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打算怎麼去說服父母?”

0

“這好辦,就說這位姑娘已經有了你的骨肉……”

“噗~”正在喝茶的韓宇等人齊齊噴出嘴裏的茶水,韓宇擦了擦嘴,開口說道:“我說這位寧兄,這個法子你是不是幹過?”

“哎呀,你怎麼知道的?當年我也看上一個姑娘,結果因爲身份的問題,父母有點不太樂意,然後我就帶着姑娘去私奔了一段時間,一年以後帶着孩子回去見的父母。”寧棟笑眯眯的對韓宇說道。

“原來你是過來人啊。”韓宇看着寧棟說道。

“沒錯沒錯,過來人的經驗絕對沒問題。小五,你要努力了。”

“大哥,我跟夢馨還沒有到你說的那一步。”

“沒到?怎麼會了?那你的動作可要抓緊了。要知道當年你老哥……”

“嗯咳……大哥,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團長,同樣也是夢馨的哥哥。”寧平趕緊輕咳一聲,向自己有些沒溜的大哥介紹道。

“厄……原來是親家啊。”寧棟臉上有些尷尬的對韓宇說道。

“呵呵……不必在意。剛纔你說什麼來着,當年你怎麼樣了?”韓宇笑眯眯的問道。

“厄……這個問題吧,我們可以私下討論,眼下還有一樁事情需要和寧平好好的商量一下。”寧棟摸了摸鼻子,轉移話題道。

“大哥,什麼事情?”寧平趕忙接口說道,同時不好意思的看了韓夢馨一眼,低聲說道:“別在意,他一直就是這樣沒溜,不過人還是不錯的。”

“嗯。”韓夢馨輕輕的應了一聲。

等到寧平和韓夢馨說完話,寧棟纔對寧平說道:“小五,我聽老二說,你打算去死亡星域?”

寧平聞言一愣,不過隨即臉色鄭重的答道:“是。”

“可以不去嗎?”寧棟試探的問道。

“同樣的回答我已經告訴過二哥了。”

聽到這話,寧棟有些爲難的撓撓頭,問寧平道:“真的就不能再考慮一下?”

“大哥,我已經考慮的很清楚了。”寧平一臉堅定的答道。

“很危險的。”

“如果不危險,又叫什麼冒險?”

“你可能回不來了。”

“大哥,你忘了父親曾經教導過我們,身爲男人,一旦決定做什麼事情,那就一定要完成,半途而廢是最要不得的。”

寧棟無語的翻了翻白眼,無奈的一攤手,“好吧,既然你心意已決,按我就不阻止你了。不過你要答應我,萬事小心。”

“多謝大哥,我會記住的。”寧平一臉感激的答道。

送走了寧棟,寧平鬆了口氣,旁邊的韓宇見狀拍了拍寧平的肩膀說道:“你大哥還是挺好說話的嘛。”

“嗯。”寧平輕輕的應了一聲。隨後耳邊就傳來韓宇的問話:“我有個問題要問一下你,我說寧平啊,你說身爲夢馨的兄長,有人當着我的面佔我妹妹便宜,我說應該怎麼辦呢?”

“厄……這個問題吧,我覺得應該去徵求一下夢馨本人的看法。哎呀~撒手,快撒手!”寧平一聲慘叫,右手一個勁的拍打韓宇的胳膊叫道。

“哼哼,我最近學了一點摔跤技,你就當當我的陪練吧。”

“哎呀~不要,夢馨,救命呀。”

※※※

英格拉姆司令部

“你就這樣沒脾氣的回來了?”寧安不敢相信的看着寧棟問道。

“是啊,我跟寧平談得很好,談完以後就回來了唄。對了老二,小五對於之前對你無禮的行爲感到很後悔,託我代他向你道聲歉。你身爲人家二哥,就不要跟他計較了。”

寧安聞言哼哼兩聲,不置可否。

一旁的寧蓉開口問道:“大哥,那你的意思是說,你已經說服小五跟我們回帝皇星了?”

“哦,不是。小五說一定要去死亡星域,我已經答應他跟父母說明這件事了。”寧棟連忙答道。

“這就是你說的談得很好?”寧蓉狐疑的問道。

“是啊,我們之間談得很愉快,就跟以前在帝皇星的時候一樣。”寧棟一臉不解的答道。

“可是,可是,我們是來帶小五會帝皇星的啊。”寧蓉強調他們這次英格拉姆之行的目的道。

“我知道,可是小五不願意回去,我們又不能動手把他綁回去。小五的脾氣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逼急了他是真會揍我們的呀。”

“可是,死亡星域很危險啊。”

“這點我們知道,小五同樣也知道。但是他自己要去,我們又能怎麼辦呢?就算這次我們可以把小五帶回帝皇星,總不能一輩子看着他吧,那樣對他來說,不是太殘忍了嗎?”

“萬一小五要是出了什麼意外……”

“那也是他的命。寧家的男丁一旦決定做什麼事,那就一定要去完成,我們可沒有理由去阻止他去完成自己決定要做的事。” 有了寧棟的支持,寧平原本一直懸着的心從算是放了下來。這也讓他有了更多的精力放在韓夢馨的身上。這俗話說得好,打鐵要趁熱,趁着如今韓夢馨對自己好感度急增的好時機,寧平當然要多多表現表現。

“寧平呢?”清晨起來的韓宇看了看來餐廳吃早餐的人後問菲爾德道。

“和你妹一起去散步了。” 英魂一鐵甲 菲爾德邊吃邊答道。

“……這傢伙,動作倒是挺快的。”韓宇一邊嘀咕一邊吃起了早餐。

“怎麼?你羨慕啊?”菲爾德聞言問道。

“嘁~我有什麼好羨慕的。菲爾德,物資已經採購完畢了嗎?”韓宇哼了一聲,問菲爾德道。

“差不多了,有漢尼爾中將提供給我們的死亡星域星域圖做參考,我們已經制定了以後的補給路線。”菲爾德嚥下嘴裏的食物答道。

“啊?在死亡星域也能得到補給?”韓宇有些意外的問道。

菲爾德聞言翻了翻白眼,“廢話,你不會以爲我們在這裏進行一次補給以後就不用再補給了吧。其實在死亡星域內也是存在人類的聚集地的,和聯盟內的情況相似,在死亡星域內,也是有人類的城鎮的,只不過很少而已。”

“我聽說死亡星域是海盜的樂園,那些居住在死亡星域的人不是很危險嗎?”

“海盜也是人,也是需要補給的。排除死亡星域內的其他危險因素,其實生活在死亡星域的人類比生活在聯盟治下的人類要安全得多。”

“死亡星域的其他危險因素?”

“嗯,比如異獸的襲擊,自然災害的爆發,又或者被某個臭名昭着的海盜團突襲……我說韓宇,當初漢尼爾中將安排人給我們講解這些的時候你在幹嘛呢?”

“厄……”韓宇聞言一陣語塞,他能告訴菲爾德那時候他在睡覺嗎?

菲爾德見狀白了韓宇一眼,“我就知道你肯定沒聽。”

“嘿嘿……”韓宇不好意思的撓頭笑了笑。

隨即,菲爾德將自己知道的有關死亡星域的事情告訴了韓宇,而韓宇正聽得津津有味,一名聯盟士兵突然衝到了勇氣號的艙門前,大力的敲打起艙門。

韓宇等人不解的打開艙門,就聽那名滿頭大汗的聯盟士兵一見韓宇立刻叫道:“不好了,你們的同伴韓夢馨,失蹤了。”

“別開玩笑了。”韓宇聽到這個消息的第一反應就是有人要跟自己開玩笑。但是見那名報信的聯盟士兵不像是說笑,隨即臉色一沉,一把揪住聯盟士兵的衣領問道:“說,誰讓你來送信的?”

“五皇子殿下。”聯盟士兵連忙答道。

“他現在在哪?”韓宇又問道。

“在商業街的紅燈區入口處。”

“該死的!他帶着我妹妹去哪做什麼?”韓宇暗罵一聲,丟下聯盟士兵對菲爾德說道:“菲爾德,你留下看家,我去看看。通知林珂她們,隨時準備戰鬥。”

“明白,你自己小心。”

一路疾奔,韓宇心急如焚。當韓宇趕到紅燈區的入口時,就見寧平彷彿丟了魂一樣的站在那裏,無論他的大哥寧棟說什麼,他都毫無反應。

“你讓開!”韓宇上前一把推開寧棟,掄起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寧平的臉上,打的寧平原地轉了三圈。

“韓,韓宇。”寧平捂着被打的臉頰回過神來。

“說,我妹妹呢。”韓宇沉聲問道。

“我,我……對不起。”寧平低頭道歉道。

韓宇見到寧平此時這個樣子,當即暴怒道:“你混蛋!說啊,我妹妹呢!”

“放肆!”旁邊的寧安看不下去的出聲呵斥道。

“呼~”一個大火球呼嘯着擦着寧安的頭皮飛了過去,就聽韓宇彷彿一隻受傷的猛獸,目露兇光的盯着寧安說道:“我現在心情很不好,請閉上你的鳥嘴。”隨後轉頭盯着寧平:“寧平,我不管你現在心情如何,但是,眼下找到我妹妹纔是最要緊的。你要沮喪,等找回我妹妹,你想怎麼沮喪都可以。現在,告訴我你是怎麼把我妹妹弄丟的。 諜影 要知道,越早找到我妹妹,她遇到危險的可能性就越小。”

聽到韓宇這句話,寧平彷彿真的就找到了主心骨,點頭答道:“你說得對,現在的確不是我沮喪的時候。” 若愛如初 隨即寧平講述了自己和韓夢馨在早上出來散步,隨後陪着韓夢馨走到了這裏,在走到這裏以後,寧平原本是打算帶韓夢馨回去的,不料纔剛一轉身,一羣女人就突然圍了上來,將寧平和韓夢馨硬是分開了,等到寧平從那夥女人的包圍中脫身出來,卻已經沒有了韓夢馨的蹤影。

韓宇聽到這裏,問寧平道:“那夥女人現在在哪?”

“不知道。”寧平聞言沮喪的答道。

“……我覺得這是一次有預謀的綁架,你覺得呢?”韓宇側頭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寧棟道。

寧棟聞言點點頭,“我也有這個感覺。”

聽到寧棟也同意自己的觀點,韓宇伸手拍了拍寧平的肩膀,低聲安慰道:“不要擔心,我有辦法找到夢馨,不過在這之前,你還要配合我一下。……笨蛋,不許露出高興的樣子,悲傷,悲傷點。”

“……”寧平雖然不知道韓宇爲什麼要自己悲傷一點,不過還是依言照做了。韓宇見狀滿意的點點頭,對湊過來的寧棟還有努力悲傷的寧平小聲說道:“既然是有預謀的綁架,那可一就會可二,我要把幕後的主使者找出來。”

“你打算怎麼辦?”寧棟好奇的問道。

韓宇聞言答道:“麻煩你下令封鎖這片紅燈區,不要放任何一個人出去,並且放話說現在紅燈區內藏有一個綁架犯,誰如果可以提供陌生人的線索,獎勵十萬星元。”

“封鎖工作早就已經完成,不過爲什麼還要獎勵?”寧棟不解的問道。

“當然是爲了讓綁匪的注意力放在如何應付聯盟士兵的挨個排查上。”

“那我呢?”寧平出聲問道。

“你就裝作失意一點,痛不欲生一點就可以了。”

“啊?”寧平沒想到韓宇會給自己安排這個活,不由一愣。寧棟見狀微微一笑,問韓宇道:“那你呢?”

“我當然是和寧平演演對手戲嘍。想想看,一個失去妹妹的人找丟了他妹妹的人麻煩,有看頭吧?”

“那夢馨怎麼辦?”寧平急忙問道。

“由八方他們負責救援。只要他們找到夢馨的下落,我們的對手戲就可以結束了。”

“……韓宇,你好像對誰綁架了夢馨很清楚?”寧平猶豫了片刻,低聲問道。

“啊,猜到了一個對象,不過也不知道對不對,所以我就暫時不說是誰了。好了,趕緊開始行動吧。”韓宇說完這話,出其不意的揮手給了寧平一巴掌,大聲罵道:“你這個混蛋,我把妹妹交給你,你就是這麼保護她的嗎?”

“我怎麼感覺你不像是在演戲呀?”寧平捂着生疼的臉頰小聲嘀咕了一句,隨即低下了頭,看樣子就像是理虧無言以對似地。

“說話啊,你這個蠢貨!”韓宇大罵着擡腳就要踢寧平,旁邊的寧棟連忙攔住韓宇叫道:“親家,消消氣,現在找弟妹的下落比較重要。來人,快來人,我命令,立刻封鎖紅燈區,任何人不得進出,同時召見這裏的負責人,告訴他們,馬上聯盟會派人挨家挨戶的搜索,如果有誰發現了陌生面孔,舉報者可以獲得一萬星元。”

“不是十萬嗎?”韓宇低聲問道。

寧棟同樣低聲答道:“太高的懸賞會讓人覺得綁匪很厲害,那樣爲了自身的安全,就算知道的也會裝作不知道,用一萬作爲懸賞就可以了。”

搜索行動隨之寧棟的命令而展開,爲了安撫暴怒中的韓宇,寧棟將韓宇和寧平拉到了紅燈區街邊的一家店內,至於其他人,則愛幹嘛幹嘛去了。其中被韓宇威脅的寧安不想看到韓宇,帶着一隊人返回了司令部,而寧平的三姐寧寧則饒有興趣的看着韓宇,天生聰慧的她可不像寧安和寧蓉那樣好糊弄,她已經看出了韓宇和自家的大哥寧棟之間好像有什麼貓膩,在寧棟拉着韓宇和寧平進了小店等待消息的時候,她也跟了進去,就坐在寧平的身邊,美其名曰:“保護自己可愛的弟弟不再被襲擊。”

而對於寧寧的加入,韓宇有些鬱悶,有了這麼個電燈泡,有很多事情都無法和寧棟還有寧平商量了。

“嗯咳……寧寧,你怎麼不和老二他們回去啊?”得到韓宇示意的寧棟輕咳一聲後問寧寧道。

不料寧寧根本就不吃寧棟那一套,直接開口說道:“大哥,你少跟那個韓宇眉來眼去的,我又不是傻子。你們是不是已經有了我未來弟妹的下落了?”

寧平聞言下意識的向韓宇看去,韓宇見狀忍不住罵道:“笨蛋,你瞧我做什麼?你一瞧我這不就什麼都露餡了嘛。……算了,不錯,我們的確對是誰綁了我妹妹有懷疑,但是沒有證據,所以不好說是誰?”

“你們懷疑誰?”寧寧好奇的問道。

韓宇沉聲答道:“解決了我妹妹以後,對誰有利,誰的嫌疑就越大。”

“你果然也是這樣想的。”寧棟聞言說道。

“大哥,韓宇,你們在說什麼?”寧平不解的問道。旁邊的寧寧摸了摸寧平的腦袋:“傻弟弟,你想想,如果夢馨出現了意外,誰最有可能嫁給你?”

“……如果夢馨不在了,那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又怎麼可能還娶妻子?”寧平沉默了片刻後答道。

聽到這話,韓宇、寧棟、寧寧三人十分默契的翻了翻白眼,韓宇搖頭說道:“這話你應該跟我妹妹去說,跟我們說有個屁用!”

“傻弟弟哎~你想想,母親會答應你終生不娶這種事嗎?想想她這次爲你挑選的那個叫周彤的女孩。”寧寧拍了拍寧平的腦袋笑道。

“三姐你的意思是說,是那個周彤派人綁走了夢馨?”寧平猛地站起來問道。

“坐下,你站起來想幹什麼?”寧棟皺眉問道。

“我去問她這件事是不是跟她有關?”

“你去吧,你去了以後夢馨就更加的危險。”韓宇出聲說道。

“爲什麼?”寧平轉身問道。

韓宇聞言沒好氣的答道:“廢話。我們只是懷疑,證據呢?沒有證據,你以爲那個女人會承認嗎?在她知道自己被懷疑以後,恐怕會更加迫切的解決夢馨,讓我們最後死無對證。”

“……如果夢馨真的出現什麼意外,那我不管有沒有證據,都會親手殺了她!” 國算天香 寧平沉默了片刻後咬牙切齒的說道。

“記得到時候叫上我。”韓宇跟着說了一句。

兩個人的對話讓寧寧皺了皺眉,不過她也沒說什麼,開口問道:“既然你們那麼擔心夢馨的下落,那你們怎麼還坐在這裏?”

“我們在等人。”寧平低聲答道。

“等人?”

“嗯。等可以幫我們找到夢馨的人趕來。”

在寧寧的疑惑中,得到消息以後匆匆趕來的林珂等人和韓宇匯合了。

“東西帶來了嗎?”韓宇一見林珂後立刻問道。

“帶來了,不過,就在這裏打開?”林珂看了一眼寧棟和寧寧道。

“他們是寧平的家人,可以信任,打開吧。”韓宇聞言看了一眼寧平,隨後對林珂點頭說道。

聽到韓宇的話,林珂微微一點頭,從背後拿出了一個水晶球。那是當初在比格昂的時候,蓮蓬立刻之前送給林珂的禮物,說是可以幫助韓宇等人找到九龍碎玉片的下落。當初韓夢馨身上戴着的九龍碎玉片的仿製品,在水晶球的面前也有反應,由此可見這個水晶球的精密程度有多高。

當然這個水晶球林珂也是第一次使用,經過短暫的準備以後,水晶球的光滑球面上出現了一個暗藍色的箭頭,直指着紅燈區的外面。

“在外面?”韓宇等人有些意外,原本以爲韓夢馨被藏在了紅燈區內,沒想到竟然是在外面。

“站住!從後門走。八方,你陪着林珂去,其他人留在這裏。”韓宇叫住準備動身去找人的衆人說道。

“你懷疑有人在監視我們?”寧寧出聲問道。

“嗯,既然對方能綁走夢馨,那派人監視我們也就不算什麼事了。”韓宇低聲答道。

“八方,一旦發現夢馨的下落不要打草驚蛇,記得用通訊器聯絡,不要說話,只要按下按鈕我們就會立刻趕過去。還有,保護好林珂。”韓宇不放心的叮囑石八方道。

“嗯,我記住了。”石八方點頭答道。

目送石八方和林珂從後門離開了,剩下來的韓宇等人也沒有閒着,在安排了幾名聯盟士兵進來報告之後,韓宇等人也分組離開了小店,開始分散行動。

“大哥,那個韓夢馨是個什麼樣的人?”被分在一組的寧寧低聲問寧棟道。

“這個啊,等找到弟妹以後,你自己去接觸一下不就知道了。反正那個丫頭給我的第一印象不錯,再說了,我也相信小五的眼光。”寧棟聞言摸了摸下巴答道。

“那你說真的是周彤派人綁走了韓夢馨嗎?”寧寧又問道。

“這個問題嘛,還真是不好說。那個周彤我也見過,給我的感覺很做作,彷彿是在演戲一樣,反正我是不怎麼喜歡她。”

“大哥對她的第一印象不怎麼好嘛。”寧寧聞言笑道。

寧棟聞言聳聳肩,“或許是你大哥我曾經吃過這方面的虧,所以對於那種女人比較敏感吧。再說了,三妹你真的覺得那個女人是小五的良配?”

寧寧考慮了一會後答道:“唔?那個周彤我接觸過,她給我一種很有心機的感覺,很會做人。如果她是男兒身的話,一定會取得很了不起的成就,可惜,她是個女兒身。至於大哥你的問題……她的確不太適合小五。小五是個很率直的傢伙,如果娶了周彤,恐怕會被周彤吃得死死地。”

“那就是了。我跟你說二妹,其實咱們的父親也不怎麼喜歡那個周彤,在我出發尋找離家出走的小五之前他曾經悄悄找到我,讓我想辦法把這個婚事給攪黃了。不過現在看來,嘿嘿……不需要我出馬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