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北冥聞言,沒有說話,只是淡淡一笑。

0

他從口袋裏拿出了兩張照片,遞給蕭晚竹:「對了,這個你應該會喜歡。」

話落,陳北冥轉身離去。

蕭晚竹一臉茫然,把那兩張照片翻了過來,頓時瞪大了眼睛!

居然是賀子銘的簽名照!

「啊!!」

蕭晚竹激動的大叫了出來,差點就沒暈過去!

沒想到陳北冥真的把簽名照給要過來了!

「姐!我姐夫是怎麼做到的?你知道嗎?」蕭晚竹激動的眼睛通紅,看着蕭綺夢問道。

蕭綺夢也是一臉懵,搖了搖頭道:「我……我也不清楚啊……」

「行了行了!一張破簽名照!有什麼好高興的,又不是錢!」

「沒準是他隨便找個人簽的呢!」

蕭晚竹看着照片搖了搖頭:「不是,賀子銘的簽名我見過很多次了,我可是他的鐵粉!這肯定就是原版簽名!爸,你說姐夫能不能跟賀子銘認識啊?」

蕭至忠冷笑道:「他要是能認識,那我就是國主的兄弟了!」

「行了!都別煩我了!我要休息了!」

「你們愛怎樣就怎樣!」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陳北冥就收到消息,信任的公商府尹已經來龍川走馬上任了。

接到這個消息,陳北冥親自去了一趟公商府。

十分鐘后,他和炎君二人在公商府見面。 王辰也是講道理的人,得知不是鄧小星故意佔便宜后,把他放走了。

「媽呀,姐姐這是人格分裂了嗎,好黑人啊。」鄧小星如獲大赦,像逃一般的跑出了青石屋。

魂晶里,陪王辰的那個靈魂問道:「那個,你不怕小辰醋罈子翻了不理你啊?」

操控身體的靈魂一臉不以為然:「怕什麼?小辰才不那麼小氣呢,小星也是我們的人啊,頂多被小辰說兩句,而且我感受到的你也能感受到啊,我們兩個可是一個人。」

「先別說了,你看小辰在幹什麼!」留在這裡的靈魂尖叫起來。

外面,小九兒正在解開自己的襯衫,看到了裡面那白嫩嫩的肌膚,俏臉微紅,低喃道:「九兒的身材真好啊,這麼漂亮,趁現在趕緊多看幾眼。」

接著,王辰操縱小九兒的身體,再次把眼睛放入了衣服下面,一頭銀白色長發垂在腰間。

體內,兩個小九兒的靈魂一左一右拉著王辰的手,她們兩個臉蛋都紅撲撲的,顯然是害羞,異口同聲道:「小辰!別看啊,你又占我的便宜!」

這次換王辰不以為然了:「為啥不能看啊,明明是我的小貓妖,剛剛你摸了鄧小星的手,作為懲罰,換我來控制一下你的身體。」

「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占女孩子的便宜!」兩個靈魂俏臉羞的通紅,彷彿要滴出血來,操控身體的靈魂捂住王辰的眼睛不給他看,急道,「等你好了我讓你懲罰我,不要看啊!」

「不要,我捨不得懲罰你,我就要看。」王辰不滿的撇了撇嘴,但還是沒有再看,而是退讓開來,把控制權交給小九兒。

剛剛他看到小九兒的身體了,身體玲瓏標誌,鎖骨精緻有型,全身上下又白又嫩,沒有絲毫贅肉。

看過了就得好好消化一下,不然容易流鼻血。

這次換之前留在魂晶里的那個靈魂來操作,而之前操控身體的靈魂則是回到了魂晶里,王辰也跟著回到魂晶。

回到魂晶后,小九兒俏臉通紅的捶著王辰的胸口,道:「小辰你壞蛋!居然偷看我的身體,我可是女孩子誒!女孩子的身體是能隨便看的嗎!」

「好了啦九兒,是我不好,你原諒我嘛。」王辰趕緊認慫,在小九兒那銀白色耳朵上蹭了蹭。

「看了我的身體,讓我原諒你沒那麼容易,今晚你就睡沙發吧,不許睡我做的大床。」小九兒把王辰推到沙發上,而她自己則是用魂力鑄造了一個小隔間,把那張床隔絕起來。

接著,她的靈魂也跑進裡面,把門關死。

「九兒?生我的氣了?」王辰愣愣的看著小九兒摔門而去,神情有些失落。

小九兒這個樣子絕對是生氣了,而且還是很生氣。

王辰沒有去敲門叫小九兒,而是睡在沙發上,落寞的低喃一聲:「九兒,我是不是做的太過分了?對不起……」

小九兒的脾氣他了解,如果她真的生他的氣了,那這個時候千萬不能去惹她,不然她只會更生氣。

王辰的傷勢還沒好,這次只是被醋意驚醒的,在落寞與愧疚的情緒下很快就來了倦意,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操縱身體的靈魂問留在魂晶里的靈魂:「我們沒有生氣啊,你怎麼給小辰睡沙發啊?」

留在魂晶里的小九兒身上裹著一床米黃色的被褥,羞道:「沒生氣是沒錯,但小辰佔了我們這麼大便宜,不給他點教訓怎麼行,等他敲門來道歉啊。」

她製造出來的隔絕牆是能徹底隔絕的,小九兒也不知道外面的情況。

「算了,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得操縱身體了,現在天還沒黑。」操控身體的靈魂說罷,便不再關注裡面,而是把目光瞥向外頭,專心控制身體。

外面,小九兒住的房子里有刺鼻味,這是二氧化氮的臭味,周圍有些凌亂,茶壺被鄧小星喝過之後沒有放回原位,正呈倒狀扣在茶几上,檀木茶几被水浸濕了。

小九兒把裝著王辰肉身的容器藏在廁所里,用那個木盆蓋著,裡面的硝酸溶液已經被宿蟲溶化的色素染得漆黑如墨,連肉身的白衣服都黑了,宿蟲正在強酸的侵蝕下成批死亡。

「嗯……現在厲河姐姐在休息,小星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先去找宗主彙報一下情況,這個時代應該沒有我和小辰這樣的人妖之戀,而是人妖不兩立才對。」看著還早的天色,小九兒輕聲低喃,她沒有抹除障眼法,而是直接去找宗主。

現在的時間差不多只是下午三點,因為周圍靈氣濃郁,草木繁多,氧氣並不缺少,小九兒也適應了環境。

宗主的住處,門是敞開的,小九兒跑到門前,敲了兩下門。

她是來商談的,不是來打架的,當然得禮貌一些。

「進來。」宗主那不怒自威的聲音響起,不過這點威嚴對小九兒不起作用。

「女……咳咳,六長老,有什麼事嗎?」宗主看到小九兒那俏麗的身影后,下意識的叫出自己的女兒,但他回過神來後有些尷尬。

「宗主,你知道宿蟲嗎?」小九兒沒有廢話,直接開門見山。

她知道,自己的長相和這位宗主死去的女兒很像,她也體會過失去親人的滋味,簡直就是痛不欲生。

但小九兒並不能做什麼,她不是聖母,也沒那本事做聖母。

她當妖界之主,把妖族團結起來,只不過是為了讓妖族在仙界中得到生存的一席之地而已,並沒有什麼大的慾望。

「宿蟲?你遇到宿蟲了?!」聽到小九兒的問題,宗主剛才那成熟穩重的樣子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震驚。

他的聲音也因為極度的驚訝而變得尖銳起來。

「嗯,今天在擂台戰的時候,宋城放出了宿蟲來對付他的對手。」小九兒平靜的點了點頭。

青火宗和月牙門有大仇,她想要拉攏宗主,只要得到青火宗的支持,那麼她去報仇的話,麻煩會減少很多。

雖然她之前到達二階大乘時被天道壓制,但她也不知道會不會有能蒙蔽天機的人或物,萬一有的話,她打不過就麻煩了。

「什麼?宋城居然是月牙門的卧底!」青火宗宗主臉色驟然大變,聲音有些發顫。

「不,他只是一根槍管而已,真正的卧底是他的師尊五長老。」小九兒搖了搖頭,「今天他已經給月牙門通風報信了,差不多還有一個星期他們就會打過來,發動門派大戰。」

「該死,居然有一位長老是卧底!」宗主臉色變得鐵青。

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不對,他皺眉問道:「六長老,你是怎麼知道這些消息的,宿蟲這種東西小的很,肉眼根本看不見,你又是怎麼確定那一定是宿蟲,你是不是有什麼目的?」

說著,他的語氣變得凌厲起來,身上的威壓鋪天蓋地的朝小九兒壓制過去。

小九兒這次沒有再示弱,強大的妖皇初期氣息迸涌而出,和宗主對持。

「你怎麼會,怎麼會是大乘境!」這下子宗主更加震驚了,連忙收回自己的氣勢。

雖然小九兒的境界比他低一些,但相差不遠,真要硬剛的話,鹿死誰手還不一定,所以他選擇了最明智的做法,收回氣勢。

「今天擂台賽的時候,五長老也在場,我發現他的神情不對勁,所以便偷偷的跟蹤了他,最後就發現了他是卧底的秘密。」小九兒知道,這件事還是得找個借口,畢竟她還不知道宗主對妖族的態度。

她自己也沒發現,她的心思變得極其慎密。

只有在她一個人的時候,她的潛能才能被逼出來。

宗主對這個說法沒有懷疑,畢竟小九兒告訴他這件事對他沒有壞處,凝聲道:「原來是這樣,那好,我馬上召開會議,還請六長老你也要在場。」

「不用了,我還有事,剩下的你安排就是,反正這是你的門派。」小九兒淡淡的搖頭,不等宗主說話,直接離開了。

看著小九兒那離去的背影,青火宗宗主握緊了拳頭,凝聲道:「閨女,爸爸會幫你報仇的,你的在天之靈可以安息了。」

小九兒先去沈厲河的住處,她還在睡覺,她已經很久沒有睡的這麼沉了。

沒有吵醒她,給她留下了三千靈石就離開了,接著在前往鄧小星的草屋,這個傢伙正抱著枕頭默默垂淚。

「姐姐腦袋壞掉了,這下該怎麼辦啊,以後日子怎麼過啊,我好不容易才有這麼一個好姐姐……」鄧小星還沒念叨完,就看到小九兒黑著臉進來了。

小九兒俏臉發黑,在他的頭上放了一個爆栗,怒道:「鄧小星!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姐我什麼時候腦子出問題了?」

鄧小星委屈巴巴的捂著腦袋,說道:「姐你不愛我了,明明是你先抓我的手,結果你就翻臉不認人,還說是我占你的便宜。」

「咳咳,這不怪我,這是小辰乾的,有本事你找他算賬去啊,好了好了,給你3000靈石,趕緊吸收,到時候咱有一場仗要打呢。」小九兒尷尬的吐了吐舌頭,揮手當出一堆乳白色的靈石來。

這些靈石非常小,差不多只有黃豆粒那麼大一顆,因此三千顆並不是很大一堆。

這都是之前擂台賽時宋城的財富,青火宗有聚靈陣,因此靈石礦脈會源源不斷的產出。 用力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偏偏徐錦成很樂意,一手摟着夫人走向樓上的包廂。

穆慧妍胸口隱隱作痛,二十多年過去,只要蘇晴一出現,徐錦成就會舔著臉去討好,而把她丟在一邊,哼,還立什麼衣冠冢,不過是為了讓他自己的內心好受點吧?忍不住將手中的杯子用力摔到地上,玻璃碎了一地……

「夫人,你沒事吧?」服務員勸了半天穆慧妍才走,把賬結了,沒讓代駕送,自己開車回酒店。

她還住在御景酒店,這幾個月沒少看笑話,墨司宸有個女兒,楚瀾進過那種醫院,謝黎佳想和凌禹辰聯姻,蘇珊被趕回了M國……這些她都知道。

楚瀾剛從外面回來,見她走路有些搖晃,過去扶着她,「穆總,你沒事吧?我送你回房間。」

穆慧妍嗯了聲,即刻換了一副溫和笑臉,「晚上有應酬多喝了幾杯,有點醉,你剛回來?」

楚瀾笑道,「對啊,我出去吃了點東西。」

「是嗎?你可真盡心,聽說又做出了不少成績。」

楚瀾倒是把心思都放回工作上了,「哪裏,就一點點吧,來,進電梯了,小心點。」

夜已深,穆慧妍站在窗枱邊看着窗外星星點點的燈光,這會的M國應該是上午,忍不住又撥通了凌若冰的號碼。

凌若冰時刻想着回帝都,無聊透頂,「有事嗎?」

穆慧妍語氣很溫和,喝了酒腦子不太清醒,「若冰,你怎麼樣?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有事嗎?」哪怕是無聊透頂,對穆慧妍她也是很不耐煩的。

夜深人靜,穆慧妍頗有感觸,「若冰,真的很希望我能為你做點什麼。」

凌若冰毫不客氣,「我想回帝都,你能說服我媽讓我回帝都嗎!如果不能,就別廢話。」

穆慧妍說道,「你想回帝都自己回來就是,腿長在你自己身上,誰能控制的了?回來吧,你可以住我這,不去凌家就是。」

凌若冰嘆了口氣,「沒用的,我媽不同意我不能回去,不然,她會生氣的,龍夜擎也會生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