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人當然不是別人,正是高明豪帶着衆人。

0

而衆人的注意力,則是全部在範紅娘和胡瑤琳的身上。

此刻的胡瑤琳也做出了一個巨大的改變,當然全部是因爲身旁有着妖精一般妖豔的範紅娘,在範紅娘的改裝之後,胡瑤琳整個人的氣質再一次的升級,是那般的奪人眼球那麼的耀眼。

今兒範紅娘沒有穿勾魂奪人的長裙,而是一套近身皮質的短衣短褲,把她那完美的身材完全的勾勒出來,配上那嬌人的臉蛋,美。

而胡瑤琳則是在範紅娘的指導下,身穿一道純白色的連衣碎花裙,頭上還帶着一個白色的髮夾給她增添了點點乖巧,美。如果說以前的胡瑤琳只是氣質美的話,如今整個人都變美了,在氣質的襯托中顯得清麗脫俗!

如果現在視線可以殺死人的話,不知道有多少羨慕嫉妒恨的眼神能夠把圍繞兩女走着的高明豪王石還有吳輝這三個男人給殺了。

機場的男人左看右看這三個男人也沒有一個能夠配得上這其中的一人,可是卻能夠與其走在一起!

如果只是一般美,或許還有人會來搭訕,比如問問姓名家庭住址電話等等。可是當美到了不可直視,只能仰望的時候,這些搭訕都顯得那般的做作。

高明豪在被衆人環顧的眼神中,緩緩的走上一輛已經被人拉開的出租車,然後招呼兩女和自己坐在後排,王石坐在前面。吳輝和陳翠則選擇了另外一輛出租車,當然也是從看呆的人手中搶過來的。

司機也被上車的兩女吸引得離不開視線,直到高明豪拍拍他的肩膀喚道:“大哥,在看什麼你,該幹活了!”

這時,司機纔回過神來,訕訕一笑掛了擋鬆了離合。

這樣的眼神,高明豪早就習慣了,在只有範紅娘一人的時候,這樣的眼神就許多了,而增加了胡瑤琳那種高傲的氣質,更多人包括女人也不得不看着這兩個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子。

兩女的氣質完全不一樣,一個是妖嬈勾魂,一顰一笑都讓男人覺得自己血脈膨脹。而胡瑤琳則是高傲,那種生人勿近的美是那麼的淡雅。

兩種決然不同的美走在了一起,凡是見到的男人就只有一個感覺,養眼呀!

很多男人都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如果能夠對這兩女左擁右抱的話,即使下一秒死了此生也無憾了。

“那些人的眼神好可惡喔。”胡瑤琳還是第一次被這麼多人看,人還是有點害羞的。但是心裏卻也是很驕傲,自己漂亮!

範紅娘笑了笑:“習慣就好了,你不也是希望你漂亮一點高明豪能夠多喜歡你一點嗎?”

胡瑤琳推了一下範紅娘,嬌聲道:“哎呀,紅娘姐姐,你說的是什麼嘛,不是你幫我裝扮的嗎,還說這些做什麼呢!”

可這話才說完,前面開車的四十多歲的司機大哥猛然把剎車一踩,把車停在了路邊。

“司機大哥,怎麼了?”胡瑤琳不解的問道。

司機一下子回過頭來,頓時嚇到了後面坐着的三人。因爲此刻司機的臉上滿是鮮血。

而司機也在這時開口了,而且還是帶着哭腔的說道:“幾位,你們下車吧,這次不收你們的錢!”

胡瑤琳被司機嚇到了,有點不滿的嘟着嘴:“你這是在拒載,我可以去你們公司去告你去。”

司機擺擺頭:“去吧,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們在車上,我不能安心的開車!”

然後司機指了指自己臉上的血:“你們看,這就是看你們打鬧,然後流出來的鼻血。也許我再開下去,就會流鼻血而死的!”

王石這時納悶的看着司機,望着高明豪問道:“哥,看人怎麼會留鼻血呢?而且看着看着能把人流鼻血流死?”

高明豪頓了頓,整理了一番想說的這才說道:“這個嘛,人都有着七情六慾,想要的不想要的,美麗的醜陋的,都能夠引起人的生理反應,這流鼻血的這大哥,就是看到美女受不了了,然後就流了!”

王石點了點頭。

司機也點了點頭:“這位小兄弟說的不錯,也只有你有這般好的定力,怪不得能夠找到這樣的女朋友,好了,你們下車吧,我要去河裏洗個澡!”

衆人無奈,看了高明豪一眼,無形之中高明豪已經成爲了衆人的領頭人了。

高明豪也很無語,第一次做出租車被人拒載,而且理由是你帶着的女人太漂亮的,我再看下去難保不會失血過多而亡,這理由說出去會有人相信麼?

下了車,胡瑤琳分辨了一下路,苦笑着說道:“明豪,紅娘姐姐,小石頭,這裏離我家還有着很遠呢,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去做公車,我記得這邊應該有着一路公車好像能夠直接到我們小區門口的。”

高明豪頓了頓,這才徐徐的開口道:“剛纔那司機大哥的話你也聽到了,我怕你們上了公交車,那開車的人就要當心了,你們不爲你們想也要爲他人想呀。”

範紅娘攤了攤手:“你們想,總之我是第一次來這裏。”

胡瑤琳也想不到什麼好的辦法,把目光投向了高明豪。

高明豪想了想,說道:“貌似出租車有着女司機吧,不如我們在這裏等等看有沒有,等到了就坐。如果五分鐘沒有等到,乾脆走路回去得了。”

時間纔過去了三分鐘,可是衆人卻不敢在繼續等下去了。

因爲在他們面前,這三分鐘裏面至少有着三十輛車撞了,而馬路上至少擁擠着三百輛車停了!

做爲罪魁禍首的幾人見勢不對,尼瑪立馬撤退了!

可是衆人恐怕沒想到,在當天中午的省城新聞當中就播報了天都市某路由於出現了兩個美女造成巨大車禍,造成堵車,幸好沒有人員傷亡的新聞。

而衆多人不清楚這事,紛紛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女人有這樣的魅力讓這麼多車撞了堵了,可是接觸到有幸目睹美女風采的人,他們的回答居然特麼的一致。

“由於她們實在太美了,美的我看到的第一眼,我的世界裏面就只有她們,所以就撞車了。如果有幸再讓我見到他們,我情願我的勞斯萊士在撞一次!”

這是採訪的一個天都著名企業家所得到的新聞。

“那兩個女孩子簡直就是天上的仙女,在我見到的第一眼,我忘了我鍋裏還煮着飯,導致整棟樓都被燒了,如果在讓我見到他們,我寧願再燒一棟樓!”

這是一個由於煮飯操作不當,導致煤氣罐爆炸燒掉了一棟樓的傢伙在警局所做的訪問。

“如果再讓我能夠見到他們,我寧可自己在被人給砍一刀,砍死也無所謂。”

這是一個街頭打架由於看到兩女之後,逃跑中停頓下來被砍傷的小混混的口述。

整個天都,由於兩女的出現沸騰了起來。

甚至富豪出價十億,只爲再次看到兩女容顏。

胡瑤琳和範紅娘沒想到自己的出現,讓整個天都這般瘋狂了起來。 胡家。

胡楊老爺子悠閒的坐在花園裏面和隔壁家的王躍利老爺子玩着長牌,兩人殺的不亦樂乎。

這時,別墅的門被人打開,胡瑤琳的身影首先進入兩人的視線。

兩人在見到胡瑤琳的時候也有着瞬間的愣神,胡瑤琳可是他們從小看着長大的人,可如今的變化卻連自己這個長輩都感覺自己好似用一種仰望的眼神看着胡瑤琳。

隨後高明豪的進來他們沒有注意,正想從胡瑤琳的身上抽開視線的時候,範紅娘的身影再次吸引了他們倆老的視線。

直到胡瑤琳跑到兩人身邊親切的呼道:“爺爺,王爺爺你們在做什麼呢?”

兩人這纔回過神來,免不了一陣羞愧。自己可是這麼老的人了,快要進棺材的人居然還被女孩子吸引得離不開了,看來心境還需要平穩一番才行。

“瑤琳,回來了?莫羅城的事情告一段落了麼?”胡楊慈愛的拉着胡瑤琳的手問道。

胡瑤琳搖搖頭:“不知道呢,也跟蹤不到什麼報道,而且蘇正紅也不露面,採訪也進展不下去就回來了。”

高明豪也走了過來,爲兩老送上了在莫羅城買的禮物:“爺爺,王爺爺這是給你們買的,莫羅城的特產呢。”

兩老歡快的接過禮物,看了看自己的,又看了看對方的,好像在比拼誰的禮物好一般。

見兩個老爺子像是兩個老小子一般戶部巷然,高明豪和胡瑤琳對視一眼,笑了笑。

“得得得,爺爺別看了,等會兒慢慢看。來我來給你介紹兩個人給你認識。”胡瑤琳拉了一把胡楊說道。

接着範紅娘和王石一前一後的走了過來,胡瑤琳也走到了兩人的中間:“爺爺,這是範紅娘姐姐,這個是王石小石頭。”

範紅娘的美讓兩老不敢與其直視,只能點點頭示意,可是當兩人的視線移到了王石身上,頓時眯起了眼睛。他們是經歷過生死戰爭的人,對於人身上的殺氣格外敏感,而眼前這個看樣子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身上居然有着一股讓人心悸的殺氣,這樣殺氣怎麼會出現在一個模樣如此年輕的人身上。

王石跟着高明豪,也明白人世間的禮貌守則,胡瑤琳介紹了他,他微微一弓腰:“兩位爺爺,您們好。”

伸手不打笑臉人,這話是國人經常遵守的一個原則。

兩人對視一眼都把心中的疑問壓了下來,然後點了點頭。


“好了,爺爺,我要上去把我這幾個朋友帶給姑姑看看。”胡瑤琳說道。

見鄭何雨!

這話頓時讓兩人明白了一個道理,這兩個才認識的人也不是普通人,如果是的話胡瑤琳回合要帶上去給鄭何雨認識呢。

鄭何雨的房門前。

“咄咄。”

胡瑤琳敲響了房門。

過了一會兒,房間裏面就傳來鄭何雨的聲音:“瑤琳回來了,進來吧。”

進入房間,鄭何雨的眼神也被改變的胡瑤琳所吸引,但是由於是女人瞬間就對着胡瑤琳身後的人望去,高明豪則直接被無視。

等看到範紅娘的身上時,鄭何雨的眼神頓了頓,有點不確定的說道:“狐媚體?”

範紅娘一進來就感知到鄭何雨的修爲只有五重天,但是這人卻是胡瑤琳和高明豪的長輩,所以也不能以境界修爲來對待。

“前輩,是的。”

鄭何雨微微的一點頭,而當視線轉移到王石身上的時候,眼神凝重的看着王石,過了好一會兒纔開口道:“這年輕人身上殺意爲何如此之重!”

胡瑤琳則走到鄭何雨的身旁,笑道:“姑姑呀,別想太多了,我來給你介紹我的兩個新朋友。這是範紅娘姐姐,那是王石小石頭。”

鄭何雨點了點頭,示意明白了,隨即眼神這纔看向高明豪,可看向高明豪的時候,鄭何雨就是一愣,因爲此刻她觀察高明豪,就感覺是一個普通人一般。她可是知道高明豪不是普通人,那唯一的解釋就是,高明豪這丫的修爲比自己要高了!


這才過多久?

難不成他到了六重天了?

“明豪,你六重天了?”鄭何雨還是不相信的問道。這來來回回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境界提升有可能這麼快麼。

高明豪摸了摸鼻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是的姑姑,六重天了!”

而胡瑤琳也在一旁插嘴道:“姑姑,你不知道,明豪就是過着過着,然後就到了六重天,不知道這傢伙是怎麼修行的。”

說着,胡瑤琳哎呀了一聲,走到高明豪的身旁搶過高明豪手中的木箱,然後放在鄭何雨的面前:“姑姑,我們把山河圖搶回來了。”

鄭何雨一愣,不解的說道:“你去莫羅城不是跟蹤報道麼,怎麼還去搶東西。而且這東西搶回來了,你也應該去交給**呀,還帶回家做什麼。”

“哎呀,姑姑你不知道,這山河圖可不是這簡單就搶回來的。你知道嗎,那蘇正紅那傢伙,可是六重天的高手,而且還有着一個七重天的高高手陪着。要不是小石頭厲害,把他們兩人給宰了,明豪他們還要被他們給殺了呢。”

胡瑤琳談到。

雖然胡瑤琳的語氣很輕鬆,可是裏面的修行境界卻讓鄭何雨震驚了。六重天的蘇正紅,七重天的敵人。可最爲震驚的是看着毫無修爲的王石,這人居然這般厲害?難道他是七重天的高手嗎?

“那你說的小石頭,境界多少了?”鄭何雨按捺不住內心的疑問,問道。

胡瑤琳癟癟嘴,想了想,搖搖頭:“不知道,明豪應該知道吧,小石頭是明豪新收的小弟弟呢。”

鄭何雨隨即把眼神投向高明豪,其實心裏對高明豪也覺得十分的好奇,這傢伙居然能夠把一個成功斬殺六重天七重天的高手收爲小弟,他靠的是什麼。

高明豪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王石的境界,因爲在屍王的分類當中,沒有境界一詞,只有無比的強大。但是現在也需要一個境界形容王石,要不然就只能直話直說把王石的身份說出來,那樣的話就違背了自己初衷了。

“這個嘛,王石現在的修爲應該是快到九重天了吧。”高明豪帶着不確定的說道,儘管範紅娘告訴過他,對付王石,就是再多九重天的人也沒有作用,除非有超越九重天的,但是見王石出手高明豪也只不過見識了一次而已。


快到九重天!

怪不得這人身上殺意如此之重,恐怕是修行路上是是一路殺過來的吧,快到九重天!

“對了,姑姑,還有呀你知道山河圖有什麼作用嗎?”胡瑤琳問道。

鄭何雨皺了皺眉:“什麼作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