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星那邊已經把付寧的事清理掉,他這邊自然也不能再拖延。

0

鬱勝還是不太敢相信,更沒想到一向看着單純的趙花然竟然能揹着他做出這種事。

鬱子宸給出的還有控告的文件,說她很快就能收到法院的傳票,讓她記得出庭。

破壞公司利益的人,他絕不會放過。

說完這些,他也覺得沒有再待在這裏的必要,跟鐵手示意可以走了。

輪椅被推着到了門口,他又想起什麼,轉頭,鄭重其事的聲明:“還有一件事,你們必須記住。我沒有所謂的外面養的女人,也沒有未婚妻。

顏愛蘿不是外面養的,而是我的女人,唯一的一個。如果你們以後再詆譭我,記得不要帶着她,更不要羞辱她。否則,事情不會就這麼算了。”

生命裏的甲乙丙 ,但不論是誰,都不能詆譭顏愛蘿。

這就是他的態度。 鬱子宸從醫院裏出來的時候,外面天氣正好。只是冬日裏氣溫越來越低,他腿上受過傷的地方也不可控制的開始疼。

這點疼他還能忍得了,也沒想過說出來。他打算先回公司,又讓何伯晚上不用做他們的飯,他還有安排。

他已經跟醫院說過了,強制安排鬱勝出院,讓他不要再佔用公共資源。

每年給醫院捐款的人是他,這邊的負責人自然是聽他的。

事實上,如果不是看他的面子,醫院這邊也不會讓鬱勝在這裏住這麼久。

正要去停車場,鬱子夜從後面追了出來。

他跑過來,擋在前面,把手裏的項鍊遞過來:“大哥,這是你媽媽的吧,還給你。真是抱歉啊。”


那是鬱子宸母親當年的首飾,只是被趙花然拿走了。

他給拿回來,是要示好。

鬱子宸讓鐵手接過來,也沒多看他。

這首飾趙花然戴了很久了,如果真有心拿過來,也不該是這時候。


鬱子夜接着說道:“大哥,不管爸媽做了什麼,咱們還是兄弟。這世上,只有咱們倆血緣關係最近。

大哥,我知道你對這些年的事很失望,但我還是隻能說抱歉。希望你不要因此寒心,咱們說到底還是一家人。”

這些話他說的很真誠,但鬱子宸不會信。

他的手在腿上摩挲了一下,接着,擡頭冷冷的看了這個弟弟一眼。

有些債,他還記得,也一定會討回來。

鬱子夜也看到了他的腿,臉色微變,更加歉然說道:“大哥,那件事真的很抱歉。你如果還恨我,那就把我的腿也打斷吧,我……”

“會有機會的。”

鬱子宸打斷了他噁心的剖白和假模假樣的道歉,冷笑說着,讓鐵手推着他走了。

會有機會的,只是,還不到時候。

鬱子夜臉色微變,但還是追上來跟在後面好心喊着。

“大哥,雖然你恨我,但我還得提醒你,霍家不會善罷甘休。就算你不承認跟霍思彤訂婚的事,還在訂婚宴上搞了個假冒的來攪局,但霍家那邊已經認定了。

你這時候不承認,那邊肯定不會就此放過,霍家多年經營,也有些手段。你要當心,別讓大嫂被欺負了。”


鬱子宸沒理會這些話,直接走了。

這是他的事,用不着別人來提醒。

在他走後,鬱子夜還往這邊看着,但臉上的笑已經變了。

他本身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顯得小,又長得陽光俊朗,很能吸引人的目光。此時身上自信的氣勢顯露出來,反而多了幾分上位者的氣息。

“有機會?呵呵,怕是沒有了。”

他這麼說着,又笑道:“能讓你着迷的女人,肯定比我想的還要有意思。如果這女人被搶走了,不知道你會是什麼表情?”

他笑着說完,就轉身回了病房樓。以後,會很有意思。

……

鬱子宸回去後,先回了辦公室,然後給顏愛蘿發信息,說他晚上要一起去吃飯。

顏愛蘿沒想到他又要來,好心的勸他還是回家吃飯好了。

她是想借着這次機會跟郭文華好好談談,旁敲側擊的希望他能把心思放在事業上,對那種貼上來的女人用乾脆利落的態度拒絕。

如果鬱子宸在場,現場一定會變得嚴肅又冷酷,她還怎麼談?

但他決定的事就不打算變,還發來個奇怪的話:“你倒是很閒,有空跟一些閒人吃飯。”

顏愛蘿琢磨了一下,兩人好像好久沒單獨一塊出去吃過飯了。

這男人大概是吃醋了。

這麼一想,覺得他可愛又可憐起來,只好答應了他的要求。

“好吧,待會兒師父去接秀姐,我去鼎鑫接你,跟你一塊來。”

鬱子宸沒有再回覆信息,但按照她的推斷,他肯定是同意並高興的。

這男人,其實很好哄,幾句話就能讓他的心情陰轉晴。

只是,他的怒火來的也快,總是陰晴不定的。

顏愛蘿覺得如果鬱子宸是個女人,肯定是個驕縱的大小姐,而且還很強勢。也不知道什麼樣的人能收服他。

這麼想着,她壞心眼的拿出手機,把給鬱子宸的備註名改成了阿宸公主殿下。

改完後,自己暗搓搓的笑了笑,想着以後堅決不能給他看到,不然他肯定還會讓人把她扔出去。

她從辦公室裏出來的時候,還遇到了田雅琪。

這個新會計依然是很柔和的打招呼,只是態度很疏離,也並沒放在心上。

顏愛蘿也沒在意,想着讓田雅琪走了之後,還得找個新會計。

公司裏頻繁更換財務人員,對公司穩定很不利。下一次,最好是找個靠譜的會計,不然再來個不靠譜的,她可經不起折騰。

這麼想着,又想到了胡菲菲。

她也是個會計,好像業務能力還不錯。

雖然她在鼎鑫工作的還不錯,但要想出頭還得熬個幾年。而且,胡菲菲好像也沒太大的事業心,對大公司的節奏並不太能接受。

顏愛蘿現在跟她關係好,有時候還會聊天。上一次還見她抱怨,說財務部人員勾心鬥角,工作的有點累之類的。

如果真這樣的話,不如把她拉過來。

顏愛蘿這麼想着,就這麼辦了,問她要不要來給她工作。

在作死的邊緣試探 ,第一句就問:“萬一你破產了怎麼辦?”

顏愛蘿一頭黑線,總算明白她爲啥跟同事們關係不好了。就這種烏鴉嘴,誰能跟她關係好?

“不來算了,省的我破產了不給你發工資,你去人力資源部告我。”

胡菲菲沒再回信息,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氣了。

但是過了半個小時,顏愛蘿都想着她不來就去找個別的財物人員的時候,她卻是又突然發來消息。

“我剛纔去辭職了。我主管幾乎是笑着接了我的辭職信,同事們都要普天同慶了。至於嗎,我人緣這麼差?”

胡菲菲也沒想到自己人緣這麼差,知道她辭職的消息,同事們幾乎是奔走相告。

顏愛蘿差點被她笑死,覺得她的好脾氣估計都用在蘇繡身上了,跟同事們相處不好,在那裏待的也就不愉快。

結果,她還所託非人,找了個沒良心的“好閨蜜”。

“你先把鼎鑫那邊的業務交接一下,三天後,姐帶你飛。放心,一定按時發工資。”

“好,以後就跟你混了。” 顏愛蘿解決了新的財物人員的問題,心情好了些。

胡菲菲雖然長了個烏鴉嘴,但重情重義,業務能力也不錯。等她來了,肯定不會搞一些烏煙瘴氣的事,更不會輕易背叛。

有這種靠譜的會計,顏愛蘿才能感覺公司的錢袋子安全一些。

她又在公司裏轉了一圈,看時間差不多了,就打算先去鼎鑫找鬱子宸。

他這幾天特別緊張,只要她不在身邊,就會讓人緊盯,還要時刻報告她的行程以及舉動。


阿二跟在她身邊,一會兒一個信息,一會又一張照片或者小視頻,接連的發。

而且,發的時候還得小心避着點,不能被她發現。因爲少爺是要低調行事,不想被人知道他的緊張。

顏愛蘿對此很無奈。

視頻發的這麼頻繁,她就是不想看見都難。

阿二跟她說配合配合,裝沒看見。她也從善如流,說你拍吧,我眼瞎了,什麼都看不見。

這麼想着,也明白真是什麼僱主帶什麼保鏢。

從鬱子宸到鐵手四人,剛見面的時候覺得他們一個比一個高冷。可真的瞭解後,才發現五個人很多時候都很幼稚,有時候傻的讓人想笑。

不過,這也是五個很真誠又很可愛的人,她都很喜歡,相處下來也越來越有家人的感覺。

加上一個對她極其護短的何伯,她覺得,在鬱子宸家裏過的很舒心。更慶幸自己當時不顧被丟出去的風險,緊緊抱住了他的大腿。

шшш ⊙тtκan ⊙C○


回到鼎鑫,顏愛蘿打算直接上總裁辦,找鬱子宸。

只是,這次剛進門,又遇到了唐雯。

她愣了一下,就很平淡的上前打招呼。

她跟唐雯沒多大仇,所以,也沒到見面就劍拔弩張非得打一架的程度。

唐雯也是愣了一下,接着很不服氣的哼了一聲:“你還真有本事。他連自己的聲譽都不管,偏偏那麼在乎你的名聲。”

說完後,更覺得生氣,一扭頭直接走了。

她估計是氣狠了,所以什麼都沒掩飾,直接把不滿說出來。而且,見識過顏愛蘿的厚臉皮,她覺得拐着彎說話根本說不明白,還不如直來直往。

顏愛蘿看着她瀟灑又氣憤的背影,覺得她真是中了愛情的毒,病的不輕。

不過,她也沒生氣,找出手機在網上查了查自己跟鬱子宸的名字,結果就發現之前的報道變了。

變得內容倒是不多,只改了其中一個重點。

之前她被說成鬱子宸的衆多情.婦之一,現在報道上寫的是他的女朋友,而且重點聲明是唯一的女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