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傻….

0

“那可能是我聽錯了,不要票的電視機要1000塊。”封華道。

“哦….”封大貴算了一筆賬,這就差不多了。

“你能買到不要票的電視機?”封大貴希冀道。

“不能。”封華回答的很冷酷,這個口子不能開!今天讓她買電視機,明天就能讓她買洗衣機,後天就是電冰箱。

呃,如果封大貴出得起錢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上輩子封家人佔她便宜要她東西,別說給錢了,她給了東西還得倒貼他們錢,人家還不滿意,不損她兩句都難受。這輩子如果可以公平交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她就忍了!

就當出清倉庫了,她那一堆的縫紉機電視機自行車,看着就鬧心,今年要是再不出了,明年可能就不能回本了。

不管什麼東西,都是這三年最值錢,之後就慢慢迴歸正常了。

“你再問問你師父。”封大貴不死心。

封華也正好借坡下驢:“如果真有,你還真打算買啊?你有錢嗎?”封華裝作不知道他兜裏的錢。

封大貴一下子挺起胸膛,露出鼓鼓的前胸,突然想到什麼,又趕緊縮了回來,財不露白財不露白!希望封華剛纔沒懂他的意思!

“那個什麼,爸這幾個月賣魚賺了點,你是知道黑市魚價的。”第一次賣魚還是封華領他去的呢。

“哦,那一臺1000塊也好貴的,你捨得?”封華要讓他做足心理準備,別這邊她把電視機弄來了,他那邊一看,又講價。這事他是幹得出來的。

封大貴咬咬牙,捨不得啊~~1000塊是他四分之一的收入了!他在冰上凍了3個多月才賺這些啊,一下子就沒了一個月的收入,想想這幾個月遭的罪,他就渾身難受。

“那就算了吧,別買了,反正買了也看不了幾個臺,一大半時間是沒有節目的。”封華說道。

封大貴突然道:“你看,你這不是看過電視嗎?都知道沒臺!”他之前都不知道呢,還是上次去省城的時候,賣電視的人給他科普的。

封華…..這重點抓的,跑偏了吧? “好吧好吧,我看過電視。”封華裝作無奈道:“你就說你要不要吧,如果要,我就幫你打聽打聽,如果不要,就算了。”

封大貴想了想“全村第一”這四個字的感覺,又想想到時候所有人的豔羨目光,渾身都熱了,也不難受了:“要!”

“行,先給錢,再拿貨。”封華道。

封大貴立刻道:“那不行!”那怎麼能行呢?


“你把錢丟了怎麼辦?”封大貴接着道。鑑於封華一直以來沒坑他沒騙他的良好表現,他倒沒懷疑封華是要密下他的錢。

我謝謝你啊!封華又當着他的面狠狠地翻了個白眼:“那我怎麼把電視拿回來?空口白牙當支票嗎?人家也不給我啊!”

這道也是……雖然沒聽懂支票是個什麼東西,但這不妨礙他理解這個意思。

“我跟你一起去取貨?”封大貴想了想道。

這可不行,那樣她到時候還得找羣演,怪麻煩的。

“我打聽就得打聽些時候呢,那時候你肯定開工了,能請假嗎?”封華問道。

“請不下來。”封大貴道。樑青山已經說過了,到了春耕,除非是個死人,不然只要有一口氣在,都得死在地裏!別說請事假了,病假都請不下來。

“再說我打聽好了定下來了纔會回來管你要錢,當天就能送回來,丟不了。”封華道。

“這樣,那我考慮考慮。”封大貴道。還是不放心,1000塊錢交給別人,交給劉小麗他都不放心!

封華也不是非要賺他的錢,既然他猶豫,那就算了。

封華轉身要走,封大貴又叫住了她:“那啥,家裏現在沒啥吃的了,你能再弄點來不?”

“沒吃的了?”封華有些意外,正月15分的300斤糧食,吃了2個多月就沒了?這也太能吃了。

“是沒什麼菜了。”封大貴說道。自從分了糧食,封華也不常給他捎土豆地瓜回來了,說是師父那裏沒有了,也是,他家前前後後吃了人家一百多斤。

但是偶爾地封華也能給他捎回些菜乾什麼的,雖然很貴,但是好歹能頂飢,但是家裏的菜乾已經吃完好幾天了,他才終於見到封華,有機會再買。

“行吧。”封華道:“不過現在青黃不接的時候,你也知道,菜又漲價了,菜乾10塊錢一斤了。”

封華真沒坑他,只不過是沒給他便宜,走的市場價而已。而且出產也不是空間蔬菜,而是蔡奶奶夏天曬的乾菜。


比原來漲了3塊錢!封大貴心疼地直咧嘴,但是每天大碴粥大碴粥,吃得他胃裏都要冒酸水了,多少來點蔬菜乾非常好。

“再給我來兩斤。”封大貴道。兩斤藏在身上,掖吧掖吧就藏起來了,封老太太看不出來,不然多了明晃晃地拿回去,又得分一半。

真是的,他已經說過了,他們出錢他就可以幫忙捎帶,偏不幹,非要搶他的,看他好欺負!不過好在馬上就開春了,等春耕之後,他們就搬出去了,而他也要蓋新房!

這回沒事了,封華又告辭,誰知道走了兩步,封大貴又叫住了她,有些不好意思道:“你看這事鬧的,我這天天釣魚,沒白沒黑的,日子都過糊塗了。”

封華靜靜地等着他說重點。

“三月三是你生日,也忘了給你過,給你幾塊錢,你自己買糖吃吧。”封大貴從兜裏掏出5塊錢,遞了過來。

封華愣了一下,接過了錢。

三月三是她生日,她都忘了,沒過。


前世在封家的時候就不要想着過生日這三個字了,那是什麼鬼?她不知道。是結婚之後,王展鵬有一次問起,她是什麼時候的生日,她想了半天,才從過去的隻言片語裏找到,自己可能是三月三的生日,可能是。

“我是三月三的生日嗎?”封華認真問道封大貴,每個人的出生日期對自己來說,都有別樣的意義,都想知道準確的真實的時間,她也不例外。

“是,肯定是!”封大貴狠狠地點了點頭。家裏七仙女都什麼時候生的,說實話,他不記得,冬天夏天都不記得,包括封美華,但是唯獨封華例外。

那年三月三,村裏來了唱大戲的,全村人都跑過去看,唱得正是七仙女裏的織女下凡嫁牛郎。結果回家就看見自己媳婦又生了個閨女,這已經是第三個了,村裏人聽說,都打趣道沒準劉小麗能生個七仙女呢。

七仙女第一次叫開,應該是這個時候。所以他印象比較深刻。再說這個事,偶爾的村民們自己也會提起,畢竟村裏來唱戲的時候少,多少年也不來一次,而上一次,正是封華出生那天。

每次提起那次唱戲,偶爾的就有人提到封華的生日,特別是在封華髮達之後,他聽多了,就想起來了。

封華倒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原委,原來還有這麼回事,那好吧,她終於確定自己是三月三的生日了,看來上輩子沒過錯。

王展鵬那麼會裝會做人的人,當然會給她過生日,而她發達之後,下屬也會記得她的生日,每次都給她準備驚喜,雖然除了蛋糕禮物,沒有任何花樣,談不上一點點驚喜。

“謝謝了。”封華拿着5塊錢,心靜如水地說道。

“…應該的。”封華這表情一點沒僞裝,那是半點歡喜都沒有,封大貴有些尷尬。心裏也有些不得勁,嫌少?可能是…不過其他閨女他一分都沒給呢!給她5塊她都是獨一份了!

“再見。”封華看了他一眼,揮揮手快步消失了,省得再被叫住,不夠鬧心的。

離開封大貴的視線,封華跑回了蔡家,臨進院子之前,拎出幾斤羊肉和幾樣新鮮蔬菜,今天她打算補過個生日,跟蔡奶奶一起慶祝一下!

“呦,外面青菜長這麼大了?”蔡老太太看着她手裏的蔬菜疑惑道。

“怎麼可能,這是大棚蔬菜,省城郊區菜社那裏買來的。”封華說道。

“哦,那倒是不錯,今天我們吃火鍋?”蔡老太太問道。

“是啊!”

“那我去準備底料。”蔡老太太說完,打開櫃子挑選合適的香料,準備抄鍋底。

封華在過年之後,等閒雜人等都走了,只剩下她和蔡老太太的時候,就各種吃,才發現蔡奶奶做火鍋竟然是一絕。 祖孫倆吃完一頓豐盛的火鍋,消完食,封華才裝作剛想起來道:“哎呀!我把一堆東西放門外,忘拿進來了。”

“沒事,只要不是吃的,丟不了。”是吃的也不太可能是人偷的,而是老鼠偷的。她這地方,除了樑青山,沒人會主動來。


封華來到院子外,拿回了她忘了的東西,一捆樹苗,她打算在院子裏再種些果樹,到時候想吃什麼吃什麼。

當然熱帶水果沒拿,已經賣給吳家和沈鶴庭的蘋果也沒拿,拿了就是事,她怕有心人順藤摸瓜,其他所有可以在北方生存的品種,她都一樣拿出來一棵。

蔡老太太也走出院子,看着她懷裏的一捆樹苗,她倒很有見識:“果苗?”

“嗯哪!聽說是農科院的新品種,特別好吃!”空間就是世界第一農科院~

“那得種種。”蔡老太太也很高興,說完仔細地打量着院子,研究着種哪。

封華一時有些愣神,思緒一下回到了一年前,一年前的冬末春初,她剛剛重生,來到蔡家,見到的是暮氣沉沉的蔡老太太,別說一臉慈祥微笑地研究着種樹了,封華估計那時候就是在她面前擺上滿漢全席,她都不帶笑一下的。

“都有什麼品種?跟我說說,長得矮的,花開得漂亮的,就種房前,長得高的,不好看的,就種牆角。”蔡老太太說道。

“好多呢,這是櫻桃,這是香水梨,這是黃金帥,這是….”封華一樣一樣指出來,有些品種嚴格說來,現在在北方是不能生存的,抗寒品種還沒培育出來,她拿出來保證獨一份,但是在這幾乎與世隔絕的院子裏,她只要不拿出椰子芒果來,就沒問題。

想到椰子,封華又跑到院子外,拎了一麻袋椰子回來….這個可以長期儲存和運輸,來到這裏也沒問題。

蔡老太太稀罕地看着椰子道:“好幾十年沒吃過了。”

“我就猜奶奶吃過!”封華說道,蔡老太太的家世,就憑她年輕時候照片上那一套祖母綠的首飾就能看出來不一般。

蔡老太太頓了一下:“等有空,奶奶給你講故事。”曾經那些在意的過往,現在想來,也不是什麼天大的事情,說給好奇的孩子聽聽,也無所謂。

而且,說不定這孩子還可以幫上她的忙…..

封華眼睛一亮,蔡奶奶要跟她交底了?前世的未解之謎要解開了,好激動~

不過看蔡老太太的表情,就知道她還沒想好怎麼說,封華也沒催促,自顧自地開始種樹。

種完樹就開始育苗各種蔬菜,爲了早點吃到青菜,一般人家都會提前育苗,讓種子在溫暖的屋裏長成秧苗,等氣溫合適的時候直接種到地裏,這樣會提前20多天成熟。

等她一切忙完,蔡老太太還在院子裏曬太陽發呆,看來這過往有些刺激啊……

“奶奶,做飯啦!你今天教我做梅菜扣肉!”封華拉着蔡老太太的衣袖笑着道。

蔡老太太回過神,看着眼前小姑娘明媚的雙眼,笑了。

“奶奶也有一個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兒。”蔡老太太語出驚人。

封華真是大驚失色,蔡老太太只有3個兒子的事情全村人都知道,從來沒聽說過有女兒,可能是不在了吧?太可憐了。

“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裏,過得好不好?”蔡老太太又道。

封華……


“她,遠嫁了?”封華問道。

蔡老太太嘆口氣,搖搖頭:“我不知道,不過她今年應該60歲了,已經是子孫滿堂了吧?”說完又有些愣神。

封華也有些愣神,慢慢捋順這話裏的信息量。據她所知,蔡奶奶的大兒子蔡勇,如果還在的話,今年才56,這個女兒,比蔡勇大4歲。而且是還活着的,那這是丟了?60年前兵荒馬亂的,丟個孩子很正常。

“她現在應該在美國。”蔡老太太又道。

封華……好吧,她不猜了,猜什麼都是錯的,還是安靜地聽吧。

“我在嫁給蔡英傑之前,還有一段婚姻。”說道這裏,蔡老太太頓了一下,臉上的表情比較複雜,封華竟然沒看懂。

“我16歲的時候,嫁給從小定親的未婚夫,然後一起出國留學,幾年後在美國生下了女兒,後來…..”蔡老太太長長地出了口氣,繼續道:“後來我們回國給我父親過50大壽,正好趕上兵亂,全家倉皇出逃,結果大家都上了去美國的船,而我卻被人拉了下來。”

封華想象了一下那個場面,肯定是比春運慘烈100倍的現場,被人拉下來倒不奇怪,不過這也太倒黴了!

“當然這不是無緣無故的,而是有人故意的。”蔡老太太道。

原來不是倒黴,而是倒了血黴!這個點子上尋仇,這得是多大仇?

“那個人當時是一個大軍閥的兒子,說是早就相中了我,想搶我回去當姨太太。”說道這個爛桃花,蔡老太太一臉平靜:“好在我家的司機當時也在場,從幾個人手裏把我救了出來,然後帶着我逃出了大上海。”說道這裏,蔡老太太微笑了一下。

“這個司機就是蔡爺爺嗎?”封華問道。

蔡老太太點點頭:“那人並沒有放棄,一路追捕着我們,我跟着蔡英傑,一路逃啊逃,就逃到了這裏,後來我嫁給了他…然後就是一輩子。”蔡老太太總結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