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幾個喪屍看上去異常兇狠,不過現在卻只能倒在地上齜牙咧嘴,並沒有任何的殺傷力。做完這一切之後,我們所有人都很奇怪的看着旁邊的楊老爺子,也不知道他爲什麼要讓冷叔留下一個。

0

而楊老爺子邁着緩慢的步伐,朝着那幾個喪屍走了過去,我從身後幾乎都能夠看到,楊老爺子的腿腳都在顫抖。

“是你們,真的是你們?”看到地上的那幾個喪屍之後,楊老爺子不光身體顫抖,就連聲音都開始顫抖了。

聽到這話之後,我們更加的震驚,難不成,楊老爺子認識這幾個人?

“師叔,怎麼回事兒,你認識他們?”方大師很好奇的朝着楊老爺子問道,這話也是我們所有人都想要問清楚的。

“不認識,但是,我見過他們。”楊老爺子指着那幾個兇惡的喪屍說道,“剛纔說過,財經學院之前發生過的那些事。那一批剛剛搬過來的學生,幾乎在一夜之間全部消失,當時找到我時候看到過材料,他們的照片就在裏面,我敢肯定。”

楊老爺子說這話的時候臉色十分堅定,十來年的照片能這麼堅定,那麼他肯定有這份自信,不然的話也不管把話說這麼滿。

“這三個,是同一個宿舍的,最後一批搬過去的,當時他們的資料放在最上面,所以我記得非常清楚。中間的那個胳膊後面被開水燙傷過,有一條六七公分的鍼口。”楊老爺子指着中間的那個喪屍說道。

冷叔聽到這話之後,直接用斷刀把那條胳膊挑了過來,果然看到那條如同蜈蚣一般的傷口。

“這是怎麼回事兒?”方大師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朝着楊老爺子問道。

楊老爺子現在好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看着周圍的那些喪屍發呆,就好像這些都是他的熟人一般。不過也確實,楊老爺子真的是在認附近那些喪屍,有很多根本就已經看不出來模樣,不過還有一些,的確被他給認了出來,就是那次失蹤的那些人。

“師叔,這幾個咋處理?”方大師朝着楊老爺子問道。

楊老爺子並沒有說話,只是揮了揮手,讓方大師他們自己處理。那邊冷叔看到這動作之後,也沒有多想,直接揮刀砍斷了那幾個喪屍的脖子。

“楊爺爺,你沒事兒吧?”看到楊老爺子走到旁邊坐了下來,我心情複雜的走到他身邊問道。

“沒事兒,葉子,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當年的事情嗎,我現在就告訴你們。”楊老爺子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示意我坐下來。

他的目光緊緊的盯着對面的實驗樓,聲音有些低沉沙啞的開口朝着我敘述當年的事情。

當年財經學院這個新校區剛剛建起來,規模還不大,只有部分的學生搬到了這邊來。而就在那些學生搬過來的當天晚上,就開始謠傳有人在學校裏面見鬼了,而且還不是一個,而是一羣。

這個謠言幾乎只用了一天時間,就讓整個學校的學生開始恐懼了起來。學校那邊當然不會相信這些事情,開始抓造謠者。但是這事情根本就差不到源頭,因爲誰都不知道這事兒從哪兒傳出來的。

學校最後只能把這些謠言都壓下去,而且還在全校通報不準再造謠。

但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開完會的第二天,這邊幾乎所有人都消失了,誰都不知道那些人都去了哪兒。報警過來檢查的時候發現,所有人都好像是在宿舍睡覺的時候,忽然不見影子了的。

當時學校剛剛建起來各項東西還不完善,所以學校裏面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監控設備。所以,當時誰都不知道學校裏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那些學生到底是怎麼一夜之間都沒有了的。

這裏面,還包括了那天剛剛搬過來的五六個人。 感覺這件事越來越有意思了,甚至徐晴都有點好奇了,如果是女人?好像聽起來更容易接受一些的樣子。

韓妮妮用一種奇怪的藥水噴洒在她手中的電動玩具上,然後仔細地看了看。

「這個我目前不能給出準確的答案,我需要將提取物拿回去檢驗。」她說道。

「這個……我每次用完都會仔細的清洗!」徐晴小聲地說道。

「清洗?」韓妮妮一愣。

徐晴點點頭。

「那你就放心吧,這上面有很明顯的使用過的痕迹。」韓妮妮說道。

樂天和蘇紫萱過來看了一些,這上面的確有一些白色的痕迹,不是很明顯,但是韓妮妮噴了一些不知道什麼藥水之後,反倒是清晰了許多。

「這個床單我們也帶走了。」蘇紫萱說道。

徐晴點點頭。

「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蘇紫萱看了看樂天。

「沒什麼說的了,這個東西拿回去要馬上檢驗,我要第一時間拿到結論,另外……徐晴你一切照舊,該吃該睡你該怎麼生活就怎麼生活,不要露出任何異常!」樂天叮囑了一句。

徐晴點點頭。

「你怕打草驚蛇?」蘇紫萱問。

樂天點點頭。

「可是我們是開著警車來的……警燈還在下面開著呢。」蘇紫萱眨了眨眼。

樂天靠了一句,他馬上從宿舍裡面伸出頭看了看,宿舍下來的警車果然亮著警燈。

那個宿管還在一直抬頭向上看,也不知道看什麼東西。

「你們趕緊走吧,走的時候最好和宿管聊上幾句,就說上午的時候徐晴打了一個警察,你們就是來了解一下情況,進行調解的。」樂天交代。

蘇紫萱點點頭,韓妮妮已經將東西都收集好了,不過她手上的法醫工作箱也是一個目標,希望不會引起注意吧。

「你呢?」蘇紫萱奇怪的問。

「我等一會,我還要接著顧小冷一起回家。」樂天回答。

「那我們先走了。」

蘇紫萱和韓妮妮快速的離開了。

樂天看了看徐晴。

「那我也走了,記住我剛剛說的話,對了……我覺得你應該將筆記本電腦的攝像頭打開,對著你的床,沒準會發現什麼東西。」他提醒了一句。

徐晴點點頭。

樂天離開了。

徐晴急忙打開自己的電腦,登陸了視頻聊天軟體,然後使用了錄像功能。

她將手提電腦上的攝像頭對準了自己的床。

做完這一切,徐晴長長的吐了口氣,到現在她還有點不可思議,先是自己得了病,然後居然變成了自己可能被強暴了,最後居然又變成了強暴自己的可能是女人……

這個世界還是自己以前熟悉的那個世界嗎?

她看了看時間,下午的上課時間要到了,徐晴拿起桌子上的書離開了宿舍。

樂天回到了顧小冷的宿舍,這丫頭居然就趴在窗戶上。

「我剛剛看到了你的老闆……」她審視著樂天。

樂天眨了眨眼。

「她根本不是老闆,她就是個警察……」顧小冷質問樂天。

「沒錯啊!蘇紫萱就是山海市警局刑偵大隊的大隊長,而我是她聘請的顧問,她給我發工資的,你說她是不是我的老闆?」樂天一本正經地說道。

顧小冷被樂天說愣了,這麼說的話……這個老闆也算是老闆吧!

樂天看了看這間宿舍,已經被顧小冷收拾的妥妥噹噹,看了看時間,距離天黑還有幾個小時。

「走了,帶你去買點東西!」

樂天招呼道。

顧小冷馬上將自己寫的單子拿了過來,樂天看了看。

「我靠……你這是瘋了嗎?三十個毛絨娃娃、各色個性貼紙五十張……床頭裝飾櫃一個!要大鏡子一片,小鏡子十個!手提電腦一台,MP5一台,二次元手辦十個……要真品!」

樂天看著這些稀奇古怪的要求,他突然發現,自己其實和這些孩子是有代溝的!

顧小冷看了看樂天。

「我是不是寫的有點少?」她問。

「沒錯!太少了……」

樂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顧小冷笑呵呵的看著樂天,她知道這傢伙是個窮鬼,寫這麼多東西,就是為了看看他為難的表情。

「知道我為什麼喜歡過夏天嗎?」樂天問。

顧小冷搖搖頭。

兩個人正在電腦城裡面逛著,樂天的手上沒錢,但是樂天的電話好用啊,他已經抽了個間隙給顧建打去了電話,將顧小冷的需求都說了一遍,顧建答應馬上送錢來。

「夏天的美女多吧?可以看大腿?」顧小冷四下看了看,找自己喜歡的電腦。

「這只是原因之一!但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樂天哼了一聲。

「那最重要的原因是什麼?」

顧小冷終於看到自己想要的牌子了,她急忙拉著樂天跑了過去。

「最重要的原因是冬天太冷了。」樂天回答。

顧小冷疑惑的看了看他。

「冷不能多穿點衣服嘛?」

「我也想給自己買一套衣服,可是我一打開我的錢包,我就突然感覺自己還年輕,不怕冷……」樂天看了看這電腦的價格。

我勒個去……

這一台電腦的價格居然需要好幾萬!

顧小冷笑著眼淚都出來了……

她無奈的拉著樂天來到了旁邊更便宜的一個電腦品牌面前,這傢伙嫌貴又不肯說,居然還拐彎抹角的在自己面前哭窮!

樂天看了看價格,鬆了口氣,這個牌子的電腦價格大概在一萬左右……

「那個……我去上個廁所,你先挑著,別嫌貴……儘管挑。」他看著顧小冷說道。

顧小冷無語的看著急急跑開的樂天,這個傢伙……不會是直接把自己扔到這裡了吧?

「小妹妹……你看著一款怎麼樣?價格不是很貴,但是性能很好,是今年的新款,玩遊戲一點也不卡。」電腦店的店員不遺餘力的向顧小冷推薦。

顧小冷眨了眨眼,如果是以前,自己看都不看的就買了,可現在不行啊……

樂天看著面前這個熟人,給自己送錢的還是中午那個給自己送顧小冷資料的那個傢伙,只不過這一次的交易地點在廁所。

這是樂天特意要求的。

顧小冷看到樂天回來了,她指了指面前的電腦。

「這台行不行?」她小聲的問。

  剛纔冷叔留下最後的那幾個,就是最後搬來的,他們的檔案最爲清晰。所以當你楊老爺子看的時候也最爲留神。

當年這事兒發生之後,就聯繫了楊老爺子幫忙找人。

不過楊老爺子當年用盡了各種辦法,推斷出來的結果都是。那些人還在這個學校裏面。但是學校裏面裏裏外外都找遍了,還是找不到人。

也是因爲這個緣故。這邊大學城的工程都受到了影響,停工了好長時間。就在那段時間裏。誰都不知道財經學院發生了什麼事情。就連當時的媒體都認爲學校方面真的是因爲非法佔用耕地被叫停了的。

後來。等風聲過去之後。並沒有讓學生分批次過來,而是想了要把整個學校都建好之後纔過來。可是接下來過來的建築工人。幾乎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去起來就跑了。沒人敢接這邊的活兒。

最後無奈之下,纔再次請楊老爺子出手,讓他幫忙規劃學校的建設。那八卦陣的亭子和人工湖。都是出自楊老爺子的手筆。

當然,那也是這些年裏,楊老爺子最後一次出手。並不是楊老爺子想要金盆洗手。而是他感覺自己該收手的時候了,那數百個學生丟失,他各種推斷都找不到人,確實給他的打擊也是相當的大。

開始的幾年裏,楊老爺子還四處尋找,經常去財經學院看,是不是能找到一些什麼。到了後來,事情也越來越淡了,那些學生家長也不知道學校怎麼處理的,反正是一點風聲都沒有聽到。

從此以後,楊老爺子也心灰意冷,不再管那些事情。

“沒想到,他們竟然又出現在了這裏,而且還是以這種形式出現,實在是出乎意料之外啊。”楊老爺子看着滿地的喪屍殘肢斷臂,有些痛心疾首的說道。

聽完楊老爺子的話之後,方大師和冷叔變得更加的沉默。

“師叔,這有可能,也是組織的計劃。”方大師嘆了一口氣,指着地上的那些喪屍,朝着楊老爺子繼續問道,“組織不是找過你嗎,在什麼時候,這件事兒之前,還是之後?”

方大師這話剛問出來,就看到楊老爺子蹭的一下子站了起來,一副震驚的表情看着方大師,好像想通了什麼一般。

“難怪,難怪,原來如此。”楊老爺子好半天之後,才說出了這幾個字。不過這幾個字卻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就好像對組織有着無盡的仇恨。

看着楊老爺子這樣,我也有些奇怪,幾百個學生丟失了,他沒有找到,並不是他的過錯,也沒有必要傷心到這種地步吧?

接下來我才知道,羊駝子的父母,竟然是都是財經學院的老師。當年就是隨着那些學生一起過來的,但是那一夜之後,兩個人也跟學生一起失蹤了。聽到這兒之後,我就理解爲什麼楊老爺子會心灰意冷消沉下去了十年。

這些年,楊老爺子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真的心灰意冷了,自己的兒子兒媳都丟了,他卻根本就找不到他們,之前的那些虛名並沒有讓他有任何的優勢;再一方面,自己孫子還小,需要他好好的照顧,所以就定居在了老家那個村子裏面,基本上不問世事,只有那個村子裏的人有事兒找他,他才幫幫忙。

組織那邊是在財經學院出事兒前去找過楊老爺子,希望他能夠加入組織。當時就說,有一個讓人無法抗拒的誘惑,希望楊老爺子能夠共同去完成。

不過當時楊老爺子的地位已經非常高了,也不在乎那些虛名,對那什麼實驗也沒有什麼興趣。所以,根本就沒有問實驗內容,直接一口拒絕了。

沒想到,之後沒多久,財經學院就出了這麼大的事兒。而且,連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都賠了進去。現在看到這些之後,再加上方大師和冷叔他們所說的組織的計劃,才把這一切東西都聯繫到一起去的。

“楊爺爺,你沒事兒吧?”我看着身邊不停抖動着的楊老爺子,有些擔憂的問道。

“放心,我沒事兒,我好的很。”說完話之後,楊老爺子竟然站了起來,走到我們對面,雙膝下跪,看着我們說道,“我在這兒求你們,幫我找到我兒子。”

看到楊老爺子這一跪,可把我們都嚇壞了。方大師和冷叔趕緊去把楊老爺子扶了起來,連忙說這事兒包在我們身上,既然到這兒了,肯定要給找出來。

楊老爺子的兒子兒媳婦都是財經學院的老師,和這些學生是同一天失蹤的。現在這些學生以喪屍的形式出現在了這裏,那麼楊老爺子的兒子兒媳婦兒,很有可能也會出現在這邊。不過,也有可能,已經成爲了喪屍。

“不管是怎麼樣,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楊老爺子已經下定了決心,必須得找到自己的兒子兒媳婦兒,不然的話,就肯定不會離開這裏。

方大師有些爲難的看着那邊在地下不停翻騰着的楊老爺子,把我和智明和尚冷叔拉了過來詢問到底該怎麼辦。

“老方,要不然這樣,你和智明大師葉子帶着幾個人,繼續去追查那些人的下落。我和楊老爺子帶幾個人在這兒找。他的遭遇,我能體會。”冷叔看着那邊瘋狂的楊老爺子,嘆了一口氣說道。

冷叔的家人,就是因爲組織的計劃死去的,現在得知楊老爺子也是如此,將心比心之下,當然更能夠理解。

“那現在也只能這樣了,那個計劃必須得儘快得知並且阻止,不然得死跟多的人。”方大師的擔憂也沒有錯,組織的計劃已經開始了,誰都不知道會有多麼嚴重的後果。

“老冷,師叔就拜託給你了。”方大師說完話之後,轉過身去跟身後的警察隊長商量了一番,留下來十個人幫忙,另外十個人跟着我們繼續往前走。

不過,我們繼續往前走,並不是從這兒出去,也是在整個學校裏面搜查,尋找那些人有可能藏身的地方。

我和方大師心有靈犀一般,兩個人把目光同時盯在了實驗樓上。財經學院的實驗樓,我去過很多次好幾次都是從實驗樓進入另外一個空間的,這裏說不定也有什麼祕密。所以,我和方大師最後決定,先從實驗樓開始搜查。

當然,這次的搜查可不簡單,因爲從剛纔就能夠看得出來,學校裏面有很多的喪屍,誰都不知道這實驗樓裏面有多少。所以必須隨時保持警惕,說不定就會猛然竄出來一個,如果不小心,命都有可能交代在這裏。

和我們一起的那十個警察已經沒了子彈,所以每個人都在外面打欄杆上拆下一條鐵棍提在手上,小心翼翼的跟在了我們的後面。

方大師和智明和尚打頭陣,我們緊隨其後。這個實驗樓看上去很新,但是樓裏並沒有電,所以我們只能靠着手電筒微弱的光一層層的搜索者。而且電梯也是不能用的,所以每搜索完一層之後,只能從樓梯上到第二層開始搜索。

進入實驗樓第一層的時候,讓人有一種感覺,就好像這實驗樓隨時都有可能倒塌。因爲每走一步,都覺得整個地面上都在晃動一般。

還沒走多久,就看到前面智明和尚和方大師停了下來。

“智明大師,發現什麼了?”我上前一步,朝着智明和尚問道。

“葉子,聽說你對實驗樓比較熟悉,你見過那東西嗎?”智明和尚指了指牆上的一個標誌,看上去好像少數民族的圖騰一般,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動物。

我仔細看了好長時間,朝着智明和尚搖了搖總頭。他轉過身來,朝着後面指了好幾個地方,幾乎每隔兩個房間的門口,都會出現那樣一個東西,讓我更加的疑惑。那東西到底是什麼,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那東西是惡魔,應該出現在阿修羅地獄纔對。有不少邪教當圖騰,舉行復活儀式時候用。”智明和尚的話說出來之後,我心裏一驚,目光和方大師正好對視上了。

“復活”這兩個字,我和方大師再熟悉不過了。不管從之前的七星續命棺,再到後來的,甚至小洛的那個詭異火車,還有糖糖的哥哥那個實驗,都和這兩個字有莫大的關係。看來這兒,真的就是組織舉行實驗的地方了。

“好了,咱們上二樓吧,一樓不用再看了。”智明大師仔細看了一圈之後,轉過身來跟我們說了一聲,邁步就朝着樓梯踩了上去。

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不把一樓看完,但是見到智明和尚已經準備上樓了,我們十來個人也不再耽擱,跟着智明和尚一起往樓上走去。

寂靜的樓梯上,腳步聲竟然都有迴音。這感覺,就好像是不遠處,也有人一起上樓梯一般。

“對面有人,注意戒備。”正在這個時候,智明大師非常小聲的朝着我們說道。雖然聲音很小,甚至我都覺得他是給我一個人說的。不過看到身邊的其他人反應才知道,每個人都聽到了智明和尚的聲音。 智明大師話音剛落,我們所有人全部滅掉了手電筒緊貼在牆邊。瞬間,整個實驗樓變得更加寂靜起來。漆黑的實驗樓,給人一種非常壓抑的感覺。

可是我們在那兒站了很長時間,都沒有看到任何的動靜。

“智明大師。哪兒有人啊?”我儘量把聲音壓低,朝着他問道。旁邊的方大師也和我一樣。滿臉疑惑的看向智明大師。

智明和尚稍微轉身,讓我們不要輕舉妄動。先在這兒等着。

見到他那個樣子。我們所有人再次沉寂了下來。大概就在兩三分鐘之後。前面忽然亮起了燈。看到燈光亮起。我們的心都已經提到了嗓子眼上,本能的把手中的傢伙握緊了不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