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將自己身體裡面的所有氣息都釋放出了出來,剎那間,天地之間突然爆發出來一陣十分磅礴的氣息,而這道氣息彷彿根本就不遜色於剛才上泉斬釋放出來的那道氣息。

0

陳天的身體突然爆發出一陣十分刺眼的光芒。

而這道光芒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太陽一般,即便是天空之上的月亮在陳天的面前也顯得那麼黯淡無光!

在場的眾人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的不可思議。

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山峰之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有一個太陽在山峰之上緩緩的升起。

上泉斬此時臉上的表情也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因為他從來都不曾見過如此神奇的武道,他能夠情緒的感覺到陳天此時竟然在吞噬著世間萬物的能量,而且陳天身體裡面的能量也在逐漸的變大。

上泉斬在突破到了大乘之境以後,便可以運用天地之間的能量。

但是這也只不過就是運用天地之間的能量,這並不代表他可以吸收天地之間的能量!

而此時的陳天竟然在吸收著天地之間的能量。

上泉斬的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恐懼,他能夠感覺到如果自己要是真的接下陳天的這一拳,即便自己現在是大乘之境的武者,也不一定能夠活下來,此時陳天的這一拳裡面所蘊含的能量實在是有些太恐怖了,根本就不是上泉斬能夠想象的。

「你這是什麼拳法?」

上泉斬猶豫了一下之後,高聲沖著陳天喊道。

「這一招還沒有名字,但是今天過後,所有人都會知道這一拳……」

陳天淡淡的回了上泉斬一句。

上泉斬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大叫了一聲,然後眼神當中爆發出一陣十分刺眼的光芒。

剎那間,那宛如驚天巨浪一般的靈魂之力直接釋放了出來,此時別說是距離上泉斬僅僅不到百米距離的陳天了,即便是山腳處的那些武者也都可以感覺到上泉斬身上那強大的靈魂威壓,剎那間,眾人覺得就好像是泰山壓頂一般,化神境一下的武者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承受這種威壓,當場便跪倒在地。

而陳天此時在面對如此強大的威壓,竟然還能夠做到佁然不動,穩如泰山一般。

陳天身體所散發出來的不僅沒有減弱的跡象,相反竟然還在不斷的增強。

上泉斬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這個時候上泉斬才發現,原來此時的陳天竟然一直都在不停的吞噬著他釋放出來的靈魂之力。

「萬劍破天山!」

上泉斬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遲疑,揮舞著自己手中的御魂之刃,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砍了過去。

銀色的劍氣鋪天蓋地的奔著陳天的位置砍了過來。

此時的上泉斬已經是大乘之境了,而大乘之境跟合天境相比較,最大的優勢就是大乘之境能夠很好的利用天地之間的力量,所以此時的這一招劍氣威力雖然非常的恐怖,但是其實根本就沒有消耗掉上泉斬身體裡面多少的靈氣,很大一部分都是上泉斬藉助了天地之間的靈氣。

上泉斬雖然是才剛剛踏入大乘之境,但是對於天地之間的力量應該如何使用,他已經非常的熟悉了,畢竟這麼多年的武道早就已經讓上泉斬看透了其中的奧妙。

而且此時上泉斬在砍出來的那道劍氣瞬間化成了無數道劍氣,奔著陳天的位置飛了過去。

這些劍氣所經之處都會留下非常恐怖的破壞,陳天所在的山峰再次遭殃,被這些劍氣硬生生砍下去將近數十米。

眾人在看見那些劍氣強大的破壞力之後,全部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似乎都有些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沒辦法,此時上泉斬所展現出來的強大力量已經完全超乎了普通人對於武者的認知,誰能夠想象到一個武者竟然會強大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而此時的陳天依舊面色平靜的站在那裡,彷彿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一樣。

陳天身體周圍的光芒也越發的耀眼了起來。

很快那些劍氣便衝到了陳天的面前,但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當那些劍氣衝到了陳天的面前以後,竟然全部都被陳天身體周圍的金色光芒給吞噬掉了!

上泉斬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震驚,因為他沒有想到此時的陳天竟然不僅能夠吞噬掉他的靈魂之力,竟然連自己釋放出來的劍氣都可以吞噬掉。

上泉斬實在是想不明白陳天到底是如何做到的,現在對於陳天來說彷彿所有的攻擊都是沒有效果的,因為無論上泉斬發動什麼攻擊,陳天都會直接吞噬掉。

也就是說上泉斬的這些攻擊不僅不會給陳天帶來什麼傷害,相反還會幫助陳天。

「這怎麼可能,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此時的上泉斬看著陳天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恐懼,高聲沖著陳天喊道。

「我早就跟你說過,即便你是大乘之境,你也絕對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陳天看著上泉斬語氣十分不屑的回了一句。

情深致命 「不可能,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戰勝我!」

上泉斬看著陳天怒吼了一聲,然後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御魂之刃,就好像是瘋了一般,不停的沖著陳天的位置發動攻擊。

此時的上泉斬在面對陳天的時候,已經用盡了自己全身解數,但是無奈無論他對陳天發動什麼攻擊,都沒有辦法傷害到陳天,只要自己的劍氣砍在陳天身體周圍的光芒上面,都會被陳天吞噬掉。

這樣的情況是上泉斬這輩子都不曾碰到過的。

其實不僅僅是上泉斬沒有碰到過這樣的情況,在場的那些觀戰武者也都不曾碰到過這樣的情況,所有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心中暗暗感嘆這場大戰的精彩。

此時無論是上泉斬還是陳天,兩人表現出來的實力都太過於不可思議了。

所有人都想不明白,這個世界上為什麼會有如此強大武者。

「這也許就是站在武道巔峰的武者的強大吧!」

雖然關寒之一直都對陳天的印象並不是很好,因為她覺得陳天實在是有些太過於自傲,心中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敬畏之心。

但是此時關寒之看著山峰之上那個耀眼的男人,心中也多了幾分敬佩!

如此年紀便有了這樣的成就,即便陳天心中有幾分自傲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此時無論是華夏武者還是R國武者,他們的心中早就沒有了對這場大戰勝負的猜測,因為無論今天誰輸誰贏,這兩個人都是值得他們所敬仰的存在。

哪怕是上泉斬今天真的輸給了陳天,那也絕對不可能影響到上泉斬在R國武者心目中的地位。

而陳天自然也是如此!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突然睜開了眼睛。

上泉斬看見陳天睜開了眼睛之後,連忙抬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他心裏面清楚陳天此時已經吸收了足夠強大的能量,準備對自己發起最後的攻擊。

陳天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而陳天身體周圍的那些光芒直接奔著陳天右手的位置凝聚過去。

給人的感覺光芒彷彿正在逐漸的變小,但是光芒的耀眼程度卻絲毫沒有變弱。

陳天這是要將他剛才吞噬的所有能量都凝聚在自己的拳頭之上。

「陳天,你確實非常的強大,但是我今天是絕對不會輸給你的……」

上泉斬看見陳天準備對自己發動最後的攻擊之後怒吼了一聲,然後緩緩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御魂之刃。

但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時候,上泉斬在舉起了御魂之刃之後,竟然不是對陳天發起攻擊,而是直接將御魂之刃刺進了自己的身體當中。

在場的眾人在看見上泉斬的這個舉動之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不可思議。

「上泉斬前輩這是在做什麼啊?」

關寒之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也閃過了一絲震驚,臉上的表情非常的疑惑。

「上泉斬前輩這是在自殺嗎?」

R國的那些武者也全部都傻眼了,表情十分激動的喊道。 陳天在看見上泉斬把御魂之刃刺進了自己的身體之後,眼神當中也閃過了一絲不解。

因為他也不知道上泉斬此時到底在做什麼。

而就在這個時候,上泉斬突然張開了雙臂,然後高聲怒吼道:「捨身養劍!」

僅僅就是短短的四個字,但是這四個人可以說是響徹雲霄!

基本上所有的R國人彷彿都聽到了上泉斬喊出來的這四個人。

一瞬間,天地都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抬頭看向了天空的位置。

而此時的上泉斬就真的宛如那天神一般,傲立於天空之上,眼神平靜的俯視著所有的蒼生。

「陳天,我承認你是我見過最強大的對手,你如此年紀便有了這樣的本事確實讓我感覺非常的不可思議,但是我現在代表的是我們R國武道的巔峰,這一戰我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輸給你,因為我若是輸了,那就代表我們R國的武道輸了,所以我現在要用我百年的修行換你一死,換這場戰爭的勝利!」

上泉斬的聲音在陳天的耳邊響起。

眾人在聽到了上泉斬的這句話,全部都愣在了原地,所有人似乎都不明白上泉斬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而宮斜良這個時候身體卻微微的顫抖了起來,低聲沖著自己身邊的關寒之說道:「老師今天是要捨身取義,他準備將自己近百年的修行都化作對陳天的最後一擊,這一擊過後,無論陳天能否接下來,老師的百年修行都會化作塵土,到了那個時候老師就會跟一個普通人一樣,成為一名百歲老者!」

關寒之在聽到了宮斜良的這句話以後,瞬間便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震驚。

而在場的那些武者似乎也都聽到了宮斜良的這句話。

要知道,上泉斬用了百年的時間才有了如今的修行,今日也才剛剛突破到了大乘之境。

但是此時上泉斬竟然為了他們R國武道的榮耀而捨棄這一身的修行,不得不承認,上泉斬此時的表現真的讓人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整個R國又能幾個人可以為了國家的榮耀而放棄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呢?

關寒之看著半空中的上泉斬,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此時她覺得偉大這兩個字已經不足以形容上泉斬這樣的宗師了。

而R國的那些武者們竟然紛紛跪在了地上幫助上泉斬祈禱,即便是華夏的那些武者此時也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因為他們沒有想到上泉斬竟然為了R國的武道而做出了如此恐怖的犧牲。

上泉斬可是大乘之境的武者啊!

讓一個大乘之境的武者放棄自己一生的修行,那得是多麼沉重的選擇啊!

而陳天此時也眯著眼睛看著自己面前的上泉斬,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此時的上泉斬將自己身體裡面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了自己腹部的那把御魂之刃上面,而御魂之刃此時則在瘋狂的吞噬著上泉斬的力量。

陳天手中的光芒此時也在不停的凝聚著。

彷彿在這一刻時間靜止了一般,無論是上泉斬還是陳天彷彿都在準備著自己的最後一擊。

而在場的那些武者心裏面都清楚,這一擊之後便可以分出這場大戰的勝負。

上泉斬似乎要比陳天先完成自己最後一擊,他伸手從自己的腹部拔出了御魂之刃。

而此時的御魂之刃已經變成了一把血紅色的長劍,裡面所蘊含的能量根本就不是在場這些武者能夠想象的。

而上泉斬身體裡面的所有能量都聚集在了那把血紅色的御魂之刃之上,所以此時的上泉斬跟一個普通人沒有任何的區別,在他的面前御魂之刃彷彿能夠有千斤重,但是上泉斬依舊還是咬著牙緩緩的舉起了御魂之刃,然後舉過頭頂。

隨著上泉斬的手臂不斷的抬高,他臉上的表情彷彿也變得猙獰了起來,嘴唇微微顫抖,嘴角鼻子眼睛似乎沒有辦法承受御魂之刃裡面所蘊含的能量,緩緩的流出了鮮血。

在場的那些R國武者在看見了這一幕之後,全部都流下了激動的淚水,因為他們心裏面清楚到底是什麼讓上泉斬堅持到了現在。

片刻之後,上泉斬終於將御魂之刃舉過了自己的頭頂。

然後猛然向下一揮,高聲喊道:「萬物捨身斬!」

「轟隆隆……」

天空之上突然閃過了一道十分耀眼的光芒,而這道光芒便是劍氣所化。

這道劍氣就宛如黑夜裡面的一顆流星一般,從遙遠的天空而來,然後直奔陳天的位置砍了過去。

在眾人的眼中這道劍氣彷彿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然後淡淡說道:「這一拳就用你的名字命名吧,拳名,斬泉!」

說完這句話,陳天直接出手沖著上泉斬的位置打出了一拳。

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間爆發出了出來,彷彿能夠吞噬著天地萬物一般。

在場的所有武者都沒有辦法看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因為陳天這一拳的光芒實在是太可怕了,彷彿整個R國都宛如白晝一般。

但是這道光亮也僅僅就是一瞬間的事情,緊跟著天地之間再次陷入到了黑暗當中。

而且這一次的黑暗是十分徹底的黑暗,因為陳天跟上泉斬的最後一擊能量實在是有些太恐怖了,導致方圓千里之內的所有電子設備都停止了運轉。

一瞬間,R國從白晝陷入到了黑暗當中。

沒有人知道山峰處發生了什麼。

「怎麼回事?」

「剛才是誰贏了?」

「不知道,天怎麼黑了……」

所有人都陷入到了慌亂當中,所有人都在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深淵主宰系統 關寒之安靜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震驚,以為她能夠感覺到最後陳天跟上泉斬的那一招到底有多麼的恐怖,就好像是世界末日一般的恐怖。

而就在剛才,陳天的那一拳打出去之後,直接將上泉斬的劍氣所吞噬掉,並且砸在了上泉斬的胸口處。

此時的上泉斬已經是個普通人了,他一生的修為都化作了對陳天的最後一擊。

但是他沒有想到,即便是如此,他依舊不是陳天的對手。

那一拳砸在上泉斬的胸口,上泉斬的肉身瞬間便化作了灰燼消散於天地之間,此時也僅僅就剩下一絲殘魂還停留在原地,但是這一絲殘魂估計也堅持不了多長的時間。

如果剛才的上泉斬沒有選擇將自己所有的修為都化成最後一擊的話,那他即便是接下了陳天的這一拳,也不見的真的會死在陳天的手中。

但是上泉斬還是選擇犧牲了自己。

「我是大乘之境,我怎麼可能會輸給你,這怎麼可能?」

上泉斬此時似乎還是沒有辦法相信這些事情,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在上泉斬的印象當中,如今的地球上面已經不可能出現要比大乘之境更加恐怖的生物了,大乘之境就是站在這個世界最巔峰的存在,所以上泉斬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會輸。

「我早就已經跟你說過,即便是大乘之境我也有辦法殺你……」

陳天淡淡的回了上泉斬一句。

「不,這絕對不可能……」

上泉斬表情十分激動的大喊了一聲。

而陳天則淡淡的看了上泉斬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如果你剛才沒有選擇把所有的能量都聚集在御魂之刃之上,說不定你還能夠活下來,但是可惜你現在已經沒有活下來的可能了!」

「我怎麼可能死呢,我絕對不可能死的,我是站在R國武道巔峰的男人,我絕對不可能死的……」

上泉斬此時就好像是瘋了一樣沖著陳天大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我現在是大乘之境,我是絕對不可能死的,我不會死的……」

說完這句話,上泉斬便打算轉身逃跑。

陳天看見上泉斬準備轉身逃跑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屑,然後右手輕輕一揮,一道寒光閃過,直接將上泉斬束縛住。

緊跟著陳天便在自己的身體裡面運轉起了九重天道決,上泉斬的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恐懼,高聲沖著陳天喊道:「陳天,你要對我做什麼?你要幹什麼?」

「你的靈魂如果就這樣毀滅掉難免有些浪費,那還不如直接被我吞噬掉……」

陳天淡淡的回了上泉斬一句。

下一秒,上泉斬的靈魂便不受控制的奔著陳天的位置飛了過去。

幾分鐘以後,上泉斬的靈魂被陳天所吞噬,這個剛剛踏入大乘之境的強者也就這樣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而山峰下面,無數人仰望著,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剛才山峰上面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所有人的心情都非常的複雜。

「剛才到底是誰贏了啊?」

「不知道啊,上面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我覺得肯定是上泉斬打人贏了,剛才上泉斬打人說了自己已經突破到了大乘之境,咱們R國這麼多年都沒有大乘之境的武者出現了,剛才那道宛如流星一般的劍氣就是上泉斬大人斬出來的,肯定是上泉斬大人贏了……」

R國的那些武者忍不住開始議論了起來。

而周圍的人似乎也都認同這樣的想法,畢竟剛才上泉斬的那一劍氣勢實在是有些太過於恐怖了,即便是距離這麼遠,他們依舊能夠感覺到那一劍的威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