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你們人族,就是如今這星球上最大的群體,有你們這樣的存在,發生這場變故也就不難讓人理解了,因為你們已經忘記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因此只有讓你們真正意義上的明白了生命存在的含義,你們才能走上正確的道路,不然你們只能淪為各族的食物。』

0

『正確的道路?什麼路。各族?你的意思是還存在了其他生命體?』秦思宇吃了一驚,立刻轉頭向齊明看去。

『當然,你們真的還以為自己是這顆星球的主宰嗎?你們錯的太離譜了,自始至終你們都不是,你們已經落後了!

我『王』就是要通過這一次的行動,告知你們這些倖存者,從今天開始這顆星球上要再多一個種族,就是我們屍族,也是你們人族天生的敵人!

當然還沒有露面的獸族,以及無邊大洋中的海族,至於其它還在進化萌芽中的種族先不去管,所以現在就讓我們先好好玩玩吧!』

話音剛落,『王』帶著城牆上的幾位王者同時沖了下來,六道身影兩兩一隊,而他當先就與那名女性屍王直奔半空中的齊明撲來。

城牆上的眾屍王一動,下面走就在邊上虎視眈眈的喪屍群直接一擁而上,而那些喪屍群則全部凌空撲擊,對著包圍圈中的進化者衝去。

『屍族,獸族,海族?』

下面所有在場的進化者一頭霧水,不明白這些都是什麼種族,但想不通並不妨礙他們廝殺,在屍王他們跳下來的一瞬間,在場的所有倖存者也同時撲出。

半空中齊明看著向自己跳來的兩人,心中突然迸發出了無邊的豪情,鬆開捂住玉佩的手掌,齊明對著那個先人一步的女屍王就對沖了上去。

戰鬥在一瞬間被重燃。 第三百零二章人族之血

在那隻醜陋的喪屍獸向著秦思宇撲去時,在他的左邊,還有一個男性屍王也同時撲了過來,二者同時左右夾擊秦思宇。

除了撲向齊明以及秦思宇,還有兩隻屍王一左一右向著麻籍和董瑞琪撲去,而在六位撲出的屍王身後,是一隻只剛剛躍上城牆的跳屍身影。

興奮的嘶吼聲不斷的自它們的口中響起,然後一個個躍下城牆,迫不及待的向著遠處的身影追去,那些上不了城牆的,則順著城門洞傾瀉而出,就像是洪水漫堤一樣。向著前方席捲而去。

危急關頭,秦思宇還有閑心似的四處看了一眼,然後看到的就是眼前這一幕場景,喪屍們就像非洲大草原上遷徙的角馬群一樣,浩浩蕩蕩無邊無際,一眼望不到頭。

『吼!』那向秦思宇撲來的獸王嘶吼,昏黃的眼珠里充滿著暴虐的眼神,四蹄在地上用力一蹬,就像捕食的惡獸一樣飛出。

超級學霸科技系統 寫寫小說就無敵了 另一邊那個男人也在突進,然後伴隨著他的嘶吼聲,他的手上的指甲突然暴漲,然後不斷的變厚變尖,等他離秦思宇只有四米之遙時,他的雙手已經跟獸王的獸爪差不多了,一樣的鋒利醒目。

秦思宇觀察完四周,感覺著左右傳來的危機,原地重重的一踏,整個身形就扶搖直上,只在腳下留下一圈猶如蛛網一般的裂紋。

身在半空一左一右兩柄飛刀就同時射出,刀身上繚繞著淡黑色的火焰,燒的刀身穿過的空間都有些虛幻。

秦思宇射出兩把飛刀后,本打算再加一把勁拿下一位王者,但就在這時卻聽見下面傳來一聲悶哼,而聽聲音竟然是麻叔的,心中一動秦思宇就趕緊控制身形向城下落去。

兩隻屍王沒有抓住秦思宇,徑自避開向著自己射來的飛刀,然後向著對方快速衝去。

之後那男性屍王在兩者快要撞上之際,直接一腳向著獸王頭上跨去,獸王在使勁向上一竄,直接將那男性屍王送到了秦思宇的高度,然後男性屍王對著秦思宇一爪揮下。

等聽到背後的風聲,秦思宇就知道自己麻煩了,他沒想到這屍王還會這樣追上來,但也怪他自己只顧著想去幫麻籍了,完全忘記了自己此時的處境。

倉促的轉身應對根本就不是全力撲來的屍王的對手,那男性屍王只是一擊揮下,秦思宇整個人就像被擊飛的棒球一樣,快速的向著下面的地面落去,然後砰地一聲砸在屍群中。

以秦思宇落地點為中心,四周的喪屍沸騰了,一個個進化喪屍都向這邊撲了過來,迫不及待的伸出手來,想從秦思宇身上抓下來一塊肉來,對它們而言秦思宇是最美味的食物。

喪屍們行動很快,尤其是那些具有特殊能力的喪屍,竟然一個個的束縛住了秦思宇,通過層出不窮的能力,再加上屍多勢眾,竟以秦思宇落地點為中心,形成了一個直徑五六米的屍團球。

『思宇!』

麻籍看見了這一幕,立刻著急地向著這邊衝來,妄圖將秦思宇從屍球中救出來。但沒等他跑幾步,一隻跳屍突然跳在了他的背上,等他用手去抓時,早就等待時機的,那隻剛突襲他的屍王突然再度撲出,直接一爪子在他胸前帶起一串血花。

麻籍的喊聲驚動了齊明與董瑞琪,但此時這二人也是險象環生,根本就沒有閑暇去救援秦思宇,而剩餘的那些城衛團的進化者,早早已經被淹沒在了屍潮中。

『滾開!』一聲暴喝,一個巨大的火球就從屍球的中心處爆了起來,然後外圍的喪屍全部被一股怪力拋飛,而內圈的喪屍則全部被火焰宣洩的力量撕碎。

像是出籠的猛獸,黑色的火焰一經泄露,立刻向著周圍的屍群漫延過去,然後因為屍群的騷亂,火焰覆蓋的範圍慢慢擴大。

黑色的火焰下,喪屍本來蒼白裸露的皮膚在慢慢乾枯,然後開始發黃變黑,最後就像樹木的枯枝一樣,在黑火的作用下開始燃燒,將自己的全部當做了燃料。

『吼!』獸王怒吼,然後同時從城牆上跳了下來,直接對著站在火場中間的秦思宇就踏來。而另一個方向,也有一道身影突然踩著屍群向著這邊衝來,赫然是剛才落地的男性屍王。

秦思宇擎起布滿火焰的鬼刀,然後重重對著獸王衝來的方向劈了下去,充沛的能量覆蓋下,刀罡直接漫射而出,然後噗呲一聲刺在了獸王的脊背上。

獸王被刺的身形一頓,然後原地人立而起,兩隻前爪使勁的撲騰了幾下,又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而此時秦思宇才發現,獸王的背上只是被炸出了一個血洞,刀上附著的黑火併沒有見效。

也不是完全沒有效果,只不過在炸出的血洞邊上有一片黑色的痕迹,而那片痕迹,正隨著血洞的修復而變淺變淡。

『糟糕,這屍王這麼厲害,連黑火都奈何不了它!』秦思宇心裡一驚,立刻原地彈起,整個人又重新向著另一個方位轉移。

黑火奈何不了它,那就說明它的能量比黑火更鼎盛,等級更高,這種情況只能說明它根本就不是一隻普通的二級後期屍王,它完全有可能是三級。

『媽的扮豬吃老虎!喪屍也這麼鬼了?』半空中秦思宇心中思緒不斷,然後他突然感覺到一陣異常的能量波動自頭頂傳來,那波動甚至一點都不比他剛才造成的小,忍不住的就抬頭瞄了過去。

只見半空中,那『王』剛剛蓄勢完成,他的一雙手變得通體透白,然後對著齊明所在的地方就印了過去,就像是一道強光燈一樣,一道肉眼可見的光柱向他而去。

光柱的速度非常快,幾乎轉瞬就來到了齊明身邊,齊明趕緊身子一偏,讓那光柱擦著身子射過,然後直接將遠處天空的一支屍鳥群射出個窟窿。

錯過光柱之後,齊明控制著身體向著另一位女屍王飛去,然後伸出手將她控制的懸浮,大喊一聲秦思宇就將那女屍王扔上了半空,然後他就向著『王』迎了上去。

他要阻擊『王』,為秦思宇爭取擊殺時間。

秦思宇聽見喊聲,然後就看見了正在空中向著自己飛來的女屍王,在看見對方無助的掙扎后,直接一個前沖就懟了上去,至於他自己這邊的兩隻屍王,那就只能先放棄了,再說就那獸王,也不是短時間他一人就可以擊殺的。

看見秦思宇向著空中而去,幾大屍王全都怒吼出聲,都在向著女屍王的方向突進,一時間麻籍董瑞琪與齊明,再加上下面僅存的一些進化者,全都拿出了自己最強大的力量,竭力的纏住自己身前的對手,使它們不能增援成功。

但場中失去了秦思宇的力量,那獸王與男性屍王便被放開了手腳,它們沒有力量阻擊,便全速的向著秦思宇追去。

『吼!』失去腳下力量的支撐,女屍王徒勞的嘶吼著,然後在空中嘗試著反轉身體,它已經感受到了危險的襲來。

下方秦思宇在彈射升空之後,將繚繞著黑色火焰的鬼刀豎在身前,然後雙手握著刀柄藏在左肋,不帶一絲情感的眼睛看著女屍王在自己眼中越來越近。

終於秦思宇整個人來到了女屍王的背後,然後雙手用力將鬼刀遞出,再一鼓盪能量,一層黑火就自刀鋒入口處籠罩了女屍王,再一遇上女屍王體內的異種能量,黑火一下竄的更高了。

『吼!』女屍王口中噴火,她想轉身反擊,可秦思宇在她身後她根本就夠不著,掙扎了幾下之後,只能無力的向著下面摔去。

秦思宇同時落地,但也被追上來的男性屍王一拳又重新擊飛,而那男性屍王也不好受,秦思宇在下落時就已經看見了他,然後在自己被擊飛時,依然放棄防護的遞出了手中的刀。

『吼!』

伴隨著吼聲,董瑞琪抹了一把臉上的血跡,然後一瘸一拐的向著麻籍所在的方向奔去,一邊跑一邊大聲喊著『撤退』。

喜歡你,到此爲止 『撤,你們都給我留在這裡吧!』

『王』的臉上滿是嘲諷,直接調轉方向向受傷的董瑞琪飛去,打算先解決了他,至於齊明,在他身後的方向已經有一片烏雲直撲下來了。

『轟!』的一聲,一顆手雷在『王』的臉前炸開,然後硝煙直接籠罩了他。趁著硝煙瀰漫,底下城衛團剩餘下來的進化者對著齊明大喊,一邊喊一邊不斷地向著後方示意。

『什麼?』齊明疑惑的回頭,然後就看見一團烏雲正快速的向他飛來,無數撲凌翅膀的聲音也隨之傳來。

『撤,快撤,撤去第二道防線,我們的任務完成了!』齊明大喊,然後落在了幾個站在樓梯上互相支撐的傷員身邊,隨手扶起兩個就向後飛去。

『妄想!』

『王』的聲音又傳了出來,然後就看見臉上破破爛爛的他自底下的屍群中站了起來,張著一張裂到耳根的嘴,憤怒的對著齊明咆哮。

後面那原本糾纏著麻籍與秦思宇的兩隻獸王同時向這邊衝來,而跟在它們身後的屍群也是如此,但就在這時,一股特殊的波動突然自東面傳來,伴隨的還有一聲隱約的撕心裂肺的怒吼。

這股波動來到身邊,齊明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一直在暗暗壓制的傷勢再也控制不住了,直接帶著兩個傷員向下落去。

『便宜你們了,你們又有人進化失敗了,我得趕去接手一名新的得力手下!,可不能就這樣讓他基因崩潰而死!』『王』輕嘲著,然後轉身向著城外奔去。

『繼續進攻,殺光他們!』 第三百零三章救人一命

看著『王』遠去的背影,齊明簡直陷入了絕望,因為『王』雖然只是一句話,可透漏出的訊息卻太多了。最主要的就是,他可以挽救因基因崩潰而死的進化者。

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他的麾下三級進化者不只有一兩名,最起碼他自身就是,那已經被他擄去的張瑋,再加上今天這位。

這樣一來還有誰敢於亡命突破,本來這樣做就是為了擊殺比較威脅的屍王而做,那怕死了也足夠自豪了,可現在不但死不成,連身體也會被人家控制,成為殺害自己之前同伴的劊子手,還有誰有這樣的勇氣。

而且更甚的是,他為什麼可以救活基因崩潰的進化者,要知道基因崩潰本身是不可逆轉的!

『快走齊明,我們沒時間了!』秦思宇再一次從屍群中躍了出來,只在身後留下了一團燃燒的火焰。

聽見喊聲,齊明看都不看自己周圍干伸手卻無法觸摸到他們的喪屍,帶著兩名傷員就緩緩浮空而起,然後快速向著劉勝建立的防線退去,那裡已經被喪屍的身影擠滿了。

麻叔早就與董瑞琪匯合了,然後直接用自己的速度帶起董瑞琪,也向著後方快速撤去,至於城牆附近還剩下的進化者們,他們的命運在他們決定留下的那一刻已經註定了。

等秦思宇他們趕到劉勝他們那邊時,才看到這邊早已經跟喪屍短兵相接了,每一個人的臉上身上都沾染著,黑紅兩種不同顏色的血跡,而且他們被逼得只能縮在一棟大樓的大廳里。

『你們總算過來了,再不來我就打算先撤了!』

劉勝沒好氣的看著秦思宇與齊明二人,實在是他這邊的力量根本不足,大家好多都還是一級進化者,根本應付不了這種規模的喪屍衝擊,好多人已經受了傷。

『撤,向後一直撤,直接撤到後面的防線上,我們在那邊協助戰鬥!』秦思宇看了一眼隊員們,然後扶起一名普通城衛隊員,示意他們趕緊走。

『怎麼出去,現在外面全是喪屍,我們自己還行,這些隊員呢?一出去就寸步難行!』劉歡看了一眼一些沒有來得及撤離的戰士道。

『不管怎樣,我們必須快點走,後面有一頭比較厲害的獸王在追,我懷疑它可能是剛剛進化成為三級,要是追上我們就糟了!』秦思宇擔憂的看了一眼齊明,二人狀態都不佳,如何是那獸王的對手。

『三級獸王,你跟它對了幾下?』齊明臉色也不太好看,剛才『王』太厲害,他吸收的能量已經消耗的沒多少了。

『我的黑火奈何不了它!』

『什麼,你的黑火都奈何不了它,那可是我們之中攻擊力最恐怖的能力了!』劉歡顯然被秦思宇說的話驚到了。

『那我們怎麼辦,怎麼離開這裡?』單成放紀峰看了一眼左右問道。

『這一點當初我們早有考量,就是擔心被喪屍攻破城牆後有一部分戰士不能及時脫離,我們就在城牆周邊的一些大型街道上留下了一部分特殊車輛。只要找到這些車,我們就可以撤離這邊,據我所知,離我們東邊三十米的地方就有一輛,我剛才沒聽到有人開走它,我們完全可以去找找看!』一個戰士扶著戰友站起來道。

『一輛車也坐不下我們這些人啊!』

『可以的,那是一輛特殊改裝的箱貨車,坐下我們這些人綽綽有餘,而且我們用它支援過戰鬥,最多一次坐下一個連!』戰士分辨道。

『一個連四十多人,既然他們都能坐下,那坐下我們就沒有任何問題,這樣我出去找車,你們在這邊做好準備,等車一到立刻上車!』說完秦思宇直接向著大廳的另一邊跑去,打算從那邊出去。

出乎意料的那獸王並沒有追著他們而來,只是轟隆隆的直接向前跑去,看樣子是打算帶著屍群向另一道防線衝去,索性秦思宇也不遮掩,直接向另一個方向衝去。

等他將那改裝的箱貨車找到,然後一路橫衝直撞的開回劉勝他們的藏身點,車身上又重新蒙上了一層新鮮的屍血。

『劉勝你們快點上車,那屍王直接對著後面的防線去了,我們必須快點趕回去!』秦思宇探出頭,先是一拳砸飛一個跳起來的喪屍,然後大聲對著藏身點喊道。

重生小娘子的錦繡良緣 『快點!』

聽見聲音,藏身點的眾人立刻沖了出來,齊明董瑞琪麻籍劉勝四人掩護,劉歡等人則扶著那些傷員趕緊上車。

等所有人上了車,箱貨車已經被喪屍群團團圍住,而且還不斷的有跳屍向車體上跳去,要不是依仗著車頂上的四人,廂貨車或許已經被喪屍埋住了。劉勝董瑞琪麻籍負責斬殺喪屍,齊明則在一邊控制著喪屍不斷的扔出去,這才始終保持著車體四周的空白區域。

『向南邊走,我知道那裡有條快路,經過那邊時我們可以炸毀那邊的民居,這樣就可以阻斷後面追來的喪屍,而且那邊本來就是二道防線計劃的一部分!』剛才建議找車的那個戰士又站了出來,隔著車廂內的小窗口向秦思宇喊道。

『你知道的挺多,來拿著這把槍!』車廂內劉歡詫異的看了這戰士一眼,然後將一邊箱子里的槍分散給所有人。

『我之前是這一段城牆的小隊長,這車就是我負責安排的,只不過後面因為得罪了人,隊長的職務被抹掉了!』戰士自嘲的接過劉歡遞來的武器。

『沒事你是進化者,等這場戰鬥結束,我們介紹你進異能戰士團!』劉歡鼓勵似的拍了拍戰士的肩膀。

『不用了,我被喪屍咬傷了,堅持不了幾小時的,說不定到時候還要麻煩兄弟給我一子彈呢!』戰士搖了搖頭。

『這…!』劉歡一結巴突然不知道說什麼了

『前面左轉進巷道,然後一里路后再右轉,右轉巷口將那邊的建築炸掉』戰士並沒在意劉歡的窘態,而是時刻在小窗口關注著秦思宇的路線,以期做到時刻糾正。

『對了兄弟,第二道防線他們打算炸出一道防禦圈,我們現在趕過去不是會被埋下去嗎,要不等一會?』劉歡突然想到韓黨他們的任務,這不是時間衝突了嗎!

『秦哥我們可能趕不上了!』劉歡焦急地對著前面的秦思宇喊道。

『不會的,這個計劃當初我也有參與,所以這條路就是唯一的生機,也是我為自己留的。我的本意就是留下替大家斷後,然後憑此功績重新拿回屬於我的名譽,但沒想到棋差一招,因為你們的存在竟引出了眾屍王,這才落得如此下場』戰士轉頭看著劉歡。

這一下劉歡徹底的低下了頭,再也不想說話了,只覺得自己的臉上尷尬的要死,就好像車廂內所有人都在看他一樣,而其他的幾人也一樣如此,都感覺有點尷尬。

也是的,本來人家根本就不用死,或許只是受一點輕傷,可就因為他們的到來,使得這一塊直接就成了集火的地方,才引來了那六位王級存在,才會有這麼大的傷亡。

『你再堅持一下,等到了防線后我幫你治療一下,你的傷勢蔓延的並不是多快,完全可以壓制下去。劉歡給這位兄弟一點肉食,助他先恢復一下身體機能!』

『我還能活,我真的還能活嗎?秦隊長你有辦法救我?』那戰士被秦思宇的話驚得差點跳起來,然後整個人伏在窗口上向著秦思宇追問。

『秦隊長也幫幫我,我也不想死啊!』邊上另外一個戰士聽見聲音也站了起來。

『就是,秦隊長有辦法就救救我們吧,我們都不想死啊!只要我能活,我這條命就賣給你了!』

『行了行了,我秦哥既然說了這句話,就絕不會只就一個,但你們這段時間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千萬別再讓屍毒進一步蔓延了,不然神仙也難救,來都吃些東西吧,這可是好東西!』說著話劉歡拿出自己身上的變異獸肉分給幾人。

『來來來,這邊還有,都吃點這個吧,補充一下能量,也算增強一點身體抵抗的本錢!』見狀劉歡身邊的其他幾人雖然不舍,但也都拿出了自己身上的變異獸肉分了出去。

『坐好了,前面快到路口了,劉歡你們後邊準備,將身上所有的手雷全部扔出去!』秦思宇眼尖看見前面屍群分流了,立刻提醒車廂內眾人準備。

不一會兒,秦思宇將車開到了路口,依仗著齊明的能力,秦思宇快速將貨車擺過了尾,然後就一腳油門跟上,直接駕駛者身下的野獸向前衝去。與此同時,在他們的四周響起了連綿不絕的爆炸聲,然後一陣陣灰塵裹挾著爆炸的黑煙騰空而起,迅速向周邊籠罩而去。

四處瀰漫的灰黑色煙團,翻滾著就向怪獸一樣追著廂貨車的車尾向前而去,吹得車廂門口的幾人睜不開眼,但就算如此幾人也不敢懈怠,不斷的將後面遞來的手雷扔入煙霧,然後讓煙霧中不斷響起喪屍的哀嚎。 第三百零四章不一樣的變化

在秦思宇他們衝進爆破範圍之前,處於爆破範圍之後的韓黨已經急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因為眼看著離起爆的時間越來越近,且前面守城的部隊已經撤了下來,但秦思宇齊明他們還是不見蹤影。

因此韓黨強制將起爆時間延遲了幾分鐘,當然與二道防線上的指揮官也是起了衝突,雙方之間局勢劍拔弩張。最後對方迫於齊明的地位,才同意了下來,但代價就是韓黨為此帶著屬於研究所的異能者下去阻擊了一陣。

最後眼見拖無可拖,喪屍的前鋒已經漫過了起爆區,韓黨才沮喪的同意立刻引爆,也就在這時看見了衝出街角的廂貨車,也看見了站在車頂的齊明,以及他們前後左右密密麻麻的屍群。

看著廂貨車后騰起的煙霧,韓黨差一點就忍不住衝上前去,但此時防線上需要他這個二級進化者坐鎮,更可況他還是異能營的營長,無論如何不能突前到那個位置。

但人雖然過不去,力量確實可以達到的,韓黨直接自旁邊拿過一桿步槍,然後上彈瞄準,就將一隻向著車頂撲去的變異喪屍開顱。

廂貨車完全是依靠自身的蠻力撞出來的,伴隨著後面遮天蔽日的煙塵,一行人開車到了防線前。

防線後邊,韓黨在看見他們過來后立刻就跑了出來,此時誰都沒有再阻止他,於是他終於在防線前的車陣上方,接到了筋疲力竭傷痕纍纍的一行人。

秦思宇齊明、董瑞琪麻籍四人傷的最重,畢竟就在剛才那短短的時間內,他們四人分別承受了六位屍王的攻擊,尤其是秦思宇與齊明,他們以快打快,身上的傷勢也是最重,幾乎血透衣衫。

剩下其他幾人,也是不同程度身上挂彩,連後面劉勝劉歡他們也沒有避免。畢竟半百的人數,現在也就回來了不到而是人心,可見剛才戰鬥之兇險。

齊明一上來腳下就是一個磕絆,然後整個人就彎腰向前衝去,秦思宇看見了這一幕,立刻就想伸手去拉。

但他高估了自己的身體素質,剛才與那男性屍王和獸王的幾番對撞,他身上的骨頭也不知道斷了幾根,這會全靠著一口氣強撐,現在氣一泄,整個人也像齊明一樣向前摔去。

『小心!』韓黨腳下一個滑步,趕緊接住了兩人,可入手處一片殷虹。

『送他們下去休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