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倒是讓他很意外,同時也有點期待,想知道自己的命格到底是什麼。

0

不用葉天問,這次花無機已經主動說起來了:“葉兄,說實在的,你的命格,真的是個奇葩!雖然我還不太確定,但你的命格,十有八九就是傳說中最奇葩的命格——螻蟻命!”

“什麼,螻蟻命?”

葉天聞言,再次愣住了。從這個名字來看,這絕對不會是什麼好命格,更別提與鳳凰的三轉涅槃命相比了。螻蟻,可是這世間最低劣的生命,螻蟻命,又能好到哪去?

“沒錯,就是螻蟻命。傳說中註定一世都是螻蟻般存在,絕無翻身可能的螻蟻命!哈哈……我學會觀看命格那麼多年,見過的命格也不少了,但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奇葩的命格!”

花無機說着,再次忍不住捧腹大笑。在他看來,這螻蟻命是一種十分搞笑的命格,擁有螻蟻命,也是一件滑稽的事情。

而葉天此時的臉色,已經有些陰沉了。

螻蟻命,自己竟然是螻蟻命?這花無機,是在拿自己開涮嗎?

可是從剛剛花無機所說的那些話來看,似乎他真的很懂命格,應該也沒有瞎說。

“螻蟻命,註定一世都是螻蟻般存在,絕無翻身可能……”

葉天的腦海之中,不斷重複着這一句話。這句話,對他來說,絕對是個巨大的打擊!

要知道,命格乃是天地意志的體現,而天地意志,在這個世界上來說,根本就是不可違抗的。天地要讓你成爲螻蟻,一世無法翻身,那你豈會有翻身的機會?難道,人還能鬥得過天麼?

葉天的腦海中,猶如有一道道炸雷,在不斷的轟響。

看到葉天的神情,那之前一直在笑的花無機,停止了笑聲。他皺着眉,一把摟住了葉天的肩膀,說道:“怎麼了葉兄,你不會是生氣了吧?我這個人就這樣,不太會顧及別人的感受,你別太在意啊。”

可是葉天,卻根本沒有聽到花無機的話,他心中,還在想着“螻蟻命”的事情。


他的目標,乃是不斷變強,登上這世界的巔峯,可老天卻跟他開了那麼大一個玩笑,讓他天生螻蟻命,註定一生無法翻身!

這讓葉天的心中,十分不爽!

葉天沉默不語,表情凝沉似水。這讓花無機看了,以爲又是自己剛剛不停發笑的原因。他充滿歉意的看着葉天,解釋道:“葉天兄,我剛剛真沒有嘲笑你的意思啊,也沒想到你會對這命格,如此的在意。而且你瞭解我之後,就會明白了,我根本就是無心的,我之前的一些兄弟,都叫我花賤人,因爲我嘴比較賤,經常做這種事情……”

花無機似乎十分歉疚,喋喋不休的解釋着。

可此時的葉天,根本就沒聽他的話,而是在自己心中不斷掙扎着。

“螻蟻命,螻蟻命,天生螻蟻,無法翻身!這就是天地意志,給我下的定論麼?”

“可我不服,我非常不服!憑什麼我葉天的命運,要靠別人來定論?憑什麼你說我無法翻身,我就無法翻身?”

“好,我偏要翻身給你看!不就是天地意志麼,你說我是螻蟻,我這隻螻蟻,偏要攀登到你天地的頂峯,將你這天,將你這地,都踩在腳下!”

葉天心中,如同潮水一般澎湃着。在他打開了心中的鬱結之後,原先就擁有的萬丈豪情,又重新恢復。而葉天的臉上,也重新掛上了自信滿滿的表情。

“螻蟻命,又有什麼了不起?我會用事實證明,我葉天不是螻蟻!”

葉天緊緊握着拳,口中喃喃的說道。這話,他既是說給自己聽,也是說給那冥冥之中的天地聽。

如果天地真的要讓葉天永世無法翻身的話,葉天不介意在翻身的時候,順便掀翻這天地!


看到葉天總算恢復了,一直在喋喋不休解釋的花無機,總算舒了一口氣,說道:“兄弟,你總算不生氣了嗎?我剛剛真不是故意的啊。”

“生氣?我生什麼氣。”葉天不以爲然的說道,“還有,你剛剛好像一直在說話,都說什麼了?我什麼也沒聽清。”

“不是吧,連一句都沒聽清?”花無機無語了。

“哦,就聽見一句,好像你說你的兄弟,都叫你花賤人?既然如此,那我以後也叫你花賤人了。”

“呃……”

花無機不禁露出一副苦瓜臉,徹底無言以對了。 “花賤人,你說我是螻蟻命,鳳凰則是三轉涅槃命,那你看我們這羣人裏,還有沒有人具有其他命格?”葉天看着花無機,十分自然的說道。

經過簡單的接觸,葉天覺得這個花無機,雖然有些猥瑣,甚至說有些賤,但卻沒什麼壞心眼,還算是可以相交的。

花無機臉色一黑,對那“花賤人”的稱呼,感到無可奈何。

隨即他說道:“你以爲命格,都是蘿蔔白菜,那麼容易有的嗎?說起來,命格可是比高品質武魂更加難得的東西,基本上千萬個人裏面,也難以出現一個具有命格的人!這一天之內,我就見到你和鳳凰姑娘這兩個具有命格的人,已經是我這輩子經歷的最離奇的事情了。”

“原來命格如此難得麼?”葉天撇了撇嘴,“那看來我這螻蟻命格,雖然滑稽,但還算是一種稀奇的東西了。”

此時,他對於自己擁有螻蟻命格,已經不怎麼在乎了。 誅怨櫝 ,天註定,常言總是如此說。可葉天,卻不信命,自己的命,憑什麼由天來主宰?

我命由我不由天!

葉天淡然一笑,看向衆人,說道:“好了,那個楚執事剛剛吃了虧,回去萬劍宗後,很可能會搬救兵過來,此地不宜久留。甄馨姑娘,咱們這就入城吧?”

甄馨點了點頭,率先在前面帶路。

一衆人進入了刀劍城,向着千刀門所在的方向走去。

刀劍城的規模,超過柳葉鎮千百倍,這是葉天等人從來沒見過的壯景。城內面積幅員遼闊,山川、河流鱗次櫛比,還有一個個大大小小的門派,依附於這些山川河流而建。說它是一個城池,但刀劍城給葉天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國度,只不過這國度之內,是由兩個宗門統治、無數宗門和武道家族組成的。

千刀門在刀劍城中,佔據了大概三分之一的面積,位於刀劍城的北側。進入城門之後,還要走差不多一天的時間,才能真正到達千刀門。

這一路上,葉天等人依舊騎着黑鱗戰馬,不過速度已經放慢下來,只要在天黑之前趕到宗門,也就可以了。而花無機從始至終,都跟在葉天等人的後面,時不時的說一些無關痛癢的話。

最奇特的是他的坐騎,是一頭白色的兇獸,這兇獸長得像馬,但比馬小上一號,耳朵也更長,說白了,更像是一頭毛驢!以毛驢爲坐騎,使得花無機十分惹眼,一路上引來諸多目光。

“花賤人,我們都快到宗門了,你還跟着我們,是打算隨我們一起加入千刀門嗎?”葉天笑着說道。

對於花無機的身份,葉天雖然沒問,但也有些猜測:首先他是天機宗的人,而天機宗的層次,恐怕比千刀門還要高級一些。至於花無機在天機宗的地位,葉天則無從判斷,但想來不會太低,畢竟他自己說了,他看命格和體質的本領,在天機宗內也是數一數二的。

所以花無機到現在還跟着葉天等人,顯得有些奇怪。

聽到葉天的問話,花無機遲疑了一下,才訕笑着開口:“嘿嘿,葉兄,其實我跟着你們,是有個不情之請。”

“說吧。”葉天早有預料。

“我這個不情之請,是與鳳凰姑娘有關的。她擁有涅槃之體和涅槃命格,乃是難得一見的天才,若是讓她在千刀門中,無疑是埋沒了她。可若是她跟着我去天機宗,我保證天機宗能給她最好的條件,讓她的實力快速提升!相信我,在銀月國內,天機宗絕對是最適合鳳凰姑娘的宗門。”

一口氣說完,花無機總算鬆了一口氣。其實早在他看到鳳凰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有了將鳳凰帶去天機宗的念頭,只是這一路上,他發現鳳凰與葉天的關係,似乎十分親密,而且鳳凰對葉天,可以說是百依百順,好像很聽葉天話的樣子。花無機怕自己提出的要求,會讓葉天不高興。

葉天聽罷,倒是沒有不高興的意思。

對於花無機,他還是沒什麼惡感的,尤其是在葉天分析之後,更是確定花無機沒有惡意。因爲以花無機的實力,能夠輕易擊敗真武境三重的楚執事,那麼想要將鳳凰擄走的話,也是十分簡單的事情。

他沒有強行擄走鳳凰,而是提出請求,就說明他是真心實意的了。

葉天想了想,而後看向了鳳凰:“鳳凰,你想去麼?”

鳳凰想都沒想,直接說道:“公子讓我去,我就去。”

葉天不由得搖頭一笑,鳳凰實在是太過乖巧了,而且對於之前自己出錢“買下她”的事情,似乎一直都留有影響,所以什麼都聽自己的。他說道:“鳳凰,這是關乎到你自己未來發展的事情,應該由你自己來決定,不管你怎麼決定,我都會支持你的。”

“那我還是決定不去了,因爲不管去到哪裏,那個地方再怎麼好,都不如跟在公子身邊。”說罷,鳳凰羞赧的低下頭。

聽到鳳凰這麼說,花無機着急了,他連忙開口:“鳳凰姑娘,你可要仔細考慮一下啊,這對你來說,真的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你如果到了天機宗,實力增長速度肯定要比在這裏快十倍!”

“十倍?”葉天不由得一驚,“鳳凰,你要不要再好好考慮考慮。”

對於葉天來說,如果有一個機會,能夠擁有十倍的提升速度,那他肯定會把握的。這樣的機會,實在是千載難逢。

可鳳凰卻是絲毫沒有猶豫,搖了搖頭:“只要公子還讓我跟在身邊,我就哪都不去。公子,你不會不要我吧?”

“這……當然不會。”葉天只能回答道。

鳳凰燦然一笑:“那我就不走。”說着她轉向花無機,“花公子,謝謝你的好意,不過對於我來說,提升實力之類的事情根本不重要,我只想跟在公子身邊。所以,我還是決定不去了。”

聞言,花無機嘆息一聲,顯然有些惋惜,不過他也沒有強求,將手中摺扇唰的打開,說道:“也罷也罷,既然鳳凰姑娘不想去,那就姑且算了吧。時候也不早了,我就不再跟着你們了,聽說刀劍城中美女不少,我便四處轉轉,看看會不會有豔遇什麼的。哈哈,葉兄,後會有期了。”

“後會有期。”葉天拱拱手道。

花無機搖着扇子,露出自以爲迷人的笑容,騎着小毛驢悠哉的離開了。

葉天等人面面相覷,隨即繼續向千刀門前進。

……

遠遠地,一片綿延的山脈,出現在一行人的眼前。這片山脈廣闊無比,峯巒起伏,不少山峯直插雲霄,高聳入雲。

葉天深吸一口氣,只覺得神清氣爽,這片山脈之中的天地靈氣,遠比外面要濃郁許多。在這樣的地方修煉, 豪門禁錮:小寶貝,真甜

“這片山脈,叫做連雲山脈,咱們的千刀門,就坐落在這連雲山脈之中。連雲山脈的山峯,足有數百座,每一座山峯上都有咱們千刀門的人在駐守。至於宗門主殿,則是在主峯凌雲峯上,你們看那邊最高的那座山峯,就是凌雲峯了。”

甄馨騎着火鱗戰馬,走在最前面,指着前方的一座山峯說道。

衆人循着甄馨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了遙遠的地方,有一座最高的山峯,足有數千米,上方隱沒在層雲之間,巍峨雄渾。

“咱們就要去那座凌雲峯上麼?”衆人的眼中,都出現嚮往之色。

甄馨笑着搖搖頭:“咱們要去的地方,並不是凌雲峯,那是隻有內門弟子,才能登上的地方。咱們要去的是青竹峯,你們看,就在那邊,很快就要到了。”

衆人再次看去,纔看到另外一座高大的山峯,也有千米的高度。不過與那凌雲峯相比,可是差遠了。

“甄馨姐姐,咱們要去的青竹峯,又是個什麼樣的地方?”葉瀟瀟眨着眼睛,問道。

“青竹峯,是連雲山脈除主峯凌雲峯之外,九大山峯之一。這九大山峯,分別被外門的九大分舵控制,掌控青竹峯的,正是你們將要加入的青竹分舵。而我與這三位師弟,現在也都是青竹分舵的弟子。”


“青竹峯,青竹分舵?這麼說,與青竹分舵比肩的,應該還有另外八個分舵了?這千刀門,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葉天感嘆道。

甄馨莞爾一笑,說道:“體會到千刀門的龐大了吧。而且這還僅僅是外門的九個分舵,每個分舵都有上千名弟子,等你以後進了內門的話,纔會真正瞭解千刀門的龐大呢。”

葉天不禁點點頭,一個千刀門的外門,就有九大分舵,每個分舵都有超過千名弟子。再加上內門的話,這千刀門的確是龐大無比,自己以前在柳葉鎮,真算是井底之蛙。

不過這龐然大物般的千刀門,並不能讓葉天畏懼,反倒讓他豪氣頓生:千刀門,這就是我接下來要修煉的地方了,首先,就從眼前的青竹分舵開始吧!

說話間,一行人已經在甄馨的帶領下,來到了青竹峯的山腳,前方,兩名身穿青色長袍的青年,正從青竹峯上下來。

這兩人的年齡,都在二十歲以上了,而兩人的氣息也都十分強大,至少是真武境以上的層次。他們走起路來輕盈無比,行進間有說有笑。

“現在正是招收新弟子的時節,不知道這一次,咱們青竹分舵能夠召到多少人,弟子的實力又如何。”

“嘁,這有什麼值得好奇的,每一年招收的弟子,不都是一百人左右麼。至於實力,區區新加入的記名弟子而已,能有多強?”

“說的也是,最多不過是力武境九重的武者,實在是弱爆了。話說回來,以咱們的資歷,已經有資格帶記名弟子了吧?真希望分給我的那些記名弟子,不要太差勁……”


兩人一邊說着,已經來到了葉天等人面前,不過他們絲毫沒有把葉天等人放在眼裏,旁若無人一般徑直前進着。

上下山的路只有一條,也並不寬敞,所以在葉天前面,包括甄馨在內的四名千刀門弟子,都紛紛讓開了路,讓那兩人先過。後面的葉天等人看了,也都有樣學樣的讓路,畢竟剛剛來到千刀門,他們可不想惹麻煩。

就在他們讓路的時候,葉瀟瀟反應稍慢,讓路得動作也稍慢了一些。而對面那兩個人,則是絲毫沒有減速,直接擦着葉瀟瀟的身體,走了過去。

“呼,還好讓開了,沒有撞到。”葉瀟瀟拍了拍胸口,小聲嘀咕道。

葉天也一笑,說道:“沒事,沒撞到就好,繼續上山吧。”

這對他們來說,也算不得什麼事,衆人便準備繼續上山。可就在這時,下方卻傳來一聲冷喝:

“慢着!”

這聲冷喝,正是剛剛那個差點撞到葉瀟瀟的人,喊出來的。此時,他們二人都已經停下腳步,面色不善的看着葉天等人。 那兩個剛剛從青竹峯上下來的青年,面色不善的看着葉天等人,其中一人徑直走過來,對葉天說道:“小子,你剛剛說沒事?有沒有事,是你說了算的嗎?”

在他身旁的另一人也走了過來,打量了葉天一番,說道:“連宗門的衣服都沒有,看來是今年新來的記名弟子了,哼,差點撞到了李青篤師兄,竟然還敢說沒事?你這小子,好大的膽子,好不懂規矩!敢不把青篤師兄放在眼裏,你小子還不趕緊跪下,給青篤師兄道歉!”

說罷,兩人都抱着膀子,趾高氣昂的等着葉天道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