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幾名修士林中搜索,羅天也在暗中暗暗觀察。

0

通過觀察,羅天確認這幾名修士都是墨家之人,墨家的黑色靈牌在腰間在明顯不過。

墨家對於靈脈的戒備竟至如此,羅天對接下來的事情一時有些猶豫。

轟!

遠處忽然傳來一聲爆炸,隱隱還有山體崩塌的轟鳴。



「咋了,是靈脈!」

「走!」

「速去支援!」

爆炸響起后,那幾名鍥而不捨的墨家修士這才架起靈遁疾飛而去。

羅天又等了片刻,直到第三聲爆炸響起才施施然的從林中飛上了上來。

靈目運起往那處望去,百裡外煙塵滾滾,隱隱約約有咆哮之聲。

「妖獸!」

靈脈中闖入妖獸,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在尋常不過。


對於靈脈內靈石的需求,可不單單隻有修士,妖獸、靈獸,一切需要靈力修行的都會對靈脈垂涎三尺。

相對於修士們的警惕謹慎,往往這些妖獸最為沉不住氣。

羅天猜測很可能是某頭修為不俗的妖獸,實在按耐不住便對靈脈動起了手腳,被墨家把守靈脈之人發現,隨即雙方大打出手以至於上蹦地裂嘶吼連連。

收起靈目羅天思考了一番,腦中把溶洞的走勢大致推擬了一番,發現就在那處正在哄鬧的區域不遠,便將氣息收斂於林中急速賓士而去。

羅天對墨家與妖獸的爭鬥不感興趣,他感興趣的是究竟那方勢力發信了溶洞所在。

林中賓士速度要比飛行慢多了,百里羅天花了一刻鐘還多才趕到附近。

身形如猿猴,一個閃動羅天便到了一顆十數丈巨樹的頂端。

靈目再起那處煙塵瀰漫的區域便清晰了起來,煙塵中有巨大如山般的黑影,每一次揮動巨臂都能撼動一座小山,在其四周上下飛舞著十餘道修士的身影。

因不敢散開來靈識,只能目視推測修為均在凝神巔峰以上。

如此這般華麗的真容,想來那煙塵中的巨大妖獸級別也應該不低,極有可能是凝神極限的強大妖獸。

吼!

煙塵中,妖獸一聲巨吼去氣浪向四周揮灑。

妖獸本體也從煙塵里先露了出來,羅天目光一凝大吃一驚。

那妖獸不是別它,就是此前羅天非常忌憚的撩山猿。

此等巨獸竟然摸到靈脈附近還與墨家守脈修士大打出手,這實在是超出了羅天的預期,依著撩山猿這等化神境的強大妖獸,其指揮比之修士猶有過之,又怎會做出這般輕率的舉動?

在墨家沒有制服靈精的情況下,與墨家修士大戰可是很可能被人撿了便宜的。

羅天能想到這點,自然靈智比修士還狡猾的撩山猿也一定想得到。

「除非……發生了別的事,促使撩山猿不得不動手……」

視線向四周掃探,很快羅天便發現那撩山猿的舉動怪異之處。

從撩山猿不和修士纏鬥,而是努力的想向一處山林衝去,而修士又拚命阻止來看,那片極安靜的林子里一定有古怪。

走!

羅天不會坐等一切結束,發現問題自然要是看個明白。

撩山猿如此在意的東西一定是某種不俗之物,如今依然進入靈脈脈礦區域,似乎靈精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羅天在林中的速度極快,如今處於脈礦之上,四周林木與尋常林木的區別就體現了出來。

首先便是樹木愈加高大,林間各種靈草靈藥也更多,且品質更加精純。

這些都沒都沒能吸引羅天,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那片奇特的林子。

林子羅天接近的很快,在靠近不到百丈距離后羅天便停了下來,隨即便藏匿身形藉助林中的光暗變化在陰暗中快速移動。

羅天移動的很謹慎,每一步都會都會仔細的觀察。

百丈耗時竟有一刻鐘的時間,難以想象羅天的神經該有多集中和謹慎。

林中幽暗,倒是幾道影子在林中晃動,其中有一道白影最為顯眼。

羅天只看了可以眼,視線便再不能移開。

那白影的主人正是墨璃,在她身側三名女性修士將她圍住護在中間,另有已經女主正在其背後行功。

「墨璃受傷了!」羅天心中一突,先前邁出一步就要過去查看。

下一刻,林中持劍三女便向他這邊看來喝道:「什麼人!」

「糟糕,被發現了!」羅天神色一變,有些詫異沒想到對方竟是如此機敏。

臉色變了變羅天正要走出藏身的大樹,卻互聽頭頂上方一道懶散的聲音輕浮道:「墨璃小姐的『璃花四碧』果然不同一般,本公子藏身如此竟還是被她們發現了。」

只見樹上跳下以為翩翩公子,那人一身青袍手中卻拿著一把摺扇,走動間摺扇嘩的一下打開,一個大大的『璃』字躍然紙上。

隨著摺扇打開,四周林子晃動片刻就是十餘道持劍修士閃了出來。

這些出現的修士成環形圍攏上來,立時墨璃等女的退路便被封死。

墨璃本是低著頭,待四周動靜大起昏昏的醒了過來,嘴角一絲血跡還未拭去看的羅天心中又是一突。

「撩山猿是你引來的?」墨璃神色平淡冷冷道。

那翩翩公子模樣的少年,一揮衣袖合禮:「正是在下!」

羅天目光在那公子腰間一掃,神色變得古怪起來,那公子腰間一枚靈牌正是墨家之人。

「墨家人對墨璃出手?這……」

收回跨出的腳步,羅天決定繼續隱藏靜觀事變。

如果那人真是墨家之人,這就是墨家的家事,如果羅天貿然衝出去恐怕可能還會令事情更遭,一時解釋不好還會被對方圍攻也說不定。

「墨軒,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墨璃似乎終於動了真氣,說話的語氣也嚴厲了很多。

那公子腰桿一挺文雅一笑道:「自然知道,我這不是想墨大小姐求婚來著。」

「你!」墨璃怒氣上涌,顯然已經受了重傷面色一白。

「小姐,讓珠兒一劍劈了這不知天高地厚,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的混賬!」持劍三女中以為容貌清麗的女子,持劍而出滿含怒意。

小公子嘴角陰笑,望著珠兒那高高聳起的胸脯一抹淫邪閃過:「墨璃,不是我勸你。」

「如今墨家家主年少不知輕重,卻要和魁拔家族硬碰那是找死,家中元老早對此不滿。如果,不是我爺爺以長老閣大長老的身份鎮著,恐怕你那哥哥不知道死了幾回了。你若嫁與我便能令其家住地位永固,這買賣可划算得很……」 」墨軒,你走吧。」

「今日之事,我便當沒發生過!」

墨璃心情複雜,看著墨軒心頭一股恨意上涌卻不能說出。

正如墨軒所說家族中,不滿墨尋歡繼承族長之位的人大有人在,其中以長老院中的長老最為強勢,因長老院擁有廢默族長之位的權柄,因此也成了關於墨尋歡是否有權繼承族長之位爭論最激烈的地方。

墨軒有一點說的是實話,其爺爺墨瓊乃是墨家長老院大長老。

如果不是在在爭論最激烈的時候,墨瓊站出來力挺墨尋歡,恐怕族長的位置就要落入他人之手。


但是近年因為墨尋歡以激烈強硬的手段對付魁拔家族,致使墨魁兩家的關係不斷惡化,以至於墨家面對魁拔家的壓力也達到墨家建立以來的史無前例。

因不滿墨尋歡擔當族長之位,而被大長老壓制的不和諧聲音,在這種情況下又開始站了出來。

墨家如今看似蒸蒸日上,並且還敢和魁拔家族對著干,從而得到了一批二流家族的投靠。可實際上已經焦頭爛額,家族危機時刻都沒有遠離。

天羽山脈極品靈脈的發現,便在這時出現。

正是極品靈脈的出現,讓墨尋歡看到了契機,一個重整家族內部的機會。

為了這個機會,墨尋歡力排眾議派駐大批高強修士,搶在其他家族反應前一舉拿下靈脈的實際控制權。

可是,凡事總有萬一。

誰都沒想到,這剛剛發現的極品靈脈的靈精竟然修為驚人,單一實力就達到化神境巔峰,加之靈脈的加成怕是化神境極限都無法與之相抗衡,想要一勞永逸就只有觸動聚靈境的仙修。

但修為達到聚靈級別的仙修,大都屬於那種不到家族生死存亡絕不出關的老古董,在墨璃趕來主持局勢前,哥哥墨尋歡還沒有請動後山隱居閉關的幾位老祖中的任何一位。

這一刻,墨璃沒由來的想到了自己莫名其妙失蹤的父親。

父親早已是聚靈仙修,如果有他在家族怎麼可能會如此的被動,其他兩大東靈域家族,更是頻頻為難墨家,如果不是有魁拔家族虎視眈眈恐怕就要一擁而上了。

墨軒陰冷一笑道:「走?」

「我往哪裡走?」

「這靈脈是我的,而你也是我的,我為什麼要走?」

墨軒一邊說著,一邊向墨璃走去,圍攏過來的持劍修士也隨之收縮包圍圈。

「墨軒,別忘了你的身份!」

墨璃這一次是真的怒了,如果不是看在大長老的面子上,墨璃早就已經一劍刺了過去。

「身份?自然知道!」墨軒陰冷的笑著,然後不屑道:「告訴你吧,我爺爺早就已經對你哥哥不滿了,當初如果不是為了去的你哥哥的信任,獲取那家族傳家之密的內容,你以為我爺爺會以大長老的人份力挺他么?」

「別忘了,論修為!輪威望!」

「我爺爺,才是最應該成為家主的!」

墨軒越說越冷,最後更是得意的大笑起來。而反觀墨璃卻是越聽,臉色越慘白,最後軟軟的靠近了扶著她的女修懷裡。

「小姐,讓珠兒劈了他吧!」性格火爆的珠兒怒不可揭,長劍腕出劍花厲喝道。

墨軒面色一冷,摺扇一揮三道黑影自三個方向向珠兒射去。

「珠兒小心!」墨璃驚呼,卻已然來不及出手相救,卻她已是重傷之軀也是有心無力。

珠兒顯然修為不低凝神極限,然而在另外三名凝神極限的修士圍攻下很快便險象環生,不多時便身中三劍,幸好都是皮外傷且都是無關緊要的部位。

「下手輕點,這可是大小姐的貼身女婢,以後那可是要給我暖床的,傷著了我可饒不了你們這些奴才!」

墨軒話是對那三名修士說的,可眼睛看的卻是墨璃,眼神里的威脅之意在明顯不過。

再不就範,我就拿你的婢女開刀!

這就是墨軒眼神里的話。

其他兩名婢女想要出手施救,可她們剛有動作,四周圍攏的修士緊跟著就會出手阻止,幾次努力之後無法突破封鎖,幾女雖面露焦急卻只能瞪眼看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