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還是幾條黑龍的身上圍著鐵鏈拖拉著一隻黑色的馬車。

0

而那位真正厲害的神仙此刻正坐在雲霧的馬車之中。

若不到關鍵時刻,這位神仙是不會出手的。

盪魔天女帶著眾天仙降臨懸空島。

周圍早就有大群修士紛紛跪拜著。

「拜見天女。」白眉真人率眾正道聯盟的高層長老當即跪拜下,最先高聲喊道。

其他門派的掌門、長老也盡皆跟著跪下:「拜見天女。」

「嗯,你們辛苦了。」盪魔天女一邊隨意得點頭示意,一邊目光尋找著羽塵。

很快,盪魔天女在人群中看到了羽塵。

羽塵毫不客氣得和她對視,眼中透著一絲憤怒。

他沒想到天女竟然會騙自己。

當初,老炎狼給了羽塵一塊玉牌,說是能定位。

等天女恢復傷勢后,就帶著雲若彤來找羽塵。

但卻萬萬沒想到,她是帶著天界大軍來的。

雖然天女和魔女之爭曠日持久,但拿雙方的友情來當籌碼就太過分了。

盪魔天女雖然性格強勢,此刻也被羽塵那憤怒的眼神,看得心中有些愧疚。

只能吩咐跟她一起來的老炎狼:「你去問問羽塵,魔女的下落吧。」

老炎狼一陣為難:「這。。。。我。。。。」

天女無顏面對羽塵,就讓我上去頂缸嗎?

如無意外,自己現在靠近羽塵,肯定會被他打一頓吧。

羽塵的脾氣,老炎狼實在太了解了。

見老炎狼猶猶豫豫,天女皺眉說:「你若不願意就算了。反正挖地三尺,我的部下總能把那魔女找出來的。回去之後,你這沒用的傢伙就去養馬吧。」

老炎狼:「天女大人,別這樣。我去還不行嗎?」

老炎狼被逼的沒辦法,只能跑去勸說羽塵。

為了以防萬一,他還帶了兩個天仙貼身護衛。

老炎狼舔著臉,笑嘻嘻得跑到羽塵這邊:「嘿嘿,羽塵公子,好久不見呀。」

羽塵冷著臉,從懷中掏出那塊老炎狼送他的玉牌:「老陰逼,你他娘的敢耍我?」

老炎狼辯解道:「這個,羽塵公子你誤會了。天女大人當初讓我送這塊牌子給你時,並滅有心機,她是真的想要來找你的。奈何後來有人走露了消息,天庭知道魔女會來萬仙伏魔大會。硬逼著我家天女大人率兵來抓捕的,這真不是我們自己的意思。。。。」

「我信你媽的的鬼話。」羽塵說著,氣呼呼得拿起那塊玉佩,仍在老炎狼的臉上。

「哎喲,我的眼睛。公子你太狠了吧。我們是朋友呀。」老炎狼抬起爪子捂著眼睛,發出連連慘叫。

羽塵冷冷說:「從今往後我們不再是朋友了。我本將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你們太讓我失望了。」

老炎狼還想解釋。

羽塵卻不搭理它,轉而對身邊的熊貓阿蒙說:「阿蒙,這老狼騙了我們。你看該怎麼辦?」

熊貓阿蒙聽了這話,二話不說,上去一腳把老炎狼給踹飛了出去。

順便還給老炎狼豎了個中指。

跟著來的兩個天仙見老炎狼接二連三被打,頓時大怒

「凡人,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狼大人無禮。」

老炎狼卻扶著老腰爬起來:「算了,算了。他們若是動真格的,我早就沒命了。我們走吧。」

老炎狼嘆了口氣,帶著兩個天仙走了。

它心裡清楚。

若是羽塵和熊貓阿蒙,真要下毒手,自己早就變成肉碎了。

他們揍自己,只是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老炎狼垂頭喪氣得回到盪魔天女身邊

「哎,沒有用。羽塵公子不願意說出魔女的下落,還把我打了一頓。」

盪魔天女咬了咬嘴唇:「他既然不想說,也不要勉強他了。反正魔女就在這島上。她這次被瓮中捉鱉,跑不了的。讓眾仙使用照妖鏡來尋找魔女吧。」

「是。」一聲巨響直接將蘇晴渾濁的拽了回來。

蘇晴震驚的看著李雨憤怒的李雨:「李雨!」

李雨來到蘇晴的身邊,一把將蘇晴手底下的那個協議書拿起來,當然撕碎扔在了陸銘的身上。

李雨憤怒的指著陸銘:「老不死的,敢陷害蘇晴是吧,找死嗎!」

辦公室內,那些董事會的老頭一個個驚愕的看著李雨。

陸銘更是身體都有些顫抖。

上次李雨一掌拍碎桌子的事情他們還歷歷在目。

陸銘立即與李雨拉開距離,指著李雨:「你!誰讓你進來的!這是我們蘇氏藥房的……

《聖醫霸婿》第二百二十三章厚顏無恥之人雲修有這樣的想法書芷洛並不意外。

在雲修的心中,乃至在大多數人的心目中都認為皇后是整個南臨國除了皇帝之外,身份最為尊貴之人。

所以,皇后如此尊貴,又豈能真如凡夫俗子一般被罰受過呢?

但,不應該是這樣的!

書芷洛緩緩低下身子,注視著雲修澄凈的雙眼,「你記著,錯

《世子妃要出逃》第197章 「額……」

與元龍展開激烈戰鬥的將臣突然渾身一震,退出數萬里,閉上雙眼似乎在感悟什麼。

元龍沒有追擊,立於虛空原地。忌憚地看着古怪的將臣。

在元龍借用洪荒天地意志之力屠戮屍族后,這個號稱屍祖的將臣就出來了。

元龍與將臣當即開戰,從獸城戰至虛空,元龍驚恐的發現自己處於絕對下風!

論修為,將臣與元龍同階;論神通,將臣八種大道神通出神入化,神秘莫測;論道軀強度,將臣敢硬抗元龍龍軀,而元龍不敢抗將臣的一雙鐵拳!

唯一一點令元龍欣喜的是,這個將臣似乎不太懂巧妙的戰技搏殺,一招一式來直去,意圖十分明顯。

元龍畢竟是龍族的元帥,經歷大小戰事無數,將臣的戰鬥經驗與之相比實在少得可憐——將臣出世以來,只和檮杌戰過一場。

元龍仗着熟練的戰法戰技在將臣手下只能保持不敗。元龍並不畏死,而他真正畏懼的是,將臣在戰鬥中,戰鬥經驗與戰技搏殺之法愈加熟練,進而越發強大。

大道至簡,能將戰技化繁為至簡單,一拳一掌發揮出最大威力。

很顯然,將臣正在向這方面靠攏。

元龍知曉的存在中,祖皇和獸皇,以及無上盤古大神,戰技至簡。

如今見將臣暫退,豈敢追擊。

「唉,這個將臣搞什麼!再打一會兒,元龍就要敗了!」

吼聽着其他凶獸議論紛紛,笑了,「那將臣一臉沉思,必定發生了不得了的事!此時戰不過百萬年,我等還是靜觀其變!」

正如吼所言,將臣突然的沉思,確實發生了不得了的大事!

突然,將臣轉身離去!

將臣要去找另一位屍祖,因為,有魔神,死了!

屍族由八大魔神創造,魔神身死道消,將臣作為屍祖,自然能感覺到。

將臣離去這個時間點,正是神逆斬殺魂祖的時候。

元龍一見將臣走了,當即振臂高呼,「屍祖將臣已敗!龍族必勝!拿下屍族!」

雖然元龍不清楚將臣為何離去,當並不妨礙他將劣勢轉為優勢,做到戰場上的優勢最大化。

元龍一語石破天驚,不知屍族是如何想的,可能殭屍們也沒有什麼想法,龍族戰士卻是備受鼓舞,士氣大振,龍族威勢瞬間爆發!

金龍,銀龍,蒼龍,盤龍四陣齊出。

水火神通,異種元素,靈寶攻擊,道韻波動,一條條龍軀遮天蔽日而起,一口吞下無數殭屍!

——屍族不是不死不滅嘛,好的很,那吾等龍族就將你們吃了!你們就在吾等龍腹中復活吧!有本事就在龍腹中成家立業啊。

倘若八大魔神以混沌時代的魔神道軀為本創造出屍族,那麼屍族的本體說不定也會如凶獸一般動不動就是數百,數千萬丈,也不只有被龍族吞了。

可八魔神早沒了魔神本體,能創造出兩個本體強大的屍祖就不錯了,其餘屍族的本體自然不如龍族。

戰況登時改變!

有了龍族帶頭,鳳族與玄武族也爆發了,三族大軍發揮出全力,瞬間將六成屍族大軍打崩。

「吟!」

「啾!」

「吼!」

三族大軍齊聲怒喝,向整個洪荒宣洩他們的無以倫比的實力。

「三族聽令!先滅屍族!再誅凶獸!掃平諸強,一統洪荒!」

三族高層豪氣干雲,雄心萬丈,一直以來,他們被獸族壓制的太慘了,如今,瞧見自己族群有如此赫赫之威,不禁驕傲。

「中部凶獸聽令!」吼的臉色驀然變得鄭重,「出城迎敵!斬殺龍,鳳,玄武,屍族,魂修!」

其餘凶獸臉色一變,儘管十分好奇吼為何會現在下令,三族與屍族打的越兇殘,對獸族越有利啊。

但是,既然皇任命吼為此次大戰中中部凶獸的統帥,就必須執行命令。

凶獸們離去,吼看見吒獸滿是疑惑,笑道:「是不是很好奇我為何會現在下令。」

吒獸點頭道:「是啊,三族與屍族全面開戰,不正是我們樂於一見的情況嗎。」

吼沉聲道:「照三族這種打法,這股士氣,屍族被擊敗只是時間問題,三族擊敗屍族后,道心進步,意志堅定,一鼓作氣對戰我族,那時我們損失會更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