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來捧場的人基本上都是當初用過宋離產品的人,當然也有一些慕名而來的人。

0

「多謝大家今天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參加我這個小小的開業典禮。」說著宋離對齊齊看向自己的眾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今天到場的很多人都是我的客人跟朋友,你們的到來讓我感到無上的光榮。」又是一鞠躬。

「宋掌柜,你開新鋪子我們當然要來捧場了。」說實話之前宋離的凝膚乳雖然效果好,但是畢竟是開在賭坊裡面,還有些自持身份的人一直都沒有出現。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宋離將鋪子移到了鬧市不說,而且還買下了這麼大的一件鋪子。她們自然就願意上門了。

「多謝阮夫人。」

「對了,這既然搬了新鋪子,那今天這規矩是不是就能改一改了?」實在是因為大家對於宋離之前定的規矩覺得很是痛苦。

「不錯,今天開張大吉,只要來的人都能從我的鋪子裡面選購一套產品,而且全都打九折。」宋離笑道。

從只能十個人到全都能買一套,這中間的差距也就不用說了。當然至於那打九折的優惠在這些貴夫人看來完全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因為她們根本就不在乎。

「那你的意思是,明天之後又會恢復成原來的規矩?」這個可得要問清楚了。

宋離點頭,「這是自然,我這些凝膚乳每一瓶沒有幾個月都是出不來的,而且每次能生產的產量也不大。如果再不限量,恐怕我這鋪子今天開張明天就得關門了。」 盛寵甜妻:腹黑前夫賴上門 做生意最主要的就是能細水長流。所以對於宋離的這個決定大家還是表示可以理解的。

不過如果讓她們知道宋離研究出這些來不過是花了幾個月的時間,然後利用自己空間裡面的靈泉一次就能生產出一百瓶,這心裡也不知道是作何感想。

蘆笙舞的傳承 不過宋離說的今天到場的每人都能購買一份就已經很讓她們心動了。女人嘛,永遠都不會嫌棄自己的衣裳多,保養品跟化妝品多的。這是千古以來都不會改變的道理。

至於其他陪著夫人來的男人們,則是找了自己熟悉的人開始聊起天來了。畢竟能這麼大場面的聚會那可是不多得的。因此對於宋離他們心裡自然更是充滿了好奇。要知道能讓他們的夫人這麼瘋狂的時候可是不多見的。足以見得這宋離還是有點兒本事的。

更有人說笑,他們這是陪著自己的夫人來關照旁的男人的生意不說,而且還得要是無怨無尤的。

不過也因為他們的夫人在宋離的鋪子裡面買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凝膚乳回去之後很是給力丈夫幾天好臉色,當然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新店鋪開張,宋離給改了新名字「宋記凝霜閣」這名字比起原來的雖然沒有做太多的改變,但是還是讓人一聽就能聽出分別來。

而且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做的好事,宋記凝霜閣的東西竟然流傳到宮裡去了。宮裡的貴人用了之後竟然點名說要見宋離。

宮裡的消息自然是假不了,但是真讓宋離進宮去見那些貴人,恐怕她還沒有這個膽子。

「你說我該怎麼辦?」宋離自己拿不準主意只能跟顧寧商量。

顧寧也覺得奇怪,這好端端宮裡的貴人怎麼會想要見阿離的?這不符合常理不是。

「別擔心,我去太子那邊打探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顧寧的心裡也有疑惑,不過顯然他想的要更加多,那就是為什麼宮裡的貴人會知道阿離?而且竟然還提出要見阿離,這中間一定問題。

可是宮裡的貴人要見人,自然是不敢耽誤。顧寧連忙去了太子府。

太子一向以為顧寧不會對什麼事情上心,誰知道如今竟然為了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子,跑來跟自己打聽宮裡的事情。

「你與那宋記凝霜閣的宋離究竟是何關係?」太子屏退左右伺候的人問道。

顧寧知道如果自己敢跟太子說假話,那麼在太子知道真相的那一天也就是他跟宋離的死期。更何況如今他是來跟太子打探消息的,自然不能對太子有任何的隱瞞。

「回太子的話,宋離是我的未婚妻。」

「噗」正喝茶的太子一口茶噴了出來。「你未婚妻?可本宮怎麼聽說那宋離是個男子?」

「阿離只是喜歡女扮男裝而已。」說道這個顧寧又滿是無奈了,自己不知道跟她要求過多少次了,可是那一次她是聽自己話了。

太子的目光很是在顧寧的身上打了幾圈,「真是沒想到,原來你早已經有未婚妻了。」認真說如果不是顧寧自己主動跟自己承認,恐怕他怎麼都不能想到顧寧這樣一個看起來冷淡的人也會有自己喜歡的人。

「不過你問宮裡是哪位貴人要見你未婚妻,這個本宮到是不知道。但是你放心雖然本宮不知道,但是太子妃這兩天正好要進宮。我讓她今天就進宮,務必今天給你把消息打探回來。」太子會這麼主動幫忙的原因恐怕也是因為一向都是他受到顧寧的幫忙。但是顧寧卻幾乎不會找他幫忙。

這還是顧寧第一次跟自己開口,又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當然要幫著給辦好。

「如此就多謝太子您了。」顧寧甚至為了等到答案一直等在太子府里。

不過太子妃也不負所望,總算是將顧寧需要的消息給打探回來了。

「先生久等了。」太子妃穿著打扮端莊優雅,說話更是溫言細語,讓人一聽之下就有如沐春風的感覺。

「還請太子妃明示。」顧寧拱手道。

「請宋離去宮裡的是榮貴妃,她與肅王妃算得上是表姐妹。」太子妃道。 就跟圖書管的大型空間一樣。

座椅降回車子內部,焰還在回味剛才的那一擊。

怎麼說呢,這是他迄今為止發出過最強的一擊,焰的精神力雖然變得稀薄,感應遲鈍不少,但還是察覺得出那一道電芒中蘊含的毀滅性力量。

「怎麼樣,我這魔能炮夠勁吧?」門捷列夫砸了嘴,又喝了瓶酒下去。

果然是淌著惡魔的血脈,無論是誰,都有好戰的一面。

「這武器,真的是…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威力太大了。」

焰砸了咂嘴,同時感到很疑惑,這麼牛逼,還要他們出來打打殺殺幹什麼,看誰不爽,一炮過去,恐怕石像鬼也頂不住一炮吧?

「是奇怪魔動武器為什麼還沒有把揮舞大劍的士兵掃進垃圾堆么?」門捷列夫微微一笑。

「無論是誰初次使用這種武器,都會被它的威力震撼到,但是等你回過味來,仔細的了解,你就會發現,這個玩意缺點太多。」

經過門捷列夫的講解,焰才發現,確實如此。

首先,這種武器耗能巨大的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簡直就是吞噬魔晶的無底洞,其次,對操作人員的要求也很高,必須是高級惡魔才能夠勉強操作,最後,這種武器對聖域以上威脅不大。

門捷列夫說道:「稍微的一點點領域力量,就能讓這種只是能量的簡單堆砌武器削弱不少。」

這涉及到了魔動武器這一大類的最大問題,他們幾乎都是能量的簡單堆砌,面對更高層次的力量,他們幾乎毫無作為。

原來是這樣。

不過焰對魔動武器卻是留意了起來,他不像門捷列夫這麼樂觀,畢竟他接觸過很多人類,知道創新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當初眾神還瞧不起不依靠祈禱他們而試圖獨立施展法術的生靈呢,結果你猜怎麼著。

起初確實如眾神所料,凡人們只能夠艱難的施展少量最低級的戲法,簡直不值一提,有時候大風就能夠把他們手裡的火球刮滅。

但是現在,這群凡人已經被稱為了異端,他們也有了自己的稱呼,奧術師。

從美食視頻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神靈也不得不開始正視這群施法者毀天滅地的力量。

回顧魔動武器的發展,焰認為,這種全新思路所創造出來的武器,以後恐怕會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就是現在,魔動武器也是屠殺炮灰的利器,四大家族他們個個都裝備有這種武器。

因為開了加速,車子的速度起碼暴漲一倍以上,速度快到已經能夠在低空飛行了。

一望無際的荒野上,時間似乎停止了一般,焰和門捷列夫你一杯,我一瓶,不知不覺,竟是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少爺,我們到了。」

嘭的一聲,整個車子失去力量,頓時粗暴的墜在地上。

焰打開車門,這裡一片風平浪靜,外表看起來,和別處的荒野沒有任何區別。

「焰,拿著這個。」門捷列夫下了車,把一個牌子丟給了焰。

「記得隨身攜帶,別放進空間戒指裡面,還有,千萬別搞丟了。」

說完,門捷列夫就帶頭直直的往前走去。

沒走幾步,門捷列夫的身影就直接消失不見了,就像是被召喚到了別的世界一般。

焰正疑惑呢,後面的司機就已經收起了車子,快步走上前來,「大人,我們走吧。」

焰跟了上去,沒有任何異常,直到跨過某條看不見的界線,周圍的景象瞬間大變。

眼前出現一個開闊的廣場,中間是一個巨大的深不見底坑洞。

一座座的巨型魔能炮台分佈在四周,不遠處還有一個小型的飛機場,很多小型的單人飛行器正在起降。

到處都是忙活著的惡魔,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

眼前一隊守衛看到進來的是門捷列夫,禮貌的行李,「少爺,兩個小時前,大小姐她們就下去了。」

焰看看這些人,裝扮還有氣勢和上次在材料店後面院子里看到的一模一樣。

他上次猜得沒錯,這些人果然不是什麼冒險隊。

看看這裡,大批的魔動武器,還有輕型偵查機起起落落,分明就是一隻軍隊。

伊萬家族偷偷摸摸的在這裡搞了這麼大的陣仗,得少錢?貧窮完全限制了焰的想象。

沒一會兒,一個刀疤臉惡魔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朝門捷列夫行禮到,「少爺!」

門捷列夫點了點頭命令道:「吩咐下去,所有的魔能炮全部進入戰鬥狀態。」

「是!」

馬上就有士兵拿起了傳令儀,「所有炮手注意,進入二級準備階段!」

「重複一遍!炮手進入二級準備階段!」

「魔晶滿倉!準備充能!」

嘩啦的一下子,整個廣場都忙了起來。

只見所有的炮手都把一大箱子的魔晶倒進炮台後方的一個金屬盒子裡面,然後跳上炮台,炮台由三隻機械腳支撐著緩緩的抬起了身子。

焰甚至看到有些炮台利用機械腳在緩慢的移動到合適的位置。

焰對於可愛的小錢錢有特別的關注,光是聽這些炮手把魔晶倒進箱子裡面時發出的清脆響聲,焰就能大概的估算出倒下了多少顆魔晶。

結果讓焰心驚肉跳。

一個箱子就得倒下上萬顆的魔晶,場上的魔能炮上百架。

真的是…僅僅是一次戰鬥準備而已,果然,現在的魔動武器根本就不是普通勢力玩得轉的東西。

焰走到巨型礦洞的邊緣,看著深不見的大坑,坑壁上有著明顯的人工挖掘痕迹。

這裡就這個深坑比較奇特了,於是焰問道:「我們的目標不會在這下面吧?」

「沒錯,地底深處。」

「卧槽,這大洞給人打崩了怎麼辦?」。

焰感覺一輪魔能炮齊射就夠打掉半邊的坑洞了。

「放心,這只是以防萬一而已,事實上入口可不止這一個。」門捷列夫帶著焰沿著深坑的邊緣往一處豎井走去。

那裡架設有巨型升降梯,正在往下運送物資,等一下他們就要搭乘這個下去。

深坑就像一張無聲吶喊的巨口。

焰仔細觀察之下,才發現,深坑或許沒自己想象的那麼深,之所以看不到底,是因為裡面瀰漫著的一股看不透的黑霧。 榮貴妃?顧寧不相信這榮貴妃真的是因為用了阿離的凝膚乳以後覺得好用所以才想著將阿離叫進宮裡去,這裡面一定還有別的原因。

「榮貴妃也算是當今的寵妃,除了母后在宮裡能說得上話的她能算一個。」

偌大的皇宮裡面,榮貴妃能在皇上面前站穩腳跟,可想而知,她絕對不會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那依太子妃之見?」顧寧從善如流的問道。

當今的皇后雖然貴為後宮之主,但是無奈娘家不給力,與榮貴妃這個娘家勢力強悍的人來說算得上是平分秋色。

「我不過是婦道人家能有什麼見解,不過是這次去宮裡見了母后,心想著若是能有母后幫忙出面說兩句好話,這榮貴妃應當是不會怎麼為難你的這位未婚妻的。」

顧寧的心裡很清楚這天下從來都沒有白吃的午餐,想要讓皇後娘娘出面保下阿離,恐怕今後自己除了太子之外別無選擇。

不過如今太子雖然不算文韜武略倒也仁慈,倘若真的坐上了那個位置,倒也合適。

「請太子妃為在下在皇後娘娘面前求得一個人情。」

太子妃微微一笑,似乎顧寧的選擇早已經在她的意料之後。

「放心,本宮會求母后的。」其實她出宮前就已經跟皇后說定了,她相信自己的眼光是不會出錯的。這個顧寧既然願意為了宋離上門求太子,那麼自己讓他求皇後娘娘他也是不會拒絕的。

「多謝太子妃。」

有了太子妃的保證,顧寧這才勉強覺得宋離到了宮裡去,自己不會那麼擔心。

只是阿離的性格跳脫要是不小心得罪了宮裡的其他人恐怕也是一件麻煩事,不行,自己還得要想個法子才是。

「在下還有一個不情之請。」既然已經討了一次人情,那再討一次也是無妨的了。

「先生請說。」

「我想借太子妃您的嬤嬤一用。」

太子妃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顧寧跟自己借嬤嬤多半應該也是為了給他未婚妻教導宮裡的規矩。看來這顧寧對他未婚妻是真好。

「徐嬤嬤,你跟著顧先生去吧!」太子妃將跟在自己身邊最久的嬤嬤指給了顧寧。

「多謝太子妃。」

顧寧因為擔心時間不夠,所以連忙帶著徐嬤嬤就往顧府趕。

「阿離,這是我從太子府特意為你請來的徐嬤嬤。」顧寧一回到顧府立馬就帶著徐嬤嬤去見了宋離。

宋離也正在為自己進宮的事情犯愁呢,看見顧寧帶了一位嬤嬤來找自己,連忙起身。

「見過徐嬤嬤。」

「姑娘,有禮。」徐嬤嬤是跟在太子妃身邊最久的人,可是當她看見宋離的時候都不由自主的心生喜歡。

「有勞嬤嬤這兩日幫忙教阿離宮裡的規矩了。」顧寧道。

「顧先生放心,老身一定會竭盡所能的教導姑娘的。」

顧寧因為還有事要辦,所以沒有等在一旁看宋離學規矩。不過顧寧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等在一旁看阿離學規矩,恐怕十有八九也就是被趕出去的命,所以還不如自己放聰明一點,主動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