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種本源的力量,像是宇宙初開,天地剛成形一般,星辰閃耀,混沌暴烈,勢不可擋,蕭羽若是被淹沒,必死無疑。

0

蕭羽徹底心涼了,他真是沒有一點辦法,不可能阻擋混沌的力量,在這一刻很多身影浮現在他的心間,短暫的剎那,像是經歷了一生。

突然,蕭羽的左眼輕顫,, [綜漫]我的心中只想著拯救世界

周遭一片空寂,昏昏沉沉,蕭羽驚訝的發現,這些混沌竟然緩緩地向後退散!

冥冥中,似乎有一股莫名的牽引,引領著蕭羽向前走出。

隨著蕭羽腳步的前行,前方的混沌卻是緩緩地向後退散,不知過去了多久,瀰漫的混沌逐漸的消散,最後,在蕭羽的面前竟出現兩個門戶。而這些混沌之氣,竟然是從這兩扇門戶中飄散而出的!

門前有十幾具白骨,骨骼有晶瑩的光澤,並沒有化成骨粉,足以說明了它們的不凡。

蕭羽走上前去,輕輕敲了敲,白骨競出陣陣鏗鏘之音,似金石一般,絕不是凡骨,歲月也未能徹底將其磨滅。

蕭羽打量十幾具白骨,心中感慨無限。

路過十幾具骸骨,來到那兩個門戶前,蕭羽心中震動,兩扇門戶形似太極中的陰陽魚,左側的門戶是一個黑色的陰魚,右側的門戶是一條白色的陽魚,全都似不規則的彎月。

「這……合二各一,是為太極!」蕭羽見狀大驚。

前妻來襲:總裁的心尖寵 ,與鼎一樣神秘。更為道家的圖騰,他現在也有懷疑,這巨塔莫非真的是昊天塔所化,否則,怎麼會有如此多的強者隕落於此?!

在那黑色的陰魚門戶上,刻有一個蒼勁的古字,氣勢迫人,直欲持人崩飛出去。

「死!」這個字可以說非常的不祥,如魔咒一般,烙印在上面,竟有些血淋淋的味道。

而在那白色的陽魚門戶上,鐵鉤銀划,也只刻了一個字,為:「生!」筆力雄渾,神韻天成,流轉出一股祥和的氣息,與陰魚門戶截然相反。

此時,身後無路,迷濛一片,暗淡無光,前方有生死選擇,蕭羽難以平靜,只有兩條路可以前行。

「沒有什麼可以猶豫的,自然是選擇生門,誰會選擇死亡。」蕭羽一邊說著,一邊默默思索,最後自忖,道:「太極生兩儀,陰陽並起,陽者為生,陰者為死。」

不過,他並沒有做出這樣的選擇,因為與道還有太極不符,他凝視陰陽兩扇門戶,道:「陽極生陰,陰極生陽,陰陽互逆,生死易位。」

他看過不少資料,虛虛實實,陰陽相生,有很多類似的說法,最後他看向死門,自語道:「或許,這才是真正的生路!」

生門,看似祥和,但永遠不會有出路。死門,或許定會柳暗花明又一村,絕處逢生。

蕭羽心中也有些猶豫,他完全是因看到這分裂的太極而做出的決斷。

然而道之真意,變幻莫測,這樣的選擇,卻是充滿了無盡的變數!他不僅想起之前所見到的那些屍骸。

能夠骨化水晶,說明這些人無一不是驚才絕艷的超凡人物,這些人都死在了這裡,自己的選擇,真的正確嗎?!

不過,是生是死,最終還是要有所抉擇!

最終,蕭羽選擇了死門,大步前進。

「轟」

突然,如海嘯般的聲音傳來,陰魚門戶中烏光如測,直衝而來,陽魚門戶中白光爍爍,穿透而至。

黑與白的對立,生於死的光華交相輝映,陰陽二氣流轉,鋪天蓋地,出隆隆聲,像是**在怒卷,又如驚雷響徹九天十地。

太極初成,生死對立,陰陽二氣迷濛,這種碰撞無比可怕,可以衍生萬物,亦可讓天地枯寂。

陰魚門戶,血淋淋的意境如森羅地槌,迎面撲來,在這一刻他看到了屍山血海,無盡骸骨,數十上百萬,他們像大風大浪中的一葉扁舟,隨時可能會被打翻。蕭羽堅定不移,用力推開了黑色陰魚所代表的死門。

後面,沒有森然殺機,未有血雨腥風,有的只是一條空寂的道路,不知延伸向何方。

隨著蕭羽進入,空曠的腳步聲在回蕩,像是一條數萬年沒有人走過的古路,靜到極點。

足足過去半個小時,蕭羽終於來到了盡頭,就在前方,混沌迷濛,陰陽二氣流轉,這是一間空曠大殿,在地上有幾具燦燦生輝的白骨。

一個巨大的「道」字刻在前方壁上,有著難以說清的韻味,竟是以鮮血書寫而成,烙印進壁內,血跡如新,根本沒有乾涸,燦燦血光四射而出。非常的妖邪!


「道」應該聖潔無比,怎麼會以血來褻瀆?

而且,這這種「血」明顯非同尋常,也不知道過去多少萬年了,所有強者的血肉都已灰飛煙滅,只有少數蓋代強者留下白骨。而此地「道」字上的血,卻依然鮮紅欲滴,燦燦生輝,似還在流淌,實在讓人無法想象。

「這該不會是仙神的血吧?!」

蕭羽不自禁生起這樣的念頭。

鮮紅欲滴的血水燦燦生輝,烙印在正前方的牆壁上,形成一個巨大的「道」字,高逾三米,華光四射,絢爛奪目,若璀璨的赤霞凝聚而成。

「道的秘密會在此處嗎?」

燦燦血字帶給蕭羽以異樣的感覺,他靜心凝神,細細品味,希望能夠發現什麼。< 周遭混沌涌動,陰陽二氣流轉,那光輝燦爛的「道」字,有著一股難以說清的韻味。無知無覺間,蕭羽有些神情恍惚,彷彿摸到了一股難明的意境。

前方,漸漸迷濛起來,如夢似幻,給人以不真實的感覺,天地枯寂,而後又繁盛,再衍化,再生滅。大道清虛,空靈而又變化莫測,永不寂滅。

種種莫名異相呈現,讓人既沉醉,又茫然,陷入到昏沉的狀態,蕭羽伸手,似想向前抓去,攫住那一綾莫名的軌跡。

「太極者,無極而生,動靜之機,陰陽之母,陰不離陽,陽不離陰,陰陽相濟,皆即神明…」

「易化太極,極生兩儀,儀生四象,象生八掛,周而復始反為易…」

「心靜身正,益氣還行,開闔虛實,內外合一,運柔成剛,剛柔並用,太極陰陽,有柔有剛,剛柔並濟,靜發自如…」

恍惚間,似有一種聲音在大殿內回蕩,誘惑人前進,欲探索天地之根,開啟道之真意。

這是一種莫大的誘惑,彷彿問道成仙的希望就在眼前,大道倫音不斷迴響,如黃鐘大呂,讓人徹悟。

天地間似有一盞明燈,高懸在上,綻放無盡神韻,指引他前行,那天音妙諦,無盡法門,浮現眼前,一條神光大道鋪現在他的腳下。

無法的抵擋的誘惑,不自覺的邁動腳步,蕭羽虔誠無比,如受召喚,似被引導,緩緩前行。

此時,在他的眼中,地涓卜泉,天降金蓮,鸞鳳飛舞,瑞彩千道,神虹萬條,五色紛呈,七彩照耀,各種祥華不斷流轉。

突然,位於蕭羽身後的白狐猛衝而上,一下子便將蕭羽撲倒在地。就在蕭羽倒地的瞬間,所有祥瑞全都模糊了,四周一片迷濛,他感覺如臨深測,似墜地獄,通體冰寒,冷汗長流。

看不清周圍的景物,無盡迷霧將他包圍,森然殺機,鋪天蓋地,完全將他籠罩。


他激靈靈打了個冷顥,隱約間覺得,自己與死亡僅有一步之遙,所謂大道倫音是如此的虛幻,是那樣的飄渺,不再真實!

與此同時,他的左眼忽然傳來劇痛,隨後竟是有什麼液體順著他的左眼滲出,同時一股暴戾之氣,也猛地席捲而來!

就在蕭羽驚愕之際,他的腦海中再次傳來一陣嗡鳴,卻是自己的身體猛然爆發出一道霞光!霞光逐漸籠罩了蕭羽的全身,片刻后,蕭羽感覺神智清明,徹底復甦了過來。迷霧漸漸散去,他發現已經來到了那面銅壁前,距離那個以鮮血烙印的「道」字不過數步之遙,即將碰到。


「這是……」蕭羽看了看左手沾染的神秘液體,發現從自己左眼中滲出的,竟然是一種黑色的血液。

怎麼回事?!

剛才的那一幕究竟是怎麼回事?!

再向前望去,那巨大「道」字,競如森羅地獄一般可怕,鮮血淋淋,讓人感覺到了無盡的殺機。

種種妙相,無盡大道倫音,全都消失不見了,沒有了玄而又玄的道韻,有的只是恐怖與可怕

蕭羽遍體生寒,冷汗長流,剛才如果再前進幾步,恐怕血濺五步,不存於世了。

「我明明聽到了大道天音,怎麼轉眼間全都消失了,眼下再也沒有了仙之氣象……」

蕭羽則是心中凜然,本欲探索無盡妙諦,不曾想最終卻如臨深淵,被指引向死亡的邊緣,讓他脊背生寒氣。

最終關頭,若不是白狐飛撲,若不是自己乃是散仙之體,他恐怕已經倒在血泊中,不在這個世間。

看著大殿中的幾具白骨,蕭羽身體冰涼,這些修鍊者為尋成仙的秘密,卻化成枯骨,長眠於此,這才是血淋淋的真實現狀。

虛幻的、飄渺的全都消失不見了,迷霧散盡,有的只是殺機,讓他冷汗直流。

虛無繰緲的波動再次響起,從那個血淋淋的仙字發出,誘人前進,欲窺妙諦真境。

不是聲音,亦不是神識傳盪,完全是一種莫名的氣息在流轉,讓人詣以為得到了大道妙諦神音。

蕭羽越發覺得可怕,似聲音又如神識的波動,確實落有妙不可言的修行至理,但他卻不敢前進。前路是萬丈深測,沿途風景雖好,但多前行一步,便可能萬劫不復。

「大道輪迴,天地混沌……」

更加艱澀與玄奧的波動傳來,前方那個血淋淋的「道」字竟然在震動,而後分為兩半,竟開啟了一個神秘的門戶。

血淋淋的「道」字分成兩半,形成一閃未知之門,在其旁邊不遠處,那裡混沌翻湧,陰陽二氣流轉,但卻很不均衡,不斷塌陷與沉降。

蕭羽怔怔地望著眼前忽然出現的大門,整個人陷入了踟躕!

然而身後的那隻白狐,卻置若罔聞,徑直地邁入大門當中。蕭羽見狀,也按下自己心中的激動,一步步跟在白狐的身後,也走了進去。

一人一狐踏入大門,各種妙諦神音再次傳來,蕭羽的心志再次被侵,有些迷茫起來。

不過所幸自己的散仙之體在此刻起到了作用,抵禦著妙音侵襲,片刻后,他的心智再次恢復,得以繼續前進。

然而在門后混沌的霧氣下,竟有一道缺口,牆壁被生生打穿,一條被人為開闢出來道路坑坑窪窪,不知道通向何方。

點點湖水的腥味撲面而來,蕭羽快速前行,半個時辰之後,沿著坑坑窪窪的通道,竟然走到了一片廣闊的湖泊之前。

又是地底湖?!

蕭羽見狀,眉角微微一皺,似乎沒想到,在這裡竟然也有一座地底湖存在。

蕭羽仔細觀察,前方的湖水上有烏雲般的迷霧覆蓋。

「這……不是怨氣……」

感覺到這股力量的可怕,蕭羽的臉色瞬間變了幾變。

「難道是混沌本源?」


霧氣,沉凝如山、厚重如雲的大片陰影,迷迷濛蒙,似乎一縷霧絲都可壓碎一道山嶺,沉重的讓人的窒息。蕭羽根本沒有觸及到,還未真正相遇,就已經快承受不住了,被那種威勢壓的踹不過氣來。辰星亂逆,陰陽舛錯,玄黃噴薄。

蕭羽非常震驚,而後眼中閃過一絲震撼,道:「 一夜嬌寵:爹地請你溫柔點 !」

混沌之氣,據說是虛無上古,天地未開之前,孕育於宇宙間的氣息。可以說是世間萬物的本源!多少強大的修士苦尋一輩子,也難以得到一絲,卻未料到,此地竟然蘊含了如此巨大的混沌之力!!

雖然驚嘆與眼饞這股混沌之力的龐大,可是傳說中,一縷混沌之氣就足以壓碎一條山脈,可是眼下他莫說有能力收取,就算想要抵禦也是極難——若是近前話只怕立刻就被這混沌之氣壓的粉碎,化成血霧。

「轟隆隆~~~~~」

上方,相對於其他區域,混沌之氣最為薄弱,但是此刻卻響聲隆隆,有刺目的光芒從遠方流轉而來。< 就在蕭羽震撼於這傳說中盤古開天時期所誕生的異物之際。卻見漫天的武器竟急速地凝聚在一起。最後猛地遁入地底湖的中心。

「這是……怎麼回事?」蕭羽的眉頭微皺,心中滿是訝異,心中暗道——這地底湖中究竟有什麼?

星海高中的地底湖的中心是天下第一閣以及藏有贏勾殘魂的四具玉棺,卻是不知這地底湖的中心藏有什麼?

旱魃身軀嗎?

可是張羽凡不是說,旱魃身軀化為了白狐鎮的漫天怨氣?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地底湖的中心,又會有什麼非凡的東西,能夠比旱魃的軀體還要可怕嗎??

此刻,湖面隆隆作響,混沌本源消失后,雲開霧散,這片區域竟清明了起來,出現了一個缺口。

見機會難得,蕭羽提起狐妖,化成一道閃電直衝而上,瞬間脫離了湖底。

這是一個巨大的湖泊,碧波萬頃,一望無垠,水霧迷濛,湖面青碧透亮,像是一塊天然的寶石,繚繞著仙氣,點綴在蒼茫大地上。

正當蕭羽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之際,卻見白狐縱身一躍,只聽「撲通」一聲。有水花濺起。蕭羽轉身一望,身邊的白狐已經不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