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行吧,嘿嘿!”

0

“那…祝你馬到成功哦。”

“謝謝啊,回見。”

“再見。”

這時,一個身材苗條,穿着白色連衣裙,挎着紅色小包包的女孩跟他一起並排往前走去。他把手裏的奶茶遞給身旁那個女孩,女孩靦腆一笑。

下班時蕭邦過來接我,我看到他開着車來,心裏頓時冒起火氣,“這麼點路,不能走着來啊,還開車,多費油!”

“走着多累,再說了你站一天,腿不疼啊?”

“不疼啊,一點都不疼,要不是商場關門,我還能再站呢!”

“就嘴硬吧你,我還不知道你,死撐着,累也不說。”

“真的不累,以後別開車接我了啊,費錢!”

“我要不兼職跑網約車咋樣?”

“靠譜嗎?”

“聽說很掙錢,也有的說是違法的,不過網約車是個趨勢,要不我空時候兼職跑跑?”

“咱們這可是新車啊,我捨不得呢!”

“以後有錢了,買更好的,就這麼定了,你一直兼職,我也不能週末閒着啊。”

“行吧,遇到刁難的客戶,別置氣啊,和氣生財。”

“嗯,我知道的,放心好啦,安全帶繫上,我們回家。”

回到家,洗漱好,關了燈,躺在牀上,蕭邦給我講了好多有關網約車的消息。他說有的人一天跑網約車能賺好幾百,他還說有的人兼職跑網約車一一個月掙得比上班還多。他說的很帶勁,我聽得心裏澎湃,“註冊,趕緊註冊,你也去跑,別閒着,以後下班別接我,我自己坐公交回來。”

“你看你,別激動,我是這麼打算的,我平時該上班上班該接你送你時候還是得接你送你,週末和節假日去跑車,你看怎麼樣?”

“那晚上呢?你一般十一二點才睡,我們五點下班,這中間好幾個小時呢,利用起來唄!”

“嘿!你這是要把我當牛使啊?不給點休息時間?”

“不給!當務之急是掙錢存錢,首付夠了,你就可以歇歇了。”

“你哈真會精打細算,那行吧,我聽你的,每天把你接回家,吃了飯我就出去跑幾單,行吧?”

“行,以後每天晚上給你坐好吃的,身體第一位的。”

說幹就幹,第二天,蕭邦就註冊了網約車信息,此後很久一段時間,我們倆的都是各自上各自的班,下班後吃了飯,各自去做各自的兼職。那段時間,存錢的數額一個月比一個月多。希望之光越來越亮,在蘇市買房,不再是計劃,它即將變成現實…… 這個夏天,過的很充實。我和蕭邦除了做好自己的全職工作外,兼職也沒落下一天。網約車是真的掙錢啊,可每天也擔驚受怕的。傳言網約車是大勢所趨,可也有人說相關部門已經出手開始打壓網約車,說網約車是違法的。

經常在網上看到各種消息,今兒這邊的出租車罷工了,明兒那邊的出租車司機聚集在一起把網約車總部給堵了…

“下班接你,等我,”蕭邦發來信息。

“今天不跑單?”

“見面再說。”

公司最近正忙着搬家,從寫字樓搬到產業園,將原來的辦公室、廠房兩個地方合併到一個地方去,爲的是方便後續工作的進展。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寫字樓的租金一年比一年高,老闆原計劃把我們辦公室的人都挪到現在廠房那兒去的,奈何那邊條件實在是寒磣。迫不得已,老闆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決定把兩邊合併,搬到既可以辦公又可以進行簡單組裝生產的產業園裏。

除了阿莉和我,其他人都辭職了,理由五花八門,但最主要的還是工資低、距離遠,相對以前的辦公環境,新辦公點,略顯寒酸。

“溫貝,你過來下,”正在打包辦公室的東西,老闆突然叫我。走到一個拐角處,他問,“你現在工資多少?還有阿莉,她現在是多少?”

“我的是兩千三,她是兩千五。”

“這樣的,從下個月開始,你們倆每月都提到兩千七,往後每年工資漲百分之十。”

“謝謝侯總。”

別對我說謊 好好幹。”

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阿莉,她不屑的說,“我妹現在一個月五千左右,哎,咱們老闆真是摳啊!”

“行啦,漲總比不漲或者扣強吧?快把你的辦公用品都打包下,貼上標籤,別回頭找不到,一會兒侯三他叫的車就來了。”

新辦公室,簡單做了一個隔斷,一牆之隔,一邊是辦公,一邊是組裝車間。辦公的這邊,有個總經理辦公室、財務室、會議室和大的辦公區域,大的辦公區域有八個工位,一個工位用來放打印機,其他的辦公位老闆說隨便我和阿莉挑。我和阿莉還是按照原來的座位選,她坐裏面,我坐外面。

因爲剛剛裝修好就搬來了,裝修時候用的裝修材料也不是最環保的,辦公室多少還是有點裝修的味道。擺放好所有辦公用品,收拾好所有的衛生後,老闆發話了,讓我和阿莉早點回去。

我和阿莉看老闆應該是有什麼事跟侯三交代,我們自然識趣的早早離開了。


“你說,老闆他們會合計什麼事?”

“這個我還真不清楚,你覺得呢?”

“肯定是不打算招組裝的人,讓咱倆去隔壁幫忙,”阿莉說。



“應該不會吧,我們平常也很忙的。”

“下週晨會就知道了,我打賭,肯定會跟咱們說這個事。”

“我老公來了,我先走了,週末愉快,”我看到蕭邦,跟阿莉說了幾句後,就朝蕭邦走去。

“你怎麼這麼快就到了?我以爲我得等一會兒你才能到呢!”

“剛那一單,剛好到前面那個小區的,送了客人,我就來了。”

“下午你要告訴我什麼事的?”

“最近查的嚴,羣裏有哥們兒說被抓到跑網約車,一次罰款好幾千,你說咱還要不要繼續跑?”


“你看到有人被抓了?”

“沒親眼看到, 嬌妃特工︰王爺請節制 ,最近好像是不太對勁兒。”

“那這段時間就別出去跑車,別掙的錢全交罰款了。”

“可是這一單下來有事獎勵又是公里數的,誘人啊!”

“等過了這段時間看看情況再說,你也休息休息呢,”我看着蕭邦說,他眼睛盯着前方,專心地開着車。

“也行吧,我這閒下來了,你又沒時間陪我,我就一個人在家啊?”

“去找許飛和歐陽玩啊,你們幾個也好久沒見了呢!”

“晚上問問他們都在幹什麼呢,這倆傢伙,真不知道搞什麼,整天見不着人。”

“忙呢唄!歐陽他們得上課吧?許飛,得伺候那一大家子吧?你以爲他們都有你這好命啊,一點壓力沒有?”

“瞎說,我也是壓力地好不?我不得掙錢養媳婦兒啊?”蕭邦開玩笑道。

“滾吧!我有手有腳地,用不着你養活。”

“就是就是,我媳婦兒是天下最勤勞地姑娘,嘿嘿!”

車窗外,綠樹蔥蔥,行人匆匆。這個夏天,是這幾年過的最舒心的。租的屋裏有空調,新辦公室也裝了空調。開心,無以言表的開心。

一開始,屋裏開空調會心疼,捨不得那幾度電的電費。可是,空調真是個好傢伙呀,它呼呼一吹,一小會兒功夫,屋裏就涼快了。慢慢習慣了這絲絲涼意,哪還會惦記着那幾度電的電費呀!

蕭邦閒下來的雙休日和晚上,他都會把屋裏收拾得乾乾淨淨。每當我兼職回到家,他就會把準備好的飯菜端上桌,兩個人,一菜一湯,一個小平板,吹着空調,吃着可口的飯菜,看着平板裏放着的我們愛看電視劇或者娛樂節目。這樣的日子,真的愜意極了。

“我洗碗吧,”飯後,我說,“你做飯,我就洗碗,怎麼樣?”

“咱倆是兩口子,你去看電視吧,這倆碗,還能累着?去,邊兒呆着去!”蕭邦繫上圍裙,洗起碗來。

“謝謝你老公,你真好!”我雙手摟住他的腰,頭緊緊的靠在他後背。

“哎呀呀,多大人了,別耽誤我幹活兒啊。”

鬆開雙手,他洗碗,我看着他洗碗,嘴巴還不停的跟他講着今天兼職遇到的各種各樣的人。

“你知道嘛?那個小女孩特別喜歡吃我們店裏的珍珠,店長見她是常客,一杯奶茶裏有大半杯都是珍珠呢!”

“那還能喝着奶茶嗎?”

“能啊,不還有一點奶茶的嘛,哈哈!”

“好了,洗碗了,上牀,睡覺!”

“啊?這麼早就要睡?”

“早嗎?不早了,走走走,上牀!”

“咱倆還沒洗澡呢?”

“洗什麼澡啊,不洗了,我不嫌棄你。”

“可是我嫌棄你啊!”我懟了一下蕭邦的大肚腩,“你看你,都有大肚腩了,醜!”

“說誰醜?誰醜!”蕭邦撓我胳肢窩。

“哎呀,癢啊,好癢啊!”我笑着說,“我醜,我醜…” 女子鐵騎隊 。一番雲雨後,蕭邦緊緊的摟着我,“把兼職辭了吧。”

“爲什麼啊?”

“你們公司最近那麼忙,你下班了還得馬不停蹄的往奶茶店趕,最近看你都消瘦了不少…”

“哎呀,沒事的,這兩份工作我都喜歡,不想辭。”

“那你覺得累啊?”

“不累啊!你看我去店裏兼職,每天都能免費暢飲各種奶茶喝果汁,這要是花錢去買,我還捨不得呢!”

“你當初不會是衝着每天都能喝到奶茶,纔去兼職的吧?”

“不然咧?”

“你!真是的,我真是服了你了,果真吃貨本性不改啊!”

“我有點困了,那個…每次那個之後都好睏啊…”我的身體像抹了油似的往夏被裏縮去。

“別啊,你不追你的男神了?”

“不追了,不追了,你纔是我的男神…”

迷迷糊糊,進入夢鄉。夢裏,我和蕭邦來到一片一望無際的花海中,兩個人跑啊、跳啊,說啊、笑啊。

“小貝,小貝,你手機響了,苟藝慧的電話…”睡夢中,唄蕭邦叫醒,我揉了揉瞌睡得睜不開得雙眼,“誰呀?”

“苟藝慧,這個點,估計是有什麼要緊得的事。”

“溫貝,嗚嗚嗚…”剛接通,電話那頭,苟藝慧哭的撕心裂肺。


“怎麼了?彆着急,慢慢說,”我安撫着苟藝慧的情緒,“你別亂來啊,等我,我馬上來,你坐那兒好好的,等我!”說完,我邊穿衣服邊催蕭邦,“款穿衣服,苟藝慧在湖邊,她說她不想活了!快點啊…”

也來不及穿戴整齊,我和蕭邦隨手拿了睡衣、睡裙,胡亂往身上一套,“哎呀你穿反了,換一下,”蕭邦說。

“來不及了,大晚上了,沒人看得到,快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