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容貌的改變,與易容不同,用了某種藥物,能夠將面部變得不同。

0

故而,鄭嬤嬤幾人只有在韶華的跟前,才用了本來的容貌,其他的時候,用的都是改變了的容貌。

沈煜盯著手中的東西,想了想,「明兒個我先入宮吧。」

「好。」俞若寒點頭道,便也不再多說什麼。

次日,韶華醒來的早,便去了書房看醫書。

而鴻鵠先生不日便會過來。

柳冰月剛起身,便見彎月垂眸上前,「小姐,發現了。」

「發現了什麼?」柳冰月抬眸掃了一眼身旁的丫頭,讓她們退下。 「小姐,奴婢發現大小姐沈某的丫頭偷偷地去了大夫人院子裡頭的小廚房。」彎月低聲道。

「她去那裡做什麼?」柳冰月疑惑道,「更何況,姨母院子里人多口雜,怎麼可能看不見呢?」

「那丫頭好像買通了夫人院子里的一個婆子,趁著夜黑,大家都歇息的時候進去的。」彎月繼續道,「奴婢也不知曉她去裡頭做什麼?」

「好好地盯著。」柳冰月低聲道。

「是。」彎月垂眸應道。

韶華還在想著前往京城的事情。

而京城內也因為慕容絕回京,風向也有了變化。

「大小姐,夫人前些時候身子不適,請了大夫。」鄭嬤嬤上前看著她說道。

「這事兒我知道。」韶華說道,「我還親自去瞧了母親。」

「老奴原本是想去找那大夫,未料到那大夫卻失蹤了。」鄭嬤嬤看著她說道。

「失蹤?」韶華想著,柳氏不過是病了,去請大夫是最正常不過的,為何那大夫會失蹤呢?

「正是。」鄭嬤嬤接著說道,「是那日從凌家出去,便失蹤了,一家老小都不知所蹤。」

「可問過是去了何處?」韶華暗覺奇怪。

「老奴特意去問過,街坊鄰里都不知。」鄭嬤嬤看向她,「大小姐,貴叔派人去找了。」

「找到了?」韶華低聲道。

「是。」鄭嬤嬤道,「死在了城外的五里坡。」

「可發現什麼?」韶華覺得這大夫一家都死了,而且巧合又是從凌家出去,這難免不讓人生疑。

鄭嬤嬤接著說道,「瞧著是像是要逃難,身旁還留下了不少包袱。」

「那就是有人早已埋伏好了。」韶華低聲道。

「今兒個衙門已經去人了,可是……」鄭嬤嬤繼續道,「那五里坡向來匪盜猖獗,衙門那處怕是會草草結案。」

「如今的縣丞是誰?」韶華雖然來了淼城,不過這一年中,她甚少出府,一來是擔心身份暴露了,二則是為了照顧柳氏,陪著老夫人解悶。

「是……陳家人。」鄭嬤嬤看著她。

「陳家?」韶華看向鄭嬤嬤道,「難道是早先淪為寒門的陳家?」

「正是。」鄭嬤嬤繼續道,「蓉貴妃的娘家也是陳家。」

「原來如此。」韶華淡淡道,「看來蓉貴妃是個不簡單的人。」

她沉吟了片刻,繼續道,「看來母親那日並非是偶感不適,暗中仔細查查。」韶華可不想自己離開淼城,前往京城的這段時間,柳氏出了什麼事兒。

還有那個柳冰月,倘若她安分點,便罷,倘若有了旁的心思,那便由不得她了。

韶華雙眸微冷,抬眸看向鄭嬤嬤道,「可都準備好了?」

「大小姐放心吧,一切都準備好了,只等著前往京城。」鄭嬤嬤看著她說道。

「貴叔留在京中的人這些時日便讓他們活動起來。」韶華低聲道。

「是。」鄭嬤嬤道。

韶華沉吟了片刻,知曉,此次回京,怕是不會那麼容易回來。

再加上凌家如今的身份,皇帝一直惦記著瞕目山上的東西,當年,自己的生母也是因為這東西而死,如今……

柳氏知曉韶華一月之後要入京,便也開始張羅起來。

半月之後。

彎月匆忙到了柳冰月這處。

「小姐,查到了。」彎月附耳說道。

柳冰月雙眸閃過一抹驚訝,接著說道,「當真?」

「奴婢查的清清楚楚。」彎月也未料到大小姐竟然有如此歹毒的心思。

「那還等什麼?」柳冰月連忙起身,便往外走了。

直奔老夫人的院子。

正巧今兒個柳氏去老夫人的院子請安,凌雲也在,凌家的人可都在呢。

老夫人見柳冰月前來,便笑道,「你這丫頭,大家都等著你呢。」

「祖母。」柳冰月朝著老夫人福身道。

「來,來。」老夫人拽著柳冰月坐下,說道,「過些日子,雲兒便去京城了,我原本想著也讓你一併過去,不過你姨母這處捨不得你,我也不能讓她跟前沒人陪著,索性便讓你留著了。」

「祖母。」柳冰月看向老夫人,想著,倘若是往常,老夫人自然會讓她去的,怎麼會將她留下呢?

她咬牙,接著說道,「祖母,月兒有一事不知當講不當講。」

「你這丫頭,有何不能說的。」老夫人低聲道。

「那……」柳冰月抬眸看向老夫人,接著又將目光落在了韶華的身上,「我便說了。」

「可是有事兒?」老夫人見柳冰月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皺著眉頭道。

「此事兒與表妹有關。」柳冰月繼續道。

「雲兒?」老夫人疑惑道,「雲兒怎麼了?」

「彎月,你來說說。」柳冰月低聲道。

「回老夫人,奴婢前幾日,在晚上的時候瞧見大小姐跟前的巧梅偷偷地去了夫人的院子,奴婢原本未多想,只以為是大小姐讓巧梅去大夫人院子有事兒,只是後頭幾日,瞧見過好幾次。」彎月低聲道。

「巧梅?」老夫人一愣,轉眸看向韶華。

「巧梅深夜一直待在院子裡頭,怎麼可能去母親的院子?」韶華見彎月理直氣壯,想來是有了證據。

彎月繼續道,「奴婢也不信,故而便尾隨去了。」

「然後呢?」老夫人道。

「然後……」彎月抬眸道,「那婆子與巧梅像是相熟,便放巧梅進去了,等巧梅出來的時候,手中還多了一個食盒。」

「食盒?」老夫人想著,這食盒裡頭會有什麼?

柳氏看著彎月,接著便看向韶華。

韶華看向彎月,接著說道,「然後呢?」

「奴婢便見巧梅將那食盒帶回了大小姐的院子。」彎月低聲道。

彎月低聲道,「奴婢便將此事兒稟報了小姐,小姐是斷然不信的。」

柳冰月低聲道,「表妹想來是不會做出這種事兒來的。」

「那你後來可發現什麼了?」老夫人繼續問道。

「這幾日夫人的身子一直不見好,小姐一直擔心夫人的身子,便讓奴婢去請了大夫過來,那大夫瞧了一眼夫人素日的飲食,才發現夫人素日用的湯藥中放了慢性毒藥……」 「什麼?」這下子凌霄也驚訝不已。

「那依你之意,是懷疑巧梅?」韶華直言道。

「奴婢……」彎月看著韶華那眸底驀地透著的冷意,低聲道,「之前也不敢肯定,可是昨兒個,奴婢是親眼瞧見巧梅入了夫人的院子,後頭進了小廚房,待她出來的時候,手裡的確拿著一個食盒。」

韶華低聲道,「即便如此,這也不能證明母親所中的毒,乃是巧梅所為。」

「奴婢也只是將所見說出來。」彎月看向韶華道,「只是奴婢不解,巧梅深夜前去夫人的院子做什麼?」

「且不說巧梅為何深夜前去,你不過是個丫頭,即便心有疑惑,只管稟報表姐便是了,為何要暗中查看?」韶華反問道。

彎月斂眸,「奴婢只是擔心夫人,奴婢一直跟著小姐,小姐待夫人宛如親母,奴婢自然……」

「表姐,難道這也是你應允的?」韶華看向柳冰月道。

柳冰月看向韶華,「表妹,我也是擔心姨母的身子,畢竟上次的確發生過此事。」

「上次?」韶華不解。

「上次姨母身子不適,乃是中毒。」柳冰月看向齊嬤嬤,「此事兒齊嬤嬤也是知曉的。」

齊嬤嬤一愣,看了一眼柳氏,低頭不語。

柳冰月接著說道,「我只是擔心這種事兒再次發生,更何況,上次姨母中毒,也與表妹脫不了干係。」

「表姐如此說,是覺得我會加害自己的母親?」韶華反問道。

「是與不是,那便要問表妹了。」柳冰月盯著韶華道。

韶華以為柳冰月會鬧騰出什麼來,原來也不過如此。

她轉身看向柳氏,「母親,您的確中了慢性毒藥。」

「什……什麼?」柳氏驚訝道。

「這幾日,女兒讓巧梅暗中前去院子,便是想要知曉您究竟是如何中毒的,故而才讓巧梅將您素日的吃食都拿出來一份。」韶華直言道。

「此事兒女兒是稟明祖母的。」韶華繼續道。

老夫人點頭道,「不錯,雲兒的確與我說過。」

「究竟是怎麼回事?」凌霄看向韶華道。

「父親,女兒最近也懂了一些醫理,上次母親身子不適,女兒便覺得奇怪,前些時日,女兒原本是想請上次給母親瞧病的大夫入府一趟,問問情況,未料到,那大夫自上次給母親橋國兵之後便不知所蹤了。」韶華看向凌霄道。

「不知所蹤?」凌霄眯著眼。

「正是。」韶華接著說道,「這更加加深了女兒心中的疑惑,便讓人特意去尋那大夫,未料到,今兒個有了消息。」

「可找到了?」凌霄低聲道。

「找到了,不過已經死了。」韶華接著說道,「女兒這幾日一直讓巧梅前去,也是擔心提前說了,難免引起旁人的懷疑,而有人膽敢給母親下毒,便說明此人藏匿在府上已久,又是能夠輕易進入母親院子的人。」

「不錯。」凌霄點頭道,「現在結果如何?」

「母親慣用的湯藥內,有一味溫補的藥材,與母親素日所用的葯中的一味藥材相衝,這個旁人是不會看出來的,而久用下去,不出兩年,便會……」韶華斂眸道。

柳氏手一抖,未料到竟然真的有人要加害於她。

「只不過,母親是如何知曉上次被下毒的?」韶華看向柳氏道。

「這……」柳氏嘆了口氣,「只是有一次,覺得胸口發悶,歇息的早,並未用那湯藥,次日竟然精神好了許多,只是未料到那湯藥當真有問題。」

「那此事兒是何人發現的?」韶華繼續道。

「齊嬤嬤。」柳氏接著說道,「齊嬤嬤一直跟在我的身邊,我是相信的。」

柳冰月一聽,突然想到,自己之所以去查此事兒,也是受了齊嬤嬤暗示。

齊嬤嬤垂眸道,「老奴對夫人的起居飲食甚是關心,不敢有馬虎,只是未料到,還是著了道。」

韶華見齊嬤嬤甚是淡定,她看向柳冰月道,「那表姐呢?」

「什麼?」柳冰月看向韶華。

「彎月當真是只是無意間瞧見了?」韶華反問道。

「是。」柳冰月一時間有些分辨不清楚,在齊嬤嬤與凌雲之間,她自然選擇信任齊嬤嬤了。

韶華卻在柳冰月適才將目光落在齊嬤嬤身上,盡收眼底。

故而她心中也有數了。

不過眼下並沒有證據,故而她還不能讓齊嬤嬤露出馬腳來。

凌霄道,「可查出究竟是何人所為?」

「沒有。」韶華低聲道,「倘若表姐……不那麼著急,不過兩日,女兒便能查出來,如今怕是……」

柳冰月低聲道,「我也是擔心姨母。」

「罷了。」柳氏知曉柳冰月是好心,不過她卻對柳冰月有了旁的心思,畢竟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凌雲會害她,而柳冰月竟然如此心急,她自然也看了一些端倪來。

這下子,眾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柳冰月的身上。

如此急著要挑明,顯然目的是凌雲。

凌青接著道,「既然此事兒有了眉目,那日後母親的吃食便要越發地仔細才是。」

「大哥說的不錯。」韶華接著說道,「雖然那個人未抓出來,可是母親這幾日的身子倒是好了不少。」

「是呢。」柳氏這幾日也覺得身子輕快了不少,也不見夜晚咳嗽的那麼厲害了。

韶華特意將那些東西都換了出來,故而才免得讓柳氏再用下去。

只可惜,她未料到柳冰月竟然會知曉此事兒,顯然她是被利用了。

怪只怪她太著急了。

不過經過此事兒,柳冰月在凌家,怕是也有些尷尬。

凌霄想了想,覺得柳冰月待在府上終究不妥當,既然柳氏的身子好多了,那麼就讓柳冰月回柳家吧。

柳冰月心裡忐忑不安,她未料到自己竟然中了別人的陷阱,如今弄得裡外不是人。

晚些的時候,柳冰月便先扶著柳氏回去了。

老夫人這處,只剩下了凌霄與韶華,以及凌青、凌天、凌白幾人。

「你們可都要一同入京?」老夫人看向凌青三兄弟。

「正是,祖母。」凌青低聲道。

「路途遙遠,你們幾個可要好好照顧雲兒。」老夫人叮囑道。

「祖母放心。」凌青笑道。

老夫人這才嘆了口氣,「早些回來才是。」

「是。」幾人同聲應道。

韶華便留在老夫人這處。

凌霄帶著三個兒子離開了。

「父親,祖母不放心。」凌青開口。

「雲兒剛回來不久,就要離開,她擔心是正常的。」凌霄輕聲道。

「父親,此次入京,兒子覺得,還是早些回來的號。」凌青知曉,這京城內士族眾多,他們待久了,難免會引起風波。

凌家,向來是神秘的存在,而且備受爭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