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弟的言行舉止真是透著一股炮灰風啊!

0

一看就是炮灰!還是特別囂張的炮灰,炮灰小弟啊,你看看你大哥還什麼話都沒說呢!你能不能不要那麼激動啊,槍打出頭鳥你造嗎?!

你造你這種人放在網文里是幹嘛的嗎?妥妥的是被主角裝嗶打臉用的好么!

哦,這麼說也不準確,是你大哥和你放在網文里都是被主角裝逼打臉用的,炮灰小弟你不孤單的……

安迪臉上露出一種義無反顧而又大義凜然,看起來像是慷慨赴義的義士一般悲壯的望了我一眼,堅定道:「不!最偉大的魔術師是……是……額,你叫啥名字?」

安迪說到一般突然想起來問我名字。

我:「……」

炮灰小弟誇張的大笑起來:「……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和~~~」

楊玄瞬間像是霸道總裁附身,冷冷道:「我不喜歡開玩笑。」

我:o(罒ω罒)o

這也不能怪安迪,因為安迪真的不知道我的名字。

雖然內心很想笑,但我裝逼多年,臉上還是一派正經的不能再正經,表情肅穆道:「我叫顏漠。」

安迪便接著說:「在我心中,顏漠才是最偉大的魔術師!她是我的偶像!你們侮辱我可以,不可以侮辱她!」

嗯!很感人,很感人。

我淡淡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

安迪:(~ ̄▽ ̄)~

我接著道:「那我就成全你。」我轉頭對楊玄兩人道:「你們可以使勁侮辱他。」

安迪:「……」

炮灰小弟:「我擦!!居然毫不留情的出賣了自己的粉絲!居然毫不擔心粉絲值的下降!難道,難道她真的……不,不可能! 家歡 最偉大的魔術師只有楊哥! 商楚 只有楊哥!!」

我:說個毛線啊!你看看你說的話,這話放在島國熱血漫畫里,那絕壁是出現率最高的話!因為島國熱血漫畫里炮灰一般都喜歡說『XX居然XXXX難道XXXX,不,不可能XXXX』這種格式的話好么!

能不能不要說話都帶著一股炮灰風啊!

楊玄冷笑一聲,點了一根煙,邊抽煙邊道:「哼,安迪你那蹩腳的魔術只有搞笑的作用。我要是你我怎麼好意思拿出那種拙劣的魔術表演。太垃圾了,我一眼就能看穿你魔術的秘密,你這樣的人居然也能和我一樣被稱為魔術師。這真是我的恥辱。」

嗯嗯,我表示支持楊玄的觀點,安迪的魔術太垃圾了!

安迪想說什麼,但也不敢說。

楊玄又是冷笑一聲,接著抽煙,連著抽了一大口,驚訝的低下頭看著自己的煙。

煙滅了。

不可能,剛才他在對安迪說話之前還抽了一口了,煙怎麼可能會突然滅了?

難道……

炮灰小弟大驚小怪的驚叫起來,「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楊哥的煙怎麼會滅了?煙沒有受潮,剛才我一直在旁邊,煙怎麼可能突然就滅了!不可能!」

我:……

特么炮灰小弟的炮灰一般的台詞又開始了!

炮灰小弟你能不能不要說這種炮灰格式的話啊! 我:……

特么炮灰小弟的炮灰一般的台詞又開始了!

炮灰小弟你能不能不要說這種炮灰格式的話啊!

還有你到底要說多少遍不可能啊!!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

楊玄顯然明白什麼,他微微側頭看我,手裡還拿著那根煙。他的目光冷冷的。

我露出一種淡然的表情,道:「學校禁止吸煙。」

安迪見到那煙滅了,就猜到是我出手,便誇張的叫起來:「顏漠大師!大師,你真是我偶像!你好厲害。」

聽到他說話,我甚感麻煩,趕緊扭頭腳步加快希望能甩開後面的安迪。

顯然,我不跑是甩不開安迪的。

所以安迪就追到我了。

「大師!你怎麼走得這麼快啊?」

廢話,為了甩掉你啊!

「大師,我其實只想謝謝你。」

謝謝收到了,你滾出我的視線吧,如果不是為了還錢的話。

結果安迪忽略掉我的冷淡,並開啟了自言自語模式,道:「大師,我賣身進了這家馬戲團,你要相信我,我一定能成為最出色的魔術師!!」

不,我不相信,我一點都不相信!

另外你是不是出色的魔術師與我無關,我關心的只有我借你的十萬塊錢。

早點還錢可以嗎?如果不是為了還錢請不要和我說話。

等等,好像忽略了什麼,安迪說他賣身進了馬戲團……

居然賣身給了馬戲團啊……

我覺得安迪應該賣身給牛郎店,這樣賺的比較多的好么!

安迪臉上洋溢著笑容,道:「大師,謝謝你的鼓勵,謝謝你傾聽我的心愿,我會努力的!再見!」

我:……

我特么什麼時候鼓勵你了?

勞資根本沒說話好么?

從始至終我說的話只有幾句『我叫顏漠』和『學校禁止吸煙』等吧!

你是腫么從這幾句話里聽出我在鼓勵你啊?我怎麼聽不出來?!

還有不是我傾聽你的心愿,是你自顧自說的好么!我壓根沒有傾聽的想法好么!

腦袋一陣銳痛。

我看到了未來的幻象,舞台中央有一灘血,有人受傷了,學生們紛紛尖叫起來!

不僅如此!

我扶著腦袋,腦海中浮現一些畫面,我好像看到馬戲團大象失控了,衝到人群踩到一個學生!

這是髑髏神冬冬預知禍福的能力,我看到的應該是未來的幻像。

不行,絕對要阻止那失控的大象!

我想通之後猛然跑到舞台後面。

先是有人受傷(不知道誰受傷,我只能看到舞台有一灘血),然後不知發生了什麼,大象失控……

我躲在舞台後面暗中窺探一切。

我看到觀眾席上手機品牌的經理興緻勃勃的看著演出。

我看到安迪上場了。

不,不算是安迪上場,他只是當個擺設。

表演飛刀的時候,他當人靶子,頭上頂著一個蘋果。

等等!

飛刀蘋果!

難道我看到的那灘血是安迪的!

很有可能!

因為表演飛刀的那個是蒙著眼睛的。

表演飛刀的小哥在心裡嘀咕著:昨天練累了,今天胳膊有點酸,不知道能不能打中蘋果呢!嘛,不過打不中也沒關係,可以打120的嘛!

握了個大草!!

打120是什麼鬼啊!安迪在你們眼中難道是奴隸啊!他的小命真的一點都不重要嗎?竟然已經不重要到這個程度了嗎?!

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 哦,對了,安迪賣身應該算是奴隸……

我對於安迪的境遇深表同情,因為他的境遇太慘了,表演飛刀的小哥居然覺得打不中蘋果打中他是沒什麼關係的……

飛刀小哥蒙上眼睛就把刀飛出去了。

安迪尖叫著:「嗷嗷嗷……」

不怪他,因為他看到那把飛刀是朝他腦袋射來的!

麻蛋!!不是說好射蘋果的嗎!

他的腦袋是蘋果嗎?

還有為毛要蒙著眼睛射蘋果啊!

為毛啊!

台下所有觀眾也都嗷嗷嗷的亂叫起來!

要出人命啦!!!

我隨手順了一個面具,披上魔術師的道具服,戴上魔術帽子哧溜一聲伸出手,兩指夾住離安迪眉心只有1毫米的飛刀,另一隻手壓低帽檐。

再見吧艾滋君 表演飛刀的小哥扯下蒙眼睛的絲巾,驚訝的看著我,顯然不知道我是什麼人。

他看到這魔術師的道具服又看了看我的身形,覺得我不可能是楊玄……

安迪驚恐的看著那飛刀,又瞅了瞅我,試探性的問了一句:「大師?!顏大師?!」

台下掌聲不斷!

眾人議論紛紛。

「原來這是魔術表演啊!」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那飛刀要扎到那小哥腦袋裡呢。」

「……」

丁青看看手裡的資料,皺眉沉思,微微眯著眼,「馬戲團有姓顏的魔術師?」

林靜怡嘀咕著:「那魔術師的身形怎麼有點熟悉?」

安迪似乎確定了我的身份,激動的說:「顏大師!!真的是你!」

我:我特么謝謝你沒把我名字說出來啊!我特么謝謝你只說出我的姓氏啊!!

我壓低聲音,兩指夾著飛刀很紳士的鞠躬,道:「這不是魔術,是真實的奇迹!魔術師創造的奇迹!」

台上台下頓時激動起來,台下好多妹子小哥紛紛站起來,掌聲不斷,喔喔喔的叫起來……

我:( ̄▽ ̄)~*

完美謝幕之後我就拎著安迪回幕後。

安迪激動地說:「顏大師,大師!你真是太神了!我當時都擔心我會不會死掉!沒想到你居然救了我!我好感動。」

謝謝你的感動,不過我不想要你的感動,我想要你早點還錢給我。

還有,能不能不要叫我顏大師啊!!

擺脫安迪之後,我就由著安迪自生自滅,自己躲在幕後暗中窺探。

主持人激動的說:「下面請我們偉大的魔術師楊大師給大家表演魔術!」

觀眾席一片切的聲音,不滿的嘀咕道:「是楊大師啊,怎麼不是顏大師,我們要看顏大師!顏大師!」

主持人是馬戲團的人,她欲哭無淚!

鬼特么知道那個顏大師是什麼人啊!

還有那個該死的顏大師!你丫的不是來砸場子的吧!!

楊玄不一會兒就穿著道具服過來了,和他一起表演的還有……

咦,特么那個楊玄的助手怎麼特么眼熟的過分啊! 握了個大草!

魂淡!

是安迪那個魂淡!

奇怪,楊玄的助手不一直是那個炮灰小弟嗎?怎麼今天助手變成這個安迪了!

安迪我果然不應該讓你自生自滅,我應該自己滅了你啊!

我聽到楊玄的心聲:哼,這次我找你當助手,你就等著被我整死吧!跟我斗!害得我顏面掃地,害得我被人奚落,你要付出十倍的代價!!

我:……

不妙!

魔術表演要變成兇殺現場了!

楊哥你淡定點好不好!這是在表演啊!表演啊!!!能不能不要公報私仇啊!

還好面具沒脫下,衣服也還沒脫下,估計觀眾中不會有人認出我是顏漠。

楊玄拿出一根煙,點燃之後背對觀眾在煙蒂上吐了一口口水。

我:……你特么不嫌臟啊!

你特么到底想要做什麼啊?

楊玄二話不說就把那根煙塞到安迪嘴裡……

我快要吐了!

安迪也快要吐了……

麻蛋!

太無恥了!

楊玄小聲的說:「敢搞砸演出,我弄死你。」

魂淡!!

明明是你在搞砸演出的好么!

超級醫生俏護士 安迪聽到楊玄這麼說就壓抑住想要吐的衝動,叼著煙一臉的生無可戀。

楊玄拿出九節鞭,氣勢磅礴的揮舞著。

揮舞途中,楊玄假裝無意打中安迪的後背。

由於安迪是背對眾人,所以眾人並不知道他後背被打了一鞭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