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原本覆蓋著一層淡白色鬥氣的雙拳。立刻像是戴上了一副銀白色的手套一般,將江凡的雙手和外界隔絕開來。

0

雙拳化為兩掌,握在了岳嶺那把重劍的劍鋒和劍身處。

岳嶺原本所預料的情形沒有出現,他那劍身上的紅色光芒根本就不能近江凡一寸。

更讓他恐慌的是,被江凡雙手握住的那兩個地方,原本紅色的光芒卻開始暗淡下來。那上面附帶著的火屬性鬥氣,居然被江凡手上的那白色鬥氣同化了一般。

而這同化還有著更進一步的趨勢。

岳嶺不敢大意,連忙收回了自己的劍。

這劍上的火屬性,完全是由那兩塊紅色晶石引導而出的,本身的量就是一定的,用一點就少一點,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恢復,若是被江凡這麼一同化,那麼那兩顆晶石恐怕就只能是裝飾品了。

「你……你這是什麼功法?怎麼能同化我的鬥氣?「岳嶺一臉忌憚的看著江凡。

「沒什麼特別的,難道你不知道,這世間所有的鬥氣其實都有著相同的特性的嗎?「

江凡沒有多說,這同化的特性,可是九轉帝皇決的特有屬性,他怎麼可能跟岳嶺說呢?

而且,恐怕就算他說了,岳嶺也不能夠理解。

口中雖然說著,但是兩人的攻擊卻沒有停止。

江凡並沒有使出其他的攻擊手段,只是有五行拳來攻擊岳嶺的各處,而且他的每一次攻擊,其力道都要比前一次重上一些,出拳的速度也要快上一分。

而在看台上眾人的眼中,岳嶺原本還能夠抵擋,甚至做出反擊,但是漸漸的,他居然只能夠吃力的抵擋江凡的攻擊,到後來,江凡的每一拳,都會將他震退兩三步。


「這不可能!「場上的岳嶺如同瘋魔一般,大吼著。

江凡看著岳嶺的舉動,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手上攻擊不斷,而且這次,他攻擊的地方,不再是岳嶺的肩、腰、背和腿,而是他的胸口,喉嚨,甚至是雙眼處。

他的攻擊,此時才顯現出殺機。

他之前說的要取岳嶺性命,並不是一句空話而已。

他江凡說出去的話,必會做到。

這岳嶺既然敢辱我華夏之人,就得做好被我華夏之人反辱之的心理準備。

江凡眼中厲光一閃,抓到了岳嶺的一個破綻。

雙拳以一種刁鑽的角度,擊在了岳嶺的左胸位置。

然後,只見岳嶺那高大的身軀陡然一滯,隨後,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轟然倒地。

而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金色光芒從看台上飄落下來,落在了江凡和岳嶺身上。

江凡抬頭一看,卻看到了清依那紫色的雙眸,她的眼神中。似乎是在責怪江凡出手太重。

江凡淡淡一笑,揮手擋開了清依的金光。

而那女官,則是不知何時回到了場上,高聲宣佈道。

「這一場決鬥,獲勝者是這位風江凡公子!「

而此時,清依也站了起來,開口道,「此次比試,乃是雙方同意之下進行,比試過程中未出現不公平的現象。所以在場的大家,還望接受這個結果。「

清依的話雖然簡單,但是在場的眾人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小公主竟然要包庇這個色目人!

雖然在場之人還有憤憤不平的,但是他們也不會傻到說出來駁小公主的面子,紛紛應聲。

而在通知了岳家的侍從之後,小公主向他們安慰了幾句,便打發其他人離開了。

而那幾名侍從離開的時候,眼神看著江凡,充滿了不善。似乎在說:你等著瞧!

「看來你得罪岳家了。「小公主走向江凡,說道。

江凡聳聳肩,毫不在意的說道,「今天我得罪的。恐怕不只是岳家一家了。「


「你明知道,那為何還要這麼做?「小公主微微蹙眉,不解的問道。

「難道就任由他侮辱我的族人?「江凡看向小公主,反問她。

小公主低著頭嘆了口氣。「我原本以為你只是要教訓教訓他,沒想到你是真的要殺他。「

「為什麼不?我若不殺他,等他恢復了就會來殺我。你難道相信你今天的兩句話。他們就不會向我動手了。「

「至少,你不必做的這麼明顯。明面上的東西,我還是可以為你擋一擋的。「小公主知道勸服不了江凡,只得這麼說。

江凡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來。「

小公主不贊同的看著他,「你不把我當朋友嗎?「

江凡看著她的眼睛,良久,發現她眼中並沒有其他意思,才又笑笑道,「不是,只不過我的敵人太大,並不是你能夠擋得住的。「

「我知道。「小公主悶悶的說,「你的敵人很多,教廷算一個,我大姐算一個,或許我天風帝國的皇室也算是你的敵人。「

「清依,我們再見面,就非得說這些不可嗎?「江凡無奈。

「我只是想告訴你,大姐的所作所為,並不代表著皇室,我父皇並沒有要悔婚的意願。希望你不要誤會。「清依輕聲說道。

江凡點了點頭,「放心,我不會對天風帝國怎麼樣的,我的目標,就只有教廷。「

清依暗自鬆了口氣,隨即又擔心起來。

這教廷的勢力如此之大,就連她們天風帝國都不能完全抗衡,而江凡一個人的力量,能夠怎麼樣呢?

但是她又不能現在這麼說,江凡對於向教廷報仇一事,心意已決,她就算再多說什麼,也改變不了他的想法。

「既然這樣,以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告訴我。「說著,清依指了指他手上戴著的紫色手鏈,「憑這手鏈,你可以從皇宮的北門進來,我會提醒一下門衛的。「

江凡抬起手,看著手上拿發著淡紫色光芒的手鏈,問道,「你就是因為這個認出我來的?「

清依笑了,雖然看不清她的臉,但是江凡卻能感覺到清依笑中的開心。

「恩,這手鏈從小就戴在我手上,自然是有著我的一絲烙印,我當然能夠認出來。「說著,她俏皮的眨眨眼,說道,「更何況,你的舉止那麼異於常人,就算我不想認出來都不行。「

江凡想想自己方才的舉動,苦笑了聲,雖然自己一再告誡自己要低調,但看起來,還是低調不起來啊!

「江凡,我不知道你到帝都來,只是單純的為了躲避教廷的追捕,還是有著其他的目的,但是,我想,憑著你現在的實力,我父皇是絕不會任憑我大姐退婚的。「

清依正了正神色,勸道,「我可以代你去跟父皇說,你若是想繼續這場婚約的話……「

「不用說了,「江凡揮手打斷了她,「大公主如此侮我,我江凡只要還有一點心氣,就不會再繼續這場婚約。「

聽到江凡斬釘截鐵的話語,清依心中既感到失落,又感到慶幸。

這樣複雜的感覺,讓她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還是她第一次這麼糾結。

「我聽歷雅說,你現在在糾察隊內工作?「清依換了個話題,「你在糾察隊,還好嗎?「

這簡單的一句「還好嗎「,似是包含了千言萬語一般,江凡聽在耳中,只覺得心神皆是一震。

有一種細細的溫暖的感覺在心中流淌而過,讓江凡原本有些煩躁的心頓時覺得安寧而平靜。

「恩,清依。「江凡輕聲喚道,語氣中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柔和,「明天有空嗎?有的話,我去找你。「(小說《絕武至尊》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d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絕武至尊》更多支持!

第二天,正好江凡不用巡邏,一早他就出門去皇宮的北門。↗

江凡所居住的地方是在城北一帶,而皇宮是位於整個玄風城的正中心位置,所以,皇宮的北門是離江凡最近的宮門了。

到了皇宮北門之後,江凡正準備出示清依送給他的那條紫色手鏈,卻正好看到宮門之內有一名身穿著宮女服飾的少女站在那兒張望。

看到江凡走近,那宮女露出欣喜的表情,隨即跟身旁的另一名宮女說了幾句話,然後就朝江凡走來。

「風公子。「那宮女行了個禮,說道,「我們公主命我等在此等候公子,若是公子到了便立刻通知公主。還請公子稍等片刻,公主馬上就到。「

江凡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他原本只是想請清依出來逛逛而已,卻忘了她不是尋常人,而是天風帝國的公主,不像別人那樣可以隨意出門。就算是那些貴族豪門,一般來說,只要向家裡報備一聲也就可以了。但是清依是公主的身份,自然不能隨便就出門。

江凡跟宮女隨意說了幾句話,那宮女對江凡的態度不卑不亢,沒有因為江凡的身份低微而冷眼相看,也沒有因為小公主對江凡的重視而巴結奉承。

不一會兒,在另外一名宮女的帶領下,清依從宮中款款而來。

到了宮門口,門口的侍衛和宮女紛紛向清依行禮,清依抬抬手,說道,「我已經跟父皇說過了,寧兒。你和洛兒先行回去。「

說著,清依又轉向那兩個侍衛,說道,「若是有人問起,你們倆就說我出門辦事了,明白嗎?「

那兩名侍衛神色一凜,立即應聲道,「是!「

而那名一直和江凡等候的宮女則是臉上有些不安,猶豫了一會兒,才說道。「公主,您是要獨自一人出去嗎?這樣恐怕有些不妥,萬一您要是遇到什麼麻煩事……「

清依卻是打斷她,說道,「不會有事的,見過我的人又不多,況且,以我的身手不會有什麼麻煩。再說了,還有風公子在一旁保護。你就安心回去吧!「

那宮女不好反駁,道了一聲「是「之後,就帶著另一名宮女回去了。

「我們走吧!「清依看向江凡,輕聲說道。

江凡打量了一下清依。卻見她今天穿著一身樸素的白色長裙,頭髮也是簡單的樣式,並沒有像昨天那樣穿的華貴,只不過她臉上。依舊戴著一層面紗,只是換成了白色的。

這樣的清依,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味道。

江凡點點頭。走在了清依的身旁,兩人從皇宮北門前的廣場上走過,一直消失在那兩名侍衛的視線中。

直到只剩下江凡和清依兩人的時候,江凡才覺得有些尷尬,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而清依也是靜靜的跟隨在他身邊,也不開口,就這麼低著頭走路,最後,江凡不得不開口道。

「恩……清依,你是怎麼跟你父皇說的?「

清依抬起頭看了江凡一眼,回答道,「我只是跟父皇說,在昨天的聚會上結識了你,然後今天跟你出去考察看看。「

江凡「哦「了一聲,找不到別的話題,突然想到了之前在傭兵小隊歷練時的事,於是又說道,「對了,那時候救下的那個孩子,現在怎麼樣了?「

「小林跟我回了皇宮,只不過雖然有我出面,也還是沒什麼較大的門派願意收他,儘管他的天賦的確是不錯。後來,我問過師門之後,就自己教他了。「

「你教他?「江凡有些訝異,清依也比林其正大不了幾歲,居然就能夠當他的師父?

清依笑了笑,雖然有著面紗覆著臉,江凡看不清,她說道,「我的老師是天斗門六大長老之一,我可以說是他的關門弟子,所以老師對我很是照顧。我問他能否收小林入門的時候,老師也是說有教無類,只要小林是真的有天賦,他不反對,不過一旦入了我天斗門,該遵守的規矩還是要遵守。「

江凡放下了心,如果說跟傭兵小隊分手之後,他最擔心的是誰,那就是林其正了。這孩子雖然有不錯的天分,但是因為色目人的血統,所以一直被其他人看清,就算來到了帝都,這種歧視不會減低,只會更甚。

尤其從昨天的聚會上,江凡更加明白了這些所謂的貴族,根本就視色目人如同奴隸一般的低下。

「那林其正現在也在皇宮嗎?「說著,江凡不由得回頭望了一眼那依舊可以看到高頂的皇宮。

清依搖了搖頭,說道,「皇宮內不允許外部的男子進入,哪怕小林只是個孩子,所以我教了他半個月之後,就將他送到了我天斗門內,由我老師教導他。「

說著,她臉上帶著些不好意思道,「雖然我也看過不少的修鍊法門,但是對於怎麼教別人,還是一知半解的,小林的天賦不錯,我不想耽誤了他,所以想了想,還是讓老師來教他,畢竟我老師教授的弟子也不少,肯定是比我強。「

江凡認真的說,「謝謝你,清依。「

清依臉上飛起兩片紅暈,低著頭說道,「不用,我也不是因為你才這麼做的。小林這孩子雖然心中對貴族有些憤慨,但是本性並不壞,我也不想浪費了他的天賦。「

江凡知道清依雖然這麼說,但是對林其正一事這麼上心,恐怕更多還是因為自己的原因。但清依既然不肯承認,他也不會窮追不捨。


說道林其正,兩人的話題漸漸打開了,慢慢的也聊到了之前與傭兵小隊一起歷練時的情形,兩人之間的氣氛也變得好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