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景擡手想敲我的頭,我連忙躲開:“別敲!”

0

突然看見魅力整形大門前,進去一個熟人。

對,沒錯,是剛纔帶頭欺負我的程蘭萱。

我指着她對鍾景道:“你看,她剛纔不是暈倒了嗎,怎麼一下好的這麼快,馬不停蹄的進整形醫院,我看她臉也沒變形。”

鍾景雙手抱胸,豁然篤地道:“果然是這樣,沒錯。”

………

自從那天程蘭萱暈倒後,她消停了一段時間,大致一個星期沒來學校。

學校裏關於我的流言蜚語壓下去了幾天,很快又死灰復燃了。

成了另一版本……

人口相傳,說因爲我嫉妒程蘭萱的美貌,那天把她給推倒了,導致她休假一個星期沒來上學。

這消息一出,學校裏的一時之間,男生們恨我,是我把他們女生給欺負了。

就連女生都罵我心機婊,說我和鳳子煜分手,就連追他的程蘭萱都不放過,還對她這麼重的毒手。

這麼爛的說辭!

這麼狗血的劇情!

這麼扯淡藉口!

特麼的居然有人信!!

不但有人信,全校的人都恨上我了,就連李明華都找我去談話。

自從上次她知道我和君無邪的婚事,她好像對我有了成見,哪怕我幫她喝了毒藥,差點還掛了。

她推了推厚重的眼鏡片,眼神凌厲的掃視我:“真不是你做的?”

我解釋的快要哭了,我遇人就解釋一次,就連李盛煊和孫慕楓他們連都問了。

我無可奈何又解釋了一次:“不是,我那裏可能推倒她,在說她是誰啊,全校公認的女神,是公主。這麼多人看着呢,給我十個膽子也不敢啊。”

“這些女生,我們一個個的問了,都異口同聲的說是你推倒的。”

“啊?”

我嘴巴張的略微有點寬,下巴都合不攏了,她們居然維護程蘭萱到這個份上,睜眼說瞎話嗎不是。

腹黑妖孽纏上我 李明華苦口婆心的對我說道:“我知道你丈夫很有背景,願意投資重建學校的兩棟教學樓,我們學校也有幾十年歷史了,在南方的大學競爭越來越激烈,我們學校每況日下……”

怎麼拐到君無邪身上去了,不知道李明華想對我說什麼,我直接開口問她:“您的意思是?”

“本來程蘭萱媽媽要求你退學的!” 不對,她們是活人,身上也沒有鬼魂上身。

剛纔路過我時,臉上有一股難聞的氣味,但被濃郁的香水味給掩蓋了,我一時沒擦覺。

見她們厚臉皮的泡鍾景,我光在那看熱鬧了。

鍾景擡手想敲我的頭,我連忙躲開:“別敲!”

突然看見魅力整形大門前,進去一個熟人。

對,沒錯,是剛纔帶頭欺負我的程蘭萱。

我指着她對鍾景道:“你看,她剛纔不是暈倒了嗎,怎麼一下好的這麼快,馬不停蹄的進整形醫院,我看她臉也沒變形。”

鍾景雙手抱胸,豁然篤地道:“果然是這樣,沒錯。”

………

自從那天程蘭萱暈倒後,她消停了一段時間,大致一個星期沒來學校。

學校裏關於我的流言蜚語壓下去了幾天,很快又死灰復燃了。

成了另一版本……

人口相傳,說因爲我嫉妒程蘭萱的美貌,那天把她給推倒了,導致她休假一個星期沒來上學。

這消息一出,學校裏的一時之間,男生們恨我,是我把他們女神給欺負了。

就連女生都罵我心機婊,說我和鳳子煜分手,就連追他的程蘭萱都不放過,還對她這麼重的毒手。

這麼爛的說辭!

這麼狗血的劇情!

這麼扯淡藉口!

特麼的居然真有人信!!

不但有人信,全校的人都恨上我了,就連李明華都找我去談話。

自從上次她知道我和君無邪的婚事,她好像對我有了成見。

哪怕我曾經幫她喝過毒藥,差點還掛了!

她推了推厚重的眼鏡片,眼神凌厲的掃視我:“真不是你做的?”

我解釋的快要哭了,我遇人就解釋一次,就連李盛煊和孫慕楓他們連都問了。

我無可奈何又解釋了一次:“不是,我那裏可能推倒她,在說她是誰啊,全校公認的女神,是公主。這麼多人看着呢,給我十個膽子也不敢啊。”

“這些女生,我們一個個的問了,都異口同聲的說是你推倒的。”

“啊?”

我嘴巴張的略微有點寬,下巴都合不攏了。

她們居然維護程蘭萱到這個份上,睜眼說瞎話嗎不是?

李明華苦口婆心的對我說道:“我知道你丈夫很有背景,願意投資重建學校的兩棟教學樓,我們學校也有幾十年歷史了,在南方的大學競爭越來越激烈,我們學校每況日下……”

怎麼拐到君無邪身上去了,不知道李明華想對我說什麼,我直接開口問她:“您的意思是?”

“本來程蘭萱的媽媽要求你退學的!”67.356

“什麼?”

我噌的一下站起來,捏着拳頭氣的不行。

簡直豈有此理,她找人圍追堵截我,居然還要求我退學。

氣死我了啊!

“不行,我明明就沒有碰過她,李校長,你可以調監控錄像,我就不信那天下午涼亭附近沒有監控。”

李明華擡起水杯喝了口茶:“你先別激動,我們看了監控,你離她最少五米遠的距離,沒有碰她。”

她話題一轉,繼續說:“不過龍小幽,你是不是做人太不成功了,全校這麼多同學,對你意見挺大,投訴箱裏的投訴信就你的最多。連排查十幾個女同學,明明你沒推程蘭萱,全部都咬定是你推的。”

嬌妻成長日記 我哭喪着臉,苦兮兮道:“李主任,我這不是沒辦法嗎?”

自從我進學校,就是這麼個情況!

“行了,別給我裝,你要是結了婚,就不應該和鳳子煜談朋友,你看看現在都整的啥?”

得,她還介意我這個。

щщщ¤Tтkǎ n¤Сo

我並不知道自己和君無邪結婚。

我攤開手,很無奈道:“我會離婚的。”

這話一落,她更不高興了,幾乎是用吼的跟我說話,我也見到她無比彪悍的一面。

“君先生對你不好嗎,知不知道新建的美術系大樓是用你的名字命名的。他跟我說你一直和他鬧離婚,讓我做做你的思想工作。我就不明白了,輪外貌長相,輪才華氣質,輪背景實力,整個凌海市他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你能嫁給他,祖上得燒高香了,別給我說你還想和鳳子煜舊情復燃,你就別在花樣作死了,鳳子煜家你惹不起的,還有李盛煊家,他外公你也惹不起。到時候我還得幫你擦屁股。”

“行了,這件事就這樣把,本來程蘭萱她媽媽讓你親自向她道歉,我給回絕了,道歉不可能。如果非得強硬要你去道歉,程蘭萱她也滾蛋,你們兩一起開除,她媽這才鬆的口。”

我擦,居然還要我去道歉,簡直沒天理了啊!

我除了生氣,沒別的辦法,真的!

她要是回來,我非得把她鼻子揍歪,下巴揍脫臼不可。

每個人都說我欺負她,把她推到在地。

我就把這個名號給落實了,反正我名聲都臭了,怕什麼?

我氣呼呼的走出李明華的辦公室,辦公室外面,擡頭遇到了個熟人。

本來我的從東面樓梯下去的,看見他後,我慌忙轉身,朝着西面樓梯走去。

在這裏遇見鳳子煜,這個學校有點小!

我裝作看不見他,僵硬的身子立馬轉身,往西面樓梯迅速走過去。

他清透的聲音在我後面喊:“小幽。”

我不敢停下來,不敢轉身,聽見他的聲音幾乎是用跑的。

這段時間我爲了避開他,幾乎能碰到他的地方我都不去了,還繞得遠遠的。

我一口氣跑到西面樓梯轉角處,氣喘吁吁的把腳步放慢,卻沒想他在拐角那裏等着我。

他空靈的眼睛哀求的看着我,對我喊:“小幽,給我幾分鐘好嗎?”

西樓梯比較窄,路都被他堵死了,我能不給他嗎?

我低着頭,站在牆角的一邊,靠着牆悶悶的說:“你說把!”

他走到我的面前。離我很近很近,身上的蘭花香味我都能聞的到,我皺着眉頭貼牆移了兩步。

他聲音很失落:“你,就這麼害怕我嗎?”

我擡頭看他。

他眼睛很受傷,瀰漫一層水霧,直直的看着我。

我立馬低下頭去,那種感覺,好像我做了什麼十惡不赦傷天害理的事情,不敢面對他。

他見我不回答,聲音重了些,帶着濃厚的鼻音:“小幽!” 我低頭侷促的低頭看着地面,實在不知道怎麼面對他。

“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的,但是如果你想解決冥婚,我還是會幫你。”

霍三爺,寵妻請克制 我擡頭看他,幫我解決冥婚?

他淡色的薄脣輕抿,苦笑了下:“你一直想擺脫君無邪對不對?你沒有愛上他,你要是愛上他就不會介意我是個殭屍了。”

最後,他竟然有點高興的笑開了:“原來我們在你心裏都是一樣的,我們等待了千年沒有變,你終究還是變了。”

我不知道他想說什麼,除了沉默,我也不知該說什麼。

“對了,你個新生鍾景關係不錯,你喜歡他?”

我有些不悅道:“我和他只是朋友。”

“可我經常看你們開車出去。”

“去師傅家……”

我跟他解釋這麼多做什麼。懊惱的跺了跺腳,我轉身朝樓梯下走去。

他在後面喊道:“小幽,明天是我生日,媽媽在家裏給我開了個生日派對,學校裏平時關係好的都去了,你和宿舍的女生,都來把。”

我轉身看着他,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我,期盼我的回答。

鳳子煜的生日派對,這個……

我有點猶豫了。

他在一次問我:“小幽?你會來嗎?”

我皺了皺眉頭,點頭,算是答應了。

畢竟我們家還住着鳳家的宅子,就算代表爸媽,禮節上應該過去。

指不定明天還要我幫忙佈置什麼的。

我回頭把這事給青蘭和文莉一說,把文莉給高興的,當天就把所有的衣服裙子全部搬出來,一件件的挑,一件件的不滿意,甚至要嚷嚷着青蘭陪她去買衣服。

結果青蘭鬧不過文莉,當天晚自修都沒上,上街買衣服去了。

我苦惱送什麼禮物過去,想起鳳子煜說我國畫畫的好,學畫也有半年了,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畫個山水墨畫還是可以的。

我在宿舍裏調好顏料,用一晚上時間畫好,明天去裱起來就可以了。

………

第二天,文莉和青蘭給我穿了她們幫我買的衣服。

我看見那裙子是大露背的,白色絲綢光滑面料的拖地裙子,一下從我三萬塊的獎金裏減去了大幾千,心疼死我了!

青蘭說要我們去專業的地方化妝,她怕我心疼錢,一個勁兒給我做思想工作。

“我告訴你小幽,就鳳子煜他家在凌海市的地位,去那的非富即貴,都是有頭有臉的,你就穿你爛了跟的鞋和牛仔褲,鳳子煜可丟不起那人。

我哭喪着臉:“我們三個人的行頭,裙子,鞋子,還要化妝,我的三萬塊獎金都打水漂了啊。”

文莉不高興了:“去你的,要是我釣了個金龜婿回來,還給你三倍都行。”

青蘭打斷她的話:“得了把你,別老是掛在嘴邊聽了我都煩。行了,到地方了,下車快進去。”

青蘭把我們帶到專業的造型化妝室,價錢很貴,貴得我以後掙錢了都想開個這樣的造型化妝室。67.356

一進去,我們被分開在三個不同化妝室裏化妝。

大概一個小時後,我做完造型化好妝出來,她們兩人早好了。

出了大廳,文莉和青蘭原本是坐着的,一下站起來愣住了。

幾秒後文莉底呼:“天啊,好漂亮,這人是小幽嗎?”

青蘭雙手環胸,圍着我從上到下打量一圈:“你要是天天這樣打扮,程蘭萱校花的位置一定落到你頭上,高中時,在班上是最漂亮的一個,到了大學居然邋遢成這樣,白糟蹋了這張臉。”

我拎着裙子,小心翼翼的踩着高跟鞋走到大廳的鏡子前想看看。

走到半道,哎呀一聲,差點把腳給崴了。

青蘭一臉無奈的看着我,翻了個白眼。

我深呼吸一口氣站直了,朝鏡子裏面看去。

這真的是我?

是另外個人把!

太不真實了……

一襲裹胸白色緊身禮服裙,裙才長到地上,把鞋子都蓋了。白色長裙在朦朧水晶燈光照耀下泛出淡淡光華。

我原本就很白的皮膚看起來更加晶瑩剔透。長及腰的直髮燙卷,大波浪灑落在身後,看似唯美夢幻。

原本就秀氣的五官,在髮型改變下,氣質都變了。

髮際中分直垂到臉頰長至腰際。大波浪捲髮和白色禮服襯托下,整個人七分妖嬈,三分甜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