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月見大鳥逃走,轉頭衝肖遙說道:“主人,要不要我去追它?”

0

肖遙擺了擺手,

“不用!我已經知道它的老巢在哪兒,跟我來!”

他說着,立刻朝着那處懸崖走去,其他人都跟在了後面。

一行人在茂密的林間穿梭,正走着,肖遙忽然瞧見,前方濃密的草叢中竟然趴着好些人。

他擔心有埋伏,立刻停下腳步,並壓低聲音說道:“大家小心!”

衆人紛紛停下。

肖遙又運用火眼金睛盯着那些人仔細看了一會,感覺並不是活人,而只是七八具屍體而已。

難道是打算伏擊老子的火炎魔族?

肖遙定了定神,說:“過去看看,不過大家都留點神。”

一行人緩步朝前方走去。

走近後,終於看清楚了,確實是七八具屍體,而且除了人的屍體之外,還有幾具魎犬的屍體。

無論是人還是魎犬,無一例外,全都被吸乾了。而且面目全非,幾乎已經看不清楚模樣。

在幾具屍體周圍,樹木有被火燒灼過的痕跡。

看來這些傢伙正是火炎魔族!

他們遭遇了野川鈴木,顯然也進行了激烈的反抗,只可惜終究不是野川鈴木的對手。

肖遙有些疑惑地說:“火炎魔族精通御火術,按理來說,火是邪魔的剋星,野川鈴木那魔頭,究竟是用什麼法子滅掉了他們的火?”

他話音剛落,阿祁說道:“那魔頭吸收了幾十年的地陰靈氣,他用地陰靈氣,就能滅了這幫傢伙的陽火。”

肖遙微微一怔,

“難道不應該是火將地陰靈氣驅散麼?”

辰月解釋:“主人,火是能驅散地陰靈氣,但如果地陰靈氣足夠充沛的話,火非但無法驅散地陰靈氣,反而會被地陰靈氣所熄滅。這就像火雖能烘乾水分,但卻不可能烘乾一整條河流。”

聽了辰月所說,肖遙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說:

“你說得有點道理,所以,對付野川鈴木這魔頭,不能用火。”

“這倒也未必,這些火炎魔族雖然不是那魔頭的對手,但辰月的龍炎,那魔頭未必抵擋得住。”

“沒錯!你的龍炎肯定能滅了他。我們走!”

一行人繼續前行。很快來到了那面懸崖峭壁腳下。

那洞穴位於峭壁之上,距離地面差不多有二三十米高,峭壁十分光滑,而且還佈滿苔蘚,若是常人,想徒手爬上去,幾乎不可能。

肖遙擡頭盯着那個洞穴看了一會,二話沒說,取出了三清鈴,他搖動三清鈴,嘴裏默唸咒語,過了沒一會兒,一名身披金甲,器宇軒昂的神將出現在了幾人面前。

肖遙將金甲神將打量了一番,心裏暗想:“瑪了個蛋!沒想到這金甲神將還挺有型的,改天老子也去弄件這樣的金甲穿穿。”

這念頭剛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耳畔傳來系統提示:“宿主如果需要購買金精甲,可往系統商店選購,目前正在開展買一送三活動,購買金精甲一套,送頭盔、護臂、戰靴……”

沒等系統介紹完,肖遙急忙打斷道:“行了!行了!老子對這金精甲沒興趣。”

他定了定神,乾咳道:“那個……,你就是被本大師召喚出來的金甲神將?”

金甲神將上前一步,朝肖遙拱手作揖道:“小神見過上仙,不知上仙召喚小神所爲何事?”

“是這樣,本大師要去降妖伏魔,想請你在這兒照顧我小老婆,還有龍兒。”

“上仙召喚小神前來,就爲了這個?”

金甲神將以爲自己聽錯了,在他看來,這只不過是一件小事而已,他原本以爲肖遙召喚自己是要讓他降妖除魔,卻沒想到居然只是爲了這事而已。

肖遙很是嚴肅地說道:“你可別以爲這事好辦,這鬼地方是魔族的地盤,連這一帶的山神都不敢來,你定要萬分謹慎。我可就把小老婆和龍兒的命交給你了。”

聽肖遙這麼一說,金甲神將立刻表示:

“請上仙放心,有小神在,邪魔不敢放肆!”

他說着一揚手,手裏居然多了一把長柄青龍偃月刀。

他將散發着無形氣場的青龍偃月刀猛地往地上一戳,昂首挺胸,愈加顯得氣勢非凡。

看到他威風凜凜的樣子,肖遙心裏頓時放心了不少,而冷若冰卻不樂意了,她嘟着小嘴說:

“老公,你要讓我留在這兒呢。”

“嘿嘿,小老婆聽話,我得去對付野川鈴木那魔頭,實在是太危險了,更何況這面峭壁這面高,你也爬不上去啊。”

“可是……”

冷若冰還想再說些什麼,肖遙打斷了她,說:“這事就這麼定了,辰月,你把龍兒交給我小老婆,跟我一塊去對付那魔頭,阿祁、白咖啡,你倆也都留下,要是遭遇魔族,你們可以幫助金甲神將一同對付。”

阿祁不無擔心地說:“主人,你倆能應付得來麼?對方可是魔神級的呢!要不本大聖還是陪你們一塊去吧。”

“得了吧,等哪天把你脖子上的破圈子摘下來再說。”

肖遙說着,轉頭對辰月說:“辰月,我們走吧。”

辰月低頭看着懷裏睡得安詳的辰龍,顯得有些猶豫。

她來的時候曾經說過,此次前來,一定要由她親自照料龍兒,只是現在情況已經發生了變化,敵人比他們原本所設想的明顯要強大得多,她若是抱着辰龍去與對方戰鬥,實在是太危險了。

在沉吟良久過後,她終究還是將辰龍抱到了冷若冰面前,說道:

“小夫人,那龍兒就拜託你了。”

冷若冰忙伸手接過辰龍,說:“你放心吧,辰月,我一定會照顧好龍兒的。” 肖遙叮囑了冷若冰等人幾句注意安全之類的話,便運用乘風御氣技能,與辰月一同飛上了數十米高的峭壁,那個洞**就位於峭壁之上,兩人一頭鑽入了洞**。

這洞口呈狹長型,約摸三四米寬,一米來高,眨眼一看,就像人的嘴脣。

兩人不得不低着頭才能鑽入洞內。

肖遙原本以爲,洞裏面空間可能比較狹小,但走進洞內後,他才發現,這裏面相當寬敞,是一座面積不小的洞廳,洞廳四周,分佈着許多大大小小的洞穴。地面,散落着無數屍骨殘骸,其中大部分都是動物的骸骨。

“這鬼地方該不會是那魔頭的廚房吧?”

肖遙嘴裏嘀咕了一句。

辰月說道:“主人,此洞形同魔窟,很可能有陷阱。”

肖遙點了點頭,他不敢大意,運用火眼金睛技能仔細探查了一番,並運用六耳技能側耳細聽,很快便聽到了動靜,聲音是從其中最大的一個洞**傳出來的,雖然十分輕微,但瞞不過肖遙的六耳技能。

他淡淡一笑,將手朝那個洞穴一指,說道:“那魔頭應該就在那個洞裏,走!我們去會會他。”

他正欲往那洞內走,卻被辰月一把拉住:“主人,小心有詐。”

肖遙微微一怔,反問道:“怎麼了?”

“待我先清掃一番。”

辰月說着,上前一步,對準那個洞穴,噴出了一道極其耀眼的龍炎。

洞**的岩石瞬間變成了熔岩,數秒過後,從那洞**傳出一陣極其淒厲刺耳的怪叫聲。

而讓肖遙感到吃驚的是,

有好幾個洞穴都亮起了光亮,他恍然頓悟,這些洞穴其實都是相通連的,這根本就是一個錯綜複雜的洞穴系統。

過了沒一會兒,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瑪了個蛋!

看來這鬼地方魔怪有不少,一場惡戰只怕是難以避免了,

肖遙立刻擺開了架勢,並暗暗催動體內的辟邪寶劍。

很快,從四面八方的洞穴之中衝出來無數魑魅,發出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見此情形,肖遙頓覺頭皮一陣發麻。

正所謂一拳難敵四手,魑魅攻擊力強,速度快,而且數量如此之多,又是從四面八方展開圍攻,一旦靠近,被它們撓上一爪子或是咬上一口,恐怕在所難免。

肖遙不敢怠慢,急忙使出金鐘罩技能,護住了自己的身體。並立刻催動辟邪劍氣,伴隨着金光一閃,一道凌厲的劍芒飛射而出。

那道劍芒的速度極快,而且便彷彿長了眼睛一般,專射魑魅的腦門。

魑魅根本來不及躲閃,被劍芒擊中的魑魅當即倒地掙扎,並且身體立刻散發出大量濃黑霧氣。

不過轉眼間的工夫,衝在最前面的魑魅便被解決了不少。

但由於魑魅的數量實在太多,難免還是有漏網之魚撲到了二人跟前。

肖遙大喝一聲,運用麒麟臂,朝衝在最前面的魑魅打了過去。

就在他的拳頭擊中魑魅胸口的剎那間,一股強勁的氣場迸發出來,形成衝擊波一般的氣流迅速向四周擴散。

而那隻魑魅被他一拳打飛了七八米遠,重重地撞在了洞壁上。

辰月也迅速出手,兩人大打出手,衝到兩人跟前的魑魅就像遭到打擊的沙包一般,隨即便又被打飛了出去。

肖遙在運用麒麟臂大打出手的同時,還繼續催動辟邪劍氣對蜂擁而至的魑魅羣展開反擊。

魑魅數量雖多,但在肖遙與辰月面前卻絲毫並不佔優勢。

沒一會兒工夫,魑魅便被他倆解決了大半,不過剩下的魑魅絲毫沒有退卻的意思,繼續咿呀鬼叫着,前赴後繼撲向二人。

肖遙倒是求之不得,因爲魑魅並不能對他和辰月造成實質性傷害,而且,他還能獲得經驗值與陽氣值。

他的耳畔不斷傳來系統提升經驗值與陽氣值的提示,他心頭是欣喜不已,

要知道,每殺死一隻魑魅,經驗值就能增加80000點,陽氣值則能增加1500點,即使是辰月解決掉一隻魑魅,他也能獲得一半的經驗值與陽氣值。

這麼一大羣魑魅,足有五六十之多,若是全都解決的話,少說也能獲得三四百萬的經驗值與六七萬的陽氣值。

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對肖遙來說,簡直就是意外之喜。

兩人正殺得起勁,忽然一週身裹着濃霧的龐然大物從其中一個洞穴之中衝出,發出一聲刺耳的怪叫,朝着肖遙直撲而來。

肖遙立刻催動辟邪寶劍,一縷金芒劍氣擊中了怪物。

怪物龐大的身軀猛地一顫,但似乎並沒什麼大礙,繼續朝肖遙撲來。

瑪了個蛋!

連辟邪劍氣居然都傷不到這怪物,看來這怪物就是野川鈴木所化!

怪物的速度極快,轉眼間便已撲到肖遙跟前,肖遙立刻右手掄拳,一拳朝着怪物的面門打去。

誰知他的拳頭打在怪物腦門上,非但沒能擊退怪物,反而感覺到了一股極強的反噬力。

他手臂猛地一震,感覺一陣生疼,身體被震得往後連退了好幾步,還沒等他穩住身形,怪物又已經逼近。

躲閃已經來不及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時,他在心頭默唸咒語,使出了遁匿技能,就這麼憑空消失在了怪物面前。

怪物立刻停下,愣了片刻,又迅速掉頭,撲向辰月。

辰月正對付剩下的魑魅,見一頭周身裹着濃黑霧氣的龐然大怪衝向自己,立刻張嘴,朝着怪物噴出了一道龍炎。

怪物被龍炎擊中,讓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龍炎竟與它周圍濃霧相互作用,

濃霧消散的同時,龍炎也迅速熄滅。

怪物周身的濃黑霧氣一下子變得稀薄了許多,怪物也終於露出了真容,竟然是一頭大黑牛!

嚴格上來說,其實不算是牛,除了頭頂上生有一對尖長牛角,以及擁有與牛相似的龐大身軀之外,模樣與牛完全不同。

它的嘴角,居然生有尖長獠牙。

看上去十分猙獰,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

牛角怪物衝到辰月跟前,用它那對尖長牛角刺向辰月的身體。

辰月迅速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它的一對牛角。 辰月畢竟是龍族,龍族的一大特徵,就是擁有堪比神魔的強大力量,那怪物雖然也是力大無比,但竟然被辰月給擋住了,一時間不能再往前頂半步。

不過,四周還有魑魅沒有解決,趁着辰月與怪物對峙,剩下的魑魅立刻全都朝着辰月撲了過去。

情勢有些不妙,就在這時,怪物忽然發出一聲淒厲的怪叫,緊接着它龐大的身軀打了個趔趄,側倒在地。

原來,是肖遙對怪物發起了攻擊,

肖遙吸取了剛纔的教訓,他使出了龍魂之力技能。

他的龍魂之力技能已經達到8級,一拳打出去的力量,比不使用的情況下要增強數十倍,甚至能夠與神魔抗衡。

他一拳擊中了怪物的腹部,怪物自然難以承受。

辰月趁機伸出雙手,用力掰開了怪物的大嘴,對着它嘴裏噴出了一道耀眼的龍炎。

怪物立刻在地上翻滾掙扎起來,片刻過後,一道道亮光從它身體之中透射出來,隨即伴隨着“嘭”的一聲巨響,怪物的身體竟然炸裂開來。

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成功擊殺9級魔獸。

獲得經驗值300000點,

法力值+280,

陽氣值+5500。

獲得物品:烏牛角2只。”

臥槽!

這怪物的級別真夠高的啊,辰月將它殺死,老子只能獲得一般的經驗值、陽氣值以及法力值,居然有這麼高。甚至比在幽冥之境碰到的噬魂怪還要厲害得多。難道它真就是野川鈴木所化?

兩人又合力幹掉了剩下的魑魅。洞廳內恢復了平靜。

肖遙現了形,走到肚皮已經爆裂開來的怪物屍體旁,蹲下身子仔細查看起來。

由於辰龍是將龍炎直接噴入了怪物的嘴裏,怪物的屍體幾乎都快燒焦了,散發着一股子刺鼻難聞的焦臭味。

肖遙仔細查看了一番怪物,有些納悶地說道:“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主人,這是一種魔怪,辰月以前曾經見過。”

肖遙微微一怔,忙問:“你什麼時候見過?”

“一千多年前,這種魔怪,與平天大聖牛魔王有關。”

“牛……牛魔王!你確定!?”

肖遙嚇了一跳。

瑪了個蛋!

牛魔王都出來了,那可是能夠齊天大聖孫悟空打成平手的狠角色啊!

辰月點了點頭,道:“牛魔王是牛族妖神,這魔怪通體烏黑,應該是牛魔王手下的烏牛怪,擁有掀山神力。只不過……”

她說到這,頓了頓。

肖遙忙問:“只不過什麼?”

“只不過這烏牛怪剛纔在攻擊我們時,周身裹着濃黑霧氣,這倒是有些奇怪。”

“會不會是野川鈴木幻化而成的?”

辰月搖頭道:“不可能,如果當真是野川鈴木幻化而成,現在既然已經被我們殺死,就該現出原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