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優達將軍的頭顱。”

0

“什麼!優達將軍死了?!”

“快撤,優達將軍被殺了!”

“快逃,快逃……”

隨後。

大食遊騎軍心打亂,紛紛無心戰鬥,開始逃跑。

“想逃,做夢!”

“吾等將士聽令!”


“給我追擊,一個不留!”

李易抹了一把小臉上血水,殺意騰騰的下達了將令。

“末將領命!”

鄉村小神醫 嗚嗚……”

所有的將士,包括幽冥鬼軍,齊齊領令,策馬追殺。

而李易卻拉住了馬繮繩,停止了追殺。

而是來到了山寨的木門樓之前。

“山寨的父老們,我以將大食遊騎擊退,你們就先回家修整一下吧。”

話音剛落。

李易便見到了山寨的木門樓打開了。

“哈哈,小易子,還記得我嗎?”

第一個出來的就是四叔公。

其實許諸大吼賊將已死的時候,木門樓之上的老幼婦孺都聽到了。

他們喜極而泣,悲傷而哭。

然後微微收整了一下心情,走下了木門樓,爲到來的李易開門。

“記得,你是四叔公,我七歲時,還燒了你的鬍子呢。”

李易翻身下馬,看着出來的四叔公與身後之人,他有些哽咽了。

然後…

對着山寨的老幼婦孺,鞠躬道,“對不起,小易子來晚了。”

誰知四叔公一把攔住了他,把他的腰桿搬直了。

“不晚,小易子來的正好。”

“小易子,雖然你只有八歲,四叔公還得說一句,我華夏男兒腰,只爲忠義而彎,只爲孝道而彎,只爲禮義廉恥而彎。”

“你明白嗎?” 萬一幾人很快就回到了雲江市,楊帆早早就得到了萬一的通知,一到雲江,楊帆就將薛馨接走了,當然,以薛馨的性格,也絕對不可能跑到醫院去療養。

我曾愛你如命 ,凌魚歌口中的‘組長’。

不過,實在是行動不便,這個想法也只好暫時擱下,待到傷好後,再做計較。

萬一將花凝香也趕回到‘尚熙國際’,眼下,花凝香其實也對萬一的身份十分的好奇,不過,實在是忌憚萬一的手段,而且屁股也疼得慌,剛纔坐車回來,她幾乎沾都不敢沾坐墊,只好先回家養屁股上的傷去了。

黑狼將那隨手牽過來的車丟在了路邊,而後和萬一打車來到了市中心,萬一自然是要先去柳妖妖那裏看看。

畢竟,他本來打算,利用昨夜的時間,將虎煞幫做一次清理,但昨夜卻又巧遇上被雲堂擄去的蕭吟月與夏荷,而且還有薛馨的事,也就暫時擱置了。

更何況,昨夜與雲豹一戰,萬一意識到,要想徹底端了虎煞幫,恐怕還是得與天組的兄弟商量商量,以天組的力量實行這次清剿。

事情並沒有完全被解決,萬一擔心那段銘被他打傷,虎煞幫的會找到柳妖妖的‘藍色妖姬’會所,這才一回來就要去柳妖妖那裏看看。

很快,萬一與黑狼就來到了柳妖妖的‘藍色妖姬’會所,卻見會所的大門仍然緊閉,不過,萬一卻注意到,在那三樓的小窗口,正有兩道眼神向自己看來。

恰巧就在此時,萬一那燒包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是柳妖妖打來的,昨夜,萬一下手有點重,加上柳妖妖本來就喝了不少酒,致使她一直睡到了現在。

一醒來,柳妖妖發現身上蓋着的涼被,頓時聯想到,自己想要迷翻萬一的計劃可能是被萬一識破了,而此刻,萬一卻並不在身邊。

柳妖妖一顆心立刻懸了起來,急忙撥打萬一的電話,聽見萬一接通了電話,柳妖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急忙說着:“萬一,你在哪裏?”

“姐姐,我看你昨晚是喝醉了,我有點事就回學院了,現在正在你的會所門口呢。”

柳妖妖一聽,連忙說着:“那我現在接你。”

“不用了,我上來了。”


萬一昨天就將會所門的鑰匙留在了身上,此刻,對黑狼說着:“等下你和樓上的周龍田良會和,就暫時呆在會所之中,後期的行動我會通知你們的。”

“好的,萬少。”黑狼點頭說着。

爲了防止段銘帶着人報復,萬一昨夜就讓周龍與田良二人潛入會所,暗中保護柳妖妖。

柳妖妖已經在樓上焦急等待着,一見萬一上來,急忙迎了上來,一臉關切的問道:“萬一,你沒事吧?”

“呵呵,姐姐,我會有什麼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萬一攤了攤手笑着說道。

柳妖妖看了看萬一,頗爲詫異的問道:“你沒去虎煞幫?”

“我去虎煞幫幹啥?”萬一裝着一臉不解。

“沒去就好,沒去就好。”

柳妖妖徹底放下心來,隨即說着:“我之前已經聯繫了幾個有意會所的老闆,會所很快就會轉出去。

萬一,姐姐想好了,準備回省城找點事做,你還是跟着姐姐一起去省城吧,在那裏姐姐我可以爲你找個工作的。”

萬一當然知道柳妖妖是怕自己被虎煞幫的報復,這才說出讓自己隨她去省城,又怕自己覺得過去沒生活保障,這才承諾給自己找工作。

萬一覺得心頭一暖,柳妖妖雖然決定走,但還是考慮到了自己的安全生計問題,這足以證明,柳妖妖心中的確裝着自己。

當然,萬一所指的,只是說明柳妖妖是一個重情義的人,並不是說柳妖妖就喜歡他。

萬一看着柳妖妖,感激的說着:“謝謝姐姐你能爲了想得這麼周到。”


柳妖妖微微擡眼看着萬一,卻是一臉歉意:“你是爲我出頭才得罪了虎煞幫,我不能自己一人跑了,就不管你,那事姐姐可做不出來,萬一,你想好沒,跟姐姐一起去省城吧。”

“不了!”萬一微笑着搖頭拒絕了。

柳妖妖面色一正,拉着萬一的手,急切的說着:“萬一,姐姐沒和你開玩笑,你知道,姐姐本也不怕事,但虎煞幫在雲江的勢力的確太龐大,你這次打斷了段銘的手,他們不會放過你的,你留在雲江會很危險的。”

看着柳妖妖那焦急的樣子,萬一也不忍心,當即握着柳妖妖的手,正色說道:“姐姐,我不會走,你也不用走。”

“不用走?”柳妖妖一怔。

萬一一點頭:“姐姐你可以先回家避避風頭,會所就暫時歇業,過段時間再開就是。”

“那段銘知道我所住的地方,我回家恐怕也躲不過他,再說,你怎麼辦?”柳妖妖一臉的擔憂。

就在此時,萬一那奇葩的電話鈴聲又想了起來,柳妖妖現在倒是沒心思在意萬一的電話鈴聲,只是在一旁想着,怎麼才能把萬一給勸得和自己一起去省城呢。

“萬一,這都幾點了,你還不回來?”

萬一一接通電話,那頭頓時傳來了凌魚歌殺氣騰騰的聲音。

萬一趕忙賠笑着:“那個,魚歌,馬上,馬上就回來了,我已經在市裏了,對了,老師在你旁邊沒?”

“老師?還喊老師?”

凌魚歌一聽,頓時大怒:“你不用回來了!”

WWW★тTk án★¢O

萬一急忙說着:“魚歌,別,別啊,那不是爲了怕在學院中傳出來,對你姐姐的聲譽不好嘛。”

“好吧,我就暫時饒了你。”凌魚歌也覺得萬一說得有道理,這才鬆了口。

萬一暗自出了一口氣,這小姨子,怎麼總感覺她似乎是一定要將自己和凌魚卿湊到一起呢?

“那把電話給你姐姐吧。”萬一隨即說着。


“好的。”

不一會兒,凌魚卿的聲音就傳了過來,這兩姐妹雖然長得一模一樣,但聲音還是有很大的區別。

凌魚卿的聲音輕柔圓潤,聽得讓人宛如如沐春風,而凌魚歌的聲音卻十分的清脆,宛如一隻俏皮的百靈鳥。

電話裏,凌魚卿說着:“喂,萬一,你別聽魚歌胡鬧,你有事就先把事辦完再回來,我會做飯的。”

萬一一聽,心頭頓時生出一股異樣的感覺,這怎麼聽上去有點像是妻子對在外忙碌丈夫的交代語氣呢?

萬一此刻心頭涌出一股強烈的期待,他期待着自己與凌魚卿以後的同居生活,那一定很特別,很溫馨吧。

不過,看着旁邊不遠的柳妖妖,萬一將心頭的期待暫時壓了壓,輕聲說道:“那個,魚……魚卿,我想告訴你一件事。”

那頭,凌魚卿心頭一喜,萬一終於再一次叫自己的名字了,但她覺得自己不能表現得太過開心了。

萬一畢竟是自己的學生,自己一旦表現得太明顯,反而讓萬一覺得自己太不矜持了,凌魚卿深吸了一口氣,壓抑着自己內心的喜悅,裝着平淡的問着:“有什麼事,你說吧。”

“你的閨蜜柳妖妖遇上些麻煩,呆在家裏恐怕不安全,所以我問問你的意思。”

“什麼?”

萬一話剛一落,那頭,凌魚卿直接從沙發上蹦了起來:“你說妖妖?妖妖怎麼了?”

萬一趕忙說着:“魚卿,你先別激動,她沒事,只是這些天呆在會所和家中有些不安全而已。”

“哦,那就好。”

凌魚卿鬆了口氣,後又坐在了沙發上,突然好奇的問道:“咦,萬一,你是怎麼知道妖妖遇上麻煩的?”

“我正好路過,看見是柳妖妖,這纔出手幫她一把。”

萬一自然不會說是爲了查那個連環少女被殺案時,就有那麼巧,其中一個有關聯的就是柳妖妖,而就是那麼巧,萬一出現的時候,正是柳妖妖碰上麻煩,最爲煩惱的時候,如果不是這樣,恐怕柳妖妖早就閒不住聯繫萬一了。

凌魚卿也沒有細問,而是問着:“妖妖在你身邊嗎?”

“在。”


“那你將電話給妖妖吧。”凌魚卿說着。

聽凌魚卿這麼說,萬一倒是不用擔心柳妖妖這兩天的住處了,因爲,以她與凌魚卿的親密程度,凌魚卿絕對會邀請柳妖妖去她那邊住。

如果柳妖妖真的住過去了,那萬一也就不用再考慮她的安全問題了,有凌魚歌這位天組的成員在,相信大部分的問題還是能解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