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上的石老闆也是感慨的接過話,「這麼說吧!石家和余家在你們看來,是不是已經是華國頂峰了?」

0

一眾紈絝子弟們點頭。

石老闆神情複雜的說道:「可在葉天面前,石家和余家不過是土雞瓦狗,直要惹到了他,他一個人便可以將兩個大家族盡滅,這也是我們為什麼會如此恐懼她的原因!你們明白嗎?」

一眾紈絝子弟已經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若是在這之前,有人告訴他們,這世上有能夠滅掉兩大柱國世家的人,他們絕對會當這人是傻了。

眼下說這話的人,卻是石家的成員,邊上的余師傅也是點頭,足以證明這話的真實度如何,不讓這些紈絝子弟們震驚。

回過神來,除了昏迷不醒的時候,其餘人一個個的渾身冷汗,有種鬼門關走一回的感覺。

到這時候,他們才真正的體會到葉天的恐怖了,所有人都不再說話,陷入到沉默。

另一邊,葉天已經和愈秀兒回到了四合院,這一番出行,不過過往所受到的屈辱發泄后,倒是讓他念頭通達了不少。

這時候,再看到四合院里那些因為葉軒倒行逆施,叛出葉家投靠他的葉家人,葉天倒是難得的有了笑臉。

如今,那些葉家人看到葉天時,手上在干著什麼,都立刻停了下來,起身沖著葉天恭敬行禮,不敢怠慢。

「曾幾何時?這些人一個個對我不屑,如今卻是如此恭敬,真是讓人感慨啊!」

看著這些,葉天淡然。

愈秀兒依舊抱著葉天的胳膊,擔憂的說道:「哥哥……」

到了這時候,她才知道葉天過去曾有這樣一段經歷,相比自己,似乎更加不幸,所以害怕葉天會沉浸於這痛苦之中,甚至像她以前一樣,產生心魔。

BOSS,向錢看 看到愈秀兒擔心的神情,葉天和她有著法相相連,所以隱隱約約能猜到她的擔憂。

當下,他揉了揉愈秀兒的頭,笑道:「沒事的,我只是有些感慨,那些都已經是過去了,不會對我有任何影響的!」 這時候,葉福走過來,稟報道:「老爺,眼下有三件事情,需要您決斷!」

「哦,哪三件事?一一說來聽聽吧!」

葉天淡淡的應著,走向了大廳,坐到了主位上,愈秀兒乖巧的繞到他身後,輕輕的給他做著按摩。

葉福緊跟在身後,用略有些驚訝的眼神看了愈秀兒一樣,隨後才開口道:「是這樣,第一件事情是關於葉家!

如今葉軒倒行逆施,自攝家主之位,更是濫殺長老,葉家中的一些人暗中聯繫老奴,希望老爺能回歸葉家,驅逐葉軒,重整葉家之勢!」

葉天呵呵笑道:「呵……回葉家?當初葉軒驅逐我的時候,這些人可沒少支持!現在葉軒上來了,他們的利益受損了,便要拿我當槍使?他們是不是想得太簡單了?」

停了一下,葉天看著站著的葉福,繼續說道:「葉福,你看不出他們是想拿我當槍使嗎?」

「老爺,老奴自然看得明白,只是許、陸二家是老牌柱國世家,家裡面都有著龍榜高手坐鎮。

如今葉軒逆位,還宣布將您從族譜刪除這樣許、陸二家就沒有顧忌,一定會出手對付您的。

所以老奴才想著只是老奴若是能趁著這時候葉軒地位未穩,雷霆回歸,就能夠重整葉家。

這樣一來,許、陸二家就算想要對付您,也只有等到柱國世家排名戰,您有出場的時候了。」

顯然,葉福雖然知道葉天實力強大,但仍舊擔心許、陸二家的報復。

葉天淡然說道:「你這盤算,正常來說倒是不差,確實是穩重之法。只可惜對普通人來說,對我這種天才,這許、陸不過是土雞瓦狗。

他們若是乖乖的臣服者,我也不會去找他們麻煩,我要是敢來惹我,我便殺上他們家,滅盡其族!」

葉天倒不是昨天一戰之後,徹底的狂妄無邊了,而是確實有這樣的底氣。

不說他現在的實力,就算真的對上龍榜的高手,都不一定會吃虧。

單單是昨天的一戰,引動了帝都所有高手的圍觀,葉天在其中所做的種種裝逼之舉,直接帶來了巨大的收穫。

只此一戰,葉天的逼格便從之前搶下蠱妖洞之後,為了修復蠱妖洞設施和萬蠱鍾而花得一乾二淨,一下子飆升到了五千一百九十點的巨額數字。

這數字,葉天之前詢問過,雖然尚不足以兌換化達到鍊氣巔峰的丹藥,但也只兩千多點而已。

和之前練氣三層到四層、練氣六層到七層一樣,練氣九層到鍊氣巔峰之間,也是修真者一個小坎,所需要的能量自然遠比之前更多,這丹藥自然也要多了。

雖然不能夠直接達到鍊氣巔峰的,但要兌換了,也能讓葉天突飛猛進,比現在最少強上三倍以上。

除此之外,昨天的一戰裝逼下來,葉天不僅收穫了大量的,更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兩個小禮包。

直到現在,葉天還沒有開啟這兩個小禮包呢!

依照往日的小禮包抽獎情況,這次的小禮包,抽獎出來的東西也絕對是非常有用的,能夠大幅度增強葉天的實力。

如此一來,有這樣的依仗,葉天自然不擔心許、陸二家的報復,甚至是希望他們的抱負能來的更猛烈一些,好讓帝都的眾強者在此圍觀,從而讓自己能夠更好的裝逼,得到更多的逼格。

葉福聽到這話,卻是張了張嘴,回想著葉天崛起的速度之快,一時不知道該收什麼好了,不過想來今天居然這樣說,便代表他有著絕對的信心。

當下,葉福便不在繼續糾纏這件事情,轉頭說道:「是,是老奴多慮了,老爺實力強大,許、陸二家不足為患。

眼下第二件事情,剛剛皇室貼出告示,柱國世家排名戰將在半個月後舉行,不知道老爺有什麼打算?」

「哦?」葉天饒有興趣道,「打算?柱國世家排名戰不是那些世家的事情嗎?」

「不是的!」葉福說道,「柱國世家排名戰是面向全國,任何個人或者家族都能夠參加的,並沒有任何的限制。

是因為祖國世家自開國起,便只有十一個,所以要想成為新的柱國世家,只有柱國世家排名戰上,打敗守擂的世家,便可以取而代之了。

只是能成為柱國世家的,哪一個都不是簡單的存在,所以敢上去挑戰的,自然也需要有著強大的實力了。

如此一來,演變到現在,基本上都只有那些強大的省級世家,才會上去挑戰,以圖成為新的柱國世家!」

說到這裡,葉福停了下來,露出了感慨的神色,「這麼多年以來,除了咱們葉家曾經以名不見經傳,一躍而起成為柱國世家以來,便再也沒有出現例外了!

只是也便是如此,咱們葉家的底蘊一直不足,之前有老爺的父親葉勝老太爺撐著,無人敢動!可自從老太爺和老太奶奶失蹤之後,咱們葉家便一墜千里!

太老爺無奈之下,只能苦苦支撐,很多事情都只能睜一隻眼閉隻眼,所以才有後來的這些事情啊!」

葉天有些囧,倒不是因為葉福說的話,而是因為葉福的稱呼,什麼老太爺、老太奶奶、太老爺的,這是什麼和什麼啊!

苦笑一下,葉天問道:「那你覺得接下來要怎麼做,我們也去參加,玩上一回嗎?」

葉福說道:「是的!既然老爺不願意回葉家去,那葉家便與我們無關了!只是老爺如今已在帝都立名,所以老奴覺得這名應該更進一步。

以老爺的實力,如果參加這次柱國世家排名戰的話,一定會重演老太爺當年的風采,一戰而上,刻名於柱國基石吧!

於柱國基石上,刻下兩父子之名,這絕對是帝國建國以來絕無僅有的之舉,所以老奴斗膽,請老爺一去!」

說這話的時候,葉福的神情顯得激動,似乎回想起了過往。

「重演我父親的風采嗎?」葉天重複著雙眼一亮,沉聲道,「好!那我便去玩上一回,將名字刻於我父親之下,讓世人知道,虎父無犬子!」 參加柱國世家排名戰後,葉天平復了情緒,看著葉福問道:「還有第三件事,又是什麼?」

葉福回道:「回老爺,第三件事情是隨著柱國世家排名戰接近,各大世家和勢力已經往帝都匯聚,為了有一個交流。

同時也避免在排名戰之前,各個勢力之間發生衝突,所以由帝龍閣牽頭,依照傳統,在帝都外的九陽山舉行交流會。

在排名戰之前,各大家族勢力都會先在那裡駐足,有什麼矛盾都可以在那裡的擂台上先解決。

可以說這樣的交流會是匯聚著華國乃至境外的各大修真勢力,甚至是魔修聯盟的大聚會?

發展到現在,很多修真勢力並不是為了柱國世家排名戰而來,而是純粹為了這次的聚會了。」

葉天挑眉道:「哦!連魔修聯盟的人也會過來,帝龍閣的不會出手嗎?」

葉福回道:「因為是傳統聚會,所以只要這些魔修聯盟在聚會期間不胡亂作為,帝龍閣的人都不會出手!

其實不僅是這樣的,聚會期間,就算是平常的時候,魔修聯盟只要不胡亂作為帝龍閣的人,就算知道他們有進入帝國,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這點倒是沒錯,回想著之前江陵市遇到東方曌和那個神秘道士,帝龍閣似乎早就知道他們的存在,只是因為他們一直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所以沒有出手處理。

想著過往的事,葉天笑道:「福伯的意思,是想讓我去參加這次的交流會嗎?」

「是的,老爺!」 嗟來的食 葉福說道,「您如今已是天下聞名,以後也必然刻名於柱國基石,建立新葉家。

所以老奴認為趁著這時候各大勢力都在,您可以過去和其他勢力熟絡,為以後新葉家的建立些人脈!

畢竟姥爺之前是一個人,不聯絡其他事都無所謂,但如果新葉家建立,便需要和各大家族之間進行聯絡的。

畢竟一個家族想要有長久的傳承,必然不可能獨來獨往,還是需要和各大家族互通有無的,特別是我們還是新建立的家族,沒有多少的底蘊,更是需要和各大家族往來!」

葉天沉聲道:「誰說不能的?」

要知道,他現在手中可是有一處福地,直要建立了家族,這福地自然就能成為家族的底蘊,有這樣的福地,完全能夠迅速培養出修真強者來。

更不用說這福地還是特殊的福地,裡面有著培養蠱妖的完整設施,葉天手上萬蠱鍾只要修復完整,到時候就能夠輕易操控那些蠱妖,這可是一整支強大的力量了。

蠱妖一族能夠和皇室簽訂互不侵犯的約定,除了有老族長坐鎮,以及福地的天然防禦特性外,也有蠱妖立足本身成型迅速有關。

這樣一支族群雖然高層力量不多,但中低層的力量卻能迅速的生成,一旦成為敵對關係,只會造成從最大的災難,這恐怕也是皇室和帝龍閣會容忍,蠱妖族居然活動在這麼近之地的緣故了。

所以葉天說這話的時候,自然是完全有底氣的,葉福不知道這些,還想勸說。

葉天也不想和他過多解釋,再加上最近確實沒什麼事,當下便笑道:「好了,你不用說了,我去就是了!

正好之前幹掉的許、陸家的垃圾們還是留下了一些沒什麼價值的東西,正好拿去看能不能換些有意思的回來!」

聽到這話,葉福只能苦笑,新的一天,這話要是傳出去,恐怕所有修真者都會大罵葉天裝逼了。

不說許家斗戰部的那些人,單單陸家三大虎榜高手所用的東西,放眼整個修真界,都是數一數二的頂尖寶物。

比如陸亞源搶自婆羅教的酒壺,本身便是一件上品法器,裡面那能夠提升實力的酒液更是無上靈物,價值更比那法器酒壺更高的。

畢竟那酒液能在關鍵的時候提升實力,從而保命,價值自然極高了。

除此之外,陸亞源還有一些其他的寶物,也是價值不菲。

而陸若愚和陸天雷雖然也都是與功法的強力為主,並不依賴於法器,但他們本身但也有著各種好東西,或用於保命或用於其他了。

這些東西不說加在一起,單是任何一件,放到普通修真者當中,便絕對是真的頭破血流的。

可葉天卻說是沒用的東西,這如何不讓葉福苦笑?

可葉福也知道這些對於普通修真者來說,絕對是價值不菲的好東西,對葉天來說確實沒什麼用。

葉天手上那套殺伐無雙,連陸天雷的雷法都毫無影響的劍陣,每一把飛劍至少也得是極品法器的等級。

單把或許超不過這些東西,但兩、三把也許便夠了,所以葉天這樣說,確實不算是裝逼。

可葉福不知道,葉天手上陰陽五行陣的七把飛劍可不是他所想的法器,而是要高上一個大階的靈器。

哪怕只是下品靈器,也不是極品法器能夠比的,兩者的差距不能說是天和地,但也有山腳和峰巔之差。

這時候,三件事情都交代完畢后,葉福便下去了,葉天則帶著愈秀兒,拿著昨天一戰得到那些寶物,去往葉福所說的九陽山,準備看能不能兌換一些好東西。

這些對於葉天自然沒用,但葉天的手下們確實能夠用到,像愈秀兒現在還沒有一件趁手的寶物,所以這次葉天便想要給她兌換一件的,哪怕虧點,也無所謂。

說起來自從認下愈秀兒到現在,葉天都沒有給愈秀兒什麼東西,反倒在之前的南武林盟會上,還給姜嫣然找了一件**,這哥哥做的真是失職。

苦笑的搖了搖頭,想起了姜嫣然,葉天的心情頓時有些沉重,心道不知姜嫣然如今在蓬山島生活的如何。

不過很快,他便將這沉重中一掃而去,心道不用急,我很快便會趕過去,將你從蓬萊一島接出來的。

心中下著決定,葉天目光平淡,如今的他絕對有了這樣的自信和資格。

到時候,一人七劍,殺上蓬萊,擋路者皆殺! 另一邊,位於蓬萊島上,陸家宗家。

那陸三少正沉著臉,看著手中的信息,怒罵道:「分家的這些人真是廢物,不,應該說是比廢物都不如!

那葉天在帝都以廢物聞名,三個分家練氣九層居然被人偷襲,從而讓廢物反殺了,真是無能啊!

這分家要報復,居然還得等那個陸雷霆出關,我可等不了那麼長的時間!傳今下去,讓陸七星她們出手,到下界去,殺了那個廢物葉天。」

邊上,自有僕人應聲而去。

陸三少看著陸家稟報上來的情報,自語道:「陸七星他們雖是植物妖族,但本身哪些特殊的植物,一株七花,各有不同。

加之也有著鍊氣九層的實力,並不比陸家那三個所謂虎榜的差,又練有合擊陣法,殺這廢物綽綽有餘了!

只要那個廢物一死,姜嫣然內心必然空虛,到時候我便可趁機而入,得到這個美人和她的一切!」

只是陸三少並不知道,分家為了推脫自己的責任,只寫著是葉天出手偷襲,隻字不提葉天是先殺一人,后又在其他兩人以及許家眾強者的聯手下,將其他的一一擊殺。

在錯誤的信息引導下,陸三少自然只有錯誤的印象了,完全不知道因為機緣巧合,他這次派下去的完全是給葉天送升級禮物的。

九陽山位於帝都之外的虎陽山脈,更是天下第一雄陽關所在,可以說是自古兵家必爭之地。

為了爭奪這處雄關,死在這裡的人,從古至今,沒有千萬,也有八百萬了。

然而,雄關依舊,只是滄桑。

如今華國正盛,又進入到了新時代,這天下第一的雄關自然失去了它的價值,成了無數人悲春傷秋的旅遊勝地。

而陽關附近的九陽山,以風景秀麗著稱,直接歸入皇室的莊園,成了普通人無法踏足的地域。

當然,這只是對普通人來說。

對於那些達官貴族,甚至是修真者們來說,這九陽山就是尋常的地方了。

要不是柱國世家排名戰近了,御龍閣將聚會安排在這裡,這些達官貴族養或是修真者們,根本不需要來到這普通人無比渴望一進的地方。

這便是階級!

階級以下,渴望而不可及!

階級以上,卻是不屑一顧!

如今,葉天短短三個多月時間裡,完成了這階級的提升,從原本可望不可及的普通人,成為了擁有不屑一顧資格的修真者,而且是修真者中的頂尖存在,自然是讓人感嘆不已了。

那個喪屍有點萌 這時候,葉天和愈秀兒坐在去往九陽山的古老馬車裡,

這馬車自然便是蠱妖族的乘坐型法器,拉車仍舊是那巨大的獨角仙妖銅山,不過為了不引人注目,特別是普通人的注目,葉天還是給這馬車施加的幻術。

這樣一來,若在普通人的眼中,這就是一輛尋常的麵包車了,並不會有任何的驚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