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氣不錯的是,還真的被她找到了。

0

找到孩子之後,她第一時間就把孩子悄無聲息地帶到了她的埋骨之處。 就算是日本軍官,那羣磨牙吮血、殺人如麻的人型兇獸,他們也不會來亂葬崗裏找人殺着玩。

女鬼想到把孩子藏在自己的墳裏,這一點絕對是機智的。

但是,那個時候,她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她只是一個普通被殺害的賣身女子,在這種時候能入土已經算是一個福分了,哪兒來的棺材裝殮?

她自己是沒關係,反正已經死了,草蓆一裹在土裏腐爛就好了。

可孩子不行。

病嬌大叔悠著點 孩子還那麼小,他躲在這裏至少需要一個空間來呼吸。

所以,女鬼找到了僥倖還活着的勾欄媽媽,請求她替她的兒子找一口棺材。

做母親的,出於本能都會希望把最好的一切給自己的孩子。女鬼也一樣。勾欄媽媽在被她嚇得半死的時候,還是告訴了她哪裏有比較好的義莊。她就跑去人家義莊,竟然把那個義莊裏拿來做招牌的那口棺材帶到了自己的墳頭!

亂葬崗裏,一口精緻新穎的棺材出現,裏面還傳出孩子啼哭的聲音。

路過的人肯定會發現不對勁。

大多數人忙於逃命,也不願靠近亂葬崗——畢竟是那段時間,冤魂太多了,特別是亂葬崗裏。大家都把嬰兒飢餓的啼哭聲當成了鬼嬰在作祟,紛紛避而遠之。

她又去求勾欄媽媽,希望她能偶爾去那裏給她的兒子喂點吃的。

可是,回來的時候,孩子不見了。

孩子不在棺材裏,但是亂葬崗裏又多了一批死去的女人。

之後,女鬼到處找她的孩子。

“我的孩子,她左眼下面有一顆淚痣,雙眼皮,眼睛特別大,特別好看……”女鬼有些神經質地重複着孩子的外貌。

秦陽也總算明白,這個女鬼的雙目通紅並不是因爲她道行高深,凶煞之氣聚集,而是這麼多年,她日以繼夜、一刻不停地在尋找她的孩子,已經到了瘋魔的地步。

“所以,你看到前陣子來這裏拍照的一個姑娘,覺得她就是你的孩子對麼?你希望孩子不要被帶走,所以纔會把她帶到棺材裏藏起來,對麼?”

女鬼雙目直勾勾地盯着秦陽:“我的孩子……”

秦陽給她解釋:“距離二戰時候a市被淪陷已經過去近八十年了,你的孩子如果當初是被國民同胞們救走了,如今也有八十歲的年紀了。被你關在棺材裏的那個女孩不是你的孩子。”

“那我的孩子在哪裏?”女鬼掉血淚掉得更勤快了。

周圍的陰風再次颳起,原地捲起小旋風,吹得枯葉和揚塵在空中打轉。

這個女鬼對自己的孩子執念太深了。

秦陽知道,那個時候,一些亂葬崗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萬人坑。這裏的陰氣那麼重,重到二戰結束之後沒多久,這裏就馬上成爲第一批廢棄的公墓。

萬人坑,那可是當年那些軍官抓了人來,專門比賽殺人、娛樂殺人的地方。

剛纔說孩子被國民同胞救走,那可能性真的很小。

更有可能的是已經被……

可他現在不敢說出來。

眼前的女鬼八十年來一直執着着找自己的孩子。她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肯定不會想不到有這麼一種很大的可能。

至今還在找,或許是她不願意往那個方向去想。

秦陽想了想。

“這樣吧,你有沒有還存留在這世上的東西?我可以用你的東西,來試着召喚你孩子的魂魄。當然前提是你的孩子還沒有入輪迴。”

“我……我沒有存留的東西……”女鬼顫抖激動起來。

“那口棺材呢?”秦陽問。

“那不是我的。那是我從別的地方搬過來的。”女鬼說道,“我沒有還存留的東西……我的骨頭都爛透了……”

秦陽靜靜地看着她有些神經質地重複着剛纔的話。

心裏隱約已經有底了。

可是,這件事情畢竟是別人……別鬼家的家事。

突然一聲棺材板被挪開的聲音,伴隨着一個娃娃音女孩哭泣、顫抖的聲音。

女鬼的頭猛地朝那邊一轉,秦陽這才發現,她的頸部是軟的。剛纔稍微一用力過猛,整個腦袋就轉過去了。

那些人把她捆綁起來,侮辱盡興之後,把她的腦袋硬生生擰了180度!

這纔是她真正死亡的原因!

真是太……慘了。

秦陽身爲國家大好公民,看到當年慘死的女子孤魂,一個母親掛念着自己的孩子,一方面又自欺欺人不願意相信孩子已經遇難的事實……內心不知不覺就涌滿了憋悶、憤怒。

八十多年過去了,時代都變了。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但那些回憶,也不該被忘記。再想到現在日本還是堅持否認歷史的現狀,秦陽雖然對那個國家的一些文化不反感,可對那樣的政/黨還是全無好感,甚至是憤怒的。

女鬼突然消失,朝着棺材的方向衝去,三兩下出現在蘇婭的面前,飛快伸出握成爪的雙手,朝着蘇婭攻擊過去。

“不準帶走她!”

可憐的妹子剛從棺材裏出來,再一次看到恐怖猙獰,腦袋轉了一百八十度的女鬼,直接被嚇得暈了過去,身子一軟,重新跌回了棺材裏。

蘇婭飛快閃避,躲開了女鬼的攻擊。秦陽朝着那邊衝過去。

突然,他停下了腳步,視線轉向女鬼剛纔站着的地方——那個鞦韆所在的老藤樹下。

他如果沒有看錯的話,老藤樹樹根下這邊隱隱突起的土堆,看上去有點像一個小墳。

朝着那邊,靠近兩步。

女鬼突然又閃現在他的面前,雙目死死盯着他。

秦陽面色平靜,直直對上了她的目光。

“你的孩子在哪裏,你早就知道了。何必這麼多年一直自欺欺人,不肯放過自己呢。這麼多年了,接受事實吧。你的孩子,早在你去找勾欄媽媽的那時候就死了。死於日本人手下。”

女鬼的身體劇烈顫抖起來。

“不……不是的……我的孩子……他沒死!他還活着!”女鬼的聲音淒厲又尖銳。

風聲呼號,狂風大作。

女鬼的身後,那個小土包裏,土在滿滿從地裏冒出來,然後,伸出了一隻小手。

“爸爸……爸爸……” 幾乎是平坦的土地面上,突然一塊地方的土地緩緩凸起。

土塊從內部開始冒出來。

然後,一隻小手在土堆中伸出。

周圍狂風呼嘯,枯葉亂飛。秦陽就這樣看着一個大概三四個月大的女嬰,一點點從地面下爬了出來,帶着髒兮兮的泥土,睜開了眼睛。

她的眼睛確實很大,雙眼皮,而且睫毛很長,眨眼睛忽閃忽閃就像是兩把濃密的刷子上下刷過。

女嬰真的很可愛,只不過,可能得忽略她的腹部被什麼銳器劃開,裏面的腸子臟器等等都漏了出來。

秦陽的臉慢慢變得驚恐——隨着女嬰看到他之後,興奮地朝着他爬過來,嘴裏還喊着“爸爸”!

爸爸?!

哥還沒結婚呢!

哎喲別鬧,哥的媳婦兒還在那邊呢!

她五感很好,絕對聽得到啊喂!

女嬰衝着他笑,笑得可甜可好看了,然後朝着他爬過來,甚至繞過了女鬼。她的身後,腸子掉了一地。當然,血也糊了一地。

“爸爸、爸爸……”

秦陽滿臉驚恐,雙手拼命搖着,一步步往後退去。

一邊側臉看向遠處的蘇婭。

“她……她亂叫爹……”

遠遠地好像看到蘇婭在那邊笑。

女鬼彎腰,低頭抱起女嬰。伸手開始把掉在後面的腸子給她塞回去。

不料,被抱起的女嬰沒法繼續爬向秦陽了,頓時哭了起來。

女嬰雙手向着秦陽張開,一副要抱抱的可憐樣子。

秦陽倒是不介意抱一下鬼嬰啦。

但是,抱誰都不能抱這個鬼嬰啊——周圍那越來越恐怖的陰風,實際上來源是她呀。

這個剛出生還沒多久就被殘忍殺害的女嬰,恐怕纔是這片廢棄公墓中怨氣最強大的鬼魂。

就連她的母親都奈何不了她。

母女鬼。

這一對母女鬼,母完全被女掌控了。

恐怕,女鬼把那個娃娃音妹子擄來,根本就不是因爲她像自己的孩子吧。

怕是女嬰餓了,於是女鬼要給她挖人血饅頭吃吧。

只不過,不知道因爲什麼,女鬼的理智還在,沒有徹底被女嬰掌控。

“小屁孩,你知不知道,不能隨便叫別人爸爸?”秦陽慢慢從褲袋中掏出了一張黃符,用食指和中指夾着,在女嬰的面前晃動。

女嬰委屈着要抱抱的臉漸漸地變成了陰沉。

蘇婭抱着被嚇暈過去的娃娃音妹子過來。

秦陽側過頭去看了她一眼:“考驗考驗你:這世上,同等級的鬼魂之中,哪種鬼怨氣普遍最大?”

蘇婭淡淡瞥了一眼女嬰:“鬼嬰。”

誠然,有些還沒來得及出生就被流產、死亡的鬼嬰會帶強烈的怨氣,但比它們怨氣更重的,是那些剛出生就死去的嬰兒。

什麼人性本善,都是騙人的。

人性本惡。在嬰兒時期,他們根本在乎不到除了自己以外的感受。

他們只會本能地讓自己的需求得到滿足。

餓了、困了、尿了、拉了……反正都是哭、叫……

反正周圍的人基本上都會滿足他們。

那個時候的他們是最驕縱的時候。

而一旦那個時候,他們死了,那股自私與蠻橫就會永遠被保存下來,就算變成了鬼嬰,智商不會再增長,但這股自私會隨着怨氣的增強而變得意外恐怖。

他們不懂殺戮是什麼,只要能滿足他們的需求,他們就會做。

而女鬼此刻手中抱着的這個女嬰,正是這樣一隻鬼嬰。

“你帶着妹子先走。這裏我能解決。”秦陽拿手中的符籙威脅女嬰的同時,頭也不回地提醒蘇婭。

庶道為王 “自己小心點,你纔剛出醫院。”蘇婭語氣中帶着明顯的關切,隨後飛快跑向公墓外面。

可是,周圍陰氣陡然一重。

鬼打牆!

“厲害了啊,給你幾分顏面你就給我蹬鼻子上臉是吧。”秦陽伸手就把黃色符紙貼在了女嬰的額頭,口中說完話的瞬間念動咒語。

蘇婭那邊還在原地打轉。

她已經發現問題了,但是她現在學到的陰陽術,還不足以對付由一個鬼嬰形成的鬼打牆。

所以,她只能暫時留在原地——就像她不讓秦陽用那些折壽的方法來捉鬼,秦陽也不讓她用強行凝聚出太陽光的方式來代替陰陽術。

這樣對她的身體消耗確實很大。

天已經徹底黑了。

蘇婭這邊能看到秦陽的情況,可秦陽那邊已經看不到周圍的任何情況了。

唯一能支持他繼續堅持下去的,只有陰氣的濃重程度。

秦陽一邊對付的同時,還忍不住耍嘴皮子。

“我跟你說,幸虧現在天色已經黑了,我看不到你。我知道你現在原形畢露的樣子,肯定比你媽那脖子轉一百八十度更嚇人。”

他同時也還要對付抱着女嬰的女鬼。

“我跟你說,雖然她是你的孩子,雖然你覺得你虧欠她的太多,但事實上,你畢竟是她的母親。你文化不高,但是應該知道一個好的母親,至少需要好好教育自己的孩子。讓自己的孩子做一個好人,做正確的事,有正確的三觀,這是你的責任。當父母不是把孩子生下來就好了的。你生前不也想過要撫養她長大麼?只要你們還沒有輪迴,你就永遠是她的媽。你希望你的孩子當一個殺人如麻的魔頭麼?”

看上去,女嬰吸收了周圍不少怨氣,一張黃符紙甚至壓制不住她。

秦陽今天手頭也沒帶別的太多道具來。家還沒搬好呢,哪兒來那麼多道具隨身帶着——再說了,他大多數特製的褲子都在那場大火中被燒得一乾二淨了。

真是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啊。

無奈之下,就算是他,目前也只能智取。

很顯然,他的嘴皮子對於女鬼來說,還是有用的。

“可是……她還沒吃上一頓飯……”

“那就可以殺人了嗎?你想想你們是怎麼死的。是被那些殺人狂殺死的。如果你們現在也殺人了,一言不合把那些無辜的人殺掉,就爲了滿足你們的口腹之慾,你覺得你跟那些殺了你們的人有什麼區別。”

女鬼更加動搖了。

女嬰對於女鬼的猶豫非常不滿,小爪子一抓,甚至直接撕起她的母親來! 女嬰十指毫不客氣地一抓,當即就把女鬼抱着她的手臂抓出十道傷痕。

這種鬼魂之間自相殘殺的情況,秦陽也是前所未見。

女鬼的傷口處泄露出了大量的陰氣。她吃痛得下意識鬆手,女嬰就這樣從她懷中掉了下去。

雖然一張黃符紙還不足以對付一個怨氣極重的鬼嬰,但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一定的影響。

秦陽第一時間出手,飛快後退,雙手三指對接,不斷變化手訣。

鬼嬰被黃符紙限制了迅速移動的能力,掉在地上之後,只能一步步朝着他的方向爬過來。

口中還是“爸爸、爸爸”喊不停。

“誰要當你爸,連自己的媽媽都傷的人……啊不,鬼。”

“是我一直教她喊‘爸爸’。那個時候,她剛學會喊爸爸,就被帶走了……”

秦陽也是無奈了。

女鬼從始至終都沒有提到過孩子她爸是誰,看她的態度,這個孩子應該是在接客過程中意外出現的,哪個人是她的爸爸,就連她這個當媽的也不知道。

這樣的情況下,她竟然還那麼熱切地教孩子喊“爸爸”。

封建舊思想真是把一代人的腦子都荼毒了。

不過,就算是現在,這種思想怕是也有不少人還有。 非寵不可:傲嬌醫妻別反抗 什麼女人工作那算什麼事業,男人那才叫事業。 山溝皇帝 女人這輩子最成功的就是要嫁一個好男人……

有毒。

豪門遊戲ⅰ天才寶寶十塊錢 秦陽心想,他要是有解除情咒的那一天,要是他跟蘇婭能有個孩子什麼的,他一定不能這麼教育自己的孩子。

咦,這個問題是不是想得有點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