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說好的公平決鬥,結果他突然拿出針筒投毒?

這是說好的公平決鬥,結果他突然拿出針筒投毒?

這是說好的公平決鬥,結果他突然拿出針筒投毒? 150 150 admin

小島國的人渣,果然特么不能信!

李佑毫不猶豫,抽起一旁的鐵鏟,就猛地朝梅川內庫敲過去!

這一鏟子,本是朝梅川內庫的腦袋招呼的,但梅川內庫反應極快,兩隻手臂一架,護住了腦袋。

同時,使出修鍊多年的硬氣功!

「砰!」

又是一次硬物撞擊的聲音,這次的鏟子力道,可比剛剛兩次還要大!

梅川內庫能深刻感受到,自己的手臂,就如同被打樁機擊中似的,瞬間骨折!

並且整個人也不受控制地,往旁邊飛了出去!

此刻梅川內庫心裡,又是一陣死裡逃生的歡喜。

這麼龐大的力度,若不是他這一身的硬氣功了得,在加上及時反應,用手抵抗了下來,恐怕他也得給李佑陪葬!

「你這個臨死反撲!確實厲害!不過你還是給我下去見閻王吧!啊哈哈哈!」

梅川內庫拖著自己骨折的右臂,再一次從一堆帶有倒刺的灌木中爬起。

如同瘋魔了一般,放肆大笑起來,笑聲尖利得,讓人聽著耳膜都有點發疼。

他這幅癲狂大笑的表情,讓李佑和直播間的觀眾,都有點焦慮起來,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勝券在握?亦或是他已經魔障了?

「啊哈哈哈!愚蠢的華國豬!你已經是個死人了!」

梅川內庫用舌頭,舔舐著嘴唇流出來的血液,雙眼布滿血絲,看著就跟地獄裡面剛爬出來的惡鬼!

「剛剛給你注射的,是具有極強毒性的眼鏡王蛇濃縮毒液!」

什麼?!

直播間的觀眾,和李佑都下意識地一驚。

眼鏡王蛇,乃是知名的毒蛇,這種毒蛇的濃縮毒液,想想就知道,毒性該是多麼的劇烈!

直播間的觀眾,一片頓時刷起一片哀嚎和怒罵!

「啊啊啊!這個狗雜種!說話不算話!明明說要公平決鬥,竟然還下這個黑手!」

「啊啊啊!我好恨啊!我是一名退伍士兵!如果國家需要組織志願軍去殺這個混蛋,我第一個報名!」

「啊啊啊啊……李佑!咱們的華國同胞!這麼厲害的一個人,竟然也要被這個人渣弄死了!」

「哭了!讓禁地裡面的同胞都撤出來吧!這傢伙明顯是有備而來!再繼續下去,咱們的同胞,肯定會越死越多!」

「這真特么的是人渣啊!竟然還下毒?!我心態崩了,真看不下去了,我覺得李佑這人,其實也還不錯,死了真可惜了。」

「李佑是個英雄,他是為了給馬保果和貝爺報仇,才會死的!感動哭了!」

……

直播間里,是一片對李佑哀悼之聲,而李佑本人,也心下不妙,覺得脊背一涼,似乎真有什麼異樣的感覺。

他面前五六步距離的梅川內庫,現在已是極其放鬆的姿態,靠在大樹邊上,高聲說著。

「我告訴你,眼鏡王蛇毒,注入體內后,毒素會迅速侵入,你的中樞神經系統!

「你現在應該感受到了劇痛,視力障礙、暈眩、嗜睡及麻痹等癥狀吧!」

「不過放心,你的痛苦很快就會了解,這是濃縮毒液,你馬上就會進入休克狀態,然後呼吸衰竭、心跳減弱而死!」

「好好享受,在人世間的最後幾秒吧!」

話畢,梅川內庫繼續放聲大笑起來,他手裡還攥著小半支毒液,準備對付即將追上來的張麒麟。 「大將軍,夏軍也出動了,正往鬼谷關口趕來。」

陳凱旋手中長纓槍在半空揮了一下,輕鬆得就像是手裏拿的是一根筷子似的。

聞言,咧了下嘴角,「來得好,今兒,將士們,都給我聽好了,除了對方那個清秀的小主帥,其他人,都給我殺個片甲不留!」

他話音落,身後的士兵不禁發出猥瑣的起鬨聲來。

「小主帥抓回來給大將軍暖帳,哈哈!」

「……」

話音落,一支穿雲箭直從另一側飛來,下一瞬,千軍萬馬來襲。

勢如破竹的一支箭,叫陳凱旋的笑聲立止,他長纓槍一揮,將箭擋開,然後定睛看向前方射箭之人——

沈汐禾將弓收起,這次沒有搭箭,彷彿這一箭,只是提醒對方:姑奶奶我來了,敢不敢打一場?

這直接了當的挑釁,難免讓陳凱旋想起沈汐禾那天,如何快劍斬亂麻地將自己打下馬的畫面。

他呼吸一沉,抬手,「聽我號令,鐵騎營甲乙隊先行,其餘人隨本將軍在後,隨時準備迎戰!」

「是!」

鐵騎營兩隊人馬先行,氣勢如虹地騎着戴着鐵具的高頭大馬,揮着手中的兵器,朝夏軍這邊奔來。

鳳緋池見狀,搖了下手中的紅色旗子,往左至右。

草叢中躲避已久的將士,接收到這個暗號,便立時兩方比了個手勢,然後耳朵貼着地面,聽着對面的動靜,當有人馬過來時,他們便立馬齊心協力地用戴着護具的手用力拉緊透明的鋼絲。

於是,陳凱旋率領大部隊緊隨其後,快要與前面先行的鐵騎匯合時,就見前面一陣騷亂,馬兒受驚嚇的聲音過後,便見一個個騎兵摔落在地。

然後草叢兩側出現夏軍的步兵,拿着刀和劍,以兩側包圍,將這隊人馬快速解決掉。

「都停下!」

儘管陳凱文已經及時喊了停,但前頭那些人已經來不及勒緊韁繩,而他的馬兒兩前蹄往上一揚,險些將他摔下來。

他長纓槍一甩,「聽我號令,先原地待命!」

沒想到夏軍還事先設下了埋伏。

他等坐騎穩下來,坐好了后,便眯着眼朝對面看去,只見前面揮着小旗子的書生,他有條不紊地指揮着這些步兵,變換著陣型,將自己的精英鐵騎包起來進行圍剿。

可惡,又是這小白臉使的詐!

早知道他有這能耐,那日就該直接將他殺了。

但悔之已是晚矣,他只能迅速改變作戰計劃。

「將軍,可以了。」

鳳緋池心底估摸著時辰,知道陳凱旋大概快想出應對之法了,便和沈汐禾點了下頭,示意她可以上了。

沈汐禾早就按捺不住了,聞言,唇角一揚,英姿颯爽,神采奕奕。

「等的就是你這句。」

話音落,她便持劍往上一指,「眾將士,給我殺!」

「殺!」

一聲令下,身後的千軍萬馬,隨即與她一道,往前奮勇殺敵。

壓根就沒有時間佈局的陳凱旋,見狀,也不慌,只興味濃濃地盯着前方領頭的沈汐禾,眼底閃過志在必得的囂張氣焰。

「給本將軍來一個殺一個,來倆殺一雙!勇猛的陳軍兒郎,快將這幫文弱小白臉們收拾了!」

話音落,兩邊便打起來。

沈汐禾一劍刺過來時,陳凱旋長槍攔下。

聽她冷冰冰的聲音說了句,「打就打,你廢話是真多。」

她向來是能動手就絕不逼逼,戰場上,能少說話更是節省時間。

又一次被她這麼明晃晃的嫌棄,陳凱旋卻毫不介懷。

「沒關係,等跟老子回軍營,你就不敢嫌我話多了!」

「那就要看你的腦袋,能不能保住。」

沈汐禾說着,劍鞘一擲,飛出砸向陳凱旋的腦門,再策馬一劍欲穿心而過,陳凱旋腦袋上遭了一擊,疼得暈眩了下,但及時避開了沈汐禾這致命一擊。

兵器相接,電光火石。

他發現,幾日不見,她竟進步如飛,這是什麼可怕的女人?

彷彿打不死的銅牆鐵壁。

比他這硬漢還要能扛。

不敢掉以輕心的陳凱旋,這次明顯戰鬥力十足,沈汐禾想要取他性命,還有些犯難。

他們打得不可開交,那頭保護鳳緋池以及被命令留守觀望的方守卻手癢得厲害。

「軍師,讓我上吧!我們全部上,定能將那幫子狗雜碎殺退的!」

鳳緋池時時刻刻關注著沈汐禾的身影,緊張地觀望局勢,聞言,他沒有看方守,但卻能分心回他一句——

「稍安勿躁,要相信將軍。」

方守聽了卻是急躁得很,「可……可是我這手,不殺幾個敵人就癢!」

鳳緋池沒有回他,因為沈汐禾受傷了。

他握着手裏的韁繩,好看的眉立時就打了結。

陳凱旋不愧是陳國的常勝將軍,實力真不容小覷,交了幾百個回合的手,沈汐禾便體力上不及對方,逐漸露了下風。

便也給了對方一搶劃破手背的機會。

她看了眼右手手背上深深的血痕,咬了咬牙,系統見狀,忙關了她的痛覺。

好歹是給她開了下金手指。

沈汐禾本來也沒打算在意這麼點傷,只是手握劍握不穩,但系統這麼一幫,她便用流着血的手揮着劍,力挽狂瀾地和陳凱旋再度交手。

「好啊,真是不怕死的娘們!」陳凱旋舔了下乾燥的唇,見她手背上的血都將整個手掌都染紅了,卻還不影響她出劍速度,不禁眼底興緻更甚,「那我就讓你徹底服氣!」

知道沈汐禾不擅長久戰後,陳凱旋就故意拖着她的體力,然後再給她一擊。

只是沒有痛覺感知的沈汐禾,便是一具不會累的機器,她殺紅了眼。

兩人從馬背,殺到一旁兩人高的石峰之上,兵器相接之聲好不激烈。

沈汐禾一腳飛踢出去,而陳凱旋一槍擋在前,再猛地將槍在手中快速轉起來,轉到有虛影,沈汐禾身形一扭,想要收回腳,他卻將槍往前一抵,又一手刀朝她腳踝砍下。

試圖將她踝骨擊碎,徹底斷了她的行動能力。

好在沈汐禾反應靈敏,身形也輕盈靈活,堪堪避開了這一手刀。

「嘭——」「分身?」

唐淵恍然。

剛才和對方戰鬥的時候,他就總覺得少了一點什麼味道。

原來是,分身的緣故嗎?

「那麼你也是……」

摩多輕輕的點頭,回道。

「對,我也是分身。」

看到對方點頭承認,唐淵心裡納悶。

「最初見到摩多的時

《神秘復甦:我抽的卡竟然全是反派》第228章分身 「那個,請問你是?」韓傷等人小心翼翼的看着喬安問道。

「你們還是忘了我吧,我可不想讓劉部長再來纏着我。」

說完喬安便用精神力進入了在場眾人的記憶空間之內,改變了所有人的記憶。

記憶被改變的瞬間,眾人感到精神一陣精神恍惚。

等到他們回過神來之後,腦海中的記憶已經發生了變化。

在他們的記憶當中,在韓傷想啟動湮滅殺掉小男孩兒的時候,一名不知名高手的從天而降。

這位高手奪走了韓傷手中的湮滅之後,就追着小男孩兒離開了。

「有沒有人知道剛才那位高人是什麼人啊?」

「是哪個門派的前輩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