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錯,進度什麼各方面都挺順利,再過段時間把銷售部安排好就能開售了。”李濤迴應道。“對了,南湖的項目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0

“這倒沒有,不過南湖項目現在得進度有點慢,所以我想看看能不能把王山還有王鵬他們調回來,全力開發南湖的項目。”陳明道。

“可這樣的話,周邊縣城的項目豈不是要…”李濤皺皺眉頭道。

“可以把那些項目發包給當地的建築公司,你看如何?”

“這樣也行,這樣一來可以把王鵬和王山還有他們手下的工人全部召集回來。”李濤思索一下後,點頭道。

“那行,就這樣定了,你聯繫一下他們,越早安排好越好。”陳明道。

“沒問題,等會我就給他們打電話,看看安排當地的建築公司接手。”

隨後陳明沒有繼續留在李濤的辦公室,也沒有上樓,而是直接從明帆房產離開了。

這麼長時間沒去過福利院,所以陳明準備去看看福利院的情況, 順便和馬院長說說話。

對於馬院長,陳明是打心裏敬佩。

很難想象,馬院長是如何甘願一輩子都留在福利院的。

不久後,陳明來到福利院,跟馬院長聊會天,問了問馬院長最近的情況, 這才讓柱子開車送自己前往大地集團。

六十四樓,走出電梯後,陳明並沒有看到春姐,想來應該是在樓上。

陳明也沒有在意,而是徑直走向了高茹的辦公室。

推開辦公室的房門,只見高茹正在處理手頭的工作呢,看見陳明後,高茹的臉色頓時就冷了下來,沒好氣道:“誰讓你來的?你來幹什麼?”

看着高茹冷冷的模樣,陳明也沒有在意,而是笑着走向高茹,來到她身後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給她揉捏着肩膀。

“老婆,你說我來幹什麼,當然是接你下班回家啦。”

“誰要你接,我自己不會回去?”高茹沒好氣道,說話間,直接將陳明的手擺開。

“還生氣呢?我知道我錯了,是我不好,我不該瞞着你的。”陳明安慰道。

“哼,你哪裏有錯,都是我的錯,我就不應該耽誤你的事情!”高茹沒好氣道。

“哪有,你耽誤我什麼事了,你可別這樣說,咱們晚上去吃西餐怎麼樣?”

“不吃!”

“那吃火鍋?”

“不去!”

“川湘菜?”

“不想吃!”

……

陳明一陣無語,看着高茹的眼神之中不由浮現出一抹無奈。

“老婆,算我求你了,別生氣了,我真的知道錯了,之前我有考慮過要跟你說來着,還沒找到合適的機會,結果你就知道了。”

“真的?沒騙我?”高茹聞言,審視的目光緊盯着陳明,問道。

“當然沒有,天地可鑑,我是真的想過要跟你坦白的,只是時間沒有來得及。”陳明連忙正色道。

“哼,那也不原諒你,這麼大的事情你不早點跟我說,你知道這段時間我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嗎?” “我也沒想到會這樣,我還以爲把許玉峯送進監獄,你這邊就能省心多了呢,早知道就不送許玉峯進監獄了。”

“他進監獄也是罪有應得!”

“是是是,沒錯!”陳明立馬附和道。“那咱們晚上去菲爾頓吃西餐,怎麼樣?”

“可是我答應爸爸要晚上陪他吃飯呢。”高茹臉上忍不住浮現一抹糾結的表情。“算了,中午纔在一起吃過飯,我給他打個電話說一聲吧。”

說完之後,高茹立馬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時間來到晚上。

瀘州市中心的位置的菲爾頓西餐廳。

陳明和高茹在四樓的包間中面對面的坐着。

看着高茹專心點菜的模樣,陳明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也沒有繼續提股份的事情。

好不容易將高茹的情緒穩定下來,他可不想繼續往槍口上撞。

然而他不提,不代表高茹不會提。

不久後,兩人從菲爾頓西餐廳出來,陳明負責開車,而高茹則坐在副駕駛,朝着玲瓏城所在的方向行駛而去。

回到玲瓏城的別墅中,高茹拿着紅酒走向了二樓陽臺。

而陳明見狀則跟了上去。

這段時間各忙各的事情,兩人好久沒有這樣過了。

“說說吧,當時拿到股份的第一時間沒有告訴我!”高茹自顧自的倒一杯紅酒,抿一口後道。

聞言,陳明頓時不由一陣頭疼,想了想只好開口解釋道:“老婆,我知道這百分之十的股份對你來說的重要性,但你是知道張南陽和鄭榮對你們高家的態度的。”

“然後呢?現在股份在你手裏不是嗎?”高茹喝一口紅酒,淡淡道。

“他們能夠將手裏的股份轉讓給我就已經非常不錯了,難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爲了得到這些股票,答應了他們什麼事情嗎?”陳明道。

“答應他們什麼事情了?”高茹問道。“不就是不能轉讓給高家嗎?”

“不止這些,還有不能做任何有利高家的事情。”陳明搖搖頭道。

“什麼意思?那就是說你手中的股份沒有任何意義是嗎?”高茹十分不滿道。

“當然不是,老婆,你要知道如果這些股票不在我手裏,就很有可能落到杜黎兒手裏,如果落到杜黎兒手裏,會是什麼樣的後果應該不用我說吧?”

高茹聞言,臉色變換一陣,不知道其心裏在想什麼。

“老婆,現在大地集團剩下百分之十的股票在我手裏,這樣你反而可以更加放心了,不是嗎?”隨即陳明繼續道。“就是因爲這些事情摻雜在裏面,所以我纔沒有第一時間告訴你,就怕你不理解我。”

高茹微微點頭,看來是贊同了陳明的話。

旋即只見高茹仰頭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然後長出一口氣道:“行吧,我知道了。”

事情都擺在眼前,她還能怎能樣?

她爸爸做的事情,她就算是沒參與,但也瞭解一些。

這樣的情況下,她還怎麼逼着陳明把股份轉讓給她?

她也想通了,索性就不管這件事了。

不管是股票在誰手中,最後都是她兒子的。

對於高天龍做的那些事情她也同樣感覺不妥,但那時她爸爸,她也很無奈。

“這麼說你不怪我了?”陳明心裏一喜道。


“哼,那又怎樣?”高茹嬌哼一聲道。


“嘿嘿,當然是…”陳明嘿嘿一笑。

說着,陳明就要上去對高茹動手動腳。

“等會,還有事情跟你說呢!”高茹卻是開口道。

聞言,陳明頓時停了下來。

“我這關你是過了,可我爸那關你還沒過呢,這事就算是我幫你去說,估計也說不動他,他肯定會再找你的。”

“我知道。”陳明臉色一變,點點頭道。

“那你準備怎麼辦?”高茹問道。

“隨機應變唄。”

“嗯,不管怎樣,我不希望看見你和我爸爸兵刃相見,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高茹沉吟一聲道。

陳明點點頭。

但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他能夠控制的。

最後會不會兵刃相見,那完全取決於高天龍。

如果說高天龍像是對付別人那樣對付陳明,陳明肯定不會無動於衷,等待着被宰割的。

就算是看着高茹的面子,他也不會放任高天龍怎麼樣!


不久後,陳明陪着高茹一起回到房間。

轉眼來到第二天。

陳明和高茹一起來到陳父陳母所在的別墅,一起吃完早飯後才從玲瓏城離開。

而陳明並沒有直接前往明帆房產,而是先去了趟南湖的項目工地。

不過就在陳明準備從南湖的項目工地離開時,口袋裏的手機卻是突然響了起來。

隨即陳明拿出手機,看着上面的陌生號碼,頓時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這大早上的會是誰給自己打電話?

想了想之後,陳明還是接通了電話。

旋即就聽見電話那邊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

“我在大地集團等你!”

聽着那不容置疑的語氣,陳明腦海中連浮現出了高天龍的臉頰。

毫無疑問,打電話過來的肯定是高天龍了。

而且竟然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自己就直接掛上了電話。

這情況也讓陳明心裏升起了一陣不爽。

雖然在輩分上,自己是他女婿,但也不能這樣吧?

自己是女婿,不是奴僕。

旋即陳明直接收起手機,走向在一旁等着自己的柱子,上車後點根菸,直接讓柱子開車前往明帆房產。

至於高天龍剛纔的電話,陳明則當做從來沒有出現過。

如果是好聲好氣的說話,陳明興許會去大地集團見見他,但高天龍那樣的語氣,直接讓陳明打消了這個的念頭。

不久後,柱子開車來到明帆房產,跟陳明打聲招呼說是要幫李慧給小陳譯買點生活用品,然後便將車開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