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夜,費盡心機,將你們引到這裏,便是要將你們所有人殺死在這裏,如此,也不會有任何消息傳揚出去,自然,從此以後,我柳之一族,還會是那高高在上的四大級勢力!”

0

聞言,辰夜輕輕點了點頭,不在有任何的廢話。

邪帝殿是頭狼,是連同伴都可以吃掉的野狼,對於這些內心已經瘋狂,偏執到了極點的人,縱使和他們說這些,都沒有半點用處,還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說話的道理。

伴隨着辰夜雙手握拳,敖天率先一動,強大的氣勢,如那平地而起的高樓般,衝涌而去,一瞬間中,便是將邪天三人,連同那柳凌雲籠罩而進。

邪天三人的出現,的確是打亂了一衆人之前的部署,不過衆人都是久經風1ang之輩,有着一點時間的緩衝,便也足夠敖天他們調整好各自的狀態。

“轟!”

萬族之劫 在敖天氣勢涌動之時,成自在周圍空間,卻是陡然bàozhà開來,一道強大的氣勢,龍捲一般的衝向出去,直接是在敖天那氣勢之中,將其中一人鎖定而住。

“敖天兄,分一個給我吧,其他人對我而言,太沒有挑戰了。”

現在的成自在,已在天玄四重巔峯之境,單論修爲,比不上邪天三人和柳凌雲,但他的手段,卻是極端驚人,孤山老叟之名,從來不是用修爲來衡量的。

故而,當感應到成自在的舉動,敖天並未拒絕,仍由前者從他手中分走了一位對手。

而成自在氣勢並未就此停下,那瘋狂的氣勢一動,轉瞬之後,便是將柳之一族的另外一位天玄高手包裹而進。

“哈哈,這樣的戰鬥,才讓我有挑戰的性質!”

在敖天和成自在之後,龍族大長老已經海玄青,也是各自將一名天玄高手鎖定,磅礴之威,同樣是不容他人小覷。

“嘿嘿,公子,盟主,加入夜盟之後,我還寸功未立,那個傢伙,盟主,你就別和我搶了。”

冰靈虎蛟一聲大笑,龐大的身影,伴隨着兇悍無比的滔天戾氣,直接的撲向柳之一族中,現在剩下的最強大那一人。

十三位天玄高手,如今已只剩五位,還有紫萱在,辰夜等人所承受着的壓力倍減許多,不過,邪天三人終究是個意外,他們也都在天玄六重巔峯。

固然成自在精明無比,將邪天三人的其中一人鎖定成了對手,並未讓他們組成聯合之勢,可加上柳凌雲,對敖天來講,仍然很不輕鬆。

“紫萱!”

辰夜輕輕攬下準備掠出的紫萱,道:“盡擊殺一人,然後去幫助敖天前輩!”

四大天玄高手本是辰夜預定好的對手,如今算來,也剛好是這個數字,辰夜等人自然無任何畏懼,而要想把這場大戰獲勝,就得看雙方天玄高手,誰最先騰出手來。

紫萱和冰靈虎蛟的強大,顯然是出乎了柳凌雲他們的意料之外,否則,今天來的,可能就不會是邪天三大天玄高手了。

紫萱必須要全解決掉其中一人,否則的話,今天會非常的艱難,無論是敖天,還是成自在,都已經算是拼命在爲之。

何況,他們既然遇見了邪帝殿的人,保不住,帝釋天他們也是同樣的遭遇,一旦帝、沐倆族在這裏被重創,即便他們獲得了勝利,邪帝殿也再無可以牽制住他們的人了。

到那時,或許邪帝殿就將席捲整個世界了,而夜盟,將沒有任何餘地的當其衝!

現在的夜盟,還沒有足夠的實力,去面對整個邪帝殿!

紫萱知道事情輕重,當即也不在多說,看了辰夜一眼後,其身形如電,快閃電般的射向柳之一族剩下的一位天玄高手。

辰夜等人也是迅的暴射而出,將剩下來的柳族四大天玄高手,阻擋在了原地。

眼見是辰夜等人圍攻而來,柳朝陽不由一聲嗤笑:“沒有了天玄高手牽制,你夜盟就不堪一擊,辰夜,今天的這裏,將會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這還不一定呢!”

辰夜詭異的笑了笑,淡淡道:“柳朝陽,你怎不覺得奇怪,既然我們已經知道了逍若書生和千葉老人的隕落地在這裏,爲什麼非得要等你們進入到這裏後才現身?”

“什麼意思?”柳朝陽老眉一皺,頓時心中有了不安的感覺。

聞言,辰夜笑道:“柳朝陽,你果然老了,一點記性都沒有了,帝皇宮中所生的事情,你就真的忘記了?”

這時,柳朝陽等柳族四大天玄高手,臉色不由得大變。

帝皇宮!

在帝皇宮中,原本佔據着天時地利,天、柳二族聯手,有着一定的把握,叫夜盟飲恨在那裏,可最後,帝皇宮中,那一衆先輩意識甦醒,直接是讓倆族陰謀落空。

婚不過三 現在的這裏這裏縱然不是帝皇宮,可這裏是逍若書生和千葉老人的隕落之所。

以這倆位的強大,這方大地中,怎會沒有任何的設置?

或許逍若書生和千葉老人他們的心中,並沒有帝皇宮那一衆意識那般,對四位大帝傳人,有着無與倫比的愛護,可只要知道四位大帝傳人出現在了這裏,那麼,至少來說,對辰夜,瘋魔,幽兒三人,前者二人心中,或多或少,會有着一定的愛護之意。

四位大帝當年所作所爲,已經深入人心,讓得無數人崇敬無比!

時間流逝過去無數年,或許這份崇敬已經減弱許多,可只要見到大帝傳人,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會記起一些事情來,只要有這份記憶。

如果不是因爲這樣,以天、柳二族如日中天的滔天勢力,又怎會在與夜盟的交鋒之中,落得個如此的下風?

儘管這裏面有帝、沐倆族的支持,但這個支持,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而已。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眼見柳朝陽等人的神色變化,辰夜大笑一聲:“諸位,盡情的殺吧!”

“轟!”

話音落下,竟是以天閒等人爲,如狼似虎一般的衝向出去

在柳之一族中,親眼見到,包括柳破風在內,皆是背離了曾經諾言,爲了利益,不惜要對辰夜等人動手。

在那個時候,天閒等人心中的信仰,便已經是有所傾斜了,這世間,總歸還是以利益至上的。

然而,不管怎麼樣,在天閒他們的心裏,始終還存有着一分希望,畢竟,柳破風他們,還沒有與邪帝殿勾結,他們曾經只是背離,卻並未背叛。無論他們是怎樣的壞,只要到最後,還能夠爲這天地蒼生一戰,其他的事情,暫時都能夠放得下。

可是現在,這些人,居然與邪帝殿的人勾結在了一起沒有了天玄高手的牽制,天閒等人的實力,遠不是柳之一族的衆人所能夠應付,加上心中藏着的那份深到極致的痛和恨,更是讓得天閒他們所能揮出來的實力,遠從前。

短短一瞬間的接觸後,便是有着柳族高手,被無情的斬殺在了這片亦真亦幻的大地之上,霎那過後,濃烈的血腥味道,逐漸的開始蔓延而出。

終於被愛突破 “老匹夫,你們敢!”

眼見的族人被快的斬殺,柳朝陽等人怒不可遏,然而,還不等這些人有絲毫的舉動,一道道強烈的殺意,便是瘋狂的侵襲而來,再一次的將四人硬生生的阻攔而下。

“柳朝陽,你們的對手是我們,別搞忘記了!”四大天玄高手正前方,辰夜踏空而立。

“就憑你們?”

柳朝陽森冷笑道,不是他看不起辰夜等人,誠然,這些個年輕人,一個個在未來,都有着踏足巔峯之上的資格,但那是在未來,現在,他們在自己眼中,還沒有更多的囂張資格。

“是不是憑我們,打過之後才知道!”

論起對柳之一族的恨意,在場衆人中,無疑屬葉爍最盛!

數年時間,在那萬鬼深淵之中生不如死,日日夜夜都要受那可怕的折磨,這些都不要緊,來自於肉身之上的痛苦,葉爍能夠承受。

可每每想起,柳如是在柳之一族受苦,她每天每夜都在爲自己擔心和傷心着,葉爍的心,就情不自禁的與那萬鬼深淵一樣,淒厲之聲不斷!

“修羅之身!”

道道漆黑光芒,越加濃烈,到的最後,整個天地,幾若夜幕降臨一般,唯有葉爍那道身影,如同是開天劈地的神魔,在如此光芒的暴盛之時,他的身軀,也是在逐漸的增高着。

某一刻,當那漆黑光芒,已經到了無法疊加的時候,天地之間,一尊龐大的巨人,便是由此化形出來,那漫天的黑芒,就猶若潮水一般,盡數衝進了那巨人中。

“轟轟!”

巨人渾身上下,黑芒如漣漪波紋般涌蕩,可怕的氣息,源源不斷的暴涌着,從遠處看去,此時的巨人,便是真正的神魔再生!

實力達到了聖玄七重境界,現在的葉爍早已是今非昔比,這一尊修羅之身施展起來,那等威力,無疑是較之在柳族的時候,要可怕了許多。

一道道的黑芒,彷彿那自九天之上落下的神雷閃電,環繞在巨人周身,使得葉爍看起來,如同是吸收了萬道雷霆一般,單是那光芒的散,就已經將周圍空間轟擊的支離破碎。

葉爍身邊不遠處,鐵奕天大笑了一聲,手中鐵棍揮舞,頓時帶出無數道堅硬無比的影子來,一道道的影子前後相連,剎那過後,彷彿在他手中,有着一根,足以將這蒼穹都可以刺穿的長棍。

鐵奕天乃是成自在所收唯一弟子,後者對他的喜愛,從來都沒有隱瞞過,多年相處,成自在傾囊相受,加上鐵奕天自己爭氣,故而,儘管沒有辰夜和鐵奕天那般強而有力卻痛苦的歷練,可他所擁有的手段,放眼天下,亦是強大無比。

孤山老叟,並非是泛泛之輩,否則在當年,成自在一人出現時,便不會叫柳朝陽忌憚不已了。

另一邊,龍吟聲響徹,龍皇化成龐大的五爪金龍,金光璀璨之下,託着瘋魔,傲然升立於半空之上。

這片天際,因爲瘋魔的出現而變色,高空之上,無數星辰閃爍,那一道道的星光,便是受到了牽引一般,全數的落入到瘋魔身上。

放眼看去,璀璨星芒,竟是在逐漸的變幻着色彩,由最初的紫色,化成了現在無可形容的銀芒,可想而知,現在的瘋魔,對於星辰決,無疑是xiūliàn到了極高的程度。

瘋魔對面,柳研平靜之極,其本身沒有任何的太大的舉動,可就是有着一道越了瘋魔,葉爍,鐵奕天的強大氣息,徐徐的涌動出現。

在那強大氣息的環繞之下,柳研儘管還沒有突破聖玄達到天玄境界,可在他人感受起來,那似乎,就是天玄之境。

面對真正的天玄高手,柳研顯然已經將天聖之體揮到了極致。

現在的她,經過辰夜和那神祕年輕人的幫忙,這天聖之體已然是真正的掌控,現在的全力施展,非但不會給柳研本身帶來任何的負面影響,反倒是威力更加的可怕。

在這一邊,依舊是半邊面紗遮住臉頰的幽兒,白玉傘輕輕飄蕩在她頭頂上方,幻化出無盡的威嚴來。

在那威嚴的籠罩下,讓人覺得,現在的幽兒,彷彿是玄帝再生!

四位大帝的傳人中,可能是瘋魔和辰夜得到傳承的時間最久,但要若誰對大帝最爲了解,對於各自傳承接觸的最深,那無疑就是幽兒!

浩瀚之力圍繞着幽兒,白玉傘輕輕旋轉,一股無可直視之威,便是這般自自然然的迸射而現,讓得柳朝陽等人,再也無法輕視幽兒。

而在下方,化幽鯤鵬展翅飛翔,滔天的戾氣,縱然是比不上冰靈虎蛟,可同爲兇獸一族,尤其是陪伴了玄帝和幽兒多年,耳濡目染之下,這種際遇的演化下,化幽鯤鵬所呈現出來的兇威,顯然也不是冰靈虎蛟所能與之相比的。

辰夜身側不遠處,是衆人之中,年紀最小的玄凌!

年紀雖然最小,然而,那等凌厲之勢,卻是衆人之中,最爲可怕的存在!

先天無上劍體,辰夜也不知道,玄凌現在究竟xiūliàn到了何種地步,掌控到了什麼程度,只見到,當一抹璀璨的紫色光華,自玄凌眉心中掠至半空上的時候,一道道清脆的劍吟之聲,便是不可被壓制的迴盪於虛空之中。

然而,這虛空中,不存在一柄長劍!

沒有長劍,但劍吟之聲,清晰的響徹,這等奇怪的感官,叫柳朝陽等人爲之心中凝重非常!

當那紫色光華散到最爲耀眼的時候,天際之中,無數柄長劍憑空而現,每一柄長劍,均是攜帶着無堅不摧之感,那等鋒利的程度,在長劍剛剛現身之時,就已經讓得空間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縫。

這些裂縫,卻是無法自行的被空間癒合,或者說,要想癒合,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至少不是目前所能夠做到的。

萬道長劍,靜悄悄的在玄凌周身盤旋着,突然之間,光華萬丈,將所有長劍都是籠罩而進,便在這個時候,玄凌的身影,竟然憑空消失了。

一剎那中,萬劍齊鳴,衆人赫然感知到,那萬柄長劍,便從此時開始,彷彿擁有了無可取代的靈智,那每一柄利劍,彷彿都是擁有了渾元之寶的威能。

這儘管是不可能,可造出瞭如此的威勢,不得不令人震撼,先天無上劍體,竟是如此的恐怖!

六道,在常人眼中,可怕之極的氣息與威勢散出去之時,即便柳朝陽四人都是天玄高手,而且都還是天玄二重到三重之間境界的高手,此時此刻,都是不免凝重非常。

他們終於是有所明白,爲什麼這些個人,本身修爲都不到天玄之境,可居然有着如此的膽量來挑戰他們,原來,這一個個的,都是底牌這般之盛。

只是柳朝陽等人想錯了,敢於挑戰他們,並非是葉爍這些人自認底牌強大,而是,他們本身就有這個膽量,這與各自實力手段無關。

換做別的人,即使是有着不弱的手段,可面對強過自己太多的敵人,怎還會有如此強盛的戰意,能夠一戰,就已經不錯了。

片刻之後,柳朝陽目光一寒,遙看辰夜,喝道:“這些人中,以你爲,如今,該輪到你了吧?”

柳朝陽等人很清楚,抓住任何一個人,哪怕是將敖天抓在手中,都不大可能讓夜盟衆人束手就擒,唯有抓住了辰夜,夜盟將徹底沒有還手之力。

所以,他們現在的目標,只有辰夜一人!

“哈哈,如你們所願!”

辰夜大笑。

就在那無所畏懼的大笑聲中,其整個人,突然的化成了一道殘影,那度之快,即便是殘影,都是無法讓人捕捉到他的半分影子。

僅僅是一瞬過後,辰夜已在了柳朝陽的眼前方。

柳朝陽等人眼瞳再度的一顫,換成是他們,以他們的實力,都無法做到如此快捷的度。

“大家都不用留手了,殺吧!” 單身公害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殘影之中,辰夜身影真實的化形而出,一拳猶若泰山壓頂一般,朝着前方的柳朝陽,重重的壓了下去

“嗡嗡!”

這片空間,便也因爲這一拳的力量,出不堪負重的shēnyín之聲

“找死!”

柳朝陽雙眼頓寒,眼中這人,纔是這一場大戰之中,最爲關鍵人物,原以爲要抓到他,乃至擊殺他,會很不容易,倒是沒有想到,辰夜居然會自動的送上門來。

寒聲的笑容之中,柳朝陽手指凌空一點,旋即天地間靈氣**,一道強悍玄氣光虹,陡然自其指尖暴射而出,那種磅礴程度叫人知道,天玄高手的強大,的確不是其他境界的武者所能夠相比的。

與此同時,柳之一族的其餘三大天玄高手,也是閃電般的出手,浩瀚的玄氣匹練,有着洞穿蒼穹之力,狠狠的對着辰夜砸去。

四大天玄高手同時出手,辰夜所要面對的壓力可想而知,然而,在這四道可怕的攻擊之前,他卻不曾有任何的避閃,那一拳,仍舊悍然無畏的怒轟了過去。

“當真是找死了!”

柳朝陽等人忍不住的大笑起來,無論辰夜手中擁有着怎樣的底牌,他本身只是聖玄七重境界,又怎可能抵擋住自己四人的一擊,即便後者還有六位同伴就在左右!

但柳朝陽四人想不到,這本就是辰夜故意的。

一場類似於這樣的豪華大戰,真正的勝負之點在那裏,辰夜心中非常清楚。

他們七人,如果無法圍困住柳朝陽四人,哪怕讓其中一人離開了這片戰場,那麼,都是會給整個戰局帶來無法預估的後果,甚至這個後果,是己方一敗途地。

這絕對不是辰夜所想見到的結果!

而辰夜心中更加明白,天、柳二族或許對敖天等幾大天玄高手,以及紫萱乃至鐵奕天葉爍等人非常的忌憚,可邪帝殿真正欲得之人,只是他自己!

想必對方這一次的聯合,關鍵一點,就在於自己身上。

既然他們那麼想要自己,自己就主動的送上去好了,不是辰夜把自己看的太重,在場的這些人,都是非常好的兄弟朋友,可要說真正能夠將這些人緊緊扭在一起的,便只有他辰夜!

所以,無論是現在的一戰,還是將來與邪帝殿的最後一戰,辰夜都是那中心一人!

辰夜已經這一戰當成是未來最終一戰的演練,那麼,就必須在這一戰中,讓葉爍六人真正的可以做到進退爲一體,如此一來,纔有可能在未來,戰勝邪帝!

當年四位大帝同樣是帝級之境,卻依然慘敗隕落,這就是個很好的教訓。

而且辰夜更加知道,儘管葉爍等人都展現出了極其威勢,可是,只要自己主動出現在攻擊範圍之內,柳朝陽四人,就一定會迫不及待,因爲在他們的骨子之中,還沒有將現在的葉爍等人,真正的納入到可以公平一戰的對手上面。

這樣就很好,辰夜身邊的任何一個人,若是敵人有所輕視,那這敵人的下場會很慘淡的。

況且,辰夜固然有心要給葉爍等人營造出一個全力進攻的環境來,可還沒有一個人,是願意自己去找死的。

“吟!”

當辰夜那一拳,正要砸在前方四道而來的攻擊上時,一聲驚天的龍吟陡然響徹,赫然,在其前方,散着墨綠色光芒的龐大玉龍,猶若再生般,橫立在了辰夜的身前。

總裁的蜜寵嬌妻 無法形容的強大龍威暴涌之時,將周圍空間,變成了可怕的真空地帶。

“轟!”

玉龍剛剛現身,四道悍然無匹的能量匹練,便是怒轟了過來,震得那條龐大玉龍,竟然是被生生的掄爆而去,爆成漫天光點。

天玄之威,果然難測,更何況是四大天玄高手。

然而,就在玉龍散去的剎那,辰夜的身影,彷彿也是被擊中了一般,竟隨之憑空的消失而去。

柳朝陽四人面色猛然的一緊,那辰夜在他們的感知力下,真的不見了,彷彿從不存在這個空間中似的。

便也在這個時候,六道各不相同,卻是都攜帶着滾滾磅礴之力的浩瀚匹練,自虛空之中,橫掃而來!

“咚!”

彷彿是有着低沉得令人頭皮麻的聲音在天空上傳開,漫天之上,不但萬道劍氣凌厲無比,也有那修羅之聲,兇shābī人,更有龍吟之聲響徹,也有那無聲無息的威壓,直逼而來。

更爲可怕的是,在這六道強大匹練的籠罩之下,柳朝陽等人所在的空間,彷彿是有所被凝固封印的跡象。

“就憑你們,也想將我等四人困住?”

柳朝陽並不是笨蛋,只此一舉,便明白了辰夜他們的真正用意。

只是明白歸明白,在心中,也不得不敬畏如今的辰夜,以聖玄七重之力,居然是敢以身作餌,吸引他們四人的全部吸引力,給了葉爍六人一個最佳的出手機會。

換成是別人,誰敢這樣做?

除卻這是膽大包天之外,何嘗不是辰夜對自己所擁有的實力,有着足夠的手段?

柳朝陽四人很難想像的到,究竟辰夜自認是有着怎樣的手段,可以讓他在四大天玄高手面前如此的放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