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也就是說,還有兩個小時飛機才起飛,“還有兩個小時,希望別在這個時候,那隻女鬼找到自己”,張美華握着手機的那隻手,此時已經出了不少的汗水了,她很緊張,她怕在這個時候被女鬼發現,儘管那是不可能的。 “真的啊,那依依姐姐你實在是對我太好了,愛你,麼麼噠啊”,朱倩說着說着還真的把嘴伸向了女鬼,看樣子是想真的親女鬼一口,女鬼心裏本來也是樂意的,但是想到,活人如果碰到自己的話,弄不好會大病一場。

0

於是,也只有就此作罷,委婉的拒絕了朱倩她,“倩倩,你現在還不能親姐姐,姐姐畢竟已經不是活人了,如果你親了姐姐,弄不好會生大病,到時候姐姐也無能爲力”,拒絕是拒絕,但解釋也是還得解釋一下的。

聽到女鬼這麼說,朱倩心裏有點不爽,爲什麼自己就不能碰姐姐呢,真的好鬱悶,女鬼這時也看出了朱倩心裏面在想什麼,於是又說着:“倩倩,其實也沒事啦,姐姐每天都陪着你,不也挺好的嘛。”

“嗯嗯,那好吧,姐姐,那你以後一定要保護我,好嗎”,朱倩現在只希望女鬼能夠天天都在自己的身邊,然後自己惹事了也不用擔心,一切都有姐姐,“好,好,姐姐一定會每天都陪在你身邊的,這下你開心了吧。”

一人一鬼說着說着便都開心的笑了起來,朱倩在心裏想,感覺鬼也沒有電影裏說的那麼恐怖、那麼壞嘛,自己遇到的這隻鬼,不就挺好的嘛,脾氣也好,對自己更是好得不行,一想到以後自己就有一個非常厲害而且免費的。

而且免費的保鏢時,朱倩心窩子都笑了起來,好幸福啊,以後都不用怕再遇到壞人啦,朱倩是開始飛了,但是她不知道,此時張美華馬上就要登機了,她會找一個非常厲害的道士回來,然後把女鬼給徹底消滅掉。

如果此時,能夠去阻止張美華登機,或者是讓女鬼把張美華給殺掉,那麼,以後就真的不用再擔心了,一切都有女鬼爲朱倩她擺平,不會缺少錢,也不會再受到欺負和傷害,但這一切,只怕會因爲張美華她的這次出行而變得。

“爸,那我做事去了,您好好休息”,給父親換了藥之後,李肅向父親說着,接着便帶上幹活的東西走出了家門。

“兒子長大了,懂事了,但我這身體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好,是我害了他”,李肅的父親在心裏覺得很不是滋味,兒子已經長大了,本可以去到大城市發展了,卻因爲要照顧自己而一直留在了家中沒有出去。

有時候李肅的父親真的很想給自己一刀,結束這沒有意義的人生算了,但是一想到兒子還沒有娶媳婦成家,心裏面又覺得很對不起兒子,如果自己就這麼死了,更是對不起兒子這幾年來對自己的悉心照顧。

想到這些,便再沒有勇氣自殺了,死很容易,但是要死得問心無愧就很難,要死得理所應當也很難,自己這些年不能讓兒子白照顧了,不然還不如早幾年死掉的好,也省得兒子可以不用照顧自己,早點出去外面大城市發展。

“旅客們,你們乘坐的181號載人客機,馬上就要起飛了,請乘客們自己繫好安全帶,飛機上禁止吸菸”,聽到這個聲音,張美華她的心也終於可以徹底的放下來了,“希望表弟有辦法對付這隻女鬼,不然自己還是白去了。”

張美華在飛機上,心裏面想的就是,表弟能夠對付得了女鬼,給自己報仇,再就是,順便帶表弟到自己所在的大城市玩玩,總之就是,這次一定要將表弟帶回自己住的地方,甚至就是,不管表弟他能不能對付得了女鬼。

張美華在心裏已經想好,不管是用騙的,還是物質誘惑,或者是那被女鬼殘殺的事實,表弟這次是非帶回去不可。

伴隨着音樂以及張美華腦海中在想的事情,飛機這時已經開始起飛了,慢慢的從地上飛到了空中,飛機出事的機率還是很低的,所以,張美華她一點也不擔心,她怕的就是,飛機上,那隻女鬼還會出現。

但是,事實是不可能出現的了,因爲,“倩倩,你看看,這些錢夠了嗎”,朱倩的家中,女鬼帶了很多的紅色大鈔和綠色大鈔以及藍色鈔票回來,紅色大鈔和綠色大鈔以及藍色鈔票,分別是一百和五十以及十元的現金。

“哇,夠了夠了,依依姐姐你真厲害”,看到牀上那一張張錢,朱倩的眼睛一下睜得老大了,彷彿是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的錢一樣,不過,還真的可能是這樣,牀上的現金全部加起來,足足有四、五萬,朱倩她自然是。

自然是沒有見過這麼多的現金,尤其是,現在這些錢它還都是自己的,心裏開心得已經無法形容了,只覺得有依依姐姐真好,自己以後都不用擔心會沒有錢花了,就那麼一點點時間,竟然就弄了這麼多的錢回來。

飛機飛到了上空中,張美華此時已經熟熟的睡着了,飛機上的其他乘客,這時大部分也都在和周公下棋了。

“依依姐姐,那你現在可以和我說說你們鬼具體是什麼樣子的嗎”,吃完肯德雞之後,朱倩和女鬼又回到了朱倩的家裏,“可以啊,我們鬼呢,其實也是分很多種的,具體能力也都稍微的有點不一樣”,女鬼回答說。

“怎麼個不一樣呢”,朱倩馬上就對這個鬼的區別來了興趣,以至於一時之間都不覺得害怕了,是真正不害怕的那一種,彷彿這不是在討論鬼,而是在討論吃一樣,“那姐姐先給你說一下,姐姐有哪些能力。”

“嗯嗯,姐姐你說”,朱倩這時像一個小女孩聽大姐姐給自己講知識一樣,“姐姐的能力有,可以隔空取物,可以在白天現身,倩倩,你別以爲這個在白天現身不算什麼厲害的能力,但其實,有很多的鬼。”

“它們就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爲了讓朱倩覺得在白天現身不是什麼很容易的事情,所以女鬼這時還特意的跟朱倩她解釋了一下,“噢噢,那姐姐你接着說,我聽”,“暫時就這些了,姐姐一時也想不起還有哪些能力。” “這,這”,薛美美她口中連續說了兩聲“這”,但幸好她沒有把話給全部說出來,要不然就糟了,一旦限制解除掉,那狐狸精就不只是嘴上說說了,而是立馬動手開始扒皮,情景想想都頭皮發麻。

“希望表姐就在前面”,一路上,李肅聞到了有很重的妖氣,心裏生怕表姐出事了,有妖精是絕對的,就是不知道會不會讓表姐遇到,李肅在心裏擔心着張美華,而張美華則是,心裏想着李肅來救她。

倒也剛好對上了,一個想去救人,一個想被救,薛美美“這”了兩聲之後,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當然,也是幸好她沒有再說了,要是她繼續說,那先殺張美華吧,接着張美華馬上就會死,張美華一死。

到時候,薛美美她也跑不掉,因爲她說的是“那先殺張美華吧”,意思很明顯,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人的心裏,自然沒有平時那麼的冷靜,也可以說是,根本冷靜不下來,生與死,有時候就在一瞬間。

現在,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應該做的是,拖延時間,儘可能的拖延時間,只要拖到李肅來了,那麼一切也就結束了,不用再擔心、害怕了,只是,她們二人真的會懂得拖延時間嗎,不會因爲害怕而說出解除限制的話來嗎。

這個,不敢保證,李肅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趕緊走,快點走,爭取早點找到張美華,妖氣已經越來越重了,估計妖精就在前面不遠了,但是具體還有多遠,李肅他也不知道,表姐現在的情況如何。

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要抓緊時間了,越晚,表姐就會越危險,這個時候,薛美美的生死,李肅倒是不怎麼看重,畢竟非親非故的,認識都不到兩天,沒必要去給自己增加煩惱,能救到表姐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李肅他也怕,怕妖精已經把張美華給殺死了,到時候自己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就算消滅那隻妖精給表姐報仇,可是表姐也再活不過來了,李肅心裏面怕的就是這個,不是自己沒能力救人,而是自己來晚了。

李肅在心裏面,甚至都不怪張美華她和薛美美兩個人離開義莊,一點點都沒有怪,只怪自己,之前爲什麼要引殭屍去那麼遠,早知道會是這樣,之前就應該和表姐在一起,如果表姐真的遭遇不測了。

李肅他肯定以後心裏面也不會好過,有時候,心裏面想着做一件好事,結果卻是變成了一件壞事,就像李肅他這樣,因爲想引殭屍去遠一點,引殭屍去遠一點,原因也是爲了大家好,結果,回來的時候。

表姐已經不見了,在這個有殭屍的地方,表姐不見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因爲,它既然可以有殭屍,那麼它就可以有其它的邪物,果然,李肅他沒有猜錯,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就已經遇到了狐狸精。

距離李肅很遠很遠的一個國家,此時,幾個厲害的魔法師正在討論着什麼時候前往李肅所在的國家,“亞歷克斯,你小子就不能成熟一點嗎,不要那麼着急行不行”,說話的是一個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外國男子。

亞歷克斯:外國人,高級魔法師,年齡二十歲左右,性別男,“安德魯,你能不能別在我面前裝老,你不就是比我大十歲而已嗎”,亞歷克斯心裏不滿的對安德魯說,在場的除了他們二人,還有其他三人。

“亞歷克斯,你的確是着急了一些,我們現在還沒有準備充足,雖然我們可以說,是和他們國家的術士切磋,但是也免不了有時候會出人命”,一個年齡看上去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這時也說亞歷克斯的不對。

亞歷克斯之所以會這麼想快點去李肅所在的國家,原因還是因爲實力,亞歷克斯現在的實力已經在他自己的國家裏,算是很強了,年齡纔剛剛二十歲,就已經是高級魔法師了,在同齡人之中的確是屬於佼佼者。

“查爾斯,你在怕什麼,就算是出現死亡,那也是他們的術士死”,亞歷克斯自信滿滿的說着,“我最後再警告你一次,如果以後還直呼我的名字,你就別和我們一起去了”,查爾斯:五十多歲,性別男,五人之中。

五人之中唯一的一個頂級魔法師,也是全國僅有的幾個頂級魔法師之中的一個,頂級魔法師擁有的元素能量,不是普通人能夠想象得到的,厲害一點的魔法師,就可以達到隔空取物的能力。

像高級魔法師的話,不僅僅是可以隔空取物那麼簡單了,他們擁有的能力,基本上都不一樣,有的魔法師可能會對元素比較擅長,而有的魔法師,可能對空間、時間這方面比較拿手,總之,李肅最好不要遇到他們。

傳統道法與外國魔法師,二者用的能力不同,道法基本上只針對邪物,而魔法師的能力,可以對付任何物體,不管是死的還是活的,可以動的還是不可以動的,魔法師的能力如果是用來對付鬼怪,估計沒有對付人那麼方便。

“表弟,你也要快快來啊,表姐都快要嚇死了”,夜深人靜,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雖然此時還沒有死,但是,心理上的壓力還是很大的,狐狸精暫時沒有動手,或許是自己猜對了,但是,這裏除了狐狸精還有其它的東西。

張美華她知道,在狐狸精這裏,自己也許不會死,但遇到那隻厲害的殭屍,自己絕對是必死無疑,因爲看過電影,張美華她曉得那隻從黃金棺材裏面出來的殭屍,它的眼睛也是可以看見人的。

那麼到時候閉氣,也就不管用了,跑肯定也是跑不掉的,正當張美華在心裏想着這些的時候,那隻狐狸精又開口說話了:“你們兩個,到底想好了沒有,如果還沒有的話,那我就要動手了,到時候你們倆一起死。” “表弟,你終於來了啊”,知道是李肅來了,張美華一時之間都差點要哭了,確實,這段時間裏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是受到了很多的委屈,又是心理上的傷害,又是精神上的恐嚇,肉體上也是很累很累。

隨着李肅口中的道法口訣一出,狐狸精馬上就受到了傷害,本來狐狸精聽到李肅念道法口訣的聲音,一時之間也是馬上就想躲了,誰知,李肅念出來的那道法口訣,就像是一塊磁鐵,而狐狸精就像是一塊鐵塊。

無形的高深道法跟着狐狸精一起移動,所以,躲根本就是躲不掉的,狐狸精它剛開始的時候,也是不知道這道法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威力,這下,自己已經不能動了,所有的妖氣也不受自己控制了。

彷彿自己現在就只是一隻小狐狸,不是那隻好不容易修煉成精的狐狸精,這時狐狸精的心裏,感到非常的害怕,那個突然出現的人,他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身上有如此高深的道法,已經很多年沒見過這樣的道士了。

狐狸精也是靈物,自然懂得害怕,但是現在,它不僅僅感覺到了危險,它還感覺到了一絲死亡的氣息,狐狸精,是由狐狸修煉成精,也就是,還沒有死過,屬於動物精,是活物,但也是邪物,身上帶有妖氣。

“美華姐,你看它好像不能動了”,薛美美這時已經觀察出了狐狸精的異樣,絕對是不能動了,要不然這個時候狐狸精它不應該是待在原地不動,而是應該趕緊逃命,看來表弟的道法的確是太厲害了。

張美華在心裏想着,表弟果然沒有騙自己,那後山上應該也是真的有妖怪,只是沒想到,表弟他一個人就可以對付三隻那麼厲害的妖怪,雖然沒有親眼看到,但是張美華她可以想象得出,那三隻妖怪應該是很厲害的。

“美美,我們得救了”,知道沒有什麼危險了,張美華一時也開心了起來,原因也有看到李肅沒有死,而是道法那麼厲害,就一招,狐狸精就被打得不能動了,要是表弟再多來幾招,那,這隻狐狸精很有可能就死翹翹了。

局面突然發生瞭如此大的變化,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李肅他來了,他沒有遲到,不過這也多虧了張美華她的機智,想到了可能有限制這個問題上來,要不然一時緊張、害怕,說出讓狐狸精先殺薛美美。

儘管心裏面很想馬上衝上去抱着李肅,但是薛美美她還是慢了一步,被張美華給搶先抱住了,李肅被張美華一下子給抱住,心裏面馬上就緊張了起來,“表姐這是”,主要是李肅他沒想到張美華竟然會一下子抱住自己。

那隻狐狸精已經是不能動了,這一點李肅他心裏很清楚,狐狸精沒有馬上死去,都已經算是命大了,如果還想馬上行動,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危險暫時沒有了,李肅索性也就讓張美華一直抱着。

只要表姐安然無恙就好了,李肅心裏面就很開心了,之前一直怕自己來晚一步,要是沒救到表姐,李肅絕對會遺憾一輩子,恨自己一輩子,這下好了,看到表姐沒事,至於旁邊的薛美美,李肅他倒不是很在意。

薛美美這時看到張美華一直抱着李肅,心想,果然閨蜜還是不可靠,防火防盜防閨蜜,這句話還是有道理的,現在也只能無奈,張美華又是李肅的表姐,又是自己的好閨蜜,自己總不可能衝上去把他們兩個拉開吧。

拉開是不可能拉開的,薛美美她很清楚的知道這一點,自己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去抱李肅,薛美美畢竟是女孩子,心裏面多少,難免,會有點不好意思,要是李肅來抱她的話,那她肯定是不會拒絕的。

“表姐,那隻狐狸精該怎麼處理”,鬆開之後,李肅趕緊向張美華問着,他的意思是,那隻狐狸精任由張美華處置,“表弟,殺了它吧”,張美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狐狸精的命運就此註定。

“萬法自然,誅殺牛鬼蛇神,妖魔鬼怪,破”,隨着李肅的道法口訣唸完,那隻狐狸精也馬上被打得魂飛魄散了,李肅的道法就算是對付鬼王、或者很厲害的妖精,也只不過是幾招的事情,更何況是對付小小的狐狸精。

這個李肅,比之鬼眼道士中的李肅,要聽表姐張美華的話很多,沒有那麼仁慈,也沒有那麼聖母了,但原則還是有的,李肅也只是心疼表姐擔驚受怕,如果不消滅那隻狐狸精,只怕表姐會不開心。

所以,李肅才如此的果斷,絲毫沒有給狐狸精求饒的機會,出手很快,口訣唸完的同時,狐狸精也就死了,已經受傷之後,自然是經不起第二下了,看到狐狸精死透了,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的心裏一時出了口惡氣。

“對了,表弟,你之前到底是去哪兒了”,走在路上,張美華向李肅問着,雖然不是真的擔心,但是,多多少少也還是有點擔心的,只不過,人最擔心的還是自己,李肅,張美華她只是稍微的擔心一點點。

“我,引殭屍去遠了一點”,聽到表姐問自己,李肅還以爲張美華要責怪他了,於是,心裏面有點緊張,確實自己不該引殭屍去那麼遠,害表姐爲自己擔心,李肅他心裏覺得對不住張美華,都是自己不好。

“表弟啊,表姐沒有要怪你的意思,看你着急的”,張美華笑着說,曉得表姐不是要責怪自己,李肅一時鬆了一口氣,如果張美華要責怪李肅的話,那李肅也絕對是不會說什麼的,任由表姐責怪自己的不是。

也幸好張美華她沒有這樣,張美華她自然是不會這樣的,因爲她知道,接下來,還得一直需要李肅的幫助,要不然,躲過了狐狸精,還有其它很多的危險,自己絕對是過不去的,這期間,薛美美倒是安靜得很。

不知道是不是嚇傻了,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平常薛美美她話可多了,可是現在。 “美華姐,你說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啊”,找了個乾淨可以做的地方,李肅三人坐下,這時薛美美也終於忍不住了,她想問問張美華和李肅,到底自己還能不能回去,要怎麼樣才能回去,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回去,李肅三人都想回去,只是現在,真的說不準,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夠回去,所以,張美華她一時不知該如何去回答薛美美,她自己,其實也是很想知道答案的,這個答案,李肅他也不知道,只有“它”才知道。

“它”是任務世界的設定者,“它”想如何設定,都是看“它”的心情,李肅、張美華、薛美美三人,只是參與者而已,就像是遊戲參與者,這是在玩殭屍叔叔世界遊戲,在遊戲中死亡,玩家在現實世界也會死亡。

就是這麼的簡單,這麼的真實,這麼的刺激,絕對是最身臨其境的遊戲,也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旅程,從開始,一直到結束,雖然說,李肅三人是一直待在殭屍叔叔世界裏就好了,但是,這個世界裏。

它並不安全,甚至可以說,它很危險,那一隻從黃金棺材裏出來的殭屍,就先不說,就說義莊裏,還有接下來從那隻從黃金棺材裏出來的殭屍咬了變成殭屍的那些殭屍,它們就都不怎麼好對付了。

不僅僅需要身手,最關鍵的問題還是,李肅他還得保護好兩個美女,兩個大美女長得倒是漂漂亮亮的,只可惜,在殭屍的面前,它們可不會憐香惜玉,見到了就直接上了,被抓到或者被咬到,那她們的人生也就結束了。

這是很殘忍的事實,但卻是真的,咬到之後,不說馬上就會變成殭屍,但李肅他也絕對沒有辦法在短時間裏救到她們,當然,這個也說不定,也許道法至尊“陰陽玄法”裏有記載如何救被殭屍抓傷或咬到的人的祕法。

但基本上,屍毒發展得那麼快,一下子不注意,就會屍變了,一旦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變成殭屍,那到時候,李肅他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所以,麻煩就麻煩在,有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李肅要顧及得比較多。

“美美,應該不用多久,我們三人就可以回去了”,張美華最後還是選擇先安慰薛美美以及自己和表弟,儘管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是,張美華她知道,害怕也是沒有用的,還是得面對。

要不然,下場只有死路一條,現在,張美華她在想,能不能阻止劇情的發展,讓那隻厲害的殭屍不能從黃金棺材裏出來呢,有沒有這種可能,自己該如何先去找到他們,或者是,先找到四目道士和一休大師他們。

先到義莊再說了,希望老天爺保佑,別讓那隻厲害的殭屍出來了,但老天爺會不會顯靈,這個就不知道了。

“美華姐,是真的嗎”,薛美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嚇傻了,這當然只是說說而已的,張美華她只是不想大家都心裏害怕、緊張而已,沒想到薛美美她竟然來一句是不是真的,這下,張美華她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薛美美了。

李肅也是,同樣在等張美華她的回答,他也想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弄得張美華自己倒有點兒緊張了,這都什麼跟什麼,“當然是真的,我們很快就可以回去了”,張美華還是決定先安慰李肅和薛美美二人。

就算是騙他們,騙自己,那也騙一次吧,張美華她也是沒辦法,難不成還說,是啊我剛纔是安慰你們兩個的,這下高興了吧,張美華她自然不可能會這麼說,所以,這個事情暫時也就這樣了。

接着,薛美美也沒有再問張美華什麼了,李肅他更加不會問,他都聽張美華的,張美華說什麼就是什麼了,不用去問,反正表姐不會害自己,李肅他只要知道,張美華不會害他就行了,其他的,不用去想太多。

又休息了一會兒,“美美,表弟,你們都休息好了嗎”,張美華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還是先回義莊再說,至於會不會再遇到殭屍,只要有李肅在,張美華她也不是很擔心,所以,決定馬上啓程前往義莊。

李肅和薛美美二人感覺休息得也差不多了,接着張美華三人便開始繼續向義莊走去,只是,距離還是有點遠的,畢竟之前跑了那麼久,現在只是用走的,速度上差了不少,要是用跑的話,會快很多。

之前是因爲有狐狸精,所以,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才跑那麼快,現在很安全,李肅又在自己身邊,張美華她自然是不會再跑了,跑起來身體也累,慢慢走就好了,只是,張美華她發現了一個問題。

就是,哪怕自己已經很累了,但是卻沒有想要睡覺的感覺,不知道是爲什麼,這個事情她還沒有和李肅以及薛美美說,但其實,李肅和薛美美他們二人何嘗不是一樣,也沒感覺自己想睡覺,之前確實也挺累的。

午夜時刻,李肅獨自一人睡在家中的臥室裏,這時的李肅,正在做一場毛骨悚然的噩夢,他夢見了……

“別摸了,有同學在”,自己坐在一輛大巴車上,夢的內容是這樣的,或者說,劇情是這樣的……

“怕什麼,又沒有別人”,李天覺得,自己那樣做,真的不算什麼,又不是當衆做那種事情,只是手無聊,想要摸一摸而已,都是同學,有什麼大不了的,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她們,她們如果敢說什麼的話,我連她們也一起上了,放心,她們不敢說什麼的”,李天一副很牛逼的樣子說道。

“可,可是”,不知道朱倩她想說可是什麼,但薛美美沒有給她說完的機會了。

“不是我說啊,要是真的像李肅還有陳婷他倆演的那麼誇張的話,那爲什麼沒有看到鬼啊”,李天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鬼,鬼那都是人們無聊的時候,想出來的,亂說一通的,其實,是沒有鬼的。 “它既然還沒有發佈任務提示,那麼我們也只好先進村再看看了”,“啊,現在就進村啊”,“蘇姍,你別那麼害怕嘛,弄得我也跟着你一起害怕了。”

“好,我們大家死也要死在一起”,“大家小心一點,儘量不要和老屍硬抗,能躲就躲,估計任務提示也快要來了”,“蘇姍,你跟緊我,其他人自己小心一點。”

“跑不掉了”,“小心”,“肚子好餓啊,要是來一輛車,車上有食物的話,多少錢我都買”,“好了,馬上就不用捱餓了”,“操他嗎的,這麼晚纔來,老子都快餓死了。”

“不能全部拿出來嗎,一件感覺好少”,你以爲是你家啊,還全部拿出來,有一件就不錯了,做人不能那麼貪心,知不知道”,“哼,李天,難道你不想全部把它們拿出來嗎,還說我,我還不知道你心裏是怎樣想的。”

“我操,不依靠它,難道我依靠我自己去對付鬼嗎,開什麼國際玩笑,沒有想笑的慾望,哭的慾望倒是有了”,“李天,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都說效果不穩定了,你還笑得出來。”

“我日,這都是些什麼貨,水貨嗎”,“再看看,老子就不信了,沒有一件好的東西”,“嗎賣批,之前咋不送一碗飯來,我要煮熟的幹嘛。”

“玩不下去了,就連傳說中的神仙水,都這麼的坑,需要任務參與者自己去試試,這是什麼鬼,萬一不靈,那怎麼辦,賠一條命給我嗎,真的是,鬱悶啊。”

“蛋痛,真的是蛋痛,你自己也知道,需要大量,那你還給我們這麼少,什麼意思,請問。”

“那個,美熙啊,你說這童子尿、童子血的,感覺還是挺厲害的,不知道那個,會不會也有這麼厲害啊”,“蘇姍,你不會該是想說,那個吧”,“不知道,到時候可以試試,怎麼,難道你還是那個。”

“這舍利子感覺是巨坑啊,一旦擁有它,就等於是把我們給全部出賣了,餵它們吃下去,談何容易,可能它們還沒吃下去,我們自己就先被它們給弄死了。”

“只想說一句,沒有最坑,只有更坑啊”,“繼續啊,老子倒要看看有多坑,全部來啊”,“老師村,什麼鬼”,“老師村,真的有這樣的村子嗎,全部都是老師。”

“好吧,我儘量不多問”,“它說要在天黑之前趕到,那我們大家現在就走吧”,“對了,之前道具還沒給我們,就讓我們開始出發了”,“我選,破爛的桃木劍。”

“說完了,到我選了嗎,那我選破碎的八卦鏡”,“我選方向感不穩定的羅盤”,“我選墨斗線好了”,“到我了,那我選硃砂好了,我感覺硃砂還是不錯的”,“金錢劍。”

“大家都選好了嗎”,“嗯,我選好了,我選了一把機吧金錢劍”,“我也選好了,我選了墨斗線”,“我看那硃砂還不錯,我就選硃砂了”,“羅盤可以知道危險在哪裏,所以我選了個羅盤。”

“噢,沒什麼,就是隨便問問,那大叔你,是住在老師村裏面嗎”,“那老師村裏面有些什麼好的風景地方沒有”,“那你們那裏有些什麼樣的風景啊”,“錢,我們身上沒有,怎麼了。”

“沒錯,我們身上是沒有帶錢”,“大叔,怎麼了”,“什麼東西最多,那肯定是老師啊,老師村老師村,那當然是老師最多啊,不過,你問的包不包括人。”

“那就是老師了”,“對了,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一下”,“那個,老師村裏面的人,都是老師嗎”,“不是老師也會變成老師,這是什麼意思啊。”

“好了,李天,我們不要一直問這位大叔了,趕路也辛苦的,讓大叔休息一下吧,有什麼要問的,我們等下再問”,“你怎麼了,你忘記我之前和你說的話了。”

“我不是擔心,我而是很擔心,這可是關係到我們所有人的性命,李天,我希望你要有點分寸,這真的不是在現實世界裏,你要明白這一點”,“大叔,你們老師村裏面有村長嗎。”

“那,村長年齡多大了”,“李天”,“大叔,不好意思,我這位同學,他就是問題多,您不必理會他”,“大叔,你看前面的那個村莊,它是不是,就是老師村了。”

“像人咯,像大叔咯,不然還像什麼”,“大叔”,“終於要到了,走了這麼久了都”,“老屍村,我擦,是老屍村啊,不是老師村嗎”,“走吧,我們先進去,暫時應該不會有危險的。”

“大家小心一點,我總感覺有點不對勁”,“陳婷,你能感應到危險嗎”,“有是有一點點,但是不是很多”,“我們大家走慢一點,前面的房屋好像是更多了,我怕會有危險,大家儘量小心一點。”

“就是,就是,憑什麼你就可以和李肅他一起睡,我們三個就不可以呢”,“這樣吧,男生跟男生住一間,女生和女生住一間,大家覺得怎麼樣。”

“抱歉,我不搞基,你還是找別人吧”,“說真的,我還是覺得有點害怕,要不,我們大家就都住一間房間好了,你們看,這樣行嗎。”

“咦,我怎麼會在這裏,我不是應該”,“你是,我好像不認識你”,“什麼你救了我,我這樣子像是需要人救的嗎,你神經病吧”,“就說你了,神經病、白癡。”

“切,嚇唬誰呢,別以爲姑奶奶我是嚇大的”,“等等,她剛纔是怎麼走的。”

“那這樣吧,我就叫你依依姐姐好了,你看怎麼樣”,“對了,依依姐姐,你白天的時候也可以出來的嗎”,“那下雨天呢,下雨天也可以出來嗎”,“依依姐姐,我帶你去我家玩玩。”

“倩倩,你現在還不能親姐姐,姐姐畢竟已經不是活人了,如果你親了姐姐,弄不好會生大病,到時候姐姐也無能爲力”,“嗯嗯,那好吧,姐姐,那你以後一定要保護我,好嗎。” “依依姐姐,你真好”,“有陰氣”,“等一下,我告訴你,你身邊有一隻鬼”,“我去,依依姐姐,你沒隱身了嗎,竟然讓別人看見了”,“依依姐姐,你幹嘛,不能殺人”,“這個李肅,好像有道法。”

“好,放過它也可以,但是,你要保證它不會害人,我表姐的老公就是被鬼給害死的,我這次就是表姐帶我過來的,帶我過來消滅那隻厲鬼的”,“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害人,否則,我一定會將你打得魂飛魄散。”

“那你們這是要去哪裏啊”,“我去我表姐家,這是我表姐”,“那我,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回去”,“你要跟我們一起回去,你是我表弟的什麼,同學,還是,朋友。”

“我不是他的同學”,“那是朋友”,“嗯,算是吧”,“表弟,這是你朋友,你怎麼都不跟表姐說一聲,那一起回去就好了”,“那個,我突然想起,家裏比較亂,要不下次你再到我家來玩。”

“怎麼啦,沒事啊,大不了我幫你一起收拾”,“要不下次可以嗎,這次我表姐家確實是”,“奇怪,怎麼會這麼幹淨,自己出去的時候,記得是很亂的,怎麼現在。”

“第一呢,給你介紹我的表弟,第二,我想帶你們兩個去旅遊”,“旅遊,好啊,不過我又得請幾天假了”,“沒事,請就請吧,這個月的工資,美華姐發紅包給你。”

“好了,那我們什麼時候去”,“今天吧,今天就走”,“美華姐,你是不是有事沒和我說啊”,“沒什麼,美美,你別多想”,“美華姐,今天咋悶悶不樂的啊,都不見你說話了。”

“是啊,你美華姐有點不開心咯”,“表弟,你肚子餓了嗎”,“表姐,我還好,你餓了嗎。”

“表姐,你剛纔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啊,表弟,你也聽到了”,“還有我,我也聽見了。”

“表姐,我們現在先趕緊離開這裏,我剛纔看了看,沒有發現有鬼,但是這裏好像有其它的邪物,可能真的會有殭屍”,“啊,會有殭屍”,“表弟,表姐想問你一下,你能不能打贏殭屍啊。”

“表姐,我不知道,對了,你幹嘛要這樣問啊”,“因爲,我感覺到,我下面好像有東西在動”,“那個,美華姐,我也是,我感覺我下面也有東西在動,好像就要出來了一樣。”

“表姐,你們倆趕緊下來啊”,“表弟,我腳軟了,你來揹我下來”,“表弟啊,你說這是什麼地方啊”,“沒錯,是表姐,還好”,“表姐,你們兩個趕緊閉氣,不要呼吸,我引它到外面,然後你們也慢慢的出來。”

“美華姐,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啊,美美,你覺得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美華姐,你還是先別問我了,你表弟好像不見了”,“剛纔明明還在前面的,怎麼一下子就不見了。”

“不要說話啦”,“怎麼辦,怎麼辦”,“終於可以呼吸了,我都快窒息了”,“美美,你看,前面好像是高樹林”,“美華姐,高樹林,什麼意思啊”,“美華姐,這林子還真大,走了這麼久,都還在林子裏。”

“美華姐,我現在是又激動又害怕,想不到還真的可以進入到電影裏,平時看小說,裏面的主角穿越這個位面,穿越那個位面的,然後得到厲害的東西或是自身變得很厲害,不知道我們有沒有那種運氣,也。”

“對了,如果能夠找到那個道士和那個和尚住的地方,或許就安全了”,“美美,我想我們只要找到四目道士和一休大師,我們應該就安全了,只是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去找。”

“等下,美華姐,你有沒有覺得,這個地方很像電影中四目道士和那隻狐狸精打鬥的地方”,“啊,美美,你說我們倆會不會也遇到狐狸精啊”,“美華姐,你別嚇我,應,應該不會吧。”

“美華姐,你剛纔有沒有看到什麼東西飄過”,“不對,好像是一個人”,“美美,怎麼了”,“美華姐,我們可能已經遇到那隻狐狸精了”,“美美,你說我們能不能活着離開這裏。”

“美華姐,你別想得那麼糟糕,儘量往好的方面去想,我們一定可以活着離開這裏的”,“接下來,我們該往哪裏走”,“美華姐,選左邊”,“美華姐,你有沒有覺得好像有東西在跟着我們。”

“時間到,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李肅、楊雅錦、宮澤鈴子五人繼續進行下一個任務,現在立刻走出小房子,前往十五公里外的一處孤僻古宅,並在古宅裏住上三晚,時間一到,任務參與者可馬上離開,回到小房子。”

“啊,又要開始了,能不能不做啊”,在場的衆人,除了南宮梓夕她心裏是這種想法之外,其他人基本上也都是,只是,此時,李肅他已經不再是之前的那個李肅了,他而是另一個李肅,最開始的那個李肅。

“李肅,你覺得這件事情奇怪嗎”,蘇芯琪問完這句話之後,李肅只覺得,蘇芯琪她很奇怪,“自己好像不認識她,她突然對自己問這樣的話,顯然,她之前是認識自己的,那他一定是認錯人了。”

李肅在心裏想着,沒有馬上回答蘇芯琪她,他現在要做的是,先弄清楚自己現在的情況,“之前自己明明是在睡覺,難道魔王它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了嗎”,李肅對於沒能將魔王消滅掉,心裏一直不甘心。

自己就算是有高深的道法,那又怎麼樣,還不是不能將魔王它給消滅掉,還是繼續放着它害人,觀察了一下週圍的環境,李肅可以確定,自己是又進了任務世界,那麼,這應該是第十一次任務了。

“喂,人家問你話呢,你怎麼這麼久還不回答,一點禮貌都沒有”,見李肅不知道腦海中在想些什麼,南宮梓夕這時出言提醒李肅道,確實,蘇芯琪她問李肅的問題,已經是在兩分鐘前了。 “奇怪當然是奇怪的,它已經說了,我們得馬上離開這裏了,我們一起走”,聽到李肅突然出聲,四個女生一時沒反應過來,接着就是覺得,這個李肅倒有點不正常了,最奇怪的現在應該是他纔對吧。

蘇芯琪在心裏想着,因爲她感覺到,現在在自己身旁的這個人,他好像不是之前的那個人了,但是,樣子沒有變,只是不知道,爲什麼他身上的氣質和之前不一樣了,現在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簡直帥呆了。

就是完成了一次任務而已,有必要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嗎,蘇芯琪作爲一名女偵探,觀察能力要比南宮梓夕她們強多了,要不是看樣子沒有變化,不然她真的會以爲,這是換了一個人在和自己繼續做任務。

當然,蘇芯琪她也沒有說錯,確實,李肅他是換了一個人,只是身體沒有換而已,換來的這個李肅,他只是之前已經完成了十次任務的超級資深任務參與者,肯定給新人任務參與者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對於這個李肅,蘇芯琪她有一種,想依賴的感覺,她覺得,這個人一定可以帶自己回去,不會讓自己死在這任務世界裏,雖然現實世界也只有那麼的美好,人與人之間,更多的是利益,感情世界幾乎少之又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