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了亂海風暴后,一行人又遇到了大批食人魚進攻,三人也是在那場大戰中死去。

0

身為領隊使者的洛紅為了保護大家更是失去了一條手臂,眾人也都負了傷。

洛紅面色沉重,看著海面上半毀的飛雲艦,直接升起一把火燒掉。

「好了,他們已經死了,在怎麼傷心也回不來。眼下你們能做的,就是隨我去劍門,代替他們好好修鍊,完成他們未完成的事情。」

慕容破天從始至終一直冷著臉,目光凝視遠處的海面,自言自語:

「小石,哥一定完成對你的承諾,在匯靈之地打出屬於我們慕容雙雄的光彩。」

……本章完…… 慕容書香險險躲過來人攻擊,下一秒攻擊她的黑衣人便癱軟倒地,失去了戰鬥能力。慕容書香看著躺在地上迷茫驚恐的黑衣人,抽出殷千易留下的匕首,向黑衣人心臟拋去。慕容書香自知打不過黑衣人,便在黑衣人攻來時使用了軟筋香,令其無法行動。這軟筋香是慕容書香特製,只對有內力的人有效。

黑衣人雖癱軟在地,卻不是絲毫動彈不得,見匕首飛來,用盡全身力氣避開心臟,匕首隻划傷了他的手臂,黑衣人以為躲過了一劫,但事實這是他的終結。

擦傷黑衣人手臂已經足夠,殷千易留下的匕首是塗了毒的,毒尊的毒想來一定是見血封喉的。慕容書香不敢接近黑衣人,又不放心他活著留在這裡,這才拋出匕首,取了黑衣人性命。

商穆那邊混戰一團,無風無雨雖身受重傷,卻依然揮舞著長劍奮力退敵,那六個商隊護衛也不簡單,與重傷的無風無雨八人將商悅怡母子二人護在中間,剩下的六個黑衣人一時間不得近前。

商悅怡有暗衛慕容書香就已心生疑惑,此時又見商隊護衛個個英勇,訓練有素,想來商家絕不是表面皇商那麼簡單,這商悅怡到底是什麼人?

那邊的戰鬥已經沒她什麼事兒了,地上的一眾護衛還在打滾哀嚎,聲音實在刺耳,慕容書香拿出醫老的解毒丸打算給中毒較輕的服用。解毒丸數量有限,不能人人都有,給中毒較輕的服用是為了讓他們快些解毒然後去退敵,那六個護衛雖不一般,怕也堅持不了多久。

慕容書香想法雖好,怎奈他們「護衛情深」,自己不吃讓慕容書香去救別人。慕容書香無奈,只有照做,免得這人活了,那人死了,把賬算在她頭上,這商家背景不明,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得罪商家的人。大不了……慕容書香轉頭看看那邊的戰況,心中一嘆!也罷!誰讓她想坐人家車呢,只是這車費太貴了。

然而,她一咬牙一跺腳一使勁才做出的決定又被人拒絕,中毒較重的讓她去救中毒較輕的,說一定要保護主子,不然護主不力也是一死。這都什麼呀?商家的商隊護衛都是死士嗎?這商悅怡到底是何方神聖?慕容書香閉了閉眼,壓下怒氣,將一顆解毒丸強行塞進一個中毒較輕的護衛口中,然後將藥瓶放在他身邊,由他來決定救哪個!並且順手扯下他的衣帶,將衣帶一頭系在匕首上,另一頭攥在手裡,手腕一轉,匕首飛出,直奔向最近的黑衣人。

黑衣人感覺身後冷風襲來,回頭一看是一把匕首,他見識過這把匕首的厲害,於是迅速躲開。他這一躲,密實的包圍圈馬上裂開一個口子,慕容書香抓住機會,借著身形嬌小,就地一滾鑽入包圍圈,拉動衣帶將匕首向回一拉,又將一個黑衣人逼退一些。

「慕容姑娘……」

「噓!」慕容書香伸出食指豎在雙唇中間,示意商穆禁聲。還不待眾人反應過來,她又迅速捂住商穆的口鼻。「咣啷」一聲脆響,一個瓷瓶落地,緊接著就是人體倒地的聲音,四個黑衣人癱軟在地,失去了戰鬥能力,都中了慕容書香的軟筋香。和黑衣人一起倒下的還有無風無雨兩人,她們也中了軟筋香。慕容書香沒有辦法,眾人圍在一起,她無法提醒無風無雨閉氣,只能保住商穆不受軟筋香影響。

六去四剩二,兩個黑衣人見大勢已去,虛晃一招,飛身而逃。大難雖過,但商家「傷亡慘重」,只能看著兩個黑衣人飛走,無力追趕。還好,地上還躺著四個,可以拷問一下他們受何人指使。

可惜地上的四個黑衣人知道自己必死無疑,在那兩個黑衣人逃走之後也服毒自盡,所有的線索都沒有了。

「啊——」兩聲慘叫,本已離去的兩個黑衣人摔落在地上,面色漆黑,早已沒了氣息,不難看出兩人是中毒而死。

「什麼人?」商穆厲聲問道,忙將商悅怡護在身後,緊張的觀察著四周。驚魂未定的商隊又遇此變故,個個如臨大敵,提高十二分警惕。六個護衛把商悅怡母子護在中間,不敢有絲毫分神。

慕容書香看見那兩個中毒而死的黑衣人不由得面色一白,此事是誰所為她再清楚不過,雖然是幫了她一個大忙,可這位為何會去而復返?

陰風輕掠,燭影微搖,大廳中唯一一張站著的桌子上面多了一盞燭燈,燭燈旁邊還有一個邪魅的黑衣男子。男子坐在長凳上,左腳踩著長凳的一側,右手手肘支著桌子,手掌微微握拳,支著下巴,頭髮隨意披散著垂在腦後,淺笑著看著慕容書香。

「小書香,你要怎麼感謝本尊呢?」這場戲果然精彩,殷千易覺得留下來沒有失望。尤其是慕容書香做事果決,出手狠辣的性格,他越發喜歡。

慕容書香看著殷千易,並未言語。難道他說要看她表演指的是如何應付這些黑衣人?慕容書香握了握拳頭,突然想到商隊遇襲會不會與殷千易有關,至少他是知情者。

客來鎮時他在那大漢掌下救了她,這次殺了這兩個黑衣人,為她日後解決了很多麻煩,算起來一共欠了他兩次人情,只是這毒尊的人情欠下了,未必好還!更主要的是他兩次幫她是何目的尚未可知。

「閣下要如何?」

殷千易沉吟片刻,「本尊還沒想好,等想好了再來找你。」

「閣下若想找我還不是輕而易舉。」一想到身上的追蹤蠱,慕容書香就恨得牙癢,可再恨也是無能為力。

殷千易知道慕容書香所指為何,卻並未理會,看來這小丫頭是記住他了,心中產生一絲自己都未察覺到的竊喜。

「這個給你。」殷千易拋給慕容書香一個瓷瓶,慕容書香並不想接,猶豫間耳中傳來殷千易的聲音,於是忙伸手接住。。 結果。

沒過多久。

就接到了,蔣一南的求助電話…!!

說這裡,爆發了命案。

就在葉龍匆匆趕來的時候。

結果,就碰到了,西境武區一號boss的車…!!

這,簡直…

倒霉到家了啊!

葉龍怎麼都沒想到,自己麾下轄區,今天…居然會碰到這等人物!

平日里,不知多久都不會出現一次的…

結果,今天就碰到了!

這等恐怖存在,哪是他能擺平的啊?!

這他嗎…

要不是蔣一南這畜生,隨意得罪人家。

他怎麼,會被捲入這等旋渦之中?!

想到這裡。

葉龍整個人,都是一陣咬牙切齒,恨到了極點…!!

他恨不得,將這混賬東西,給生撕了!

這等人物,平日里百年難得一遇。

而剛剛,還被他下令,要讓下屬將人抓起來…!!

這,簡直…

若要說作假?

難不成,就連自己的上司,高探長都是假的?!

這,還能有假嗎?!

都是這該死的蔣一南。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簡直…就是廢物一個!

而,此刻。

秦蒼穹面色平靜,就這麼站在那裡,吞吐著煙捲。

他的眸光深邃至極,讓人都難以直視。

砰砰砰!

葉龍,仍在拚命磕頭。

拚命磕頭的撞擊,將他的額頭,都給磕破了。

鮮血,順著額頭……緩緩溢出。

可,葉龍並未停止。

依然,瘋狂磕頭,試圖求饒…!!

他很清楚。

自己,若是無法交待。

那恐怕,將是死罪難逃啊!!

而,就在這時。

四周的巡捕房成員,都是意識到了什麼。

面色,齊刷刷大變!

撲通…!!

不斷有人跪了下來,對著秦蒼穹,拚命磕頭行李!

「這,這不管我等的事啊…!!」

「都是隊長要帶人來…」

而,此刻。

秦蒼穹的面色,卻是平靜至極,並未理會。

他站在原地,悠然自得,掏出一根捲煙,深吸一口。

不遠處,警衛員花木蘭俏臉凝重,疾步上前,恭敬鞠身。

「抱歉,先生,打擾了您的興緻。」

「屬下這就替您,清理螻蟻!」

說完,她的右手一旋,一柄銀色匕刃,倏然浮現!

軍匕,雪之刃!

一股寒意,席捲全場!

方才,這群巡捕房成員,個個都如此無禮,敢用槍械直指武帥。

不論是誰,格殺勿論!

此時,花木蘭便代替武帥,執行殺法!

所有巡捕房成員們都只感覺,身軀猛地一哆嗦!

那名巡捕房隊長葉龍,更是面色煞白,被嚇得渾身顫抖不已。

被這股恐怖的威壓震懾之下,他的褲襠間,都有一股溫熱的液體溢出!

他,被當場…嚇尿了!

四周所有巡捕成員們……也齊齊磕頭求饒。

場面,無比震撼!!

一旁的寧家三口,都是徹底呆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

這局面,居然…會發展到現在這一步。

剛剛,還陷入無比絕望。

然後秦蒼穹出現,直接將所有人都殺了,讓那馬大師都是驚恐求饒…!

爾後,巡捕房出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