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子不假思索的道:“那肯定啊,小林子昨天剛說幫我們。然後今天就來了,難道不是小林子幫的咱們?”

0

“那我……”趙文祥此時在心裏進行復雜的心裏鬥爭,不管是不是真的,現在百家樂的人是來了,他必須要兌現承諾把旁邊的那個早餐店轉讓給林正國。

可是現在他心裏又不想,因此有些糾結。

鐵子吐了吐瓜子殼,看了看老爸,說道:“臥槽,你不會是要反悔。”

“怎麼跟你老子說話的呢?”趙文祥白了一眼,隨即就看到門口站了一人,大白天的嚇了一跳。

“哦?趙伯伯您要反悔什麼?”林天微微一笑,緩緩的走來,那有些消瘦的身影在趙文祥看來確實是有些震驚。

這人啊,昨天剛說的話,他那叫一個不信。可是這二十四個小時都沒有過去,直接就來了人,硬生生的打了他們的臉啊。

“林,林天啊。”趙文祥老臉一紅,沒在說話。

鐵子一看是林天。立刻露出笑容,佩服的五體投地,當即就說道:“我靠!小林子,你可真厲害啊!說幫我們就幫我們啊,哈哈。你知道嗎?”

“剛纔有兩個百家樂的人來我們這兒了,說是要讓我們加盟呢。”

林天淡淡一笑,目光落在趙文祥身上,語氣十分平緩,“是嗎?那可要好好恭喜一下趙伯伯您了。”

“額,這個……”趙文祥有些不知道怎麼樣面對林天,實在是噶那個,可是話到了當頭就不得不說。

趙文祥嘆息一聲,說道:“得!林天啊,你跟趙伯伯說實話,是不是你幫的我們,去找百家樂,所以他們纔來讓我們加盟?”

林天還是微微一笑,也不點頭不搖頭說道:“趙伯伯您說呢。”

趙文祥心裏一萬個不願意,可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這小子前腳說的話,現在就實現了,他就是再想抵賴也不可能了。

“哎……”趙文祥苦笑一聲,“想不到啊,林正國這個悶葫蘆居然生出了這麼一個了不起的兒子。”

他忽然感慨到,他和林正國幾十年的朋友了,兩人從年輕時候比到現在中年。…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兒子出生了比兒子,林天學習一直很好,上了大學,鐵子呢,高中之後就沒讀了在家裏幫忙,趙文祥美其名讀書沒用跟着自己幹。

可是他心裏清楚的很,是自己這個兒子根本什麼事都幹不了啊。

現在林天剛一出面就幫趙文祥解決了這麼一個大難題,真的是厲害。

趙文祥忽然冒出來了一個想法,於是笑着說道:“來,大侄子啊。”

換了稱呼。這個有點意思,林天笑笑並不點破。

趙文祥笑笑說道:“大侄子,你告訴你趙伯伯,是怎麼說服百家樂的那些人的?還是說,你這裏面……有關係?”

他很期待,很興奮的看着林天,後者很清楚他的意思,現在這個社會有關係誰不想找關係。

林天這個事也是找了關係,當然不會告訴趙文祥。

他只是笑了笑:“趙伯伯,我幫您把事辦成了就行,其他的就算了。”

趙文祥老臉一紅,也覺得此事說出來不妥,他大手一揮:“行!大侄子,你幫了你趙伯伯大忙,我也會兌現自己的諾言。這個旁邊的店鋪嘛……”

此時林天搶先一步說道:“既然趙伯伯這麼爽快了,那我們就這麼定了,您覺得這個價如何?”

隨即林天報出了一個價格,這讓趙文祥有點摸不着頭腦,他本來是想說讓林正國前來談談,價格好商量,當然不會讓自己虧。

但是現在一來,林天擺出自己可以做主的樣子。

而且報出的這個價格有點……

趙文祥實在是肉痛,他說道:“這,大侄子,你這實在是有些不妥啊。”

“哦?不妥?”林天笑了笑,“我覺得還好啊。”

趙文祥當即在心中氣的不行,可是又不能發泄出來,於是苦口婆心的勸說着林天,這個價格實在是不行。

鐵子一看兩人又在談什麼價格,覺得索然無味,於是就悄悄的又抓了一把瓜子可是嗑了起來。

趙文祥要死不鬆口,可是林天也沒有再繼續加價格的意思,這就讓趙文祥有點抓狂了。

關鍵是這小子比他老爸還黑,報出的價格比他老爸給的價格低不少。

這小子……

哪知說到最後林天打個哈欠,淡淡的道:“今天也不早了,趙伯伯,我就先回去了,您要是考慮好了就打我電話。”

“哎?哎?”眼看着林天走了,趙文祥氣的直接跺腳。

他想直接去林天家裏談,可是卻不想面對林正國這個悶葫蘆,於是一氣,暗道這林天也不過是個大學生,就算有點關係,但是這店鋪是在我的手裏。他能怎麼搞?!

想清楚了這些,趙文祥決定於林天打持久戰,談判嘛,一直都是自己的強項。

他這樣想着,也不打算低頭。

當天晚上。趙文祥美滋滋的關上店鋪準備休息,卻接到了一個電話,備註是馮總。

他笑嘻嘻的接起電話,準備寒暄一句,那邊卻直接說道:“很抱歉。趙老闆,我們的合作在程序上出現了一些問題,恐怕要推遲一段時間了。”

趙文祥當即腦子一炸,轟然一聲!

怎麼會這樣?

他着急的說道:“馮總,白天還談的好好的,這怎麼……”

可是對面根本不給他解釋的機會,直接掛斷電話。

拿着電話的趙文祥一臉懵逼,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突然,他腦子裏劃過一個想法!

“林天!!”

趙文祥想到白天價格談不攏,與林天不歡而散。晚上就直接接到了這樣一個電話。

這世上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無恥啊!無恥啊啊!!”

趙文祥此刻十分憤怒,要是林天現在在他面前的話,他一定會一大嘴巴抽上去!

這小子!真的是心機深啊!居然這樣玩弄長輩!

可是話又說回來,兩人談判的時候,趙文祥可沒把他當做是後輩人。現在被這小子耍了一道,心裏一千個,一萬個不爽。

不爽之後呢?又能怎麼辦?

憋着!

他又不能真的怪林天,畢竟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是林天幫助他加盟到百家樂的,現在林天一句話,完全可以讓眼前的一切都煙消雲散。

“無恥啊!無恥啊!”趙文祥氣的直哆嗦,“跟他老子一樣無恥!”

他這樣一個人罵罵咧咧了半天,可是依然沒有解決問題的辦法,最後無奈之下只能是妥協了。

於是趙文祥又重新給林天打去了電話。

“趙伯伯啊。這麼晚了還沒休息?”

你不也沒睡覺?!趙文祥氣的不行,在心裏說道。

可是嘴上仍然是很客氣,“啊,是的,大侄子啊,伯伯我想了想,覺得這個價格還是可行的,不如我們明天就敲定了。”

“可以啊,趙伯伯,我說了,我一項是很好說話的。”

你很好說話?!你這個小子!

掛斷電話後,趙文祥忽然有種無力之感,被這小子耍的實在是不輕啊。

這一夜,趙文祥睡的並不好,第二天一大早就給林天打電話問他什麼是來。

林天說馬上馬上,結果一晃到中午纔來。

趙文祥着急的直接定好價格,按照林天所說的來,當即就把隔壁早餐店的轉讓合同給弄好了,就只差林正國在上面簽字了。

林天收好合同,笑了笑:“嘿嘿,我代替我老爸謝謝趙伯伯了啊。”

趙文祥皮笑肉不笑的道:“呵呵,好說!好說!”

“既然事情已經辦好了,那我也就不打擾趙伯伯了。”說完林天站起來就準備走了。

“哎?”趙文祥着急的說道,“大侄子,你是不是忘記什麼事情了啊?”

“嗯?沒有啊。”林天一臉懵逼的說道。

趙文祥簡直想罵人,平靜着說了昨天晚上百家樂的人打來電話的事情。

“哦,這樣啊。”林天淡淡一笑,“興許是他們的流程出了點問題,趙伯伯您不用着急,安心等待就好。”

“我這……”趙文祥剛想說話,沒想到林天就直接丟了。

趙文祥氣的罵娘,剛走五分鐘,他的電話員又來了。

是馮總!

趙文祥哆哆嗦嗦的接起電話,後者告知流程已經搞定,合約下月一號開始生效!

“呼……”趙文祥終於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覺得這一切是值得的。

可是細細一想……

咦?!

不對啊!

加盟百家樂,他出了比平常價格貴很多的加盟費。

轉讓胳膊的早餐店,又比林正國包夾高出不少!

這一進一出!

這tmd自己虧大了啊!

趙文祥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林天啊!!”

“這小子!!”

他苦笑不得,自己混了大半輩子,到頭來被一個毛頭小子耍的團團轉。而且關鍵是他沒有一點反抗的資本。

“林天……”趙文祥感慨一聲,老林家真的是出了一個了不起的兒子啊。

林天直接回家去了,沒有打遊戲,在家陪母親和林菲菲,下午的時候和菲菲一起去鄉下看望了爺爺,傍晚的時候纔回來。

“媽,隊裏開始訓練了,我打算明天就回去。”林天說道。

林母一愣,隨即點點頭,雖然有些不捨,但是兒子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好,明天晚上給你準備些好吃的,明天你帶過去。”

林菲菲戀戀不捨的道:“表哥,你明天就要走啦。”

“是啊,我明天就要歸隊了。馬上要開始打比賽了。”林天笑着說。

“哎,我還想着多和你玩幾天呢?”林菲菲顯得很無奈。

“過年來玩啊,到時候我教你打遊戲。”林天說道。

“好呀!好呀!”林菲菲顯然很高興。

喲,這丫頭,不是說對遊戲完全不感興趣的嗎?怎麼這會又想打了?

晚上林正國也回來了,因爲明天林天要走,大家一起吃了頓大餐,林母做了很多好吃的,幾人聊的很多。

林正國也破天荒的跟林天說了很多話,大意就是要他在外面要好好做人,好好做事,凡是要認真。

林天聽了很無奈,這怎麼還跟教訓小孩子一樣了?

不過林天也是聽取了老爸的教誨,只是一個勁的點頭就完事了。

之後林正國明顯的有些心不在焉,吃完飯就又出去了。顯然還是再爲店鋪的事情操心。

林天看在眼裏,沒有說話,晚上林天還沒有睡覺,等着老爸的回來。

門“吱呀”一聲開了,林正國拖着疲憊的身子回來。看見兒子還在客廳裏。

“嗯?還沒睡?”

林天站起來,笑着道:“馬上就去了。”

“嗯。”林正國說完就準備去洗漱。

“爸。”林天叫道。

“怎麼?”

林天深深呼吸一口氣,說道:“您在家裏要和媽注意身體,不要那麼着急,我相信什麼事情都能夠解決的。”

林正國一愣。有些詫異的看着兒子,印象中這還是第一次兩人這樣說話。

他只是淡淡笑了笑:“你小子,教訓起老子來了?”

林天也是一笑:“沒有啊,哈哈,我去睡了。”

林正國仔細想了想,心裏寬慰不少,兒子,終究是長大了。

第二天,林天起來後母親已經爲他準備好了行李,吃完早餐,林天就準備出發了。

還是和以前一樣,林天拒絕了大家的相送,衆人看着林天出了門,有些戀戀不捨。

只是林天剛走,他的電話就打來了:“爸,你看看客廳電視機下面的櫃子裏,我有東西留給你們!”…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林正國一愣,東西?

隨即去打開櫃子一看,發現裏面有個文件袋,“這小子搞什麼鬼呢?”他嘀咕着。

林菲菲也湊過來好奇的說:“表哥留的什麼東西啊。”

“不知道。”林正國拆開文件袋,幾張紙劃了出來,林母撿起來一看,只見上面寫着:轉讓合同!

三人都是一驚,急忙看下去,這赫然就是文祥超市旁的早餐店轉讓合同,上面清清楚楚的寫着將早餐店轉讓給林正國,而且租金比之前低了不少。

“這是……”林正國大喜,激動的翻看着這份合同。

林母詫異的說道:“這是小天留下來的?!”

“咦?這裏還有一封信呢?”林菲菲打開這封信,唸了起來。

林天在信裏說了,這份合同是和趙文祥趙伯伯協商好定下來的,趙伯伯已經同意並且簽字了。現在就只差老爸簽字了。

信裏還說讓大家不要覺得驚訝,他只是想幫家裏一些,平時自己不在家,幫不了什麼,現在既然回來了自然要幫一些。這份合同已經確定,文祥超市旁邊的店鋪可以拿來開茶館,也算是了卻了老爸的一個心願。

末了還說裏面有一張銀行卡,上面是自己這半年打比賽得到的工資獎金,存在裏面了。讓老爸老媽不要捨不得花錢。之前給的錢不肯要,以後有機會了就往這張銀行卡里存錢。

林菲菲唸完信,林母拿着這張卡,無奈的笑了笑:“哎,這孩子……”

林正國心裏十分激動,拿着合同的雙手都有些顫抖,眼睛微紅,眼眶裏有淚水在打轉。

這個孩子,他一直都以嚴格的要求去鞭策他,現在林天終於成長起來了。他有自己的追去,有自己的理想,但也沒有忘記家裏。

“哎……”林正國嘆息一聲,“讓這孩子費心了啊。”

林菲菲笑着說:“哇!表哥好厲害啊!不過他是怎麼拿到這份合同的啊。”

是啊,他是怎麼拿到的?跟趙文祥商量的?

林正國十分不解,趙文祥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再清楚不過了,自己和他打了幾十年的交道了,這人雖然有時候講義氣但是卻鑽錢眼裏去了。

剛準備打電話問問林天,門外忽然想起一陣大笑聲。

“哈哈,老林啊老林,你們家生了個好兒子啊。”

趙文祥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