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護士是實習的,要是現在就被辭退了,以後她再想找工作可就難了,急忙說道:“孟醫生,對不起,我實在太困了,對不起!”

0

孟浩傑冷冷一笑:“困就能睡覺嗎?你太不負責任了,走吧,跟我去見院長!” 護士被嚇了一跳,兩眼通紅,眼淚都快掉出來了,走過來一把拉住孟醫生的手:“孟醫生,求求你,給我一次機會,給我一次機會!”

“哎……我說你們這些人,年紀輕輕的,要是我真的把這事告給院長你的前途就毀了,我也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也罷,就給你一次機會!”

護士一聽激動得跳了起來:“真的?”

“我還能騙你不成,對了,308號病房的病人現在怎麼樣了?你是值夜班的護士,你應該知道病人的情況?”

“我之前去過她的病房,那女孩兒看着像睡着了,但是,她好像很焦慮……”

“我猜到了,這是典型的恐懼綜合症,這樣下去不行啊!正好你值夜班,你會輸液嗎?”

“會!”

“很好,那我給你開個方子,你去給308號病房的病人輸液,你這次要是做的好,我不但不會告訴院長,還會想辦法把你提升到護士長的職位,病人的狀況就是我們醫生和護士的責任。”

Wωω_ тt kдn_ ¢ o

說完,他寫了一個藥方。

這個藥方確實是給病人治療心理疾病的,主要起到的作用還是鎮定,但是如果用藥稍微多一點點就足以致命。

所以這種藥劑,一般都是由醫生親自去,抓配方根本不可能交給護士,尤其是這種剛剛實習的。

加上他剛剛讓這護士的心理大起大落。

她的心情在一段時間內是難以平復的,萬一稍稍的出了差錯,他到時候就可以輕而易舉的進入病房進行急救,到時候只要他把手上的那支針劑送進那女孩兒的身體裏,,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沒救!

而且上面查下來,他打下去的那支針劑也不會有明顯的效果,他可以輕輕鬆鬆的將責任推給護士。

只是這小護士不知道,她已經成了孟浩傑的工具。

根據孟浩傑給她調配的藥方小護士去了配藥房,按照上面的單子拿了藥,只不過她有些笨手笨腳的,搞了好幾次才把藥配好。

鎮雄和他的幾個手下藏在另一間病房裏,早就等得有些心浮氣躁。

他的一個手下問:“鎮爺,你說陳爺是不是判斷失誤了,咋這麼長時間了,人還沒過來?”

“別急,陳爺說的話,可從來沒有失誤,咱們再等等看!”

等了一會兒,他們終於聽到外面有腳步聲了。

小護士拿着調好的藥劑和針管兒走了進來,鎮雄一揮手,冷笑着,幾個人便一股腦的撲了出去。

一腳踹開房門,小護士都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按倒在了地上。

“嗯?怎麼是個女的?”

這時,他的一個手下有些驚訝的看着小護士:“什麼情況?”

鎮雄也有些驚愕,不過既然出現在這病房裏就絕非善類。


很快他臉上那種驚愕消失殆盡,瞪着眼睛,看着小護士:“你是殺手,你是怎麼混進這家醫院的?是誰指使你的?”

小護士都快被嚇哭了,壓着她的兩個男人,身強體壯,長相又凶神惡煞,她不過是剛剛來實習的女護士哪裏見過這種場面?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鎮雄冷冷的看着她:“不說,你要是不說,我們就把你送去警局!”

“等等!”

門外響起了陳樂的聲音。

他走進了病房,病牀上的女孩還沒有醒過來。

陳樂不讓她緊張,所以已經安排人給她注射了鎮定劑,這會兒正在睡覺。

鎮雄和兩個壯漢急忙讓開:“陳爺,不應該是孟浩傑嗎?”

“沒錯,確實應該是孟浩傑,這小丫頭不過是個剛實習的護士,我見過她,她沒有問題!”

“什麼意思?”

幾個人有些不解的看着陳樂。

陳樂把那小護士扶了起來,笑着說:“小姑娘,你不用緊張,這幾個都不是什麼壞人,不會傷害你,不過我想問你個問題,你要老老實實的回答。”

女孩早就被嚇得面無血色,吱吱嗚嗚的看着他們幾個。

其實也難怪,別說是這麼個女孩兒,就算是個大老爺們,被兩三個壯漢,二話不說的按倒在地上,又一個個凶神惡煞的,也得被嚇得肝膽俱裂。

陳樂指着旁邊的藥瓶兒:“讓你去配製的藥物?”

“是……是孟醫生。”

“嗯……那小姑娘,能把他開的藥方給我看看?”

“這藥方已經交給了配藥房,只有配藥房的人拿着,我……我手上沒有了……”

陳樂看了看鎮雄的一個手下,那人點了點頭便轉身走了出去。

安慰了這小護士幾句,陳樂才說:“小姑娘,一會兒你回去,如果孟浩傑問道,你有沒有做好這件事,你就告訴他,你已經按照要求,給她輸液,至於其他的,我想你應該知道該怎麼說……”

女孩兒點了點頭,這才跑了出去。



陳樂看着其他的幾個人問:“你們幾個人誰會輸液?”

都是草莽大漢,誰會幹這種事兒?

“陳爺你什麼意思?”

“孟浩傑不會進這間病房,但他一定會想辦法搞清楚,那小護士有沒有真的給她輸液也不用你們真的給她扎針,就是像醫生那樣把這個針頭按在她的手上,誰會?”

鎮雄訕笑着:“陳爺,我手底下的這些兄弟身體素質都非常好,我們都不來醫院的,你哪會輸液?”

陳樂一陣無語,擺了擺手:“你們都下去吧,還得我親自動手。”

小護士跌跌撞撞的跑了回來,這一晚上她過得可真刺激簡,直比那些看過的偶像劇中的主角還要刺激!

整理了一下心情,小護士才進了護士科。

孟浩傑正喝着茶,等着她。

這女孩一進來,孟浩傑就問:“怎麼樣了?辦妥了嗎?”

“孟醫生,已經按照您的要求,給她扎針了。”

“嗯,挺好……病人的情況還算穩定吧?就是有沒有人陪牀啊?”

“沒有,那間病房裏就她一個人,我進去的時候,門口有兩個安保已經睡着了,本來想喊醒他們的,不過這兩個人怎麼喊都醒不來。”

“可能是太累了吧,你這次立了大功,等病人的情況好轉,我一定向院長說說你,好好的提拔你,行了,你可不要再偷懶了,我就先去辦事了!”

孟浩傑說完,起身走出了護士科。 沈紫嫣看着上面的文件,她可沒有派人在這種關鍵的時候去石龍集團談生意。

只要是個正常的有腦子的人,怎麼會在這種關鍵點上去碰石頭?

沈紫嫣搖了搖頭:“這東西不是我們弄出來的,這個人也不是我們公司的員工。”

她們在會議室裏已經呆了許久了,石龍跨國產業有限公司的人都在等着沈紫嫣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沒想到沈紫嫣開口卻說,這個人不是他們公司的。

這倒是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可是就亞瑟給他們的資料,這個叫李文靜的女人,對於沈氏集團的瞭解,甚至是合同上的內容都入木三分。

沈家人居然說這個女人不是他們公司的,沒有任何的證據,誰能相信?

“好啊,好啊!你們沈家真的是讓我們太失望了,老闆本來還希望給你一次機會,沒想到……很好,沈家,這是要公然和我們石龍集團作對,那就別怪我們無情了,我們走!”

“你們聽我說……這件事情我們一定會調查清楚,但是在這之前……”

沈紫嫣的話沒說完,亞瑟安妮的叔叔,就突然冷聲說道:“不要再解釋了,我們什麼都不想聽,沈家讓我們失望透頂,告辭!”

這男人一甩手,帶着一衆人浩浩蕩蕩的走了出去。

沈紫嫣有些無力的坐在了椅子上,使勁的揉着眉心。

韓欣月想安慰她幾句,可沈紫嫣卻擺了擺手:“你去休息吧,時間不早了。”

韓欣月嘆了口氣,慢慢的退了出去。

剛出了公司大樓門,遠處就開來了一輛豪車。

車子在公司裏停了下來婷雪和秦雪凝從車上下來。

她們的耳朵也很靈,亞瑟安妮死了的消息已經傳到了她們的耳朵裏,所以這會兒才急急忙忙的趕到了公司。

也就在剛纔她們看到了一大片的車隊,從公司離開,不用想,那肯定是石龍集團的車隊。

“其實我覺得,咱們完全沒有必要管這件事,這是他們沈家的問題,雪凝,我看咱們還是回去吧……”

剛剛從車上下來婷雪就勸誡着秦雪凝不要多管閒事。

陳樂跟他們沒有多大的關係,沒有必要給自己惹禍上身。

秦雪凝卻搖了搖頭,起身往前走去。

這時,公司的外面,保衛科科長正吸着鼻子,往公司大門的方向吐了一口濃痰:“我呸,遭報應了吧,這就是開除我的下場,瞧瞧,沒有我,你們公司屁都不是!”

他一臉得瑟的照了照鏡子。

之前他找過沈紫嫣要求開除陳樂。

沒想到陳樂非但沒有被開除,還在公司裏,蒸蒸日上。

現在亞瑟安尼的事他也知道,這就叫報應,不管是不是因爲他,保衛科科長都認爲,是老天在眷顧他。

把鏡子收了起來,保衛科科長大搖大擺的往公司裏走去,他相信,只要他長篇大論,到時候說不準,沈紫嫣會聽他的話開除陳樂,自己還能謀求一個董事的職位!

醫院裏陳樂已經佈置好了,病房裏的情況。

他走到門外,門口已經有了幾個醫生。

這幾個醫生都是鎮雄安排過來的。

陳樂看了看他們:“你們知道該怎麼做了?”

“陳爺放心這事就交給我們來吧,這次一定讓孟浩傑被當場抓住!”

“很好,手術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孟浩傑一定會參加這場手術,剛纔的藥方我已經拿到,他一定帶着膽固醇和鎮定劑,調和後的藥劑,這兩種藥劑一旦給這女孩注射進去,加上剛纔的藥物,就會要了她的命,而且女孩兒死了,藥物就會被綜合掉,所以那一瓶藥劑,你們一定要給我保護好了,也要從他手上拿到另一支針管!”

幾個醫生點了點頭,讓陳樂放心。

等他再次鑽進監控室裏,半個小時以後,門外昏睡的一個保安甦醒過來,進病房裏查看,接着就開始大喊大叫。

孟醫生聽到了外面的喊聲,眼睛一亮,急忙戴上口罩往這邊跑。

一過來,正好看見陳樂他們安排的幾個醫生,佯裝什麼都不知道,跑過去問:“怎麼?出什麼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