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二爺一驚。

0

你怎麼知道的?!

不過他也是修煉了好幾百年的存在,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這位仙家,你這說的是哪裏話?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呢?”

先裝傻,肯定沒錯的。

“你少來!你知道我和地曹是什麼關係嗎?!”

老二也又一驚,小心翼翼道:“什麼關係?”

“哎呀,說出來羞羞臉,我就不說了。但你就是舉報我了!地曹哥哥不會騙我的!”

李緣霸“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董事長,你這麼做也未免太過分了吧?哈哈哈。”

開懷大笑,姜超還是第一次見到呢。

挺好看的。

姜超聳了聳肩膀道:“地曹這個人,我不喜歡,所以我就嘗試着把他推到對立面。”

“最好讓他遭到對手的報復,這樣我就能知道,誰一直躲在暗處了。”

現在姜超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這是相當的麻煩。

“那地曹會不會有危險呀?”李緣霸問道。

姜超搖了搖頭。

“地曹官拜從一品,比判官級別都高,連我師父都不怕,想要動他,哪裏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李緣霸皺眉道:“董事長,連南帝都下臺了,對手要整地曹,應該也不困難吧?”

“你怎麼知道南帝下臺了?”姜超反問道。

這事兒他任何人都沒說。

“三眼告訴我的,他之前在店裏想看看武則天在幹嘛的,沒想到她竟然登基成帝了。”

張順爻知道,武則天和姜超不對付,所以就留意了一下。

“媽的,混賬東西,一天天正事兒不幹,居然算到陰神頭上去了,早晚得出事!”

李緣霸說道:“三眼平時在店裏也沒事做,盡研究你了,他很忠心的。”

姜超能不知道嗎?

“如果他再這樣下去,沒多少年活頭了……”

手機響了。

“仙家,我已經查清楚了,剛纔我去上了個廁所,怎料我一個晚輩居然玩我手機!”

“的確是他和地曹舉報的,真是不好意思,孩子還小,什麼也不懂,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姜超也調整了一下心情,繼續回覆了起來。

“你少來,都能玩手機了,少說也有個幾十年修爲,你就是騙子,還想害我。”

“你等着吧,我這就聯繫地曹哥哥,讓他好好整整你,你死定了,哼!”

李緣霸說道:“董事長,這樣恐怕真的會害了地曹。”

“不會,在我看來,地曹那傢伙,還算是個正直的傢伙,徇私枉法的事兒從來不做的。”

“和查察司有些類似,就是要輕佻一些,總體來說還是個清官、好官,都是爲地府幹實事的人。”

“對手就算想要栽贓,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他和原來的南帝有着本質上的區別。”

如此,李緣霸也不再說什麼了。

她也不想回房間,還是就呆在這兒吧。

“別!別啊!仙家誒!大家都是同類,你這是幹什麼呢?我真的沒有要害你的意思啊。”

“完全是我那小孫兒不懂事,胡亂發送的,你說吧,怎麼樣你纔會相信我!?”

姜超眼珠子咕嚕一轉。

“好辦,你先給我轉一萬功德點,這樣我就知道你是否有誠意了。”

“沒問題!我這就轉!你接着!”

很快,姜超就收到了轉賬。

找到地曹,姜超把那功德點都打了過去。

“在不?幫我兌換成冥票子,派人送到前任陰政司府上,就說是醫療補貼。”

本章完 秒回。

“我靠,你居然騙妖族的錢,你膽兒也太肥了吧?”地曹驚訝道。

就現在的情況來看,人家長二爺分分鐘就能打爆姜超。

姜超卻如此肆無忌憚地騙人家功德點。

“怎麼?我違反地府條例了嗎?地府明文禁止人類不能騙妖族的錢了嗎?”

當然沒有。

和凡人毆打陰神是一個道理。

地府怎麼會出臺這麼荒謬的規定呢?

“你狠,我算是服了你了。不過,前任陰政司已經被撤,照理說也不是你們公司的人了。”

“照理說,他也沒有利用價值了,你幹嘛還要給他送什麼所謂的醫療補貼呢?這不像你風格啊。”

小鑽風那次被姜超打了個半殘,還切下了一隻小拇指,陰身不全,永遠也不會下地獄。

加上有宮三元的護佑,小鑽風是不會有事兒了。

但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加入到工作當中。

“我啥風格?地府是個沒有人情味的地方,但我們公司向來以人爲本,寬大爲懷,對於小鑽風的情況,我也很痛心。”

“但本着人道主義精神,我能不管他麼?況且我什麼時候說他不是我們公司的人了?一日是,終身是!”

地曹也不知道說啥了。

“行吧,我得派人去錢莊兌換,又要給人跑腿費,抽你5個點不過分吧?”

姜超眉頭一皺。

什麼意思?

在地曹那裏換錢,是需要支付佣金的?

難道這就是他的灰色收入來源?

凡間有多少妖精歸他管?若是人人如此,這絕對是一筆恐怖的費用。

我說呢,他怎麼油米不進,原來他斂財有道。

“這樣,我也知道,地曹大人長期以來受累了,我僅代表我們公司,支付50%的手續費,算是慰問金。”

收吧。

收了你就有把柄在我手上了。

“抱歉,你可能對我還不熟悉,我這個人喜歡公事公辦,從不搞這種東西,而且我向來說一不二。”

媽的。

老狐狸!

“哦,那就快點,我他媽就給你十分鐘,不能落實你看我怎麼投訴你!”

地曹就知道姜超會翻臉。

“五分鐘就夠嘍~”

地府那工作效率可不是鬧着玩兒的。

“還有!你想讓我給你辦事兒,沒有特權是不行的,必要時,我殺幾個妖怪,你不能跟我囉嗦!”

秒回。

“行行行,你說了算,你就是我超哥,12個時辰內,不論你殺多少妖怪,我都不會追究,怎麼樣?”

wωw. тt kan. c○

凡間。

長二爺一看姜超收了錢後,連頭像頭灰暗了下去,心裏也是着急了起來。

“仙家?仙家!你還在嗎?”

“怎麼不回覆了呢?手機沒電了?”

“仙家?你倒是買個充電寶啊!”

此時的長二爺還不敢和姜超撕破臉皮,不然那一萬功德點豈不是打了水漂?

況且看這情況,姜超在地府有地曹給他撐腰。

兩個人的關係說不清道不明。

眼看姜超還是不回覆,長二爺只能找到了另一個人,並且把姜超的所作所爲額那人彙報了。

沒錯,就是彙報。

“主人,您說我現在應該怎麼做?”

秒回。

“你說你應該怎麼做?”

高明的領導人,向來都是把問題甩給下屬。

長二爺思考了一陣。

“主人,地曹真的很過分,兌換功德點抽成不說,如今更是和女妖喋喋不休,他生活作風嚴重有問題。”

“所以,我建議主人動用人脈關係,將這個所謂的地曹撤下去,換個我們的自己人上來,您看如何?”

秒回。

“糊塗!地府最近人事問題經常有變動,地曹官拜從一品,若是再把他從這個位置上拿掉,你想過後果嗎?”

長二爺心裏也很苦啊。

姜超死活就是不相信自己,收了錢還不相信,自己跑去和地曹投訴吧……

地曹還睡過姜超。

我能怎麼辦?!

“主人的意思是,倘若地曹也被撤的話,天庭恐怕會有大動作?”

“你說呢?”

……

長二爺嘆了口氣。

“主人,那我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還請您指點迷津。”

秒回。

“動用吳錫所有的妖族力量去找,必須要快,若是讓那人跑了,我唯你是問。”

“是!”

長二爺忙活了起來,趕緊在論壇內調兵遣將,並且這貼子是屏蔽了姜超的。

貼子內說的十分清楚。

只要抓到了姜超、或者提供了有效線索的,不僅能夠得到一萬功德點的獎勵。

還能一起吃神仙肉呢。

這則貼子已經發出,立馬就在論壇內炸鍋了。

一時間,吳錫的大街小巷中,老鼠成羣穿梭,長蛇條條遊走,時不時地還能看到幾隻黃鼠狼和狐狸。

不少貓狗的動作異常了起來,一些人類也小心謹慎地關顧四周。

碰上這些奇怪事兒的人紛紛大呼小叫了起來,拍照片的拍照片,發朋友圈的發朋友圈。

沒多久,甚至連報社和電視臺都出動了。

因爲在一些災難來臨之前,動物們的行爲的確會十分反常。

姜超已經和羅家衛他們碰面了。

酒店房間內。

姜超居高臨下地看着馬癩子。

“暑假作業寫完了?”

馬癩子冰冷道:“嗯。”

“給我畫條黑蛇,6000陰氣值的模樣。”姜超說道。

馬癩子伸手道:“給錢,五十塊。”

姜超頓時氣不打一出來。

“馬癩子同志!我請你迅速擺正自己的位置!現在是執行任務期間!我的話就是命令!這不是生意!”

感受到姜超的怒火,就連羅家衛都要退避三舍。

馬癩子幽怨地看了姜超一眼,然後就從挎包中拿出了文房四寶。

不情不願地畫了起來。

十秒鐘的功夫,一條黑黝黝的小蛇便畫好了。

只能用十六個字來形容。

筆酣墨飽,出神入化,傳神阿堵,得其神髓!

馬癩子咬破了自己的中指,將一滴鮮血摁在了畫上。

“嘭”的一聲輕響,只見一條吐着信子的小蛇落在了桌面上。

那張紙也自然變成了白紙。

小蛇是氣態的,並不是真的蛇,其中蘊含着大量的陰氣。

姜超趕緊將其裝進了百鬼袋,並且順手將乾坤袋還給了李緣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