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張俊美的臉孔便是瞬間痛苦扭曲。

0

向後遠遠飛去!

重重的撞在了寒龍冰障之上!

「咔擦!咔擦!」

突然間,一陣細微的聲音傳來。

卻見那冰障之上,竟出現一道道快速擴散的裂痕!

片刻后,這四方形的寒龍冰障,便是盡數碎裂,轟然倒塌!

當這冰障消失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此處。

「陳天斗已經完蛋了吧!」

「一定是完蛋了,你們沒感覺到裡面那北寒仙氣的力量嗎?」

然而,當眾人看到冰障散去,那站立在演武場上的人物之時,卻是見到了一個出人意料的身影。

只見有一人躺倒在地,似是昏死了過去。

而那剩下站在場上的一人。

居然就是陳天斗! 「怎麼會是他!仙塵居然會輸給他!」

見到陳天斗的身影出現,觀眾席上許多人紛紛站了起來,不可置信的望向了場地中的陳天斗。

此時,陳天斗神色鎮定,眼睛靜靜的看著倒在地上昏迷過去的仙塵,緩緩將雙手舉到了自己的面前,仔細的打量著。


不知為何,用雙拳去戰鬥,卻帶給了陳天斗很不一樣的感覺!

那樣的爽快!

那樣的刺激!

似乎與對手貼身肉搏,激發了他體內的熱血,讓它們更加沸騰起來!

「馮大叔,這一場我贏了,總算是沒有辜負您對我的期望吧!」

仙塵的樣子看上去受了很重的傷,嘴角處流淌出了一行鮮血,臉色看上去略顯慘白。

本來就是白凈的一張臉,現在如同沒有了血色一般,晃如白紙。

「仙塵!」

見自己的弟子倒在了台上,連一向沉穩的寒霜城城主,都是不禁眉頭緊鎖,從石椅上站了起來。

「寒城主,你的弟子看上去受傷不輕啊,怎麼北寒國的仙法,居然會輸給那個陳天斗的拳腳功夫?」一旁的翠煙門掌門秦如意蹙眉說道,話語帶著一絲譏諷之意。

「勝敗乃兵家常事,輸了一次又能怎樣?你不要太關注別人的事情,還是多看看自己吧!」馨予真人語氣不屑的插話道。

只見秦如意麵色一寒,轉頭冷眼看了看馨予真人,語氣輕蔑的說道:「馨予真人,你就不要多話了,還是仔細想想那邪靈珠的事吧,本來在幽蓮宮呆著不是挺好的嗎?為何還要趕來觀看比賽,自討沒趣!」

「哼!我幽蓮宮行的端坐的直,犯下的錯誤自然會彌補,用不著你在這裡多管閑事!」

一時間,馨予真人與秦如意便是擺出了如平時一樣,針鋒相對的氣勢。

而此刻,更多的人卻是注意到,剛剛在寒龍冰障中的陳天斗,似是用了一種從沒見過的拳法,很是新奇。

外面的那些平凡人看不到裡面的情況,可這些掌門卻不同。

他們都從陳天斗的身上,感覺到一種不同與常人的力量,可又說不出來究竟哪裡不一樣。

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一次的陳天斗,比上一次見到的時候,修為又更精深了!

看著自己的弟子仙塵被抬了出去,寒真子眼中便是一絲驚疑之色閃過,隨即轉頭對著靈君問道:「靈君,你這徒弟陳天斗,可真是個人才,居然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悟出了這樣一套拳法來,當真是深藏不漏啊。」

靈君似是在話語中聽出了寒真子一絲不悅之意,便是回道:「只是天斗幸運罷了,如果不是仙塵發揮失常,恐怕他是贏不了的。」

寒真子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點了點頭,眼中複雜的神色閃過,隨即又轉頭用古怪的眼神注視著陳天斗,寓意很深。

「天斗兄弟贏啦!!哈哈哈!好樣的!」


台下千軍與二蛋緊緊的抱在了一起,像是兩個開心的孩子,滿臉歡笑。

可是在他們身邊,其他人的臉色卻很是凝重與吃驚。

幽蓮宮的人沒有想到,陳天斗的那一身粗淺修為,能夠走入十六強都是個奇迹了。

可如今他沒了那石劍,居然還能夠戰勝奪冠的熱門人物仙塵,這確實是誰出人意料的。

「怎麼可能,那仙塵是不是傻掉了?居然會輸給陳天斗?」沁如香一臉不可置信的說道。

身邊的蘭玉也是感到意外,轉頭看了看沉默不語的林雨諾,見她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似是歡喜,又似是帶著疑惑。

而至於不遠處的龍嘯陽,卻是眉頭緊鎖,將游龍劍捧在胸前,仔細的打量著陳天斗。

以他的修為,已經能夠勉強看到剛剛那寒龍冰障裡面所發生的一切了。

他沒想到,陳天斗居然幾日的時間之內,學會了這樣一套奇怪且強大的拳法。

他的這套拳法,究竟是出自誰手呢?

「陳天斗,你在這段時間究竟做了什麼?怎麼會進步這麼快,該不會是用了什麼古怪的方法吧。」龍嘯陽心中如是想著。

「這個陳天斗,一定是吃了葯!不然怎麼可能打得贏那仙塵!龍師兄!下一次如果你們遇到,一定要讓著陳天斗好看!」

「對師兄!給他點顏色瞧瞧!」

雖然陳天斗贏得了勝利,但是周圍的人群,更多的卻是傳來了質疑的聲音,相反為他歡呼雀躍的卻不是很多。

而這一場比賽,也讓很多人輸了一大筆錢!

誰會想到,這賭注的大冷門,居然會贏了大熱門!

這次賠大發了!

結束了比賽,走下了演武場,陳天斗便注意到了場外那些充滿敵意的眼神。

北寒國的弟子們就不用多說了。

一向自命不凡的他們,始終將自己的國度視為仙國,離神仙最近的地方。

而如今沾了仙氣兒的他們輸給了一個平凡的中原人,自然心裡不好受。

在下台之後,陳天斗便是看向了龍嘯陽的所在。

此刻,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匯,帶著深深的敵意。


「龍嘯陽,你等著,我一定會要你們昊天盟後悔自己之前的行為。賭注會如約履行的!」

陳天斗心中暗自發誓,此次如果不拿下北斗演武的冠軍,誓不罷休!

珍寶閣的殘天古卷,必須要得到!

然而,就在陳天斗準備離開北斗演武場的同時,一雙眼睛,卻無意間掃到了觀眾席上。

那一刻,他在觀眾席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被他打成重傷的軒轅雷鳴!

只見這軒轅雷鳴此刻正滿面陰笑的看著自己,神色頗為神秘,不知道是不是心裡又有了什麼想要除掉陳天斗的鬼主意。

「軒轅雷鳴!」

一見到這個男人,陳天斗心中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恨意,真想在他的臉上踩上幾腳!

可是下一刻,另一個身影,卻將他的全部視線都吸引了過去。

只見在軒轅雷鳴的身邊,坐著一個身穿黑色連帽披風的男人。

那男人雖然兜帽遮面,看不清楚臉孔,但是全身撒發出的邪惡氣息,卻是令人在幾十米開外都能夠感覺得到。

看到這個男人,陳天斗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半年前,在幽蓮宮後山中看到的一切。

遍地的屍體,血流成河。

卻有一人,站在那洞口,手裡拿著邪靈珠,身體上散發出的氣勢,如睥睨眾生,很是霸氣!

而這個男人,就是奪走邪靈珠,打傷凌絕夕的。

魔君!

一見到這個男人,陳天斗便是心頭一沉,竟有一種抑制不住的衝動,想要衝向觀眾席。

可是,忽然間一個婦人從魔君的面前走過,遮擋了他的視線。

只是一瞬間的時間!

下一刻,那婦人走了過去,可之前那魔君所在座位上,居然變成了空噹噹的一片!

「消失了!人呢?」

陳天斗心中一驚,連忙向著四周看去,卻怎樣都找不到那魔君的影子了。

而更詭異的是,連軒轅雷鳴,不知何時居然也連著一起消失了。

此刻,陳天斗的心裡不禁湧上一陣惡寒!

「是魔君!魔君他出現了!」

一直以來,自己與靈君要做的事,就是找到魔君,找到凌絕夕的線索。

而此次,他們兩人都在這龍陽城中出現了。

冥冥之中,似是有一個巨大的陰謀在悄悄的醞釀著。

那無邊的黑暗,如一隻長著尖利指甲的魔鬼大手,慢慢的伸向了陳天斗。

一場異變,似乎很快就要發生了。

離開了演武場,陳天斗的心中一直惴惴不安。

天價新妻:總裁大人別心急 ,絕對不是偶然的。

相信再過不久,這龍陽城中必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到那時,這裡將會變成一幅怎樣的景象呢?

「哎!你走路不帶眼睛的嗎?怎麼又撞到我的攤位了!」

就在陳天斗離開演武場,行走在龍陽城中,正心不在焉怔怔神之餘,突然腰間吃痛,竟是擦碰到了一張外形古樸的木桌邊角上。

而在這木桌的後面,正坐著一位算命先生打扮的年輕人。

陳天斗抬頭看去,頓時眉頭一展,奇道:「是你?你不是兩年半之前,那個給我算命的瞎子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