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為什麼,顧銘讓她留下,她沒有拒絕的原因。

0

轉眼三日過去,今天是顧銘與狄家決鬥的日子。

此時葉家別墅外,已經站滿了人。

就連三天沒看到人影的銀狐也出現在當中。

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擔憂之色。

「你們這都是什麼表情,難道對我沒有信心嗎?」

顧銘微笑開口,平淡地看著眾人。

「顧神者,我們當然對您有信心,別說狄家,就是有些隱世家族,在您面前都要乖乖的臣服。」

李德方上前,微笑地看著顧銘。

顧銘點了點頭,「走吧,別讓狄家等久,以為我怕了他們。」

說完,率先坐上了車。

兩個小時,京都郊區的一處大山中,上山的路已經被封鎖。

而在山頂上,已經聚集了許多人。

如同在緬國一樣,世界各地的武道強者全部都來了。

而這次來的情況卻於緬國又有些不同,竟然全部是神話強者。

這讓顧銘震驚不小。

但也是僅僅是震驚一下,並沒有其餘的表情。

而李德方和無名卻驚訝的張著大嘴,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世界上原來不就只有七大神話嗎?

什麼時候,冒出這麼多來了。

大概數了一下,竟然有六七十人。

狄雄穿著一身白色練武服,負手站在中間。

見到顧銘和李德方、無名三人上來后,臉上露出了不屑之色。

顧銘淡淡地看著狄雄,大步走了過去。

「顧銘,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敢來。不錯,如今像你這樣的年輕人真的是越來越少了。老夫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狄雄,狄家族長。」

狄雄冷笑地注視著顧銘,心中震驚不小。

沒想到顧銘如此年輕,比相片中看上去還要年輕不少。

更令他震驚的是,顧銘面對自己絲毫沒有懼怕,反而十分平靜。

那種平靜不應該出現在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身上。

「廢話少說。想打就開,按照上次狄鵬鯤所說,我輸了給你們狄當百年僕人,如果你們狄家輸了,那我就收了你們所有人的命!」

顧銘淡淡開口,絲毫沒把狄雄放在眼中。

此言一出,頓時全場寂靜,愣愣地注視著顧銘。

有嘲諷,有不屑,也有震驚。

這些人中,顧銘認識的沒有幾人,除了那世界七大神話外,其餘的人他根本就不認識。

搜魂術啟用,在狄雄的記憶中,顧銘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

沒想到狄家竟然有著半步神尊的存在,而且此人已經來到了這裡,就隱藏在暗中。

對此,顧銘微微一笑。

半步神尊又如何,就算是神尊強者他也不怕。

「這小子是哪個門派或者家族的,真是太狂妄了!」

「不錯,對老頭子我的味口,我喜歡!」

「今日他若不死,他日必成龍!可惜了……」

眾人紛紛議論,指著顧銘指指點點,許多人眼中流露出惋惜之色。

「哈哈,好,人不輕狂枉少年。想要我狄家人的命,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狄雄大笑,冰冷的目光緊盯著顧銘,濃濃的殺氣釋放。

「有沒有那個本事,不是你說了算的。讓你們狄家那位半步神尊出來吧,你不是我的對手!」

顧銘淡淡開口,藐視的掃了一眼狄雄,目光看向遠處。

「你怎麼知道的?」

狄雄大吃一驚,不可置信地看著顧銘。

周圍的神話強者也都皺起了眉頭,同樣也是吃驚不小。

那些隱世家族的還好一些,而七大神話和國外的勢力卻是無法淡定了。

他們和許多人都一樣,只知道這個世界上神話是最強者,也多少知道一些神話以上的實力是神尊,可是他們卻沒有見過,更沒有聽說過世上有神尊的存在。

半步神尊也是神尊。

沒想到華國竟然有著這種恐怖的存在,暗中不由決定,今後一定不能再來華國,更不要針對華國。

否則,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出來吧,如果你想看著你的後人死在面前的話,那你就縮在那裡。」

顧銘望著遠處,平淡地說著。

「狂妄!」

狄雄大怒,心中更是疑惑不斷。不明白顧銘是怎麼知道家中老祖的存在,難道家中有叛徒?

很快這個想法被他推翻了,因為整個狄家除了他和幾個太上長老外,根本就沒有人知道老祖的存在。

不管怎麼樣,先將顧銘制服再說。

狄雄一身神話實力釋放出來,雙手在空中不斷舞動,只見空中的靈氣向他聚集,慢慢地形成一個靈氣球。

「狄雄對靈氣的掌握竟然達到了這個地步,恐怕進入神話的時間不短了!」

「我看最多三十年,他今年也就二百左右歲,不過實力確實很強!」

「可惜了,就是不知道顧銘能不能接下這一招!」

狄雄聽了眾人的議論后,臉上不由地露出笑容,看著顧銘冷笑道:「顧銘,只要你現在跪下求饒,我會考慮放過你,否則你將死在我的靈氣球之下。」

「哼,就憑你這垃圾招式還想戰勝我。」

穿書後偏執大佬得哄著 顧銘冷笑搖頭,慢慢地抬起右手,指向狄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們狄家作死,那我就成全你們。從今日起,世界再無狄家。」

狂妄!

真的是太狂妄了。

在場的人聽后,無不搖頭,在他們眼中,不是狄家在作死,而是顧銘在作死,竟然敢以一人之力去挑戰一個家族,而且還是一個有著半步神尊存在的家族。

纏歡:冷情少爺,請放手 這不是作死是什麼,竟然還口出狂言。

「既然如此,那就沒有留著你的必要了!」

狄雄臉目猙獰,雙手舉起那個靈氣球,向顧銘砸了過去。

與此同時,一條火龍從顧銘手中飛出。

火龍衝天,龍吟震空,大地為之顫抖。

凌空伏沖,迎向狄雄的靈氣球。

轟的一聲,一聲巨響傳來,瞬間山石亂舞,濃塵四濺。 眾人被震退數步,驚恐地看向狄雄和顧銘二人。

塵霧並沒有散去,他們只看見了狄雄站在原地,卻沒有發現顧銘。

難道他死了嗎?

許多人眼中閃過可惜之色,不住地搖頭。

「哈哈……神話也不過如此。顧銘,沒想到你竟然連老夫一招都接不下,看來你也是浪得虛名。」

狄雄瘋狂大笑。

忽然,塵霧中一道紅光閃現,一聲龍吟再次響起。

當狄雄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

只見顧銘的火龍直接從他的胸膛穿過,隨後返回。

「這不可能!」

狄雄不可思議地看著對面。

在場的所有人也都是滿臉的驚訝。

塵霧散去,顧銘的身影慢慢呈現。

「就你這垃圾招式也敢拿出來獻醜,真是丟你們狄家的臉。你可以倒下了。」

狄雄就好像被顧銘下了詛咒一樣,他的話音落下后,狄雄瞬間后倒,兩個眼睛瞪得滾圓,有驚訝有不甘更有的是絕望。

他到死都想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死的。

「天呀,狄雄就這麼死了?」

「只有一招,這個顧銘也太恐怖了吧!」

「武道界的天要變了!」

眾多神話強者,不由地再次後退數步,倒吸冷氣,驚恐地盯著顧銘。

雖然知道顧銘很強,但卻沒想到強到這種地步。

狄雄剛才那一招,就是他們想要接下,也要付出一些代價。

可反觀顧銘,不僅沒事,反而將狄雄殺死。

「雄兒!」

一聲悲傷的嚎叫從遠處傳來。

隨後,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來人同樣是個老者,可看上去竟然比狄雄年輕了許多。

他抱起狄雄,淚水從眼角落下,神情很是悲傷。

此男有&病& 「是你,是你殺了我玄孫,我要用你的血給他送行。」

無限劍神系統 老者慢慢地將狄雄放平,站直身體,冰冷地看著顧銘。

「半步神尊!」

顧銘不屑地掃了老者一眼,淡淡開口:「不過如此!」

一眼便看穿對方的實力,可以說連至尊的分身都不如。

毫不誇張地說,顧銘一根手指頭就滅了對方。

如果按照修真者的等級來說的話,對方也只不過是築基期初期而以。

而顧銘卻是築基後期,已經無限接近大圓滿。

「還我雄兒命來!」

狄家半步神尊已經失去了理智,直接沖向顧銘。

身形如風,就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時,他已經出現在了顧銘面前,一雙拳頭已經無限地接近顧銘的腦袋。

「太慢了!」

顧銘一動不動,冷笑一聲,輕輕地抬起雙手,直接抓住了狄家半步神尊的雙手。

「這,這怎麼可能?」

狄家半步神尊只感覺自己的雙手被牢牢抓住,不管怎麼用力都無法掙脫。

雙目滿是驚恐之色。

再一次對顧銘的實力有了新認知,渾身不由地顫抖起來。

狄家到底得罪了一個什麼樣的恐怖存在。

「這是真的嗎?」

「我是不是眼花了!」

眾多神話強者,無不詫異,不可思議地盯著顧銘二人,內心無比震驚。

特別是那些隱世家族,眉頭深深地緊皺著,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但是從他們那蒼白的臉上可以看得出,他們還是被嚇到了。

「這沒什麼不可能的,因為你太弱了!」

顧銘冷笑,雙手頓時一用力,只聽咔嚓一聲,半步神尊的兩條手臂內的骨頭全部粉碎。

「你不是神話,你是神尊!」

狄家半步神尊忍著疼痛,驚恐地看著顧銘,不由地放聲喊道。

此言一出,再次引來全場的注目,驚恐的目光再次落到了顧銘身上。

沒錯,他是神尊,只有神尊才能這麼輕易的打敗半步神尊。

就算狄家這位不是半步神尊,是個神話強者,如果沒有神尊的實力,是根本不可能這麼輕易制服的。

顧銘再次刷新了所有神話的認知。

而李德方和無名二人,卻顯得十分激動。

「神尊?」

顧銘冷笑,神尊又如何,在他面前照樣一招可滅。

緋聞成真 狄家半步神尊心生退意,強烈的恐懼已經佔據了內心。

噗通!

他跪下了,一頭載在地上,磕頭道:「還請神尊大人饒命,我等無意冒犯大人,還請大人原諒。」

「饒命?」

顧銘冷笑,淡淡地問道:「如果今天我沒有你們實力強的話,你們會放過我嗎?會饒了我嗎?」

「有因就有果,因是由你們狄家起,果也應有你們來結束。一切都是你們狄的狂妄與無知造成了今天的一切。所以,你們已經沒有機會了。」

「不,求求您神尊大人,我們狄家願意永世奉您為主,還請神尊大人收下我們。」

狄家半步神尊真的怕了,他感受到了顧銘那濃濃的殺氣,額頭的冷汗已經成線流下,蒼白無血的臉更加蒼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