了,那個神聖騎士團的威廉竟然自己單獨一人找上了陳鋒,還說什麼要遵守騎士之道,簡直不可理喻,死了也怪不得別人。不過,誰也沒有想到火炎焱竟然那麼強,以一對三,直接讓青木藤等人潰逃。」那名暗影世家的天才說道火炎焱也是臉上一陣后怕。不過他轉過來看到石昊就立即充滿了笑意。

「所以,我決定直接以絕對力量碾壓,你就是那最好的靶子!」

ps:今天考了個近代史,果斷的瀟洒揮筆啊,然後交捲髮現自己是全場第二個交卷的。汗! 石昊不屑的笑笑。

「你確定憑你們就能圍殺住我?」

暗影世家的天才,聽到石昊的話語表情一滯,不過立刻變得陰狠恐怖起來。

「你真是不知死活,本來我還想要痛快的碾壓死你,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要一點一點捏碎你的骨頭,然後讓你不停再生,再生之後再次一段段捏碎,循環往複,一定要把你折磨的求著我殺掉你!」這個暗影世家的天才簡直憤怒了,本來糾結了一幫人,想要以雷霆萬鈞之勢直接滅殺掉石昊,但是反而現在被石昊嘲笑了這無論如何也忍受不了。

「上吧!四季王朝,四季更替,天地一輪迴!」這暗影世家的天才大手一揮,他身後的四名天才一下子就撲了上來,四人氣勁貫穿,一環接一環,完全融合到了一起。而他本人則是真正成為了一抹黑影,融入其中,無形物質,無影無蹤。

春生王朝,盛夏王朝,秋瑟王朝,寒冬王朝。石昊還挺問過一些傳聞,這四季世家沒有完全的隱匿自身,而是建立了四個王朝,為他們積累氣運,四人這一聯手,彷彿四個超級王朝聯手壓下來,讓人避無可避,心頭湧起陣陣的無力。

「本來我還一直想把這份大禮留給陳鋒或者火炎焱。真沒有想到你們這麼逼迫我,只能讓你們見識一下了。」石昊搖搖頭道。

石昊深深的吸氣,肌肉徹底的綳起,身高瞬間拔高一尺,宛若魔神,雖然石昊是以一敵五,但是氣勢上完全顛倒了過來,反而像是石昊在圍攻五個人。

一個人圍攻五個人?這怎麼可能!這幾個人都是睜大了眼睛,分外的不敢相信。

「荒分八荒,佔據八極,囊天括地!」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氣勢如虹衝天炮!

石昊雖然說著話語,但是手上卻是不慢,直接轟出了八拳。這八拳,用的是八極的勁道,打出的是八荒的奧義,完美的將八荒和八極的意境融為一體。

他的每一記拳頭,都宛如一發發炮彈,轟炸到春夏秋冬四季天才聯手的勁道之圓上。

「不好!再度聯繫,緊密!聯手之勢絕對不能被打散!」暗影世家的天才都一下子被震了出來,面對石昊的突然爆發,他伸手支撐住四人的肩膀,幫助四人穩定了下來。

本來石昊剛才的八拳,直接就將四人聯手的態勢有一種要打破的感覺,但是現在再加上一人,那就有些不夠了。一股股暗影之力,如九幽之氣,加進了四季之圓之中,化成了內圓,一下子就穩定了下來。

開天闢地,本來就是清者上浮、濁者下沉,上者天下者地,現在他們這五人竟然組成了這種陣勢,取了一絲天地的意境,這就不尋常了。石昊的拳勁再也不能撼動分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