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看着徐成笑了:“也就是說,你不會考大學了?”

0

徐成果斷道:“不會,你也不用逼我,逼我也沒用,我連高三都不打算去讀了。”

陳浩笑道:“逼你?不存在的,你愛讀不讀愛考不考,誰特麼管你。不過你父母答應我的報酬沒了,那就父債子償。” 第七十九節、交友

「老弟啊,你比我小,我就喊你老弟了,等會下班吃燒烤,喝兩杯啊。」

太客套了,本來是他們幾個吃燒烤的,我是今天剛剛過來。

我也沒有想到他們會邀請我。

在說我的房子裝修肯定要找他們幫忙。

「好啊,我請客,我請大家,算是謝師禮,感謝大家的幫助。」

一天下來,沒有少請教他們問題。

「好,算你一個。就喜歡你們這些軍人的樣子,不造作。說好了啊,丁記燒烤大家一起。」

一拍即合。

回去收拾一下,換一套衣服。

「怎麼今天有約會?」

「幾個同事約的,等會要去吃燒烤,要不你也來。」

「不去,不吃燒烤。」

「不去啊,我感覺也沒有什麼好吃的。還不如在家裡和你一起呢。」首先在內心不想帶著姐姐去,感覺不合適。

一幫大老爺們,多一個姐姐總感覺很彆扭,在內心還是有點排斥的。

畢竟我和大家也不是非常熟。

「你要去啊,第一天上班,都是同事,正好相互之間也能熟悉熟悉。」

「可是沒有你的地方,我不想去啊。」好假的說辭。。。

「怎麼?沒有美女就不想去了?」

怎麼感覺是個坑啊。。。

「不對啊,怎麼感覺你很幽怨的樣子。」踢皮球,趕緊轉移話題。

從我的身上轉走。

「切,就算幽怨也不在你身上。」

「那我走了,晚上想吃什麼,我給你帶。」

「算你還有良心,還想著我。」

「那是,把誰忘了,也不能把你忘了啊。」

「你到底禍害了多少姑娘啊。」

「禍害你一個就夠了,其他人沒有哪個心情。」

「滾,我晚上有的吃。」

「小的,先撤了,有事給我電話。」

只是沒有想到,這麼冷的天,吃燒烤的人還挺多。

更讓人意外的是,還有一個妹妹,準確的說是姐姐。

在現代吃飯,真的不是瞎吃,亂吃的。

在飯局上,要是不注意,那麼只能說是你不懂規矩,不懂禮節。

在飯局上,座次排位,這真的不是說隨意的。

說無所謂,就無所謂了?別那麼天真。

問題就在這裡。

這個姑娘誰帶過來的,必然會在潛意識裡,坐的就會離誰近一點。

而此刻,這個姑娘竟然被安排坐在我的邊上。

是隨意?

我信你個鬼。

我是誰?一個認識不到一天的同事,就讓姑娘做到我邊上。

但是我沒有說,什麼都沒有說,在臉上笑笑就好了。

簡單的客套不失禮節。

畢竟趕走一個女孩子實在是不禮貌的行為。

再說我又不是刺蝟,幹嘛掃大家的興。

再說這個事情會當真嗎?

肯定不會啊,而且不會往心裡去。

無所謂了。

大家都在聊著亂七八糟的事情。

各種行業內情,各種搞笑故事,我這個新人,真的太新了。



一個大燈照向了我們。

衝下來幾個人。

酒駕?

肯定酒駕啊。

光著膀子。手拿砍刀。

這個社會有這麼亂?

幾個人,走到邊上的桌子上,叫囂著。

這是要打架的節奏啊。

本來沒有我們什麼事情的。

但是這種情況也確實讓我驚訝了。

小流氓作為,不屑。

真的不屑。

他們打著,我們吃著。

只是,有時候怎麼說呢。池魚之殃吧。

你不找事,事情總是會找你。

打的有點過了。

一個傢伙被打到了我們這個桌子邊上了。

我反手一擋。

只是慣性太大,我的手沒有擋住他。

手臂被壓回來了,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

巧合的是護住了那個姑娘。。。

我手臂一用力,一個甩手

啪,趴地上去了,

他被甩過去了。

「踏馬的,在這條街還沒有誰能騎到我頭上。草。」

說完就想上來干我。。。

手拿大砍刀,分不清誰和誰了。

這是他們之間的戰爭,真是喝多了,誰都想干。

我感覺是他干不過別人了,想來欺負一下我來著。

我站起來,看著他。

「看什麼看,你嘛。。。」

一巴掌讓他把話咽下去了。

其他人也停了下來。

仔細一看,卧槽。

這砍刀帶著玩呢。

打到現在沒有一個見血的。

鬧著玩啊。

看來大家還是挺有分寸的嘛,帶刀嚇唬人的。

但是帶刀就是持械,就是違法。

四個人向我走了過來。

群眾也看向我這邊。吃瓜群眾永遠不少啊。。。

本來這幾個人就是來爭面子的,被我這麼一搞,面子又丟了。

幾個人的眼裡除了還有失去理性的猙獰的干紅,沒有其他的東西。

沒有戾氣。

一群拿不上檯面的人。

這是群毆的節奏,沒錯。

「你嘛。。。」

一句話沒有說完,下巴被我卸了。

啰嗦,打架還這麼啰嗦。

啰嗦也就算了,還嘴角不幹凈。

我小懲大誡。

「嗚~嗚~」看著他說不出話的樣子,我笑了。

「你很囂張啊。」說著就持械向我砍了過來。

一個下墜,再加一個過肩摔。

豪門寵媳 卸掉一個人的手臂,放倒在地。

武器掉落在地。

但是沒有人在意武器。

只見他在地上打滾。

嚎叫著。

「啊,啊,啊。」估計是不敢說髒話了。只是在哪裡嚎叫。

「我國《刑法》第二十條規定: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採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姦、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採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於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我老生悠哉悠哉的自言自語著。

「也就是說,我現在弄死你兩個,也是你們咎由自取。誰讓你們持械呢。」

另外兩個人都嚇蒙了。

也不動作了。

「大哥,對不起,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您,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們吧。」

我草,以為我是混社會的啊,說的什麼話,這麼天真。怎麼看都像橋段一樣。

「這樣,這位兄弟,嘴角不幹凈,被我卸了下巴,這位兄台,酒後亂來,被我卸了手臂,醒醒酒。沒毛病吧。」

「對不起,對不起。」

「你們現在可以報警,也可以打120,還可以在這裡等我吃完飯,另外你們是叫人,還是為剛剛的行為買單,我都在這裡看著。這裡老闆不高興,你們就自己去醫院,這裡的老闆高興,你們就不用去醫院。我還在這裡吃燒烤,你們可以另外在開一桌。」

這話一說,基本上就是放過他們了。

經過剛剛的事情,這裡安靜了很多。現場也收拾的差不多了。

「今天感謝這位兄弟,剛剛我給大家加點菜,我敬兄弟一杯。」老闆又端過來幾盤菜過來了。

「感謝老闆,祝老闆生意興隆。干。」

「我就喜歡這樣的年輕人,做事有分寸,做人知進退,年少有為,爽快。」

這話從老闆嘴裡說出來,我怎麼感覺很彆扭呢。

「老闆,謬讚了啊。」

「兒子啊,再拿一箱酒來,我要和老弟喝兩杯。」

「感謝丁老闆招待。」

「倒是我有點失禮了,還沒請教兄弟貴姓。」

一個丁老闆三個字,讓他反應遲鈍了幾個節拍。

「喊我星河就行。」

別問我為什麼知道他叫丁老闆。

在這裡吃飯這麼長時間了,丁記燒烤,一個因素,另外是現場這麼多聲的丁老闆,我要是沒有聽見,直接早要回爐了。

一聲老闆不過是確認一下。確認之後,完全可以這麼喊了。 第八十節、新朋友

「來,我們一起敬星河兄弟一杯。」老闆能做老闆的原因就在這裡,始終能夠處理好和顧客的關係。

看著是喝酒,其實已經和我們打成一片。

「客氣了,大家隨意,我剛剛步入社會,很多東西都不懂,還希望大家能夠多多包涵。我幹了,大家隨意。」

「爽快,好久沒有這麼喝了。不愧是軍人。」

「我敬軍人一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