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山莊名字聽起來到是牛逼哄哄的,不過我卻更願意叫它“奪命山莊”! 聽如花說,這次舉辦舞會的是她的一位大學女同學。

0

而這位女同學也是出身豪門世家,不過她久居國外,最近半年纔回國。也就是如花病倒之前,二人還有往來。

如今聽說如花病癒,當即便邀請如花參加她的舞會。至於這舞會是什麼名頭,如花說對方沒有說,說暫時保密。

聽到這兒,我到沒怎麼建議。這些富家女或者公子哥們,沒事兒就喜歡搞個啥啥會的。

然後邀請一大頓男女嫩模,豪門公子或者豪門女看中了誰,就可以和誰玩兒一夜情。

然後第二天一早拍拍屁股走人,當然那個時候這些所謂的外圍,*啥的都還不被大衆知曉。

因爲這段我近年來都在外面奔波,也沒有啥像樣的衣服,當我們路過商業街一家男裝店的時候,如花給我買了一套西裝。

本來我不想要的,不過如花說今晚道場的,都是圈子裏的豪門公子,富家千金又或者官家子弟。得有一件像樣的衣衫。

至此,我也不好推辭。直接選了一套黑色西裝,這樣也算有了個門面。

這東方度假山莊,位於城郊。距離西安城有好幾十公里,具體位置坐落在驪山山中。

這一路上,聽如花給我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聽如花說,東方度假山莊就是她們家的產業。佔地面積很廣,不僅在山中開鑿出了一個小型高爾夫球場,甚至各種娛樂設施一一齊全。

在全國來說,這家山莊都能排上號。而且山莊之中,甚至常常有明星大牌前來演唱跳舞,以此娛樂山莊賓客。

由此可見,這東方山莊的後臺財力是多麼驚人,接待的客人與消費水平,恐怕也是高得嚇人……

因爲白天西安市堵車,所以當我們上了高速之後。都已經下午四點多了,而來到驪山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兒。

此刻我們行進在山路之中,山路崎嶇,周圍長滿了翠麗的松樹。

這驪山,可是傳說中始皇帝的墓穴所在,其地理風水,可想而知。

因此這裏早已久負盛名,平日裏遊客無數,前來度假的人也是絡繹不絕。

二十分鐘後,如花架勢着跑出便已經來到這驪山深山之中。而我們的正前方,也隱約的出現了房屋。

看到這兒,我當場便對着如花詢問到:“如花,我們應該到了吧!”

如花聽我詢問,當場便點了點頭:“沒錯,我們到了。這裏就是東方度假山莊!”

如花的話語剛落,我們已經開出綠蔭山路,出現在了山莊正大門前。

擡頭望去,只見山莊依山而建。建築風格是以中歐式混合建築,而且建築排列和格調,明顯經過高人指點。不僅講究了風水排列,甚至連美觀都考慮到了。

此刻,我們已經在保安的指引下停車。最後由專門的泊車人士去停車去了。

現在我和如花站在東方度假山莊的正大門前,在我們的前方,是一座大大的噴泉池子。左右兩邊都停着各種名車。

而我和如花也在此時並排而立,直接走向了山莊大門。

大約走了五十幾米後,我們便出現在了門口。門口的迎賓小姐眼光毒辣,一眼就認出瞭如花。她混跡山莊多年,見過各種名流。

此刻見如花到來,她不敢怠慢。一臉笑意,當場便開口歡迎道:“陳小姐你好,我們家大小姐等你多時了!”

如花自然不認識這女子,但還是微笑着點了點頭。不過還沒邁步,那女子便對着如花再次開口道:“陳小姐,不知道這位先生是誰?”

這女子說的明顯是我,而我也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便沒有做聲。

如花也並不介意,直接開口道:“這是我的朋友,他雖我來的。不知道你們小姐會不會介意?”

迎賓小姐聽到如花如此開口,臉色當場驟變。哪敢頂撞如花,急忙回到:“陳小姐舞會了。我們大小姐當然不會介意,只是賓客的名冊裏,我沒有見過這位先生的相片,所以纔有此一問。竟然是陳小姐的朋友,自當可以進出自如!”

聽我這迎賓小姐如此回答,我才明白。原來我不在名單之列,難怪人家會問我是誰。

不過有如花在,最後我還是隨如花進入了山莊大廳。

此時時間尚早,舞會會在天黑之後舉行,現在來到這裏的賓客。都被安排到了山莊後院。這後院極大,亭臺樓閣美景無數。

同時用餐時間定在六點半時候,到了時間,也會有專人通知。

剛進入這後院,我便被各種短裙長腿,帥哥靚女吸引。不過這些都是服務員,是那種端着酒水糕點穿梭在人羣的那種。

不過老子怎麼看,這些男男女女都有點那啥!女的看見一些不世服務員的年輕男子,都會拋媚眼。男的看見不是服務員的女子也都會禮貌的搭訕。

見到這兒,我有一些明悟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男女嫩模?根本就不是啥服務員?是專門供給豪門公子和千金玩樂的?

心中剛出現一個想法,只見一個衣着時尚的潮男一巴掌就拍在了一個女服務員的翹臀上。

這本輕薄的一下,大多女子都會勃然大怒。可那女子卻很是浪蕩的“嗯”了一聲,還TM向那潮男泡了一個媚眼。

這媚眼不拋還好,結果下一刻,那男子便一把摟住了那女服務。然後在耳邊說了些什麼,那女子聽後白了那潮男一眼,然後推推搡搡的向着酒店方向走了過去。

看到這兒,我驚訝的瞪着雙眼,臉上不由的抽搐了幾下。

尼瑪?原來把妹也可以這麼簡單?這麼一個長腿全羣美女,這樣就要被推倒了?

正當想到這兒時,如花便在我身邊輕聲開口道:“這些同齡人都是我平日裏接觸到的豪門公子……”

聽如花這般開口,我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然後開口說道:“貴、貴圈挺亂的!”

“是挺亂的……”如花也笑着回了一句。

之後,我和如花便在這山莊後院中的小池子邊賞魚。我二人在這些長腿短、低胸、妖豔的女子手中拿過了幾包魚食兒,然後就在小池子便喂起魚來。

不過剛過十分鐘,我和如花玩兒得正歡的時候,一個傻逼男帶着兩個醜逼男向着我們走了過來。

如花老遠就看見了領頭的傻逼男,眉頭微微的一皺,好似有些不悅。不過她卻沒有表現出來,依舊裝出沒事兒人的模樣,和我用魚食兒餵魚。

不過如花不經意的表情,卻被我盡收眼底。

但我也沒有做聲,不一會兒三名男子來到我們跟前。

同時爲首的那個看似很是傻逼男子當場便對着如花開口道:“小夢啊?沒想到你的病好了。我本來打算這幾天去醫院看的你,沒想到在這裏遇見了你!”

如花聽到這男子如此開口,當場便收起了魚食兒然後扭頭對着那傻逼男開口道:“多謝秦大公子,如果沒什麼事兒,我就不奉陪了!”

說罷!如花便扭頭對着我開口道:“李炎我們走!”

說完,如花一把就挽住了我的手,然後就準備離開。

可是我們剛一動身,那傻逼男身後的兩個醜逼男便攔住了我們的去路。

這兩個醜逼男雖然穿着很光鮮,但臉上卻沾滿了痘痘,眼窩凹陷黝黑。這丫的一看就是嗑藥磕得太多,留下的後遺症。

“陳小姐,我們秦少的話還沒說完呢?你別急啊!”其中一個醜逼男開口道。

見這醜逼男攔路,我感覺有些好笑。看來這三個富家子弟今天是皮癢了,老子得給他們鬆鬆皮。

我沒有說話,當場便上前一步。就準備一人一巴掌,把這三人全都給打進水池裏餵魚。

不過我剛一動,如花便捏了我一把,然後把我往後拉了拉。

見如花如此,我也就忍了忍。

這個和尚種田就變強 不過我這個舉動,全都被這三人看在眼裏。提別是爲首的傻逼男見如花的手挽着我,雙眼就和着了火似的。

可能是介於這裏都是富家子弟,他一隻強忍着。

此刻他做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對着我開口道:“這是誰啊?以前怎麼沒見過,不知道你是哪位集團和世家、官員的公子?”

我白了這傻逼一眼,一看就是個二世祖。不過我還是開口回答道:“都不是?”

聽我如此回答,那傻逼有些好奇。當場“哦”了一聲,然後再次開口道:“那請我先生高姓大名,在哪裏就業啊?”

說到這句話的時候,這小子名看不起我了。不過我也不在意這些,依舊不喜不怒,雙目直視的開口道:“我叫李炎,沒工作,靠打散工爲生!”

話語剛落,傻逼男身後的兩個醜逼男便哈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TM的我還以陳大小姐磅上了誰。遠來是TM的一位板磚工!”

“臥槽,陳小姐你也太有眼光了吧?我們秦少不僅長得英俊帥氣,而且和你也算門當戶對,你竟然和一個醜屌絲在一起!”另外一個醜逼男也開口道。

聽到這些,我到沒有怎麼生氣。這些人在我看來,都是敗家二世祖。分分鐘可以讓他們滿地找牙。

不過如花卻坐不住了,當場便反駁道:“我和誰在一起,關你們屁事兒啊?還有,秦風你快讓開,我們要過去!”

這個叫做秦風的醜逼見如花如此維護我,當場便有些怒了:“你過去當然可以,但是這臭屌絲想過去,卻不行!”

見這小子發怒,我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如果我偏要過去呢?”

“哼哼,老子馬上就廢了你!”

聽到此言,我就好似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手臂在此刻猛的一擡,也TM不管這秦風到底是什麼身份,對準了這傻逼男的的醜臉就TM的是一巴掌……

加更投票地址,每天五章免費票,記得投哦……heiyan.com/topic/1139 我李炎行走陰陽,見慣了生死。現在竟然被一個紈絝富二代威脅,而且明顯是來找茬的,我能容忍?

我這一巴掌力道很重,只聽“啪”的一聲,那傻逼男富二代秦風當場就被我散飛了出去。結果很不幸的“噗通”一聲,水花四濺,這小子直接就被我扇進了水塘餵魚。

秦風的兩個跟班見秦風被打,很是惱怒。向來都是他們這些富二代大人,現在竟然讓一個窮屌絲給打了,這讓他們很是不爽。

而且他倆還是更着秦風混了,此刻二人大急,其中一人當場便對着我暴吼了一聲:“小子,你敢打秦少,看老子不剁了你!”

洪荒之萬界聊天羣 說罷,這小子對準了我的面門就是一拳打了過來。很可惜他找錯了對手,結果還沒看清我出手,又是“啪”的一聲耳光。

這小子又被我扇飛進了一旁的水池,而同時另外一個也不知進退,還敢對我出手。

沒轍,所幸又是一巴掌。這下正好,三人都在水池中游起泳來。

接下來,這三人開始在水裏叫罵:“小子,你TM敢打我,我非弄死你!”

“敢對秦少和我們動手,你死定了……”

這三人在水中叫得正歡,可是我和如花卻沒有理睬。直接轉身向回走去。

看看時間,已經快到開席用餐的時間了,而用餐之後便是今晚的舞會。

至於這個舞會的名目,現在主辦方如花的好友依舊在保密,暫時沒有泄露。

穿過幾處別院,我們來到了今晚用餐的地點。而此時,已經陸續有其餘客人來到這裏,很多人都認識如花,都在與她熱情的打招呼。

因爲來場的都是豪門公子,富家千金。所有用餐地點並不在大堂而是在樓上的包房之中。

也就是說,根本就不可能全部坐在一起。而是每個包房中做十幾個人左右。

我們被安排到了九號包房,而來到房間之後,發現這房間之中也不是用的那種圓形座椅。而是西式餐廳的長條桌!

每個位置早就擺放好了刀叉,此刻看着這些東西,我就感覺很不自在。但爲了形象,我還是隨着如花在一旁坐下。

我們坐好之後,以此有人來到房間。並且一一坐下,而來人無一不是一方公子、小姐。

聽如花給我說,坐在我對面的,是山西某煤老闆的小兒子。我們左邊的是福建某航運公司的少東家,右邊有是什麼紡織業大亨的獨女。

總之,就我們這個房間。就彙集很多集團、公司的下一輩接班人物。

房間之中,山西煤老闆的小兒子當場就認出瞭如花。當場便起身與如花握手,連連稱幸會。

其中也有不認識如花的,可是在聽到如花與那年輕男子的交談之後,全都是臉色一變。

他們雖然都是各大公司的下一代接班候選人,但與陳氏集團下一代指定接班人陳夢比起來,還真沒多少底氣。

所以在嘴上客套了幾句之後,大家便也不在交談。

沒過一會兒,上菜了。不過端上來的東西,我卻不怎麼喜歡。一大塊牛排,還有點心啥的!

當然,還有紅酒。我此刻就看着我眼前這塊到生不熟的牛肉,我的臉不由的抽搐了幾下。

如花見我不動刀叉,明顯看出了我的想法,當場便低聲對我開口道:“李炎,要不要給你來塊全熟的牛排?”

聽如花這般開口,我本要點頭,可就在此時。那個福建航運少東家卻突然開口道:“好牛肉,果真勁道。 戰神奶爸 肯定是澳洲進口的上等牛肉!”

突然聽到這話,我不由的翻了一個白眼,這要是再把這半生不熟的牛肉拿去熱一下,那得多不好意思?

於是我搖了搖,說沒事兒。至此,我就吃了點點心,喝了點紅酒啥的!

晚餐後,大家都被引到山莊後的舞會大廳。今晚的舞會將會在哪裏舉行。

我和如花跟着衆人,慢悠悠的走着。當我們再次來到後院的時候,我卻感覺有些不對勁。我發現周圍的所有人,其中包括如花,身體中的陽火竟然正在緩慢的下降。

沒錯,正是緩慢的下降。察覺到這種情況之後,我的眉頭猛的皺起,當場倒吸一口涼氣。

心中暗道,他奶奶的,看來與上事兒了!

我不動聲色,當場便開啓了天眼。同時,我迅速掏出一道符咒,並且低聲的對着如花開口道:“如花,這裏好像不乾淨,你把這東西收好!”

如花雖然拜了千雲香爲師,但也就屬於剛入門的菜鳥。此刻她根本就沒有發現周圍的異常,不過她也知道我的道行。見我低聲且凝重的開口,她當場便點了點頭,然後把我的符咒給收了起來。

我開着天眼,四川張望。本以爲會發現點什麼,可是卻啥也沒瞧見。而且這地兒陰氣並不重,相反。這是一處寶地,陽氣到還挺旺盛。

十分鐘後,我們來到了會場。而此時的會場之中,已經是熱鬧非凡。

晚上到的公子哥們兒,全都早早的來到這裏。此刻有的正在大廳之中跳舞,有的正三三兩兩的碰杯喝酒談笑風生。

不僅如初,舞會大廳之中還有世界著名的法國隱約大師正在彈奏鋼琴。

對於音樂,我不怎麼了解。但我卻能感覺出,這位大師彈奏出的琴聲卻很好聽……

隨後,我和如花在舞會廳旁邊的小桌前坐下。我二人各自要了一杯紅酒,也不管周圍來來往往的富二代們,只是相互攀談且不時舉杯共飲。

不過隨着音樂響起,很多人都加入了中央大廳的舞羣之中。

如花可能也是喝了點酒,也來了興致。說要我陪她跳舞。

尼瑪!聽到這話我當場就愣住了。我那會跳什麼舞?而且還是啥國際標舞華爾茲……

這丫不是爲難我嗎?你讓我跳個啥腳踩七星,步走天罡的招魂舞,我TM可能隨意應付。

我很是尷尬:“如花,我那會跳什麼舞啊?你這不是爲難我嗎?”

如花因爲喝了酒的緣故,紅着臉兒:“你怕什麼,不是有我嗎?我都不嫌棄你,你還不願意……”

“不是,我真的不會啊!”我很是無奈。

“不行,今晚我就要你陪我跳!”如花這會兒竟然還耍起了小姐脾氣,要是不願意,就要發飆的模樣。

可就在我兩難的時候,白天被我扇了一巴掌的秦風也不知從那而冒了出來:“小夢啊!要不我陪你跳吧!這土癟和你一起,不是玷污了你的舞技嗎?”

看着秦風那傻逼樣,我真想在抽這小子一巴掌。不過他說的是事實,我根本就不會跳舞。這要是和如花一起跳,真可能會讓如花出醜。

“秦風,我和誰跳,也不會和你。你走開吧!”如花秀眉微豎,直接拒絕道。

可就在此時,我的耳邊竟然響起了一個女子的聲音:“李公子你別怕,我會幫你!”

此刻突然聽到這個女人聲,我的身體微微一震,當場便露出一個疑惑的表情。

這個說話的女人不是仙兒,而是柳如煙。這柳如煙是幾百年前的鬼,她如何幫我?難道幾百年前的古代,就已經有華爾茲傳入了?這尼瑪不是扯淡嗎?

正當我默不作聲,有些疑惑的時候。柳如煙的聲音再次在我耳邊響起:“炎哥你放心,我觀察過這些人的舞步和舞姿,現在已經完全熟悉了。到時候你讓我上身,定然不會讓你出醜的!”

臥槽、臥槽、臥槽,在那一刻,我心裏還真是這般暗罵三聲。不是生氣,而是激動。

柳如煙是古人,其生前定會跳古典舞。而這舞蹈也都有着異曲同工之妙,柳如煙修行數百年,雖然沒有見過這種舞蹈。但她悟性極高,只是觀察了一會兒,便懂得要領,加上她原有的舞蹈基礎,這纔出言相助。

現在有柳如煙相助,我還怕?我當場長身而起,一把拉住如花的手,然後盯着秦風開口道:“陳夢和你跳,才真TM玷污了舞技!”

“喲呵!我們秦公子可是當世舞王,你剛和我們秦公子鬥上一舞麼?”此刻,一旁的一名秦風小弟附喝道。

而他的話音剛落,我耳邊便響起了柳如煙的聲音:“答應他!我不會讓你輸的!”

雖說我沒有見過柳如煙跳舞,更別說她沒有學習過的華爾茲,但柳如煙竟然有如此底氣,肯定有過人之處。

此時我也壯了膽,一副誰怕誰,誰怕是孫子的模樣:“誰怕誰。比就比!”

秦風見我如此,也來了興致。她媽以前是舞蹈老師,所以他從小就受到了這方面的教育,現在有個不會跳舞的窮屌絲敢和他鬥舞?這小子當場便很是瞧不起我的冷笑一聲:“哼哼,比可以。不過我們得賭點什麼?”

“你說就是!”我目光堅毅,沒有半點閃爍。

如花見我這般,有些着急了。不斷對我使眼色,可是我卻不動於衷。

“那好!你要是輸了,離開小夢。在老子眼前消失!”秦風大聲的說道,竟然引來很多人側目。

不過我的面色卻是一沉:“陳夢可不是籌碼。這樣吧?誰輸了就是誰孫子,當場大叫三聲爺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