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伸出一隻染滿鮮血腦漿的手掌,在月光下一面笑一面看,忽地扭過頭來。我這纔看清楚明白,那女子臉色雖然黝黑,但模樣卻很俏麗,大約四十歲來歲年紀。

0

這個時候,就是我和小婢再傻,也知道那個倒在地上死了的男子不是她的丈夫了,那個男子只是一個被她抓來練習邪功的活靶子,而且這女子一定是銅屍鐵屍中的鐵屍無疑!

鐵屍笑聲一停,伸出雙手,嗤嗤數聲,撕開了那死人的衣服,隨即伸手扯開了死人的胸腹,將內臟一件件取出,在月光下仔細觀看,看一件,丟一件。

我和小婢去看她拋在地下的心肺肝脾,發現所有的內臟件件都已碎裂,才明白她用活人作靶子練功的真正用意。

鐵屍在那男人身上擊了九掌,絲毫聽不到骨骼碎裂的聲音,但內臟卻已被她的掌力震爛。她檢視那男人的內臟,很顯然是在檢驗她的九陰九陽爪邪功究竟練到哪一重了。

我又驚又怒,就欲站起身調動全身的意念攻擊鐵屍。

小婢拉住了我,搖了搖手,示意我不要輕舉妄動,然後附在我耳邊悄聲說道,“稍安勿躁,這裏暫時只有鐵屍一人,她雖然厲害,但我們兩人齊心協力,估計能夠對付得了。但是不知道那銅屍是不是躲在暗處,如果是的話,他乘隙偷襲我們,那我們就有死無生了!”

小婢的話其實我覺得沒什麼道理。試想想,如果我們此刻能夠先除了鐵屍,再去對付銅屍,那就容易多了。等到兩人聚齊,我們根本就沒有任何勝算……

不過一想,小婢身爲鍾家獵鬼堂的貼身丫鬟,行走陰間數十年,她應該深知這兩個魔頭的習性,不如還是依照她的吩咐,她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好了。

我一思索之際,鐵屍對那死去男人的內臟已經檢驗完畢,她微微一笑,似乎特別滿意的樣子,坐在地上,調勻呼吸,做起吐納功夫來。

她背脊正好對着我和小婢,背心的一起一伏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我心想,此刻正是偷襲鐵屍的絕好機會,但看到小婢一動也不動的伏在那裏,又擔心一擊不中就誤了大事。我全身發抖,一時拿不定主意,只覺得背心上涼嗖嗖地,出了一身冷汗。

正在猶疑,忽然間一朵很大的烏雲遮住了半個天空,就像一張大宣紙上潑滿了濃墨一般,烏雲中電光閃爍,竟然是要下大雨了!

正在打坐的鐵屍猛地站起身來,拖了屍首,似乎是想去找地方掩埋。

小婢猛地一聲輕斥,身影一晃,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利劍就朝鐵屍刺了過去!

這個小婢,這是哪跟哪啊?剛纔絕好的機會沒有偷襲,此刻襲擊不是自尋死路嗎?我的念頭剛起,就看到鐵屍悠地轉過身來,長髮散開的時候,就像一個來自地獄的魔鬼,身上散發出一種巨大的邪氣!

鐵屍動如飄風,歷聲喝道,“你是誰?爲什麼會躲在這裏偷襲我?”

小婢叫道,“今天我要替我鍾家獵鬼堂上一代掌門報仇!”,一把明晃晃的利劍毫不遲疑,朝着鐵屍分身便刺!

“嘿嘿……原來是鍾家的漏網之魚!你今天來得正好,我管教你有來無還!”鐵屍厲聲長笑中於刻不容緩之際,輕描淡寫的化解了小婢的攻勢。

小婢一擊不中,劍交左手,右手在空中掐了一個奇怪的手訣,口中唸唸有詞,頓時一道道水劍呼嘯着朝鐵屍飛了過去。

“寒冰刺?嘿嘿……”鐵屍說着一聲怒吼,“米粒之珠,也放光華!”只見她十指彎曲成一把把小小的彎刀一樣,伸手便朝即將飛到身邊的寒冰刺抓了過去,抓一把扔一把,就像剛纔扔那個男子的內臟一樣,毫不費力!

不好,小婢有危險!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聲怒吼從灌木叢中現出身來,也不多說,將意念集中到全身,雙掌猛地朝鐵屍推了過去!

無數的飛刀從我的掌心發出,夾着勁風,朝着鐵屍飛了過去!

鐵屍顯得有些神情慌張,閃身避過,站穩了身子,喝道,“小子,你是誰?”

我三兩步跑到小婢的身邊站住了,大聲的應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今晚老子要你的命!”

鐵屍忽的猛然吸了吸鼻子,桀桀怪笑道,“乖乖,今晚居然在這裏遇上你這個生魂,可是我修煉九陰九陽爪最好的*……小子,你就留下來陪姐姐我練功吧!”

她這話說得我渾身起滿了雞皮疙瘩,我強自忍住心中的不適,怒道,“那就要看你有沒有本事了!”

我說着,拉開架勢,就欲集中全身的意念,再次釋放飛刀!

鐵屍搖了搖手,長聲笑道,“莫急莫急……姐不捨得用九陰九陽爪傷你,不過看見你這個架勢,姐不陪你玩玩你一定不開心!乖哦,姐就陪你玩一玩!”

鐵屍說完,忽的伸手舉向天空,口中唸唸有詞,在雷閃電鳴,大雨傾盆而下的一瞬間,我和小婢意外的發現,不知何時,鐵屍的身旁已經多了兩個石人!

那兩個石人和真人一般大小,身穿鎧甲,一個手執長矛,一個手握彎刀,表情活靈活現。

而鐵屍就站在兩個石人身旁,手裏託着一個盒子!她兩隻眼睛裏全是殘忍的笑意,“我就讓他們陪你兩個小屁孩玩玩!”說着打開了手中託着的空盒子,一副戲謔的表情。

她哈哈一笑,快速從盒子中取出兩顆閃發着熒光的圓球塞進那兩個石人的嘴中,只見一陣白光閃過,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那兩個石人竟然慢慢動彈起來。

伴隨着嘎吱嘎吱的聲響,兩個石人身上的石粉和灰塵抖落一地,活動幾下過後,僵直的動作也逐漸變得靈活起來。

我和小婢站在大雨中一動也不動,只見鐵屍用手指着我,冷冷的對石人說,“殺了他們!將他們身上東西拿過來。”然後身影在雨中一個三百六十度旋轉,瞬間就不見了蹤跡。

這下糟了,鐵屍不知去向,小婢報不了仇不說,反而要面對這兩個石人變成的怪物了。這兩個石人明顯刀槍不入,就是我集中意念放再多的飛刀、小婢放再多的寒冰刺又有什麼作用?

看來這是是一場惡戰,想到這,沒有辦法,我只好打起一萬分的精神來應對。

只見那兩個石人就像剛睡醒了一般,走路速度越來越快,動作也越來越靈活,惡狠狠的就向我和小婢撲了過來。

小婢手中利劍一揮,劍劍刺在石人的身上,但兩個石人卻沒有任何反應,這石人的防禦力也太變態了吧。

小婢還來不及變招,拿長矛的石人已經一矛刺了過來,我連忙抽出懷中那把沈潔送給我的短刀用上八分力氣替小婢擋了一下,只聽“簹”的一聲,我連人帶刀飛出去三丈有餘。

我這才感覺到事情真的很麻煩,這石人的力氣如此大得出奇!

我拉着小婢迅速的後退了幾步站住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集中渾身的意念放出了無數把飛刀,向那兩個石人攻了過去。

只聽得“噼裏啪啦……”一陣狂響停止之後,兩個石人只是晃了晃腦袋,便啥事沒有的又向前衝了上來。

壞了,這樣的攻擊竟然對他們無效,我後背被冷汗溼透,拉着小婢的手就欲逃走,沒想到小婢使勁掙脫我的手,喝道,“不要拉我,今天不是魚死就是網破,我跟他們拼了!” 隨着那個陰冷的聲音,黑暗中緩緩地走出一個人來,身材瘦小,渾身散發出一種凌厲的氣勢,一副蕭殺的摸樣。

“林老闆?”才一見面,我就忍不住失口喊了出來。

“不,請叫我銅屍先生”來人一步一步的逼近過來。我這才發現,來的並不是小婢口中那個陰陽社四大護法之一的林青龍,而是一個陌生的男人。

他,就是銅屍?這麼快就來複仇了?

來得好快

我受他渾身散發出的凌厲氣勢所迫,向後連退了兩三步方纔站住了身子。

銅屍在離我不到三米遠的距離站穩了身子,森然說道,“小子,你殺了我家的賊婆娘,今晚這林家渡鎮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我的腦海中頓時閃過千百個念頭,不好,如果真要和銅屍打鬥起來,誰勝誰敗不能預料不說,要是驚動了不知在鎮上哪個位置落腳的林青龍就不好辦了,到時候,我和小婢就是渾身長滿了翅膀,也是插翅難飛

我強自笑道,“這位先生,你認錯人了吧?我怎麼沒弄明白你說的話啊?”我跟銅屍打糊牌,希望能矇混過關。

銅屍嘿嘿一陣冷笑,“小子,你就跟我裝吧?我看你到底能裝到什麼時候?我問你,如果不是你被賊婆娘所傷中了屍斑,你們要那黑狗血和七葉一枝花幹嘛用?”

銅屍開門見山一針見血的提到黑狗血和七葉一枝花,莫非我和小婢那個時候在客站門口端黑狗血和撿那株七葉一枝花的情景全被他看到了。

難道,那盆黑狗血和七葉一枝花竟然是他放在客棧門口試探我和小婢的?但想想又不可能。

我心念疾轉,笑道,“嘿嘿……這個嘛我就跟你說吧?銅屍先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也不知道什麼屍斑不屍斑的,當時我和我妹紙準備去鎮上逛街,沒想到一出門就看到你所說的什麼黑狗血還有什麼花的。我妹紙看着噁心,所以才端進客棧裏倒了如果你不信,大可以去客棧裏問我妹紙好了”

裝傻乾脆就裝到底,我繼續編

不過,這話剛一出口我就後悔了,讓銅屍到客棧房間裏去問小婢,那不是把小婢往虎口裏送嗎?

銅屍聽我囉裏囉嗦的說了一大通,並不相信我說的話,森然說道,“小子,我真的是佩服你的勇氣和厚顏無恥告訴你吧,就算不是你殺了賊婆娘,今晚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還有你的那位小妹紙”他說着用手指了指那兩幅黑漆油亮的棺材,“這兩副棺材就是爲你們準備的”

“爲什麼?我們跟你無冤無仇的,你爲什麼要殺我們?”我裝作很氣憤的說道。

說實話,被銅屍罵我厚顏無恥,我的臉在剌剌發燒。

“哈哈……你以爲我不知道你們就是鍾家獵鬼堂的漏網之魚我們陰陽社緝拿的要犯嗎?今晚我不禁要你們的命,而且,那本《陰司寶典》我也要一併帶走”

銅屍這幾句話就好像將我全身的衣服剝得乾乾淨淨,讓我裸的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一般的難受,我有一種被羞辱了的感覺。

既然早就知道我的身份,爲何還將我戲耍個夠?

我見裝不下去了,索性就亮了底牌,喝道,“不錯,你賊婆娘鐵屍就是死在我的手中只是今晚你想殺了我們,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我的話音一落,銅屍雙目盡赤,氣得哇哇的大叫,“賊婆娘果然是被你們殺的,今晚我們不死不休”

他話一說完,伸出長長地利爪就向我抓了過來。

因爲距離隔得太近,我又來不及集中全身的意念,只得快速的從懷裏掏出沈潔送給我的那把精緻短刀舉起來擋住了他雙爪的攻勢。

銅屍身體滴溜溜的一轉,繞到了我的身後,舉起腳一個標準而有力的側踢踹向了我的後腰

我立馬往地上一滾,於刻不容緩之際避開了銅屍的這一腳。

我剛爬起身,銅屍對準我的胸口又是一拳打了過來,我短刀來不及揮出,伸出左手硬碰硬的接了銅屍一拳。

“嘭”一聲沉悶的響聲,銅屍只是渾身一震,而我則被打飛了出去,落在了遠處的地上。

銅屍看着摔在地上的我,露出了興奮的表情,似乎他一拳能夠把我擊飛,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

“我跟你拼了”我怒吼一聲從地上爬起,竟然想不起調動全身的意念用飛刀或者用那時靈時不靈滅了鐵屍的風雷去攻擊銅屍,而是揮舞着手中的短刀不要命的朝銅屍撲了過去。

“嘿嘿……賊婆娘,你不要着急,殺你的仇人他很快就會來陪你了九陰九陽爪,殺”銅屍雙手高舉,身上有一種看不見的煞氣涌出來,傳入雙爪之上。

他快速的朝我跑了過來,一抓就抓在了我的短刀上,“鐺”的一聲,就像金屬和金屬的碰撞,我的短刀上在他的一抓之下,竟然出現了細密的裂縫。

銅屍的鐵爪居然鑑於鋼鐵,這是我遠遠沒有意料到的。

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銅屍對我的攻擊並沒有停止。他整個人原地旋轉,就同跳舞一般不斷地揮舞着雙爪,整個人如同一股旋風般的向我襲來。

我揮舞着短刀左擋右避,但那柄精緻的短刀在銅屍東一爪西一爪的攻擊下,裂縫越來越大,最後,終於被徹底打碎了

就在我手中短刀被打碎的剎那間,我看見銅屍一雙利爪如同刁鑽的毒蛇,快速地抓了過來,正中我的左邊胸口,血花一瞬間從我的胸口灑出,映紅了我的雙眼

血花灑落在地上,銅屍尖尖的十指插進了我的心口處,十指上的煞氣擊碎了我左胸胸口的肌肉組織,疼痛感直衝我的腦門,無法控制之下,我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向後倒了下去。

幸好的是,銅屍尖尖的十指插在我胸口部位刺得不是很深。我身體失去重心向後倒下的瞬間,他的十指眼看就要從我的胸口脫離

“去死”銅屍不是新手,而是陰陽社的頭號殺手,手段刁鑽的很,一見這個樣子,他立刻往前邁了動了腳步,手上發力,想把尖尖的十指插入我更深的肉裏。

如果真被他插穿我的心口,那即便沒命中心臟,我也絕對會死在他的手底

求生的本能讓我清醒過來,我猛地調動全身的意念,右手左手猛地擡起,用自己的拳頭,重重的打在了銅屍的雙爪上。

“咔嚓……”一聲,銅屍插入我胸口的利爪竟然從腕骨處斷裂開來他“啊……”的一聲慘叫往後連退了好幾步方纔穩住了身子,齊腕而斷的骨折處鮮血直流,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着我,似乎沒有想到我會有如此強的攻擊能力

我悶哼一聲,伸出手將銅屍兀自還插在我胸口的那一雙利爪從胸口拔了出來,扔到地上。然後忍着劇烈的疼痛整個人往後載了個跟頭爬起,脫離了銅屍的攻擊範圍

心口上被插了個窟窿,雖然不深,但是血還是不停地往外冒,雖然不至於因爲失血過多馬上死亡,但我知道,隨着血液的流失,我的意識絕對會越來越模糊,直到無力支撐繼續和銅屍戰鬥

銅屍稍作喘息,臉上的表情更加猙獰恐怖,他的口中突然唸唸有詞,忽的叫道,“化身”

化身?

我一震朝着銅屍站着的方向看了過去。我的天,我竟然看到銅屍的頭忽的脫離了身體飄了起來,飄到空中旋轉着,而他的身子竟然慢慢的隱藏到了黑暗之中。

他的無軀之頭旋轉的速度相當快,然後貼着我的脖子處飛了過來。

我一愣神,只覺得脖子處一陣黏糊糊的,銅屍伸出長長的舌頭一下子就纏住了我的脖子,勒緊了起來。

“嘿嘿……小子,你不是挺能的嗎?殺了賊婆娘,還弄斷我的雙腕,現在你怎麼不能了?”銅屍的舌頭纏住我的脖子,忽然還能發出聲音。

“蘭師兄……你?”小婢從客棧裏跑出,看到眼前的一幕給呆了。

用舌頭纏繞住我脖子的銅屍轉頭朝小婢看了一眼,厲聲長笑,“小美女,你來晚了”

說完,我感覺腳上一空,纏繞住我脖子的銅屍,就用那黏糊糊的舌頭把我拉了起來,朝着空中飛去。

我在空中拼命的掙扎着,拉住那段讓我非常噁心的舌頭,不至於讓我被他掐死,我艱難的喊道,“去你媽的銅屍,趕緊放了我,要不我不會放過你的”

“嘿嘿……你殺了賊婆娘弄斷我的雙腕,你覺得我還會放過你嗎?”銅屍冷笑着說道,帶着我越飛越高,他那纏繞住我脖子的舌頭也越收越緊。

“小婢,小婢救命啊”我已經快要窒息,說不出話來,只能在心中瘋狂的喊叫着。

或許是小婢聽懂了我無聲的吶喊,我模模糊糊中看到小婢舉起右手,在空中掐了一個奇形怪狀的手訣,然後就看到無數把寒冰刺朝着我和銅屍飛了過來。

我嚇得閉上了眼睛。

小婢這小妮子不會是爲了報上一代掌門之仇,情急之下連我的安危也不顧了吧? 我嚇得閉上了眼睛,就聽到小婢發出的寒冰刺像長着眼睛一樣,夾着“嗖嗖……”的冷風從我的臉頰掠過,射向銅屍纏住我的舌頭。

銅屍在空中一聲慘叫,纏着我脖子的舌頭頓時就鬆了,我仰面從半空中摔落下來。

在我快速掉落的途中,擡頭看到銅屍的頭在空中快速的旋轉,竟然避過了小婢射向他的所有寒冰刺。

我直接跌了一個狗吃屎,強忍着身上的疼痛想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但爬了半天也爬不起來。

小婢飛快的跑到我的身邊,把我從地上扶了起來。

這個時候,銅屍的人頭也飛到我了我和小婢的面前,他冷冷的看了我和小婢一眼後,然後歷聲長笑道,“嘿嘿……你們今晚誰也逃不了”

話音一落,他伸出那長長的舌頭又朝着我的脖子處纏了過來。

“蘭師兄,快跑”小婢拉着我的手躲到了客棧門外的一棵大樹後,但還未站穩身子,銅屍的那顆人頭就獰笑着追了過來。

我和小婢圍着那棵大樹一頓猛跑,跟着銅屍捉迷藏一般的,那銅屍急得暴跳如雷,卻也一時三刻也追不上我和小婢。

我一邊跑一邊焦急的說道,“小婢,這樣跑下去不是辦法,我們終有筋疲力盡的那一刻,快說,能有什麼辦法對付得了他嗎?”

小婢回頭看了一眼空中憤怒無比的銅屍,答道,“銅屍的化身普通的力量是消滅不了他的,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到他的軀體滅了他”

他的軀體?我一愣神,忽然想起銅屍在施展化身頭離開身體的那一幕來。我急聲說道,“小婢,你跟我來,我知道他的軀體藏在哪?”

小婢沒有猶豫,跟着我快速的朝前面跑着,空中的銅屍在後面緊緊的追趕。

我和小婢一邊跑,一邊尋找着銅屍隱藏在暗處的軀體。找了大約十來分鐘的時間,在鎮上一處廢棄的木房屋最隱蔽的角落裏,猛然發現銅屍的身子正靜靜地依靠在木屋的牆壁上

我和小婢顧喜出望外,顧不得害怕,三兩步衝過去,一下就控制住了銅屍的軀體。

“銅屍”我衝着追過來的銅屍大聲的喊了一聲。

銅屍一愣神,兩眼兇狠的盯着我,說道,“小子,不管你如何巧舌如簧,我今晚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呵呵……不會放過我們?銅屍,你看看,這是什麼?”小婢用手中的利劍指着銅屍的心口,將他的無頭身體給推了出來。

銅屍一看到他的身體被小婢控制住,臉上露出無法形容的恐懼之色,一聲厲嘯,就朝着我和小婢衝了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小婢手中明晃晃的長劍對準銅屍的心臟,一劍狠狠的刺了進去。

隨着小婢的這一劍扎入,空中朝着我們衝來的銅屍的人頭頓時就停在了半空,一絲絲紅黑色的鮮血從嘴角滑落來。

銅屍的臉上又是憤怒又是恐懼,“你…你們放了我,我不找你們的麻煩,也不會賊婆娘報仇了,你要是殺了我的話,我們陰陽社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小婢聽了銅屍說的話,高高舉起準備扎向銅屍軀體的第二劍就在空中停了下來。

銅屍的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意,說道,“怎麼樣,怕了吧……”

小婢轉頭朝我看了過來,說,“蘭師兄,他說我們如果不殺他,他再不會找我們的麻煩,也不爲鐵屍報仇了,你覺得這個條件公不公平?”

我不明白小婢話中的意思,吶吶的說到,“你是說我們放了他?你不爲你們鍾家獵鬼堂上一代掌門報仇了?”

小婢還沒有回答我說的話,空中的銅屍就着急的嚷道,“小子,你胡說什麼?鍾家獵鬼堂上一代掌門並不是我所害,而是賊婆娘殺的當時她殺害鍾掌門的時候,我還曾經在一旁勸過她,不能殺害鍾掌門,不能與鍾家獵鬼堂結下冤仇”

“是嗎?事情的經過真的是這樣嗎?”小婢冷冷的應道,舉着長劍的手在空中顫抖過不停。

銅屍急道,“是這樣的,是這樣的……只可惜賊婆娘已經給你們滅了,否則你們大可以當面問問她”

銅屍的話讓我渾身起滿了雞皮疙瘩,還真的是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啊他爲了活命,竟然將當年犯下的錯全部推到了死去的鐵屍身上。虧他剛纔還罵我厚顏無恥,我看他厚顏無恥的程度就是連萬里長城的城牆都比不上他

我和小婢都在沉默,銅屍不知道我們心中的想法,顯得焦躁無比,他說道,“小美女,我說過我不會再找你們的麻煩了,你快把我的身體搬過來,還給我吧?”

銅屍說話的時候,嘴角依然流着血絲,看得出小婢剛纔那一劍對他軀體的傷害並不大。

小婢就好像被銅屍的話蠱惑了一般,竟然真的推着他的屍體往前走了一步。

難道小婢真的要把銅屍的軀體還給他?我急了,叫道,“小婢,你不要相信他的話,他不會納悶輕易放過我們的”

銅屍怨恨的看了我一眼,然後看向小婢,臉上堆滿着笑意,說,“小美女,我說到做到,快把我的身體還給我,等我回去之後,我一定會讓我們陰陽社的人放過你們”

小婢就像沒有聽到我的聲音一般,依然推着銅屍的軀體一步一步往前走。

就快接近銅屍飄在空中的頭顱了,我清楚的看到小婢臉上閃過一絲輕蔑的笑意,她忽然就舉起了手中的利劍,在銅屍得意的笑容中,一劍就朝着銅屍的心臟再次紮了進去

銅屍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狂噴出來

原來,小婢只是在忽悠銅屍而已我緊張的心情終於放鬆下來。

小婢把利劍從銅屍的心口處抽了出來,又舉起了手中的利劍,朝着銅屍的身體緩緩地舉了起來,“對了,銅屍先生,在你臨死之前告訴你一件事情”

“什麼?”銅屍憤怒的看着小婢,吼道,“你個蛇蠍心腸的女人,你到底想說什麼?”

小婢緩緩的說道,“不好意思,你說出的條件我本來想答應你,只是我的良心不允許我這麼做實話跟你說吧,今天我不禁要殺了你,而且我會和蘭師兄到達無憂島,找到小姐的師兄無極,救出小姐,然後滅了你們陰陽社”

“你……你在說什麼?”銅屍的臉上露出又驚又懼的表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