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如何避過外資聯盟威脅的同時擊垮聽雨樓和水天一色。

0

他們甚至都沒有將退步求和列入到計劃之中。

也就是說,這一戰,是破釜沉舟之戰。

衆多話事人齊聚一堂,自然討論的激烈。

都是業內大佬,各自有各自的見解,大部分人都堅持自己的想法,也無法說服別人。

林洛全程一句話沒說,靜靜看着大佬們裝逼。

但經過激烈的討論後,卻依然沒有得到一個實質性可行的辦法。

無論是哪種方式,運營模式如何改變,都無法保證外資聯盟破解不了。

張毅見林洛一句話不說,便看向後者,笑問道:“不知林先生對此事有何見解?”

林洛的分量在衆大佬眼裏還是很足的。

見林洛說話,一個個都屏息以待。他們想看看林洛的商業頭腦是否也如他研製產品那般厲害。

可衆大佬都商量不出一個所以然,林洛又能夠有什麼法子。

他能夠想到的,衆多大佬早就想到了。

不過,還有一個方法,他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這個場合說那種話,不知道會不會引來大佬們的嘲笑。

“有什麼方法,但說無妨。”張毅見林洛神色猶豫,輕聲道。

這麼多雙眼睛盯着自己,林洛想着要是半天屁都憋不出來一個,豈不是貽笑大方。

既然如此,只能說了。

“咳咳!”

林洛清了清嗓子,微笑着望向衆大佬道:“我確實有一個想法,這個方法很簡單。”

衆人眼神一亮,難道眼前這個年輕小夥子真的是個天才?

這麼多話事人都想不到的法子,他輕易就能夠想到?

林洛頓了頓,繼續說道:“其實我們只要買通外資聯盟,一切就都能順利解決。”

這個想法一說出,全場一片譁然。

大佬們看向林洛的眼神頓時不對了。

這也叫方法嗎?還不如不說話呢。

張毅的臉色有些尷尬,是自己看錯人了嗎?

這位年輕人似乎沒有一點商業頭腦,看來還是隻適合待在農田裏進行產品研究。

林洛早有預料,這話說出來肯定得遭人嫌棄。

可他的話也很對,只是難以實現罷了。

買通外資聯盟很難,甚至將一個雲海市一流企業的錢全部砸進去都未夠。

但林洛想說的是,又不止這一個辦法。


除了這個方法之外,還有一個更有效快速的方法。

那就是直接找對方的話事人談判。

他們找不到人,不代表林洛也找不到。

此時林洛手中還揣着寧安集團的黑卡呢。

寧安集團是諸多國外品牌的代理人,在國內行事,外資餐飲企業很多都以寧安集團爲主。

尤其在天寧省內,寧安集團的話語權更重。

林洛想着何語曼在寧安集團的地位肯定不低,若是她能夠幫忙解決這件事,外資聯盟很可能直接加入林洛這邊。

若真如此,那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

聽雨樓和水天一色面對外資聯盟和雲海聯盟的聯手壓制,必定潰敗。

“林先生,你這方法雖然不錯,卻基本上無法實行。”

林洛還在思考,張毅嘆息一聲,直接打斷了林洛的思路。

其餘大佬也頗爲失望,看來指望這位‘神人’是不行了,還得自己想辦法。

面對衆人的質疑,林洛面不改色。

他心裏有底氣。

“張董,還有諸位。我能提出來這個辦法,自然是有可行之處。”

見林洛似乎胸有成竹,張毅和衆大佬都大感詫異。

這年輕人是真的有解決辦法還是看不清局勢在胡說八道?

林洛看向張毅,笑着問道:“不知道這次外資聯盟的領頭企業是哪一方?”

張毅沉思片刻,回道:“明面上是‘炸雞王’領頭,但我想暗中牽頭的應該是更具影響力的寧安集團。”

寧安集團!

林洛心裏一喜,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提起寧安集團,在坐的話事人無不搖頭嘆息。

他們何嘗不知道寧安集團就是外資聯盟背後的領頭人,但寧安集團家大業大,又豈是他們能夠撼動?

雲海集團的合作商,神農蔬菜的研製者。

年紀輕輕就能夠達到如此成就,他們很敬佩。

可終究年輕人還是心高氣傲,將話說的太滿了。

外資聯盟的市場是以快餐西餐爲主,與傳統餐飲市場並不重疊,衝突性自然更小。

所以外資聯盟並不懼怕二代產品獨佔鰲頭。

他們只是不想放棄這個打壓雲海三大巨頭的機會。

林洛不理會衆人質疑的眼神,他看向顧詩詩,正色道:“顧總這邊能否爲我提供一份寧安集團高層的人員資料,越詳細越好。”

顧詩詩不解,林洛要寧安集團的高層人員資料有什麼用?

但此時幾乎所有話事人都站在林洛的對立面,她還不支持林洛的話,那也太讓人寒心了。

“沒問題。”顧詩詩當即應道。

寧安集團這種大企業高層人員的資料也不是什麼祕密。

圈子內的稍微有點勢力的人,隨便打探一下就能夠弄清楚。

林洛已經查過了,寧安集團黑卡的授予權只有少數幾個真正的掌權者能擁有。

何語曼必定是寧安集團極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若不出自己預料的話,那解決此次外資聯盟的事就只是對方一句話的問題。

不過,林洛雖然盡心盡力的在想着解決辦法。

但諸多話事人並沒有把他的意見當一回事。


若不是事關自己的切身利益,林洛也懶得理會這羣人。

顧詩詩的辦事效率很快,很快就將寧安集團的人員分佈資料蒐集到了一份。

衆多大佬見顧詩詩這麼一位高冷的女強人竟然對林洛如此荒唐的要求百依百順,都有些吃驚。

難道顧詩詩真以爲林洛能夠將這件事情解決?

林洛環視了一圈,大佬們衆說紛壇,爭論的不可開交。


“張董,我這邊先離開一下。”

他站起身,和張毅說了一聲,便直接離開了會議現場。

反正和其他人爭論,誰也說服不了誰,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

其他人見林洛離開,心中微微有些不快。

年輕人終究還是急躁了些。

林洛找了一處靜室,慢慢翻看着關於寧安集團的資料。


寧安集團是一個家族企業。

他們的董事長名叫杜賓,在整個天寧省也是排的上號的商界精英人物。

杜賓門下有二子。

大兒子名爲杜聰,年輕有爲,從大學畢業就開始幫着家族打理公司,握有寧安集團不小的權利。

杜賓的小兒子名叫杜勇,從部隊退伍回來後,憑藉着軍政關係,一樣拿下了寧安集團部分話語權。

兩個兒子都是人中龍鳳,圈內人都稱杜賓虎父無犬子。

不過有一件圈裏人津津樂道的趣事卻發生在了杜家兄弟的身上。

兄弟二人不知爲何竟然愛上了一對雙胞胎姐妹。

兩兄弟同時拒絕家族安排的聯姻要求,就連杜賓也沒有任何辦法強迫他們。

何況兄弟二人都有自己組建的勢力人脈,也不一定要用聯姻來鞏固身位。

所以,最終杜家兄弟娶了那對雙胞胎姐妹。

這也就成爲了圈內流傳許久的趣聞。

而這對雙胞胎的姐妹的家世名字也都被有心人扒了出來。

何語曼就是雙胞胎姐妹的其中之一,也是杜家大少杜聰明媒正娶的妻子。

讓林洛驚訝的是何語曼的出生。

何語曼,出生天寧省雲海市青山鎮。

看着資料上面的地址,林洛陷入了沉思。搞了半天,這位竟然是自己的老鄉。


難怪她能夠找到桃花村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