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彈玻璃,碎了!

0

這怎麼可能?

「這….」

「您…想說什麼,都..」

陳宇昂一時間手足無措,他的眸子里還有一股駭然。

江北陳家,在整個江北都是非常有威望的大家族,裡面也有不少的修行練家子,陳宇昂便是其中之一,不過他甚至還未能夠掌握氣勁。

修行者,最重要的便是氣勁。

如今,林塵神色輕鬆,手指微微一彈,玻璃碎掉。

這樣的實力,已經證明了,林塵絕對是一個修行強者!

一時間,陳宇昂有些尷尬,他剛剛的憤怒和不屑早已經消散不見,在林塵面前,他隱隱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威壓,讓他甚至都有些難以喘氣。

若是林塵剛剛的瓜子,朝著陳宇昂扔了過來。

陳宇昂會怎麼樣?他不敢想象,他只知道,這一擊,已經將他嚇得不輕。

「您…」

陳宇昂還沒有說話,此刻他的身後,響起了一個冰冷的聲音,將他給嚇得不輕。

「閉嘴!」

「在林先生面前,你敢放肆?」

陳天山躺在病床上,冷冷的呵斥聲傳來,陳宇昂感覺到渾身戰慄,老爺子發話了。

生病的老爺子,還從來沒有發過這麼大的脾氣。

如今,

陳天山真的生氣了!

「爺爺,您..」陳宇昂想要美言幾句,辯解一下,但是他直接被陳天山推開了。

「滾開!」

陳天山恭恭敬敬的走到了林塵的面前,隨後,他微微彎腰,眸子里還有一絲敬畏之色,別人或許是不識貨的,但剛剛林塵的這一擊,他卻完全看在眼裡。

這,絕不是普通人能夠發出來的一擊。

而是一名宗師!

宗師級別的人物,才能夠氣勁外放!

這麼多年以來,陳天山也只是修鍊到了氣勁小成,距離氣勁大成都有遙遠的一段距離,更不用說是氣勁外放,到達宗師境界,對於他而言,太過於遙遠。

修行界,想要實力增長,必須經過艱難的修行,而陳天山便是努力修行了大半輩子,才到了這個地步,他在突破氣勁大成的時候,經脈大孫。

如今,就連走路都有些不太方便。

「林先生,小孩子冒犯了您,還希望您能諒解。」陳天山微微彎腰,恭恭敬敬的說道。

頓時,

陳冰,陳宇昂,都在此刻目光獃滯。

他們的眸子里,儘是震撼!

在他們面前的,不是別人,正是江北陳家的家主,陳天山!威望,實力,家族,經濟,在整個江北都是非常頂尖的人物,甚至是大佬級別的人物,陳天山也不用彎腰。

如今,

陳天山主動走到林塵面前,彎腰道歉。

這…

林塵,到底是多麼重量級別的人物?

竟然能夠讓陳天山這樣做?

哪怕是陳冰,都有些驚訝,沒有想到,爺爺陳天山,居然對林先生如此重視。

難不成,

一個宗師有這麼大的分量?

陳冰和陳宇昂並不了解,但是,陳天山是絕對知道的!

宗師!

無法估量!

「小事。」林塵擺了擺手,目光淡然,他隨意的坐在沙發上,像是剛剛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只是繼續拿著瓜子。

當林塵拿起瓜子的一瞬間,讓陳宇昂看的心驚膽戰的。

萬一這個瓜子朝他扔過來…

這…

他的下場,會如何?

陳宇昂感覺自己的身體,應該沒有防彈玻璃堅硬。

該不會,他的身體也會爆掉吧?



「你們要做什麼,繼續。」

「我看會電視。」林塵淡淡的目光,甚至沒有看向在他面前神色異常恭敬的陳天山。

江北陳家的家主又如何?

塵師,從未在意。

等到的永遠,是你 「好。」

「您先忙。」陳天山恭敬的說道,再度彎腰,隨後他咳嗽了兩聲,在陳冰的攙扶下,又回到了病床上。

陳天山瞪了陳宇昂一眼,若是後者剛剛敢真的做出什麼事情,恐怕整個江北陳家都會因為陳宇昂而滅亡。

到時候,

誰也護不住江北陳家!

陳宇昂竟然還完全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眼裡。

他們根本不知道,宗師到底有多麼可怕!



「爺爺,我找來的醫生,給您看病,這是整個漢寧都赫赫有名的華慶醫生,希望能夠治好您的病情。」陳宇昂走上前,對陳天山說道。

陳天山是陳家家主,掌控整個陳家,不論是誰,都得聽從陳天山的命令。

整個江北陳家,地位很大,沒有不敢得罪的人。

但顯然,

剛剛陳天山對待林塵的態度,讓陳宇昂也多了一絲敬畏。

這樣的人,

到底有什麼樣的背景?

竟然連爺爺都用這種態度。

「你,去給林先生賠禮道歉!再去給林先生倒杯水! 芝加哥1990 以後再敢對林先生不敬,我第一個把你給踢出陳家!」陳天山呵斥道。

「好。」

陳宇昂神色驚訝,

沒想到,因為他得罪了林塵,陳天山甚至要把他直接踢出陳家。

這…

他可是江北陳家的親孫子,竟然被爺爺這樣嫌棄?

陳宇昂倒了一杯水,身形發顫,朝著林塵走了過去,他的眸子不敢看向眼前的人,太過於可怕了,尤其是林塵手裡面把玩著瓜子,更是讓前者感覺到膽戰心驚。

「林先生!」

「很抱歉,您在這裡好好休息,這裡有杯水。」

陳宇昂說道,他的眸子里還有些害怕,在林塵面前,他甚至連抬頭都不看,眼前的人,彷彿只要微微動手,就可以直接取了他的性命。

在這種情況下,陳宇昂的內心都是害怕。

動手?

他敢嗎?

甚至連大聲喘氣都不敢,唯恐得罪眼前的少年林塵。

眼前的少年,絕對不是他能夠輕易得罪的。



林塵目光平淡,突然間接到了可心的電話。

「塵哥哥喔,你在哪裡呀?」

「可心來江北陳家找你了,可是他們不讓我進來。」

可心嘟起小嘴,在學校里和瑤瑤姐學習,太累了,她不想學習,就跑過來找塵哥哥了,可是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於是這才給林塵打電話。

「我去接你。」林塵笑道,直接走出了門。

(本章完) 陳宇昂怔在原地,一時間,他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的熱情,林塵彷彿完全沒有看到一樣,沒有任何的回應。

「草!」

陳宇昂內心還有些憤怒,平時怎麼說,他也是江北陳家的公子,走出門外,無論是世家子弟或者是富二代,誰敢看輕他?哪怕是各大世家的公子,也得喊他一聲『哥』。

今天陳宇昂恭敬的走到林塵面前,給他端茶倒水,不僅沒有獲得任何的回應,林塵還居然直接開門走了。

什麼情況?

無視他?

他陳宇昂,什麼時候被無視過?

可笑!

若不是林塵剛剛表露出來的實力,將陳宇昂給震住,他現在恐怕早已經對林塵動手,不管怎麼說,他也是有些實力的,打一些小混混問題不大。

哪怕是專門練過的,也不一定會是陳宇昂的對手。



陡然間,大門直接打開。

可心走了進來,她的美眸中看著林塵,還有些欣喜。

「塵哥哥!」

「我想你了。」

可心直接撲到了林塵懷中,林塵摸了摸可心的頭髮。

「乖。」

林塵笑道,摟著可心纖細的腰肢,今天的少女,仍然穿著HelloKitty的短袖,還有短褲,露出了修長白晢的大美腿,在林塵面前晃來晃去。

「嗯嗯!可心很乖的。」

真龍 可心嘟起小嘴,她的美眸中還有些幸福。

能夠和喜歡的人每天膩在一起,也挺好的。

..

房間之中。

可心整個人都坐在林塵身上,少女軟玉溫香的感覺傳來,還能夠時不時的碰到女孩白雪般光滑的肌膚,軟軟的。

林塵摟著可心的腰肢,看著電視,還有些無聊。

房間內,

被稱為整個漢寧的名師,華慶,給陳天山診斷完畢。

「怎麼樣?」

「我爺爺的病,能夠治好嗎?」陳宇昂問道,他顯然還是非常關心爺爺的傷勢,如果能夠治好,誰還敢再對江北蒼家不敬?只要能夠治好,也算是大功一件。

到時候,陳宇昂在江北陳家的地位,必然能夠青雲直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