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當初爲何會鑽進我的體內?”

0

深吸了一口氣,韓木緩緩的說道。當初在武技殿,當他打開那副神祕古圖後,古圖瞬間便是化爲一道殘光進入自己的體內,最後漂浮在腦中的識海上,甚是令人不解。

“這個,該怎麼給你解釋呢。簡單的說,我其實是一件具有意識的靈寶,能夠自動選擇自己的主人,當初鑽進你的體內,也只是因爲感覺到你的體質與我前任主人太過相似,於是乎就……”神祕古圖斷斷續續的說道,最後卻是戛然而止,也不知道它到底想要說些什麼。

“靈寶?”

“哎!少見多怪的小傢伙,這麼說吧,你們神元大陸的武器分爲一到十品,而我是超越十品的存在。”

“什麼?超越十品?”

韓木只感覺腦袋有些轟鳴,這實在令他太過驚訝了,超越十品的武器,那是什麼概念,猶如一把神兵切蘿蔔般,輕輕一動便是碎掉山河的存在,沒想到這神祕古圖竟然如此恐怖如斯。

“都說了你不必驚訝,現在的我受了重創,幾乎沒有什麼作用,或許連你那把重劍都比不上。”神祕古圖似乎有些悲傷的說道,話語中帶着不甘與憤怒。

“難怪什麼作用都沒有。”

“你說什麼?”

韓木的叨咕似乎被古圖聽到了,令它發出抓狂般的吼聲。

“沒什麼,我只是隨便說說。那按照你所說的,我現在是你的主人?”

雖說目前的神祕古圖沒有什麼作用,但那超越十品的存在也是深深震撼了韓木的內心,如果說自己成爲神祕古圖的主人,那豈不是得到了天大的好處。

但凡世間萬物,只要一認主,主人便是能夠一念之間將其抹滅,除非主人死了或是自動解除,不然便是會跟隨其一生,這也是爲何認主之物爲何如此忠心耿耿的緣故。

“咳!這個,算是吧,不過我可不想認一個平庸之輩爲主,如果真是那樣,我情願毀滅於世間。”

神祕古圖乾咳了一聲,隨後話音變得極爲嚴肅。

韓木知道,只要是擁有意識的事物,大都一副高傲不屈的樣子,唯有真正的實力或是其他辦法將其徹底屈服,方纔把它發揮到極致。對於神祕古圖,倒是擁有高傲的資本,畢竟它可是超越十品的靈寶啊!

“不服麼?好吧,那就讓時間來見證。”

苦笑一聲後,內心對於實力愈加的渴望,韓木知道,只有擁有了強大的實力,自己在生活中不會處處碰壁,纔會擁有自己應該擁有的東西。

“呵呵,有這般毅力和志向果然不錯,只是你現在的實力也太低了,資質尚且一般,悟性倒是可以。”

“我相信勤能補拙。”

“唔……說得好,那你繼續修煉,我睡覺了。”說着,那神祕古圖的聲音便是消失在腦海中,識海上,那副依舊有些模糊不清的古圖,靜靜的漂浮其上。

“喂!那你什麼時候醒來。”

“我有名字的,不要喂來喂去。隨時只要你有問題要問,便可以通過意識與我交流。就這樣,我真的需要休息了。”

突然神祕古圖說道,着實令韓木嚇了一跳。隨後,伴着一道聲音的消失,識海中終於平靜下來,恢復了之前的樣子。

“呼——”

韓木長吐了一口氣,一直緊繃的身子終於鬆懈下來。原本自己正在參悟柔水斬的攻勢,卻不料這突來的變故,直接打亂了心神,現在連修煉的精神都沒有。

超級鬼尸 以後再說吧。”

隨着一聲嘆息,韓木緩緩睜開雙目,臉上顯得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那副神祕古圖的出現是該高興還是該咒罵呢,苦笑一聲後,看着眼前大眸緊閉的木木,拍了拍手,整理了一下衣襟,站起身子,眸子中帶着少許的疑惑之色。

“吼、”

聽到韓木起身的響聲,趴在地面的木木急忙睜開雙瞳,緩緩起身,憨厚的對着前者發出一聲低吼。

“久等了。”


對於木木,心中總是有着太多的感觸,見它此刻憨厚的樣子,韓木嬉笑而道,緩和了此刻兩人的處境。

而木木則是一臉的疑惑,瞪大着雙眼,似乎有些不明白。

“走吧,我們去山脈外圍轉轉。”

看到木木的樣子,韓木有些哭笑不得,移動身子來到後者跟前,翻身騎在木木的背上,伸手親切的拍了拍它的大腦袋。

呼——藏匿在鱗片下的一對紫色影翼瞬間伸張開來,足有丈許,泛着淡淡的紫光,在這皎潔的月光下看起來甚是妖豔。

吼——

伴着木木的低吼聲響起,接着雙翼一震,周圍狂風便是暴動起來,隨後揚塵而起,對着天際暴掠而去,留下一道模糊不清的殘影。

騎在木木背上的少年,只見他時不時的回頭看向那逐漸縮小成點的青月湖,眉頭緊皺,鼻子微酸,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當青月湖最終消失在眼球時,少年終於扭過頭,仰天而望,任由那淒冷的夜風吹打在臉龐之上。深吸了一口氣,隨即雙眸緩緩閉上,然而就在合上雙眸的瞬間,一滴晶瑩的淚珠竟是不知不覺中從眼角溢出,在半空劃過,或許那顆淚珠便是他匆忙趕到這裏所得到的回答吧。

隨着一人一獸的身影的最終離去,青月湖周圍顯得格外的淒冷、寂涼,傾瀉而下的銀河依舊發出轟隆隆的響聲,似乎這裏發生的一切都與它無關。

巨大青石處有着一堆篝火的殘灰,還散發着絲絲溫度。如今這裏再也沒有一月前那種歡快的氛圍,或許以後都不會有了,又或許還會有。 清晨,赤紅的朝陽鋪灑大地,空氣中還夾雜着少許的溼潤氣息。無量山脈外圍一塊巨石上,一襲黑衣的少年盤膝而坐,雙眸緊閉,此刻少年身子周圍竟是盤繞着一束束手指粗的水帶,將其圍在中間,大量的魔法元素向他匯聚而去。

黑影正是韓木,天還沒亮,他便是在此修煉,因爲黎明十分到太陽升起這段時間,正是水系魔法元素最爲充裕的時候,因此他也是藉此時段,感悟着周圍的元素。

魔法修煉,重在感悟,尤其是與空氣中的元素之間的溝通,只有不斷的溝通魔法元素,戰鬥時方纔能輕易的引動它們形成攻擊,感知力越強的魔法師,施展魔法時的速度會更快,攻擊力愈加強橫。

自從得知自己身懷兩大晶珠後,韓木對於魔法的修煉也是逐漸狂熱起來,畢竟擁有魔法晶珠,吸收和感悟魔法元素會比一般魔法師要快得多,這也是他的一大祕密所在。十歲那年無意吞下的那顆不明珠子,本以爲是天降人禍,沒想到竟然是傳說中的水晶珠,每每想到那時的機遇,都會感嘆自己竟是這般好運。

得到傅家那位老頭所贈送的水系魔法祕籍後,韓木今天一早便是開始嘗試引用,那本祕籍主要是介紹一些基礎性的東西,僅僅只有兩招魔法技能,這也令他感到着實有些鬱悶。

“呼——”

長舒了一口氣,緊閉的雙目才緩緩睜開,隨即身旁那些纏繞的水帶慢慢褪去,最終消散。一眼便是看見天際那輪火紅的朝陽,扭了扭脖子,接着緩緩起身,對着巨石不遠處的林中吹出一聲哨音,縱身一躍,落在了地面上。

“嗯?”

瞳孔陡然一縮,心中覺得有些怪怪的,按道理只要一聲哨音過後,木木便是會來到跟前,爲何今日不同了?韓木環顧一眼四周,依舊不見木木的影子,隨後眉頭開始相蹙,一股無法說出的感覺涌上心頭。

“不好!”

口中大喝一聲後,韓木急忙掉頭,用心去感受着木木的方向,隨即尖角一點,對着那片蔥鬱的森林暴掠而去,因爲他感覺到木木似乎遇到了**煩。

嗷嗷——

這是一片狼籍的森林深處,足有數十頭嗜血狼對着被圍在中央的紫色魔獸發出陣陣吼叫,周圍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凶煞之氣。

而在一羣普通嗜血狼後方,竟然有着兩頭體型比普通超出兩倍的嗜血狼,銀白色的毛髮看起來極爲兇悍,散發着強大的氣息,兩雙猩紅的雙瞳死死盯住不遠處的紫色魔獸,露出白森森的尖牙,看得出來,這兩頭嗜血狼正是這狼羣中的首領。

吼——

紫色魔獸仰天巨吼,隨後前蹄一踏,土屑四濺,背後化出龐大的幻影,頓時正要靠近的幾頭嗜血狼向後退去,膽怯的盯着那數丈高的紫色幻影,發出一陣得瑟。

嗷喔——

兩頭狼王見狀,互相發出一聲嘶叫,接着雙方身子一動,瞬間便是來到紫色魔獸跟前,森牙齜咧,完全沒把那龐大的幻影放在眼中。

突然,兩頭狼王身形暴動,凌厲的巨爪從紫色魔獸兩側攻去,巨爪極爲鋒利,幾乎可以瞬間劃破一位普通人類的腦袋,直擊紫色魔獸腹部。

砰!

紫色魔獸前蹄一甩,巨大的蹄子直接踢在那頭體型略顯小一點的嗜血狼王身上,隨即撕心的慘叫聲響起,狼王的身體倒飛出去。

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同伴受了傷,那頭體型稍大的狼王仰天斯吼,凌厲的巨爪重重拍在紫色魔獸腹部,頓時一股血水流淌而出,整個空氣中都是充滿着血腥味。

吼——

紫色魔獸再清楚不過自己的防禦力了,單單那覆蓋的鱗片就堪稱變態,卻沒想到眼前的嗜血狼王竟是一爪便是劃破,看來那頭狼王的實力比它高得多。隨即一聲巨吼,背部的紫色影翼伸張開來,腳蹄一踏,狠狠的撞向狼王的身子,雙瞳中滿是憤怒。

咻!嗜血狼王速度極快,瞬間便是閃到一邊,躲過了紫色魔獸的攻擊。接着吆喝一聲,與另一邊體型稍小的狼王再次對着紫色魔獸攻去,露出白森森的尖牙,似乎對於後者剛纔那一擊感到一場的惱怒。

嘭!紫色魔獸腳蹄一蹬,雙翼震動,快速的閃開眼前的攻擊。但是似乎慢了一步,那頭體型較大的狼王,又是凌厲的一爪,擊在前者的背部,鮮紅的血水再次流出,連鱗片都被抓碎幾塊。

忍着劇痛,紫色魔獸奮力震動影翼,向後退去數十米遠,猩紅的雙瞳中滿是憤怒,死死盯着兩頭嗜血狼王,顯得極爲凶煞。

“木木!”

火速趕到這裏的韓木,見紫色魔獸身上血紅的傷口,發出撕心裂肺般的叫聲,聲音中滿是關切與憤怒。


吼——見到熟悉的身影,紫色魔獸發出陣陣低吼,似乎在說着受到嗜血狼羣的圍攻。

韓木走到紫色魔獸跟前,雙眸已經顯得有些溼潤,自己修煉完畢後便是尋找後者,卻沒有找到。如今見到了,後者卻是這般慘狀,輕輕撫摸着紫色魔獸的大腦袋,隨即扭過頭,看着眼前足有十餘頭之多的狼羣,尤其是那兩頭爲首的嗜血狼,眼中閃過一抹狠色。

嗷嗷——見到一位年輕黑影的突然出現,立即引起了狼羣的憤怒,兩頭狼王仰天吼叫,另外的十餘頭跟隨其聲,陣陣刺耳的斯吼聲響徹天際。

見狀,韓木眉頭一皺,翻手重劍出現,雙手緊握,一股凶煞之氣瞬間蔓延開來。通過識海,韓木能夠看出比自己實力高出一階的存在。

刷刷!

兩道紅藍交錯的目芒射向不遠處的狼王,連空氣似乎都有些停滯。

“嗯?二階魔獸?”

用識海掃過兩頭狼王后,韓木驚呼道,心中也是微震,兩頭二階魔獸,那可是相當於兩位玄境高手啊,看來這次似乎挺棘手的。

“主人,那頭體型稍大的嗜血狼王應該是二階中期,實力比我強橫得多,攻擊力也是極爲變態。”

一旁的木木聽到驚呼後,急忙傳音給韓木,同時身形也是挪到後者跟前,猩紅着雙瞳,死死盯着眼前的狼羣。

“二階中期麼?”

意識到了危險,韓木雙手緊緊握住重劍,正在想着如何應對狼羣,尤其是那兩頭嗜血狼王。

嗷~那頭體型稍大的狼王大吼一聲,示意另外一頭狼王,接着向韓木他們暴掠而來,鋒利的巨爪在空中劃過,直擊身體單薄的韓木而去。

呼~韓木身形一動,閃到一邊,翻身騎在木木的背上,雙腿一夾,木木背部影翼振動,躲過了狼王的攻擊。


“木木,先攻擊體型較小那頭。”

騎在木木背上的韓木,急忙傳音給後者。隨後右手提着重劍,左掌緩緩伸出,對準體型略顯的嗜血狼王,口中吐出一句句深奧晦澀的魔法咒語。

“火球炮彈”

隨着韓木的一聲大喝,身子周圍浮現出四顆腦袋大小般火球,頓時空氣變得灼熱起來。就在此刻,木木已經到達體型稍小的狼王跟前,頭部兩支尖角隨即飛射出兩道電蛇,對準後者狠狠擊去。

嗷~受到攻擊後的嗜血狼,發出震耳般的嘶叫聲,有兩處銀白色的毛髮直接被電得焦煳,裏面翻出血紅的體肉,看起來甚是悽慘。

“還沒完呢!”

韓木咧嘴一笑,接着左手一揮,四顆赤紅的火球對着慘叫的狼王飛去,重重砸在後者的身軀上,隨後空氣中一股難聞的焦臭蔓延而開,令人噁心不已。

嗷~受傷的狼王仰天巨嘯,近似發狂,嘯聲中滿是憤怒,接連兩次受到攻擊,似乎已經觸及到了它的底線。因爲但凡魔獸,都是擁有靈智,等階越高,越是聰明,像眼前的二階魔獸,差不多就相當於十歲少年的心智。

哼!冷喝一聲,韓木縱身躍起,身體彈起數米之高,體內元力瘋狂旋轉,雙手舉着重劍,乾淨利落的對着地面發狂的狼王擊去。

“大地裂!”

嘭!重劍擊在狼王身上,一股鮮血噴出,骨骼破裂的沉悶聲從它身體中傳出,接着身子倒飛出去。

嗷嗷——

體型較大的那頭嗜血狼王見到同類受到攻擊,發瘋般的對着一人一獸襲來,白森森的尖牙泛着寒光,前爪對着韓木狠狠劃去。

噗!

來不及躲過的韓木,被那凌厲的一爪刺破臂膀,頓時鮮血噴出,身子倒飛出去,重重砸在地面,衣服被撕碎,一道肉眼可見的深深傷口出現,鮮肉翻騰而出,露出森白的骨頭,慘不忍睹。 啊!滾落在地的韓木發出痛苦的嘶叫,用手緊緊捂住受傷的臂膀,面色瞬間蒼白,一頭蓬鬆的黑髮垂落,看起來極其狼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