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安撫了所有人的心。

0

郭老爺子激動地老淚縱橫,嘴裡還嘀咕:「老郭家終於有后了,老郭家終於有后了……」他也對得住老郭家的列祖列宗了,以及郭洪亮的爸媽了。

席建立拍了拍他肩膀,「老郭,恭喜你當曾爺爺。」

「你也當外公了。」郭大東激動地說。

「是呀!」大女兒終於生了,還給郭家生了一個兒子,他們家也算是對得起郭家了,只要郭洪亮和大女兒的小日子繼續這麼過下去,他就算是走了,他也就放心了。

護士推著席桂花和孩子出來。

所有人都圍了過去。

唐小芯放慢了腳步,讓他們先看孩子和大人。

她發現了郭彩雲還在所有人後面,她上去,牽著她手,「走吧!去看看你弟弟。」

「嗯!」

等她們靠近,郭洪亮立即拉著郭彩雲另一隻手,「彩雲你看看,你弟弟多可愛!」

郭彩雲看著小小臉蛋,很通紅,閉著眼睛,雙手緊握小拳頭。

確實是很可愛。

「如果以後弟弟要是欺負你,你就跟爸說,爸會修理他。」

聞言,所有人一致看著郭洪亮。

然後所有人一致都笑了。

席桂花朝郭彩雲伸手。

郭彩雲忙不迭把自己的手送到她掌心,「媽!」

「你要抱抱弟弟嗎?」

「我……」她害怕。弟弟這麼小,她不太會抱。

「沒事的。」唐小芯慫恿她。

護士在一旁教郭彩雲如何抱小孩子。

郭彩雲也學得很快。

看得郭大東和郭洪亮都羨慕不已。

尤其是郭大東,他很想第一個先抱到曾孫子,但孩子的媽為大,都已經發話讓曾孫女先抱了,他也不能多什麼。

等把席桂花送回病房,孩子送去餵奶,由於席桂花是剖腹產,要通氣之後才可以吃東西。

目前只能少量喝溫開水。

席桂花也很難受,懷孕就相當於把自己五臟六腑擠到了一起,孩子生了需要修復。

往後兩三天,席桂花都很難受,睡眠質量也不怎麼好。

看得把郭洪亮心疼得要命。

在心裡暗自發誓一定要對席桂花好。

等席桂花出院,唐小芯待在永和鎮也已經有了四天了。

席錦琛是請了七天假期,過了明天就要回去。

唐小芯看郭洪亮也是細心呵護席桂花,煮雞湯都是自己動手。

她就忍不住跟席錦琛說:「如果姑丈爸媽還在世的話,肯定會心疼自己兒子。」

「如果他們都還在,也不用姑丈動手。」

「也是。」

當天下午,杜美華就不知道怎麼了,就突然出現在店裡。

看見了唐小芯,她就狠狠地瞪著唐小芯。

唐小芯淡淡的目光,直接就把她忽視。

只是杜美華身後的身影有點熟悉。

仔細一看,是陶紅雲,懷孕的她,有點臃腫。

不過……她怎麼會在這裡?

最終,目光鎖定在陶紅雲微微隆起的肚子。

心裡勾起一抹嘲諷的淡笑。

陶紅雲是什麼意思,她知道。

「媽你站在這裡幹嘛呢!你不是要來看大姑媽的嗎?你去找大姑媽啊!」陶紅雲一手撐著腰,一手摸著肚子,很明顯就在顯擺,彷彿就像是在說:看吧!之前不是說她不能懷孕了嗎?這不,她懷孕了。

杜美華回頭瞥了她一眼,眼底毫不掩飾不耐煩。「我自己有腳,我知道該什麼時候去看她,倒是你,跟著來,你也好意思啊,什麼都沒買,空空手來。」

陶紅雲不以為然地笑,「我這不懷孕了嗎?手頭上緊,我可不像大姑媽這麼會掙錢,現在又還生下一個兒子,多讓人羨慕。」

說著,她心裡又湧出一股嫉妒。

她現在就是希望自己肚子里這個就是兒子,不然生下來是女兒,她一定會掐死。

「有什麼好羨慕的?你肚子里不是還懷一個了嗎?」杜美華故作恍然大悟:「對,你之前就生一個女兒,就不知道這次生的是不是女兒。」

「媽你這是在說什麼?你是跟唐小芯一樣,在詛咒我生女兒嗎?」

杜美華冷哼一聲:「你生女兒,還是生兒子,這輩子是註定的,你就算是再不想生女兒,可你的命不允許啊!」

陶紅雲不悅板著臉,乾眼瞪著杜美華。

杜美華主動忽視她,轉問唐小芯,「我有話要問你,你跟我來。」

唐小芯見她走遠,她心裡很清楚杜美華是有什麼事要問自己。

她又瞥了陶紅雲一眼,淡淡:「大姑媽就在裡面,你見完她后,就早點回去。」

說完,她朝杜美華離去的方向走去。

踏入大廳后,杜美華還特地拉唐小芯,到唐小芯住的房間里。

「我問你,你到底對秋怡做了什麼?她怎麼反過來說我了?我去找爸,還不是為了能讓宋多金減刑嗎?」

「你自己怎麼不反省,你自己的行為是錯的呢?」

「我有錯?我有什麼錯?唐小芯,有錯的人是你,是錦琛,他要是不抓宋多金,啥事都沒了,秋怡也不會淪落到這個坐牢的地步。」

「宋多金做的事,是犯法,媽,你要是不清楚的話,你可以去問別人。」緊接著,唐小芯冷笑一聲:「不過,這麼丟臉的事,我估計你也不敢,也不好意思去問別人。」

——————-

PS:重生九零小媳婦還沒更新,明天再更新,很抱歉! 杜美華氣惱地瞪了她一眼,她的話根本就是明知道,還故意要這麼說。

觸及杜美華的眼神,唐小芯在心裡嘲諷一笑,杜美華就是覺得他們好拿捏,所以就來為難他們,還想著無論是自己還是席錦琛,最終都會為她妥協了。

然而,可惜,這是國法,不容許什麼包庇,或求情。

所以她還要再一次提醒杜美華,「多金註定是要坐牢,不管是你,還是包括我們其他人在內,都不可能改變,你更不要試圖去改變宋多金坐牢的時間,你還是死心吧!」

「唐小芯你不出手幫忙救人,你還攔別人救人,你不覺得你的行為很自私嗎?」

「我自私?」

她都不知道杜美華的腦子是怎麼想的,把自己好心提醒,當成這樣。

算了,隨杜美華去吧!

杜美華要是敢鬧得太厲害了,她也不會就這麼不管了。

「你今天過來也是看大姑媽的吧!你趕緊去見一見,然後趕緊回去吧!」

杜美華一見她就是一副『這裡沒有人歡迎你』的神態,心底沒由來湧出了一股火氣,「我做事用不著你對我指指點點,你也沒這個資格。」

唐小芯忍住了翻白眼的衝動,杜美華的任何事情,她都不會想干涉,好不啦!

一個小時后,陶紅雲和杜美華走後。

席桂花臉上泛起了微微的困惑,就對唐小芯說,「紅雲今天過來,我怎麼看她,都覺得有點奇怪,也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錯覺。」

「大姑媽你感覺沒出錯,我也是這麼覺得。」打從她和杜美華談完話后,一出來后,陶紅雲的表現就有點怪怪的。

按道理說陶紅雲被杜美華懟了之後,陶紅雲應該是夾著尾巴做人,又或者是很生氣,結果,她偶爾幾眼看向陶紅雲時,陶紅雲的眼神隱藏了一絲得意。

她總覺得陶紅雲好像是知道了點什麼。

席桂花正打算繼續談這個話題,結果兒子小腳丫子亂踢,離上次餵奶的時間,也有一段距離了,又總結了自己這麼多天帶孩子的經驗,她知道兒子餓了。

她馬上抱著兒子餵了。

過後,席桂花也忘了自己要問什麼了,乾脆就不再談起這個話題了。

倒是唐小芯,在事後,她終於想起陶紅云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了。

隨即又一想,陶紅雲鬧杜美華,也好過杜美華來鬧他們。

結果,魚山村的席家,正在上演這樣的一幕……

剛回到家,陶紅雲還不打算髮作的,是杜美華見不得她坐著不動,就在教訓起她,她這才開始跟杜美華大吵起來。

還說杜美華之所以從城裡跑回家裡,都是因為宋多金坐牢了,席秋怡半毛錢都沒了。

原本宋多金坐牢的事,杜美華就一直隱瞞陶紅雲,就是不想讓陶紅雲在自己面前嘚瑟,壓自己一頭。

但她怎麼都沒想到這件事,最終還是讓陶紅雲知道了。

現在家裡這種情況,她的處境也是有點窘迫,尤其還是陶紅雲懷孕。

「你以前不總是說,靠自己女兒養老嗎?說秋怡會很孝順你,現在你怎麼不讓她孝順你啊?」她知道杜美華跟唐小芯的關係不好,她便直接忽略跳過,「多金現在坐牢了,你這才想起我和錦榮來,你就覺得我們很好欺負我嗎?」

陶紅雲仰仗下巴,「你是怎麼對我的,我也是怎麼對你。」以後給不給杜美華養老,都是完全要看她的心情。

「陶紅雲你就是一個兒媳婦,我是你家婆,你有什麼好嘚瑟的,你要是有本事的話,你就給錦榮生下兒子,要是沒本事生兒子,你就少在我面前嘰嘰喳喳的,這個家,還沒有你說話的份。」就算是她內心底氣不足,可也不想讓陶紅雲自以為自己很好欺負。

「好!」陶紅雲咬牙切齒,渾身氣得發抖地瞪著她,「我會生下兒子。」到時就是杜美華的苦日子的開始。

等著瞧吧!

時間一晃,席錦琛帶著妻兒回城裡去。

由於他請假時間過長,一回去上班,就有很多的事情等著他去處理。

唐小芯在家裡帶孩子,還兼管店裡的事,一忙就是好幾天。

等她想起來,席錦琛也已經兩個晚上沒回家了。

她還想著到哌出所看看席錦琛。

席錦琛當天下午就回來了。

她一見席錦琛沉著臉,眉宇間泛起了凌厲,很嚴肅的樣子。

連小檸檬和俊哥兒見到他,都不敢上去,讓他抱。

尤其是小檸檬,覺得眼前的巴巴不是之前的巴巴,很委屈,可憐兮兮地躲在了俊哥兒的身後去。

眼看就要掉金豆子了,唐小芯趕緊哄好她,還讓俊哥兒帶著小檸檬到院子里玩耍。

俊哥兒很聽話,屁顛屁顛地拉著小檸檬走了。

「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不然他也不會這樣。

「之前監視吳海生的人,回來說,吳海生很快被保釋。」

「什麼?」唐小芯驚異看著他。「……他……不是在坐牢的嗎?怎麼就可以保釋了呢?」

「保釋理由是吳海生有心理疾病,在監獄里也無法自理。」

「這理由也太牽強了吧!」是個人都知道吳海生那麼精明的人,怎麼可能會在精神方面有問題?

這根本就是為了逃避坐牢,而想出來的辦法。

「你我都知道,這就是一個謊言,有了醫生的證明,管這件事的人就批了吳海生出來。」

「這不是存心把壞人放走了嗎?」唐小芯緊鎖眉頭。

席錦琛無奈嘆氣,這兩天他沒回來,也是想辦法在這件事上,看看有沒有挽回的餘地。

可惜,他也盡量了,上面給他的答覆就是放人。

但還讓他比以往還要嚴格去盯著吳海生。

見狀,唐小芯忍不住安慰他:「也有可能是,上面的人這麼做,自然也是有他們的理由,總之如果吳海生要是再敢做壞事,他還是會被抓回去的,到時就會有人受牽連。」

聞言,席錦琛目光微微一沉,「受牽連的人,首當其衝就是張景平,還有就是今天放過吳海生的那些人。」 隨即,席錦琛又改口,「也有可能是他們到最後,會把這件事推到醫生身上,而醫生也有可能會推到吳海生身上。」

唐小芯:「所以你才要將醫生盯緊一點,以後真要是出事了,醫生就是關鍵人物。」

「是,以吳海生的手段,可能醫生也會隨時沒了命,到時再安一個醫生自己慚愧醫術無能的罪名。」那些人很會精打細算。

席錦琛安慰她,「你放心,我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

同一時間,古廣利住處。

當他聽到張君寧生氣說吳海生會出來的事起,他就沉默了很久。

原本滿腔怒火的張君寧,看見他這個樣子,也不知道他心裡是怎麼想的,怒火也驟然間消散了,可也開始忐忑不安。

「你難道就沒問清楚,你爸到底是怎麼想的嗎?」最後一句話的語氣夾帶著一絲的薄怒。

「我……我……問了,我爸就說吳海生始終都是我男人,就算是我不喜歡他,我爸的立場也是要把他救出來。」

「就這樣?」古廣利的眉頭皺得宛如一座小山一樣高。

「嗯!」

接下來,一個晚上,古廣利連一句話也不再跟張君寧說。

張君寧惴惴不安,到了半夜她實在困得受不了,這才閉著眼睛睡覺。

等她一睜開眼睛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古廣利比她晚半個小時起來。

他跟張君寧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去張家。

張君寧看了看他,知道他去她家,為了是什麼,她二話不說就猛地點頭答應了。

他們也是趁早趕到了張家,到了門口時,張景平正準備出門去單位上班。

看見古廣利他們,張景平早就預料到了,他淡定自若地看著古廣利,「有什麼話簡潔一點,我還要去上班。」

「伯父你為什麼會選擇救吳海生?難道是我能力還不及吳海生嗎?」

「沒有的事,你想太多了。」張景平抿了抿嘴,想了一下,「現在你和君寧的關係,我就不說了,如果你們要是想繼續在一起,不僅僅你是要加倍努力,那也要跟吳海生離婚才行,總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在一起吧!」

然而,古廣利可不是張君寧,不是那麼好忽悠的,「伯父,其實要讓吳海生跟張君寧離婚,很簡單,只需要吳海生在開證明離婚書上簽字就行了,根本就不需要他人出來。」

「按你這麼說,那我張景平成了什麼人?見利忘義?無論如何吳海生他就是我張景平的女婿,救他,這也是很正常的事。」

「伯父,你該知道,我現在就是站在你這一邊的,你要是把吳海生救出來后,粵東區這邊的事就不歸我管了,這樣不是對你沒什麼好處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