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0

被擊中的地板就像被炮彈砸中的海面一樣,濺起一團藍色的浪花狀能量波,所有人被強大的氣流直接衝得飛起來,朝四面八方不同的方向落去。

龍雲直接撞在一臺監控儀器上,背後火花四濺,然後重重落在地板上,眼前黑了幾秒,才緩過勁來。

他擡頭看看周圍,所有人都和自己一個德行,全部像被炮彈的氣浪衝飛了一樣,摔得七葷八素。

“怎麼回事……”

“地板上有鍊金符文,是一個咒語,受到攻擊會自動將接受到的能量全部反彈……”範建從地上爬起來,摸了摸被磕到的嘴角,疼得兩條眉毛都擰在了一起。 “該死的鍊金師!”水手從地上爬起來,剛纔藍色的能量波衝到身上有一種麻的感覺,跟指頭伸進插座裏摸一下銅座一樣,渾身麻。

“哈哈哈哈!我勸你們還是省點兒力氣。這個鍊金符咒有個很有意思的名字,叫做雷錠。如果你們不知道這是什麼,可以問問範建。”法拉第在地下機房裏目睹了一切,笑得腰都彎了,“如果我是你們,我還是省點氣力想想怎麼出去纔好。駐守在這裏至少一箇中隊的黑勇士特種兵,龍雲,我相信以你的能力,闖出去還是有機會的。”

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提電腦,進度條已經到了百分之四十。

“這次真的謝謝你們的配合,光憑我自己是根本沒機會闖進這裏,更談不上拿到這些祕密資料,看起來我的演技還是挺不錯的,居然讓你們深信不疑。”

“雷錠是什麼東西?”龍雲轉頭問身邊的範建,“你能不能解鎖?”

“雷錠是一種鍊金鎖,傳說中最強大的三大鍊金鎖之一。”範建說:“在翠玉錄中記載,它的威力僅僅次於用來困住宗主之王惡狼芬里爾的‘欺詐者’格萊普尼爾,屬於一種防衛性的鍊金鎖,據說雷錠本身是一種頭絲那麼細小的繩索,材質就連翠玉錄裏都沒有記載,不過將它的韌度相當大,很難被破壞,除非是神級的人物,例如像芬里爾那種級別的宗主,否則根本無法衝破,而且自帶反射功能,能將自己承受的能量都反彈回去。”

他蹲下身,指着透明的地板說:“你們仔細看看這些地板,裏面那些細小的脈絡就是雷錠。”

衆人仔細一看,果然像範建說的那樣,厚厚而透明的地板中間縱橫交錯夾着一些藍色的細絲,不過這玩意太細小,之前所有人根本沒有留意。

“別太得意,我保證天涯海角都會追殺你!你要知道,我說到一定做到!”龍雲現在恨不得當場扒了法拉第這王八蛋的皮,不過有一點他必須承認,法拉第說的沒錯,現在還不如思考一下怎麼離開這裏。

一箇中隊的黑勇士特種兵,按照普通軍事編制來說,至少過百名。

這實在是讓人頭疼的一支武裝力量,如果換做平時,也許長老會和天幕公司會提供強大的後勤支援,甚至從附近的某些軍事基地調來轟炸機,將地面上的敵人全部炸死,可是偏偏現在天幕公司總部已經失去了聯絡,長老會又遭受突然襲擊自顧不暇。

這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估計這一切都在法拉第最初的預算之中。

“我當然相信,龍雲你是個有仇必報的人。”法拉第說:“你加入天幕,也不過是想借助天幕和長老會的資源替你報仇而已,海恩斯不死,你是絕對不會罷休的。但是,我相信你不會再有這個機會了!”

他從地上站起來,指着地上那臺手提電腦說道:“你知道這裏面被我截留的數據是什麼東西嗎?”

法拉第臉上洋溢起無盡的得意,眼中閃爍出瘋狂的光彩。

“這就是未來!”他有些激動,手舞足蹈,就像一個喝醉了登臺演講的政治家:“力量等於權力,權力就等於未來,這裏面,是長老會、光復會還有創世紀三個最古老的祕密社團最核心的機密,你們都以爲自己很聰明,可是沒想到最後的贏家會是我!”

龍雲雖然心中怒火想狂潮一樣,但是表面還是不露聲色:“你看起來就像個瘋子。”

“瘋子?哪個狂人不是瘋子?哪個野心家不是瘋子?在這種弱肉強食的世界上,不是瘋子就根本做不成大事!希特勒不是瘋子?你們中國的秦始皇不是瘋子?”法拉第越說越高興,忍不住狂笑起來:“你們也許不知道,雖然長老會和光復會是最早進行基因改造計劃的,不過最終成果最豐碩的卻是創世紀,他們在陰暗的角落裏看着你們打得你死我活,實際上背地裏卻不斷蒐集你們兩家的研究資料。”

他伸出手,輕輕撫摸着那些服務器。

“直到最近,他們才獲得了光復會神之光計劃的最終研究成果,那些成果是海恩斯交給創世紀的,作爲一樁買賣進行了交易。”

這番話着實令所有人震驚,雖然大家都知道創世紀是個人類的祕密組織,也許和光復會還有一定的合作關係,但是沒想到光復會竟然連最機密的“神之光”計劃資料都會交給他們。

“我不相信海恩斯會傻到將多年的研究成果給創世紀,他恐怕沒那麼笨!”龍雲說。

“爲什麼不?這個世界任何東西都有個價,創世紀擁有的東西,是海恩斯夢寐以求的,況且對於光復會也好,對於長老會也好,無論是神之光計劃又或者是黑石計劃,似乎都是失敗之作,你們想一想,如果創世紀用通往英靈殿的鑰匙來作爲交換,你們長老會的老哈布斯會長會不會將黑石計劃的資料交給他們?”法拉第說道。

所有人都愣了,這一點是誰都不曾想到過的。

根據莫利亞人的傳說,英靈殿的衆神之地即便是莫利亞人都無法進入,要進入者必須手持一樣信物,那就是奧丁曾經用過的那柄“永恆之槍”,如果有着奧丁血統的繼承人拿着永恆之槍,就可以進入英靈殿,喚醒那些在末日之戰中死去的諸神,從而擁有強大的力量,恢復那個屬於諸神的時代。

只不過,傳說畢竟只是個傳說,永恆之槍從來沒有出現過,曾經有人覺得上帝武裝裏的朗吉努斯之槍,可是事實證明,那柄槍根本不是奧丁的武器。

“怎麼?”法拉第將目光投向尼奧:“你覺得你爺爺會不會用黑石計劃的研究資料去交換永恆之槍?”

尼奧雖然十分厭惡法拉第,卻不得不承認在這件事上他說的沒錯。

“我會。”

的確,對於哈布斯家族來說,尋找永恆之槍幾乎是他們家族甚至說是長老會一直以來最終極的追求,那是一柄打開諸神時代之門的鑰匙,否則就算奧丁的血統在哈布斯家族的後代身上覆蘇,沒有英靈殿裏的諸神輔佐,恐怕也難以成事。

“很好,我欣賞你的坦誠!”法拉第拍着手掌,得意道:“爲了你的坦誠,我可以告訴你一些更深入的祕密。創世紀和沃克的合作是在黑石計劃關閉之後的第二年,而神之光計劃,卻是剛剛纔到手,爲了方便研究和保密,他們採取了一個他們認爲最先進的保密技術,就是將兩個計劃的原件銷燬,然後將數據放入他們自己獨特的暗網中,這個暗網和外面的互聯網不同,有着自己的通道,與現實世界的互聯網相互隔絕,兩個計劃的研究資料會在暗網中變成一個移動的‘包裹’,不斷地在創世紀暗網中流動,就像不斷移動的核潛艇,誰也不知道他會停留在什麼地方。”

“看來,你是現它移動的規律了。”範建冷冷道。 “BIngo!你說的一點都沒錯!”法拉第低頭看了看進度條,已經跑到了百分之七十,“創世紀社團在全世界建立了至少一百多個像這樣的數據中心,而‘包裹’就在這些中心裏不斷被轉移,只有最核心的研究人員通過指令才能讓它‘靠岸’,但是每次讀取之後,新的研究數據又會被封存進‘包裹’中,繼續在暗網中流動。”

“我可是花費了不少的功夫,才從一個核心研究人員的腦袋裏讀取到這些規律的,而今天,就是數據流動到泰國數據分站的時候,而在這裏,我可以像守株待兔一樣,等着這份‘包裹’進入我的口袋裏。”

“我看你就是吹牛,這麼厲害,你幹嘛不直接讀取研究人員心裏的祕密?”格格哼了一聲,“還用得着演這麼一出苦肉計將我們引來這裏替你擋子彈?”

“你太小看創世紀社團腦們的智商了,雞蛋永遠不會放在一個籃子裏,這是他們做事的原則。”法拉第說:“即便是最核心的研究人員,他們也不會放心讓所有資料都放在一個人的腦子裏,因爲這份打了包的資料落入任何一個稍微有點兒頭腦的人手裏,假以時日他一定會成爲這個世界上的新王。”

龍雲現在已經徹底明白整件事情的脈絡了,法拉第這個傢伙,他根本不是被追殺,而是他自己先行背叛了創世紀社團。

他想通過截取這份包裹,成爲這個世界的新王。

狂人,只能用這個詞來形容法拉第。也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他就是類似希特勒之類的梟雄,有着無比強烈的野心,一個創世紀社團已經容不下他的個人展,他覬覦的是更高的東西——力量寶座上的皇冠。

“範建,你剛纔是不是說,只要有類似芬里爾那樣強大的力量,就可以破壞掉‘雷錠’符文?”龍雲突然平靜地問範建。

範建一愣,繼而馬上點頭:“沒錯,理論上是這樣,在北歐神話中,芬里爾曾經被三根鍊金鎖綁住,第一根叫做徳洛米,被它輕易掙斷,第二根叫做雷錠,是雷神索爾和一名鍊金師一起打造的,結果芬里爾費了點功夫,還是掙斷了,直到最後我們鍊金師的祖師爺杜華林親自出馬,煉造出了第三根鍊金鎖,叫做‘欺詐者’格萊普尼爾,這纔將惡狼芬里爾綁在世界的邊緣。”

其實龍雲現在心裏十分矛盾,自己該不該出手。

在這麼多人面前,如果爆最強大的力量對付法拉第,恐怕這傢伙會將自己的祕密全部抖摟出來,這也是爲什麼他敢在這裏公然叫囂自己,自己的祕密,就是他的底牌!

轟——

整個房間忽然搖晃起來,外面墨菲安裝的炸彈爆炸了。

“那些傢伙進來了。”墨菲提醒道:“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要麼出去跟那些傢伙拼命,要麼就要想辦法離開這裏。”

“這裏沒路可走!”水手圍着房子走了一圈,踢翻了幾張桌子,一把揪住地上其中一個工作人員:“這裏還有沒有別的路?”

“沒有了……”那名藍衣服的工作人員被水手凶神惡煞的樣子嚇得話都說不利索了:“我們是從上面……上面進來的……”

“那爲什麼這傢伙不經上面可以直接進到機房!?”水手一用力,那傢伙差點背過氣去。

“真的不知道……饒命啊……我也不知道他從哪裏機那裏的,我們只是普通的工程師,這些機密,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只是看在酬勞豐厚的份上才加入創世紀工作的……而且我們根本不算核心人員,只是最底層的維護工程師……”

範建看到那傢伙嚇得差點膽兒都破了,勸道:“我看他說得沒錯,你殺了他也沒用。”

“算了!”水手將工程師摜在地上,“出去跟他們拼了!”

“我們會很吃虧的,出口只有一個,這樣衝出去,是送死!”蘭斯特洛提醒道。

“夠了!”龍雲揮了揮手,止住所有的爭執:“既然法拉第能進來,我們就能從他進來的路出去,硬拼我們肯定有損失。”

他轉向範建,抽出那把瘋狗高級戰術刀,問道:“這柄刀的強度,能不能切斷雷錠?”

範建點頭道:“如果你的力量足夠,理論上可以。”

“特麼的又是理論上可以,到底可以不可以?!”水手顯得有些暴躁。

“當然可以,如果你有芬里爾的力量,當然沒問題。”範建對自己打造的那柄刀十分有信心:“刀柄上我鑲嵌了賢者石,那是鍊金師最頂級的魔法石了,刀身又是最好的安德瓦里金屬和欽提拉米金屬混合鍛造,強度足夠,就像你有柄鋒利的刀,要砍刀一棵參天大樹,理論上你是可以砍斷,問題你手無縛雞之力,那怎麼砍?”

“我就不信這個邪了!”水手一把從龍雲手裏奪過那把瘋狗高級戰術刀,跪在地上狠狠一刀刺向地板。

“艹!不要啊!”範建趕緊退到一邊。

噹——

刀尖急刺中地板,一圈藍色的能量就像漣漪一樣頓時在地板上擴散開來,水手就像人肉炮彈一樣整個兒飛了出去,狠狠撞在牆上,留下一個人形大坑之後撲倒在地。

“我艹!”水手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人都站不穩了,顯然剛纔的反彈力量極大,夠他喝一壺的。

“你的力量如果不足,不能一次切斷雷錠,它就會百分百將受到的力量還給你!”範建攤攤手:“還好你的皮夠厚,不然你內臟都會被震碎。”

“我試試。”龍雲走過去,撿起地上的戰術刀,對所有人說:“你們都讓開點,我來。”

“你行不行啊!?”蘭斯特洛有些不相信道:“尼奧身上戴着格拉墨聖劍,也許格拉墨聖劍能成也說不定!”

“格拉墨聖劍當然可以,不過我還是那句話,看是什麼人用。”範建說:“有寶劍未必就能割斷雷錠。”

“不要說了,如果我不行,你們再上。”龍雲一邊說,黑色的煙霧從他身上滲出,眼睛開始變藍。

格格知道龍雲的力量十分神祕而且強大,況且從酒吧入口衝出去,這麼多人裏有強有弱的,對方人多,隊伍裏的人肯定有損失,蜜雪兒就是個例子。

用戰術刀割斷雷錠,這也許也是一種解決的辦法,況且地下機房裏還有法拉第,如果從上面撤退,等於放棄了這個傢伙,以他變形者的能力,恐怕一旦脫離視線就沒法再找到了。之前之所以能夠現他的行蹤,顯然是這傢伙故意露出馬腳讓幽靈小組到泰國抓捕自己的。

她沒做聲,退到了一邊去。

龍雲站在房間的中央,黑色的霧氣已經開始在他腳下聚攏,並且像個漩渦一樣開始不斷圍繞着周圍輕輕旋轉,似乎有無形的氣流在順時針流淌。

瘋狗高級戰術刀的刀柄上,那顆賢者之石開始泛起了紅色的耀眼光芒,房間裏的溫度在短短的幾秒鐘時間內開始飆升。

“啊——”

龍雲一聲怒吼,刀在空氣中帶出一道紅色的弧線,準確地刺在其中一塊地板的中央!

刀尖上,一股紅色的能量迅猛地朝周圍擴散出去! 機房裏的法拉第看到頭頂那把戰術刀的刀尖落下,彷彿要刺在自己身上一樣,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深知龍雲的底細,這傢伙發起神經來簡直神都擋不住!

一股猛烈的氣浪把房間裏的人全部推到了牆邊,死死被頂在牆壁上。

尼奧完全驚得說不出話來,龍雲的天賦能力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想,驚訝過後,他又感到無盡的失落,如果龍雲身體中真的有查理曼的血統,那麼意味着將來自己在繼承哈布斯家族掌舵人這件事情上恐怕要好事多磨了。

之前他仍然包有希望,畢竟自己的血統是最純正的,根據檢驗的報告,龍雲只不過是一個混血種而已,也許自己只需要努力一些,假以時日,天賦能力仍可以凌駕於龍雲之上,那樣爺爺會對自己重拾信心。

不過現在看來,龍雲和自己之間何止是一點點的差距,簡直是隔了一個太平洋。

龍雲並沒有像水手那樣被反彈出去,範建大喜過望,歡呼起來:“大哥!你肯定能成!”

“成個屁!”龍雲站起身,指着地板道:“這東西太神奇了,一點損傷都沒有!”

大家目光統統落到地板上,果然發現被瘋狗高級戰術刀刺中的地方沒有一點兒破損。

機房中,法拉第感覺心驚肉跳,驚出了一身冷汗,看到龍雲的攻擊並沒有起到效果,這才鬆了口氣,放下心來。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手提電腦,進度條已經到了百分之八十,於是趕緊走到機架旁,拉出一塊鍵盤,手指在上面不斷敲打出一串串命令。

“那傢伙在幹什麼?”範建看到法拉第詭異的神色,感覺有些不對勁。

“龍雲!”隼在頻道里突然呼叫道:“你們現在找到出去的路沒有!?”

“暫時沒有,被困在中間了,外面有黑勇士的人,地下躲着一個法拉第,中間隔着一層鍊金鎖,沒辦法打開。”龍雲說,“你們情況怎樣了?”

“我們還好,剛纔太靠近島的岸邊,被近岸武器攻擊,差點沒被炸死!”隼說:“剛纔黑勇士部隊士兵全部撤回去了,不追擊我們了,我們暫時安全。”

“那就好,我們會自己想辦法的。”龍雲說。

“我們現在是挺好的,不過,你們待會可就不好了。”隼的語氣有些焦急:“他們打算把你們全部炸死。”

“什麼?”龍雲有些不明白隼在說什麼。

“他們估計不願意和你們硬碰,現在統統回到島上,在搬運炸藥,酒吧的入口上面全部堆滿了炸藥,足夠將整座島都平掉。”隼說,“我將實時衛星畫面發送到你們的PAD裏,自己看看就明白了,你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們沒辦法支援你們,他們人太多,我們的船稍微靠近一點就受到反坦克火箭的攻擊。”

龍雲掀開PAD的上蓋,調出衛星畫面,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畫面上,上百名黑勇士特種兵正在不斷將剛纔靠在岸邊的兩艘遊艇上的一箱箱東西搬下來,從箱子的大小看來,還真像是高爆炸藥的箱子。

“糟了。”範建擦了擦滿頭的汗,說:“換做是我,我也會這麼做,反正我們都被困住了,現在用炸藥夷平這裏是最佳的選擇,不飛一兵一卒,減少傷亡,又能阻止數據外流,又能殺人滅口……”

“我說他們怎麼不在法拉第進去的那條通道攻入機房?”墨菲不解道。

“不奇怪,法拉第是從創世紀的核心人物腦子裏偷來的資料,這些黑勇士部隊士兵雖然是戰鬥人員,不過未必知道那條通道的存在。”範建有些着急,看着龍雲道:“老大,你剛纔不被鍊金鎖彈開,證明你有能力毀壞它的結構,現在我們的生死都靠你了,你在加把勁,一定可以擊碎這些地板磚。”

龍雲心裏很清楚,剛纔自己怕暴露真正的實力,所以有些束手束腳,故意隱藏了大部分的力量。

不過,一旦真正釋放出自己的所有的潛力,後果就連自己都無法控制,上次在梅日戈爾耶鎮殺死那些俄軍士兵的時候,自己能夠明顯感受到內心那種狂野,如同一頭噬人的猛獸被打開了鐐銬,那種殺戮的興奮是從前從未出現過的,死人的鮮血和慘叫,和興奮劑一樣令自己產生一種欣慰和滿足,這簡直是隱藏在內心的魔鬼。

“龍雲,你還等什麼,還不趕緊點?”水手也贊同範建的看法,“再晚一些,我們都要被炸成肉泥!”

死就死吧!艹!龍雲咬咬牙,在心裏暗道,總比炸死的好,別的先不管了!

“你們都讓開!”

龍雲走到房子中央,深深呼吸一口空氣,雙手死死握在刀柄上。

衆人很識趣地退到房子周圍,儘量離龍雲遠一些。

機房中的法拉第終於在鍵盤上敲落最後一個字母,提起頭,指指面前的屏幕,將它調節向上,讓上面的人都能看到液晶屏上的內容。

“我沒時間陪你們在這裏瘋!”他走到手提電腦旁,進度條已經只剩下10%就可以完成,只要跑完進度,創世紀千辛萬苦拿到手的兩個古老種族的基因計劃資料全都會落入他的手中。

龍雲突然一躍而起,人幾乎頂到了天花板上,然後鬼魅一樣落下。

瘋狗高級戰術刀再次刺在地面上,這一次,雷錠鍊金鎖竟然沒有爆發出強烈的衝擊波,除了刺中的一刻發出“叮”的一聲清脆響聲之外,毫無動靜。

所有人心一沉,沒有動靜……難道是又失敗了?

只有範建十分興奮,像個小粉絲一樣狂叫起來:“就差一點!就差一點!就差一點點!”

連續三句驚呼後,他衝着龍雲叫道:“大哥!雷錠到了承受的極限了!就差一點馬上可以切斷它的結構!”

機房中,法拉第臉色唰一下變得蒼白。

“龍雲!你這是要將我往死裏逼!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法拉第驚地連臉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跳了幾下,因爲他看見,龍雲刺中的那塊透明的地板磚中央已經出現了一朵花紋。

那是一小簇裂紋構成的花。

咔——

花的邊緣延伸出幾道長長的紋路,一直堅韌無比的地板磚,第一次出現了裂紋。隨後,整個地板中的所有雷錠鍊金鎖,那些細如頭髮一樣的絲線,突然變成了紅色,就像燒紅的電熱絲!

高溫隨之襲來,所有人都感覺自己像被扔進了微波爐中加熱。

“你們知道他是誰嗎!?他不是你們的同類!不是莫里亞混血種!”法拉第掃了一眼進度條,只剩下百分之五,還有兩分鐘,一切都能搞定,自己的計劃完美無缺!他不能讓龍雲壞了好事! 現在,必須在這最後兩分鐘裏不讓龍雲弄破地板,否則自己絕對逃不掉!他剛纔已經啓動了整個數據中心的自毀裝置,只要自己逃出去,這個數據中心的自毀裝置鏈接着地下一顆有着五百噸當量的高爆炸彈,威力不弱於一顆小型核彈。

一旦爆炸,一切的證據就將隨着爆炸灰飛煙滅。

他必須阻止龍雲!而阻止龍雲的唯一辦法,就是挑動對方隊伍中的內訌!

這是他最後一張底牌,專門用來對付龍雲!

“你們聽到沒有!他不是你們的人!”法拉第感覺自己的汗水就像小溪一樣,沿着脊背一直流淌到褲襠裏去。

裂紋扔在繼續擴大,龍雲周圍的黑氣就像墨汁一樣濃郁,他的眼睛已經不是藍色,而是由藍色變成了紅色!

喀喀喀——

地板如同被撞碎的玻璃一樣,細小的裂紋像蜘蛛網一樣朝周圍眼神開來,雷錠鍊金鎖變得越來越紅,外層甚至開始溶化!

“你們是豬啊!還看不出來!?”法拉第急得直跳腳:“他是亞特蘭蒂斯光復會神之光計劃的唯一成品!未來的毀滅者!也就是末日戰中的蘇爾特爾!毀滅巨人!”

這一句話,通過廣播系統中迴盪在整個房間裏,和投下了一顆重磅炸彈沒有任何分別!

幾乎在同時,蘭斯特洛手中的槍響了,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這傢伙朝着龍雲的腦袋開槍!

“我早說過這傢伙身份可疑了!”

子彈叮叮噹噹打在地板上,卻沒擊中龍雲,大家眼前一花,一道黑色的輕煙飄過,蘭斯特洛整個人被黑煙撞中,一直倒飛出去狠狠撞在牆上。

牆壁裂開幾道紋路,混凝土石塊噼噼啪啪落下。

龍雲鬼魅一樣出現在蘭斯特洛身前,眼睛幾乎貼到了他的鼻尖上去。

蘭斯特洛瞳孔瞬間收縮幾倍,他根本連人都沒看清,龍雲就已經到了面前,而且直接卡住他的脖子將他摜到了牆壁上。

差距!

蘭斯特洛忽然意識到,自己在現在的龍雲面前,比一個稻草人強不了多少。

“你……你是亞特蘭蒂斯人……”蘭斯特洛喉嚨裏發出嗬嗬的聲音,脊椎完全酥麻,被龍雲掐住脖子後,他根本上失去了反抗能力,就連霧影都來不及釋放。

那雙紅色的瞳孔,令他有一種如墜深淵的感覺,如果龍雲真的像法拉第所說的那樣,事情恐怕真的太不不妙了。

“該死的亞特蘭蒂斯人,有本事殺了我!”

這傢伙嘴巴上倒是挺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