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不壞?

0

馬龍很無奈,不帶這樣玩的。

面對一個打不動敵人該怎麼做?

沒有經驗的馬龍只能退避,以此拖延時間來想辦法。

卡夏的防禦太高,長劍砍在她身上連防都破不了,普通的物理攻擊對她根本沒用,要想與她對抗只有使用法術。

一抬手,馬龍打出一記冰冷觸摸,地上竄出的冰寒之氣打在卡夏身上讓她的步伐稍稍緩上了一緩。就是這一緩給了馬龍躲避時間,卡夏的攻擊落到了空處。

「法術?」一擊落空,卡夏並未著惱,她揮拳再上,「再來!」

馬龍會使用法術讓卡夏來了興趣,畢竟就身體強度來說馬龍與卡夏差得太遠,若是馬龍沒有特殊手段這一場較量卡夏會很無趣。

黑洞劍仙

對方身體太過強橫,馬龍打定了主意不與卡夏硬拼,一道冒著寒氣的鎖鏈從他手中甩出,迎著卡夏的拳頭就砸了過去。

啪!

足以將鋼鐵都擊碎的一拳頭打在鎖鏈上激得鎖身震動,隨著鎖身嘩啦啦的響動,寒氣迅速從卡夏的拳頭處蔓延到她全身。

死亡騎士通用技——寒冰鎖鏈!

被寒冰鎖鏈纏住,卡夏的速度降低了不少,要不是她的身體足夠強橫這一下就能鎖得她無法動彈。

腳下一抹血色的光圈蕩漾開來,長劍的劍刃帶著妖艷的紅色朝卡夏劈去,趁著寒冰鎖鏈的效果還在馬龍開啟了鮮血靈氣,給了卡夏一記鮮血打擊。

冰霜和鮮血的能量侵入體內,即使以卡夏的強大也有了些許不適。被擊中的她能感覺得到有兩股力量在自己體內流竄,妨礙她的行動不說,還干擾她的能量運行,讓她無法將力量百分之百的發揮出來。

超級至尊兵王

卡夏心中一凜,本來帶有的戲謔之態收起了幾分。

面子是自己掙的不是別人給的,馬龍以實力讓卡夏收起了對他的輕視。

兩層冰霜疫病一層血之疫病對卡夏或許稍有影響,但作用並不是太大,不過若是疊加到五層的話情況或許會不同。

見卡夏的攻勢稍稍一緩后再度凌厲起來,馬龍也不退讓,仗著手裡長劍比卡夏的拳頭攻擊範圍大揮劍迎上。

明晃晃的劍身劃出一道刺目的光影,以無法招架之勢劈中卡夏的手臂。其實卡夏本來就沒想過招架,她仗著身體強橫將馬龍的攻擊全部硬吃。以身試招,說的就是卡夏這種人。

鏗!

劍身劈中卡夏發出金鐵交擊之聲,從劍上傳來的反震力道讓馬龍虎口劇痛,手臂酸麻,差點握不住長劍。好在這時候一股熱流從體內生出,在這股迅速遊走全身的熱流幫助下馬龍才恢復了過來。


靈界打擊!

既能給敵人造成傷害又能吸取被擊中的目標體內的能量來補充自己的損耗,靈界打擊堪稱神技,乃是鮮血死亡騎士的核心技能之一。馬龍自問無法戰勝卡夏,但他不會那麼容易認輸,就算不是卡夏的對手也要儘力與其周旋,靈界打擊便是他的最大依仗。

「咦?」

靈界打擊吸取能量時的動靜雖小卻也瞞不過卡夏,發現馬龍還有這種能力她驚訝不已。

要知道每個人的屬性都是不同的,哪怕同樣的火屬性體質由於個體的差異能量也會有差別,將別人的能量吸收到自己體內很多時候不但無益反而有害。體內不同能量的衝突輕則重傷,重則要命,馬龍敢那麼做委實出乎卡夏意料。

這小子該不會覺得與我的差距太大為了面子死撐而做出昏頭的決定了吧,居然敢從我體內吸收能量,等著吐血吧。

從來都只有強者強行吸取弱者體內的能量,還未聽說過弱者把強者體內的能量剝離出來吸收為己用,敢那麼做的無不下場凄慘。卡夏已經準備好了,等到馬龍情況一不對就出手救他,再怎麼也要保住他的命。只是卡夏左等右等,馬龍都對她第十次揮劍了也沒見有什麼不對,她終於震驚了。

以我和他的實力差距他居然在吸收我的能量后一點事也沒有,豈不是說他成功的擁有了別人都無法掌握的某種能力。

這小子不簡單啊,難怪菲尼克斯殿下叫我來試探他。

心中雖驚卡夏手上的動作一點也沒有停頓,得知馬龍不會因為能量衝突而受傷她更不留情,出手比之前愈發快速幾分。呼呼的拳風快得讓人眼花的拳影將馬龍整個人罩在內里,逼得馬龍只能採取守勢。

哪怕有鋼甲在身,哪怕有長劍在手,馬龍發現自己依舊處在絕對劣勢。卡夏不愧是壁壘要塞的總教官,實力強大也就不說了,戰鬥經驗也遠不是馬龍能比。馬龍之所以還能支撐,靈界打擊的不時補充是一個方面,卡夏沒下殺手更為重要。

這是切磋,並非生死相搏,卡夏那一身在戰場上磨練出來的鐵血殺氣一點都未曾顯露,否則馬龍早就敗了。

攻了好一陣見馬龍並未顯露更多的能力,自覺已經試探出馬龍實力的卡夏停了手。

「馬龍,你的實力還不錯,不過動起手來軟綿綿的一點殺氣也沒有,若是有可能最好去戰場上磨礪一番。」

卡夏看著只是稍微有點氣喘的馬龍心中暗贊,同時也誠懇的給出了自己的建議。在她看來馬龍的武技勉強能入眼,攻擊手段也不缺,唯獨少的就是身經百戰後鍛鍊出來的殺氣。做為一個戰士,連戰場都沒去過,連殺氣都沒磨練出來,實在太不合格了。

戰場,殺氣……馬龍心中一動, 冷麪首席別太壞 。真要那樣的話倒也不妨去見識見識,看看地獄是個什麼樣子。 夕陽帶著最後一抹餘輝緩緩降下,黑夜降臨前的最後一抹陽光射入室內,給人帶來了最後的溫暖。

菲尼克斯站在窗前,望著渲染得如血河般的天空輕聲問道:「他什麼反應?」

「看得出來他很意動。」

卡夏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原來室內並非只有菲尼克斯一人。

「那小子的天賦不錯,意志也不弱,是個值得培養的苗子。」

菲尼克斯點了點頭,卡夏已經將她與馬龍交手的詳細經過告訴了她,對馬龍的潛力菲尼克斯到不懷疑。但有潛力是一回事,能否成長起來又是另一回事。

「他的潛力我不懷疑,只是他的心性並不成熟,希望他能抓住這次機會。」

在菲尼克斯眼裡馬龍小聰明是有大智慧卻無,頂多算一個有點天賦運氣不錯的毛頭小子,這樣的人世上不少,真正能成才的卻沒有幾個。所謂玉不琢不成器,沒有一番磨練如何能成長得起來,只不過絕大多數人都倒在了成才的過程中。馬龍是那真正成才的少數人還是倒在磨練中的多數人,菲尼克斯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會給馬龍一個磨練的機會,然後等著結果出來就行。

對一個戰士來說還能有比戰場更好的磨練場?


答案是:沒有。

在充滿著變數,無時無刻都存在死亡,需要以命相搏才能活下來的戰場於人意志的磨練絕非其他地方能比。新兵能從戰場上得到蛻變,戰職者同樣可以。

卡夏捏著拳頭,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那小子以為戰勝法恩就可以自傲了,到了戰場上他會發現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達克法恩?

廢物一個!

菲尼克斯不屑的輕哼一聲,法恩家族的天才達克她也曾聽說過,那是一個有很強魔法天賦的貴族,只可惜這傢伙空有超越常人的天賦卻沒有與之相配的意志,整天貪圖享樂不肯下苦功修鍊,似這等吃不得苦的傢伙天賦再高最終的成就也有限。


從馬龍能輕易勝過達克法恩就可以看出後者空有**師的魔力卻沒有戰鬥經驗,被馬龍恐嚇一番后就嚇得屁滾尿流,連意志都不夠堅定,這樣的人哪能入得了菲尼克斯的法眼。指望達克法恩這樣的人來支撐王國無疑是天大的笑話,事實上菲尼克斯從未把希望寄托在這種紈絝子弟身上。

咔吧!咔吧!……卡夏的拳頭髮出骨骼摩擦的脆響,說到上戰場她就忍不住興奮。若是馬龍在這裡肯定會腹誹:卡夏不愧是個暴力女,無愧於她人型暴熊的稱號。

「算算時間烏婭也要回來了,她在戰場上呆了那麼久下半年該輪到我了。殿下,不如這樣,我進戰場的時候順便把馬龍也給帶進去,有我看著他應該不會丟掉性命才是。」

正是與你一起進去我才擔心吶。

菲尼克斯沒有說話,卡夏是個什麼性格她難道還不清楚?就憑卡夏對戰鬥的狂熱,馬龍跟她一塊去實在凶多吉少。弗拉維和烏婭還會抽空照顧馬龍一二,卡夏的話她只管自己殺得爽,哪會去管馬龍的死活?


不過,若是馬龍在那樣的情況下也可以從戰場上活著回來,磨練的效果絕對要好上數倍。

在這一刻菲尼克斯有了些許遲疑,好半晌之後她才開口:「如果你能說動他我不反對。」

馬龍自己要跟卡夏一塊去戰場的話菲尼克斯不會阻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旁人要做的是給出建議而不是強制他人的行為。不管別人怎麼想,菲尼克斯是這樣認為的,畢竟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無論成功也好失敗也罷,都是自己的選擇,怨不了他人。

「有殿下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卡夏的笑容愈發詭異,房間里充斥著她捏拳時的咔吧脆響。

啊嚏!

馬龍揉了揉鼻子,成為戰職者的他居然打了個噴嚏,實在讓他難以理解。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就算不穿衣服站在冰天雪地里也不容易感冒,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打噴嚏?

肯定是有人念叨我,而且准沒好事。

馬龍確定以及肯定。

「話說,菲尼克斯的動作可真夠快的。不過崔斯特瑞姆也太摳門了吧,就給我一張紙,還是我領地里自己產的白紙,上面不過寫了幾個字,刻了幾個魔紋,外加印了王室的紋章就算完了,這是在敷衍我呢還是敷衍我呢?」

隨意的抖了抖手上的一張白紙,馬龍很不滿的嘀咕著,絲毫沒有留意到他身旁的傑斯正一臉緊張的看著他——準確的來說是他手裡那張紙,生怕他一個主意就把那張紙給折騰壞了。要知道那張紙不是別的,乃是崔斯特瑞姆對馬龍的信任命。

有這張紙在馬龍就是王國承認的男爵,擁有著暴風城及其周邊方圓三百里的土地,若是沒有這張紙有人找麻煩的話從法理上馬龍的權益就得不到保障。暴風城的一磚一瓦都是傑斯親手操辦的,這座城市是他親眼看著建立起來的,對這座城市他有著很深的感情,自是不容許有意外發生。

話又說回來,大人真不是一般的有本事,連菲尼克斯殿下都到暴風城來請他了,整個王國有幾人能有這樣的待遇?

別說讓壁壘要塞的那位殿下親自相邀,就連能與她單獨見上一面說出去都不知要羨煞多少貴族,據說連崔斯特瑞姆的王室子弟想見菲尼克斯都得看她的心情。

相比之下一個男爵的爵位實在不值一提。

傑斯興奮的搓著手,他覺得自己一生做得最對的事就是選擇了成為馬龍的騎士侍從,如果當初沒有那麼做他傑斯還是壁壘要塞的小軍官一名,哪能像如今這樣負責一座城市的管理,更別說馬龍還有意將新得到的領地也交給他。

那可是一座男爵領啊,整整四百平房裡的土地,光是暴風城就有好幾萬人,隨著領地的擴大下轄的人口還會更多。

管理這麼大一片土地,管著這麼多人,呆在壁壘要塞做個沒前途的小軍官能比?

大人信任我才把領地交給我,我不能讓他失望,只是這麼多人我能管得過來嗎?

想著想著,傑斯額頭出現汗跡。

如果馬龍知道傑斯的想法肯定會告訴他,他現在正處在高手一百種死法之——想太多了。

這也是傑斯的性格所致,要不是他的性格如此作為馬龍侍從長的他早像普朗克那樣外放,成為獨當一面的大將了。

「你去安排一下,一刻鐘后領主府三千米直線範圍內我不想看到有任何人存在,在得到我命令前不準靠近,哪怕是菲尼克斯來了你也得給我拖住。」

傑斯一呆,見馬龍不是開玩笑后帶著疑惑領命而去。

五十座兵營很多嗎?

馬龍笑了,比起獲得的回報來那五十座兵營根本算不了什麼。騎士領變成了男爵領,別的不說,單是城鎮大廳的升級許可權就已值回票價。 城鎮大廳從一級升到二級在未完成的時候不會有絲毫變化,整個過程需要持續一個月之久,在這一個月內不能受到干擾,也就是說,馬龍需要將領主府戒嚴上整整一個月。這麼長的時間不準人前來換做其他時候還真沒什麼好的借口,幸虧菲尼克斯給了他足夠的理由。

打著迎接菲尼克斯殿下的旗幟,借用不讓人打擾菲尼克斯的理由馬龍的此番作為雖然張揚了點,卻也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一個小小的騎士領……不,現在是男爵領了,能迎來菲尼克斯這等大人物再怎麼隆重再如何鄭重其事也沒人會覺得過分。

這次的事也給馬龍提了個醒,以後城鎮大廳還會升級,不會次次都有這麼好的理由,與其日後麻煩倒不如一次解決問題。

於是,暴風城的居民迎來了一道新的領主令——所有的建築不得靠近領主府三千米範圍,在這個範圍內的建築一律拆除。


隨著這道命令的發布,暴風城的第一次拆遷運動開始了。

要是在馬龍穿越前的那個社會或許還會有釘子戶,不過在這個沒有人權可講的世界領主就是天,領主就是法律,領主的意志必須無條件遵從,所以沒有人敢有怨言,也更不會有釘子戶出現。短短半天時間城鎮大廳周圍就被清理一空,傑斯調來的一百士兵拆起房子來那叫一個暴力,兇殘度堪比那支名為城管的神秘部隊。

半封建半奴隸社會也並非一無是處,至少在推行上位者意志方面效率極高,作為統治階級一份子的馬龍對此十分滿意。

暴風城內發生了什麼,馬龍有沒有鄭重其事的對待自己的到來,他發布了什麼樣的命令,這些菲尼克斯都不在意,她此來的目的是去泰達希爾,是去接觸生命古樹,其他的一概不關心。馬龍也正是篤定了這一點才敢打著她的旗號,要不然馬龍才不會給自己找麻煩。

做事乾脆,不拖泥帶水,這是菲尼克斯給馬龍的印象,等菲尼克斯第二次來到暴風城后不過半個小時,他們已經踏上了前往泰達希爾的旅程。

碧波萬頃,海天一色,這等景色確實很美,然而再美的景色看得多了也會膩味。馬龍雙手抄在胸前,身子斜倚在桅杆上,閉著眼睛在打盹。若非菲尼克斯要欣賞海景,此時馬龍早就窩在房間里睡覺了。

他的這番動作落在菲尼克斯眼裡得到了兩個字的評價——憊懶。

能坐著絕不站著,能躺著絕不坐著,整個人懶洋洋的沒有朝氣,做事時總給人一種不正經的感覺。

站沒站相,坐沒坐相,一個真正的戰士應該隨時隨地都嚴格要求自己,規範自己的行為,讓自己每時每刻都處於無懈可擊之態,只有這樣才能應對突然到來的危機。像馬龍這等憊懶,不是自己給刺客刺殺他的機會?

菲尼克眉頭輕皺,馬龍的潛力她很好看,不過此時的馬龍她卻瞧不上眼。

態度決定一切,沒有端正的態度如何能擁有一顆變強的心,沒有一顆渴望變強的心又怎麼能成為強者。

說到底,這小子始終是缺少磨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