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宋九月沒法接啊,她之前,根本就不知道,高天祁,原來是霍家的人。

0

不過別人的隱私,宋九月也並不感興趣,她直爽默默地剜了一眼慕斯爵,就朝糕點區走去。

她向來不會委屈自己,剛才慕斯爵一下班,就過來接她,她還沒有吃晚餐呢。

看著琳琅滿目的蛋糕,宋九月高興地拿起了一塊巧克力慕斯吃了起來。

「嘖嘖,果然就是小戶人家出生,居然來這種高級晚會,只會吃東西?『』

「可不是,看她那樣,就跟劉姥姥進城一樣,笑死人了。不過也是,畢竟這塊蛋糕,可都是米雪家才有的精品呢。」

幾個年輕女人,站在宋九月身邊,毫不掩飾地議論道,生怕宋九月聽不到一樣。

「你就是斯爵的妻子吧?你別聽她們幾個開玩笑。這蛋糕是我家五星級酒店廚師做的,確實好吃。你要是喜歡,一會兒我再讓人給你多打包一點。」

一個身穿白色長群的女人,出現在宋九月的對面。

「哎呀,米雪,你怎麼那麼善良啊,居然對這個狐狸精這麼好。『』

「就是,誰不知道,慕斯爵當初,本來要和你在一起的,結果有的女人,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上位,居然麻雀變鳳凰。」溫杳懶得搭理傅辭淵的小九九,索性一股腦兒打開話匣子。

「釀酒庄大部分的倉儲都送去做了軍糧,下半年的產量我打算放給其他酒商,把市場分攤出去。」

「目的呢?」

傅辭淵直奔主題,若光是缺少釀酒原料,他大可以為她調運來補充,顯然,溫杳有別的打算。

「入冬前是彭城三年一度的商會選舉,我要利用這次機會拿酒市換人心。」

傅辭淵明白了。

溫杳心機滿滿。

既拿捏著最大的市場叫人知道她不好惹,又在朝廷面前立下慷慨大功博取名聲,現在乾脆放市給所

《世子爺的白月光太彪了》第126章她不想頭上有點綠 「轟轟轟……!」

一道道轟鳴聲不斷的響起。

看着無數山丘巨人,結隊從自己的下方經過,林衛頓時身形一動,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趕了過去。

片刻之後,林衛在距離目的地,萬米之外,停了下來,饒有興緻的看着遠處,那裏正有一隻紫金色將近四米高的地精,正跟一隻體型差不多的暗紅色巨鼠,打的火熱。

「這應該就是那妖魅的本體,而那暗紅色巨鼠,應該就是鼠族剩下的那個半神,也是那暗紅色巨鼠一族的首領,不過,他們不是一夥的嗎?怎麼好端端的,鬧起內訌了?」林衛一邊觀看前方的戰鬥,一邊暗自思索著。

「算了!管那麼多幹嘛!狗咬狗一嘴毛,最好是兩敗俱傷,要麼死一個,這樣一來,也能省下不少勁。」林衛嘴角微微上揚,心中顯得十分的高興。

然而,林衛並不知道,妖魅跟灰咖,這兩個魔獸族群的首領,之所以會鬧得生死廝殺,全是因為他的功勞。

因為這半年的時間,灰咖的族人,那四個半神級,全部都被林衛所殺,正是因為如此,才讓灰咖誤以為,妖魅一開始就在算計他們,故意把它們引到地下世界第二層,而後一一擊殺。

當然,這自然不是林衛有意設計的,在擊殺了第四個鼠族的半神之後,林衛便找上了妖魅,因為妖魅的實力,只有三階,要比那鼠族的首領,灰咖弱,而林衛的計劃,便是從弱到強,先殺光最弱的,最後在解決最強的。

所以,林衛便跟在妖魅的身後,一路跟蹤而來,尋找合適的機會,只是林衛沒想到,還不等他出手,他們自己反倒鬧了起來,這也算是他的運氣。

片刻之後,妖魅跟灰咖分開,開始劇烈喘息起來,跟之前相比,身上多了許多深可見骨的傷口,金紅兩色的鮮血,不斷的從傷口從湧出,精神有些萎靡,顯然吃了不小的虧,連戰魂也有了損傷。

相比妖魅,灰咖所化的暗紅色巨鼠,卻是要好很多,雖然身上同樣有幾道傷口,同樣血流不止,但氣息卻是沒有減弱絲毫。

「灰咖!到此為止如何?你不會真想跟我拼個你死我活吧?我猜你一定是誤會了什麼?不過沒關係,我不會怪你,我們可以停下來好好談談,如果你一定要動手,我也不怕你,雖然我不是你的對手,但你想要殺死我,你自己也別想好過,大不了同歸於盡,我死,你也別想活。」妖魅面色陰沉的看着暗紅色巨鼠,一邊小心戒備,一邊趁著短暫的停歇,想要跟對方和解。

「哼!想要拖延時間,等你的幫手過來?做夢!就憑你,還想跟我同歸於盡?最多只是你死,而我受一點傷。」灰咖此時哪裏聽得進去,他只以為,妖魅的幫手,或許還沒過來,又或許,是早就來了,此刻就等在周圍,找機會偷襲。

「我真的沒有什麼幫手,你聽我說……」

「聽你大爺!多說無益,今天你一定要死,給我的族人償命,受死吧!」見到妖魅還要開口解釋,灰咖卻是根本就懶得聽,自己粗暴的打斷了對方的話,再次發動了攻擊。

「我去你大爺!你個蠢貨,你怎麼就不相信我的話?」妖魅見對方連自己的解釋都懶得聽,頓時氣的咬牙切齒。

「要打就打,無需多費口舌,等本王鎮壓你之後,自會搞清楚一切。」話落,暗紅色巨鼠的尾巴,猶如一條長鞭,狠狠抽打在妖魅的胸口。

「咚咚咚……!」

「嘶吼!」

被暗紅色巨鼠的尾巴抽中胸口,妖魅那四米多高的身體,不斷的倒退,口中發出一聲痛呼。

然而,暗紅色巨鼠的攻擊,卻還沒有結束,在妖魅被打的倒退之際,在那地面上,突然冒出了一大片,足有數百根的石錐,每一根石錐,比之之前的,要粗上好幾倍,而長度,同樣增加了一倍以上。

「吼!」

「呼!」

「轟轟轟……!」

妖魅仰頭怒吼,渾身散發着金色的光芒,雙手不停的揮舞,雙腿不斷的踢出,一時間,石屑飛濺,一根根石錐不斷的斷裂。

「鐺鐺鐺……!」

那些石錐,不只是從妖魅的周圍冒出,更多的,則是在它的身下刺出。

「沒用的,你的這些攻擊,對我的金身,沒有一點用處,你還是死心吧!」說完,妖魅那金色的身影,騰空而起,直到數百米的高空,在停了下來。

「哼!是挺硬的,既然如此,那我就耗死你,我看你能堅持多久。」話音剛落,便有無數石錐浮空,而後朝着妖魅沖了過去。

「該死的,它是土屬性,身體跟地面接觸,便能夠快速恢復,雖然攻擊暫時奈何不了我,但我的消耗卻無法得到補充,長此以往,最先抵擋不住的,肯定是我,看來只有先找機會脫身才行。」感覺到自身的能量,隨着對方的攻擊,正在快速的消耗,妖魅的心中,越發的急切。

「吼吼吼!」

一連三聲怒吼,妖魅的身上,頓時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雙拳不斷的揮舞,一口氣揮出了數百拳,瞬間把身體四周的石錐,全部都擊成了碎片,並且有兩道比自身還要龐大的金色巨拳,沖向暗紅色巨鼠。

感覺到巨拳之上的威勢,灰咖臉色一變,眼中頓時浮現一抹凝重之色,一道土牆從地面升起,擋在它的面前,土牆之上,土黃色的光芒,不斷的凝聚,而土牆也變得越來越堅固。

「轟轟!」

兩道轟鳴聲響起,土牆依舊聳立,表面連一絲裂痕都沒有,灰咖見狀,神色一愣,而後好似想到什麼,瞬間抬頭看向妖魅所在的位置,卻是發現,那裏已經空空如也,那裏還有對方的身影。

「該死的混蛋,居然敢耍我,我看你能逃到哪裏去。」一聲怒吼,響徹雲霄,很顯然,它已經憤怒到了極致。

「嗖!」

四肢發力,黑光閃過,怒不可遏的暗紅色巨鼠,直接朝着飛出了一段距離,並且身形恢復原狀的妖魅追了上去。

「這地精真是狡猾,居然懂得用虛招,看它之前的攻擊,那麼強大的威勢,連我都以為,那是它的全力一擊,沒想到,居然只是虛有其表,騙過了那暗紅色巨鼠。」看着對戰的雙方,前後相繼沖了出去,林衛搖搖頭,頗有些感嘆。

緊接着,林衛也朝着它們離開的方向,極速追了上去。

兩隻半神級的魔獸,而且都受了傷,這擺明了有便宜可撿,他可不想輕易放棄。

一人兩獸,速度都非常的快,這也是沒辦法,妖魅快,是因為它在逃命,而那暗紅色巨鼠快,是為了追上妖魅,而林衛,他的速度,倒是差了一大截,不過沒關係,有飛行戰寵在,自然是妥妥的,為了得到兩具半神級魔獸的屍體,他也是拼了,一路上,絲毫沒有掩飾的意思,不過,以他的速度,哪怕是傳說級巔峰的山丘巨人,也是追不上他。

其中便有許多傳說級的山丘巨人,試圖追擊林衛,但在速度上,卻是跟林衛差距了十倍以上,根本沒有追上的可能,只能在那裏乾瞪眼。

…………

地下世界第二層的中心區域。

「這兩個混蛋,真是該死,偏偏跑到我這裏打架,還殺死了我族那麼多的族人,實在太可惡了,本王要撕了你們。」一聲怒吼從黑金王的口中響起。

「轟!」

一道超過兩百多米,猶如一座小山一般的黑色巨人,從地上站了起來。

「王!王!王!」

「王……!」

一道道帶着崇拜的呼喊聲,不斷的響起。

「子民們,本王現在就去斬殺那兩個雜碎,替死去的族人們報仇,你們等著本王的好消息。」黑金王環顧四周,滿意的點了點頭,說完之後,便直接邁步向前走去。

妖魅跟灰咖,還有林衛,他們都不知道,之前的戰鬥,已經驚動了那變異魔獸,黑金王,並且正朝着他們殺來,而有着眾多耳目的黑金王,消息十分的靈通,自然知道,交戰雙方是誰。

…………

時間一點點過去,妖魅不停的跑,而那暗紅色巨鼠,則是一直都在後面追。

連續追了半個月,妖魅終於因為消耗太大,以及傷勢的影響,速度越來越慢,被同樣疲憊的暗紅色巨鼠,堵住了去路。

這半個月來,妖魅一直都圍繞着第二層的空間跑,因為它不敢去第一層,因為在第一層,有着他無數的族人,如果幫得上忙也就算了,但如果幫不上忙,它自然也不想看到,族人大量死亡。

這就好比當初,一開始,妖魅還派出數以百萬計的地精大家,圍攻林衛,但在後來被天心塔擊敗之後,它知道,普通的炮灰,對林衛已經無效,所以,在那次戰鬥之後,林衛便很少碰到那些地精,就算碰到了,也就小貓兩三隻,都無法引起林衛戰鬥的慾望。。鳳源被救護車運走,張罘預感到即將來的大戰,回guys基地做準備。

他騎上路邊的共享單車,頂着耀眼的陽光在單行道騎行。

腳尖猛踩間,是超越了一旁汽車的速度。

很快,張罘回到了guys的基地,他回到監測室,發現未來歸隊了。

而且一眾人圍在一起看雜誌,他也過去看了

《奧特曼也要用騎士踢》第一百九十九章傷患 沈初被鬆開的時候,幾乎快窒息了,她趴在傅言的肩膀上,大口大口地呼吸著。

傅言也有幾分喘息,沈初趴在他的肩膀上,聽著自己的心跳聲跟他的呼吸聲交響在一起,臉越發的燙。

緩了一會,她才從他的懷裡面站起來,看了他一眼,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瓣:「腫了。」

傅言笑了一下,拉下她的手,低頭看著她的紅唇:「沒有腫。」

沈初挑了一下眉:「你怎麼了?」

一路上默不作聲的,回來卻將她摁著猛親,好像是要將她的呼吸都搶走一樣。

傅言看著她,「沒想到寶貝這麼在乎我而已。」

沈初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傅言竟然是憋了一路的感動。

她覺得好笑,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你沒想到的事情多著呢!」

沈初覺得有些口渴,抬腿往裡面走,倒了兩杯水,給傅言遞了一杯。

他走過來,接過杯子,低頭抿了一口,隨即看著她,舔了一下嘴角:「甜的。」

沈初睨了他一眼,這時候,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她怔了怔,「外賣嗎?」

可是他們沒點外賣啊。

說著,她放下杯子重新走到玄關處,拉開門。

看到付文佩的時候,沈初有些驚訝:「付秘書?」

「沈小姐,這是您讓我定做的薄二少的結婚禮物。」

對了,付秘書說過,今天會把禮物送到她這邊來的。

沈初也想起這件事情了,伸手接過箱子:「辛苦你了,吃飯了嗎?」

付文佩搖了搖頭:「還沒有,不打擾您和傅總了,我先走了,沈小姐。」

沈初笑了一下,看著付文佩轉身離開的背影,將門重新關上。

傅言已經將那箱子推到沙發邊上了,坐在沙發上,一隻手搭在那箱子上面,微微抬頭看著她:「給薄暮年的結婚禮物?」

沈初點了點頭,走到他身旁坐下,見他起身,她有些好奇:「你要幹嘛?」

傅言進了廚房,拿了把剪刀出來:「看看這份禮物稱不稱心。」

沈初挑了挑眉,沒阻止他剪開外包裝。

傅言很快就把那盒子裡面的定做擺件拿出來了,放在茶几上面,他仔細端詳了一下,看到那上面還有個小牌子寫著「早生貴子」,不禁輕嘖了一聲:「寶貝真會送禮物。」

沈初哼了哼了:「稱心嗎?」

「稱心,如果禮物盒換成透明的就好了。」

沈初聽到這話,直接就笑了:「你怎麼這麼壞啊?」

傅言聽到她這話,抬頭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我壞嗎?」

他話裡有話,沈初臉微微燙了一下,撇開視線,低頭喝水。

雖然傅言的建議很損,但沈初第二天還是讓付文佩定做了一個合適尺寸的透明禮物盒。

付秘書一開始聽到沈初這要求的時候,她以為沈初怕那盒子不結實,擺件碎了,想在外面多加一層保護。

可掛了電話,付文佩才反應過來,沈初為什麼會讓她訂透明的禮物盒。

沈小姐是想在薄暮年結婚的那一天,直接提著禮物進場,讓別人看看她的大氣吧?

。 回到宗門之後,青木若何的日子過的倒也是平靜。只不過這平靜卻不是很長久,只不過方才是兩日的時辰,就又是要跟著花濃去趟血谷了。得了宗主與副宗主的准許,在回到宗門的第三日早上,青木若何便是帶著李染,跟花濃和血心童子再次的踏上了旅途。

出了宗門,四人便是下了桃源山,準備先到附近的針魚城乘坐傳送陣到一些個大城去,然後轉乘傳送往紫微天的奇心城再說……

於奇心城中,四人走在街道之上,趕向血谷藏在這城中的一處客棧。也未走上多久,那塊兒熟悉的,刻著『朱門碧宇』的牌匾便是再次出現在青木若何的眼中。

「小夥計,有件事兒麻煩你一下兒。」花濃進了客棧,走向那在大堂中閑著的小夥計,將自己腰牌擺在了他的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