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嗅着空氣中如蘭似麝的馨香,七皇子面上露出恍惚之色。

0

他嗅覺不同凡人,敏銳的可以嗅到任何一絲異常。

而他也向來自製,自是不可能醉酒。

那一晚,不過是鬼使神差之下,就做出來的舉動。

可惜,……她好似有些怕他?

他來晚了么……(未完待續)

ps:二更奉上,今天更新九千字,裏邊有三千,是上月六十粉紅的加更,阿扇說話算數,加更了哦。嘻嘻,收到「zhaoye1978」親愛的打賞的財神錢罐,好開心好開心,謝謝你親愛的,么么么……

… 「閣下是什麼人?

宇智波一族!」

看到只是一個孩子,無為緊繃的心緩緩放鬆下來些許,只是下一刻,他的心又提到了最高。

他看到了什麼?

寫輪眼!

而且還是三勾玉寫輪眼!

這種程度的眼睛,乃是宇智波一族上忍的標配,還是那種在整個忍界都有着一定實力和名聲的大國上忍!

寫輪眼這種大名鼎鼎的血繼限界,給宇智波一族帶來的實力增幅可是極為可怕。

就連無為自己,也不敢確定是否能夠正面戰勝一個擁有三勾玉寫輪眼的宇智波上忍!

此刻,雖然辰依舊只是個孩子,但是無為的心仍然警惕到了極點。

同時,他忽然想起了近些日子裏草忍村的變故,以及木葉對草忍的「支持」,這讓無為的心,一瞬間沉入了谷底。

「唔,我說了,極樂之箱,在哪裏?」

辰微微皺眉,他來這裏的目的可就是為了極樂之箱,可不是為了和無為玩什麼心裏遊戲。

此刻在這裏詢問無為,不過是身為宇智波一族的心情在騷動罷了。

天清氣朗,適合裝遁。

果然,無為還算配合,認出了自己的身份。

只是,他的驚訝還是少了一點,不應該驚嘆一下僅僅八九歲的三勾玉宇智波嗎?

「果然,此來是為了我的極樂之箱。」

無為緩緩低下了頭,他的臉色陰鬱無比,拳頭緊握著,青筋都暴露了出來。

因為注意力都在這上面,所以對於辰的「天才」,他並沒有太過於驚嘆。

也沒有心情驚嘆。

「抓住這個孩子,在木葉反應過來之前,將整個鬼燈城內所有的忍者包括眼前這傢伙獻給極樂之箱,嘗試着救回無垢!」

這一刻,無為的眼神幽暗,他竟是產生了這等陰暗至極的瘋狂想法。

就連自己所掌控的鬼燈城,他竟然都有了犧牲掉的信念。

「還在想什麼?

算了,我自己去找吧。」

辰感受着無為身邊緩緩凝聚的陰冷氣息,儘管不知曉他那陰暗的想法,但是也能猜出無為絕對在打什麼不好的注意。

畢竟,一個父親對孩子的愛,辰從來都不會小看。

為了復活無垢,無為會有反抗的心思也不意外。

「火遁.天牢。」

就在辰準備出手制服並操控無為之時,無為卻是突然暴起。

他手上纏繞着可怕的火焰,直接一掌向著辰攻來。

赫然,這就是鬼燈城特有的封印術——火遁.天牢。

「封印術嗎?

果然不愧是火影忍者中最為bug的能力,由無為這種不過三階的傢伙用來,即便是我都感受到了一絲威脅。

被這東西打中,絕對會有些麻煩。」

感受着眼角的跳動,辰嘴角微微抽搐,他身子微微一動,便從座椅上消失。

下一刻,無為打空。

就在無為轉身,打算尋找辰的身影之時,一抹猩紅突然出現在眼前。

逐漸,擴大………

不久之後,無為靜靜的站在了辰的身側,向著辰介紹起了極樂之箱的一切。

「再強大的招式,打不中人,就不再是威脅。」

這一刻,辰忽然想到了輝夜姬,這個可憐的媽媽。

若非劇情殺,辰實在想不通,如此強者,即便戰鬥經驗再差,怎麼會被鳴人和佐助用地爆天星給封印?

那一刻,輝夜姬的白眼去哪裏了?

說好的360度無死角視野呢。

「或許,是六道出手了。」

辰心底喃喃道,卻始終只是猜測罷了。

…………

一座頗大的地下廣場之中,巍峨聳立着一個高近十米的黑鐵質感的箱子,箱子的四面分別刻着:喜、怒、哀、樂四個人臉。

正是,極樂之箱!

此時極樂之箱的周圍還佈置大量封印結界,鏈接着一個個的檢測儀器。

廣場之中,大量的根部忍者穿行,在辰控制了無為之後。

便弄來了大量的根部科研人員,用來解析極樂之箱的存在方式。

其中,最為矚目的是一個容貌俊美邪異的男子,正是大蛇丸。

對於研究,辰可不會放棄大蛇丸這個頂級「科學家」。

極樂之箱前的儀器上,辰坐在那一排排儀器面前,看着屏幕上的各種數據畫面,眉頭輕鎖。

他當然看不懂,但是有大蛇丸在一旁解釋,極樂之箱的大概資料他也算弄清了。

「不知質量,不知材質,無法損壞,上面的術式文案也看不懂….

疑是六道仙人時期,一些已經遺失的特殊符文。」

極樂之箱的重量時大時小,雖然差距不是很大,但大蛇丸用了木葉村的所有儀器都沒有測出它的具體重量和材質。

此外,極樂之箱非常堅固,就算辰用上了三途川之水,也沒有在上面留下一絲痕迹。

他記得,原時空中,鳴人的螺旋手裏劍,甚至都沒對這極樂之箱造成什麼損傷。

箱子表面的圖案花紋,那怕是大蛇丸查遍了整個木葉村的資料,也看不懂。

僅在一些古老的敘述中,大概可以猜測這是千年之前,某種具有力量的符文知識。

辰輕輕搖搖頭,將記錄在文本中的資料還給大蛇丸,又走到一個高倍電子顯微鏡前。

這個電子顯微鏡是屬於大蛇丸弄出來的高端儀器之一。

能夠放大倍數能夠達到1500萬倍以上,這種程度的顯微鏡甚至能夠觀測到原子的存在。

但是辰,不管用電子顯微鏡將這極樂之箱放大多少倍,它都是光滑的一片,排列極為緊密,彷彿一絲縫隙都沒有。

任辰怎麼觀察都發現不了極樂之箱的破綻,仿若渾然一體。

甚至,就連大蛇丸也沒能弄清,這玩意究竟是用什麼材料打造而成。

「這東西,的確算得上是神器了……」

辰起身,走到極樂之箱面前幾米處,陷入了短暫的沉思中。

「隨悟而生,隨悟而動,隨悟而終….」

剎那間,一聲聲彷彿夢魘一般的低聲輕鳴,傳入了辰的大腦中。

那夢魘般的低語彷彿可以勾動人心的一切慾望和貪婪。

一時間,就連辰都感覺有些頭暈目眩,眼前似乎也出現了一些似成相識的人或者物,心中莫名湧起了一股痛苦又掙扎的哀傷。

辰面色不變,雙眸緩緩變成猩紅的萬花筒之眸,幻象低語瞬間煙消雲散。

「這等囈語,甚至不比一些高等級的幻術差了……

或許,極樂之箱真是真是千年之前的東西,傳說,未必是假的。」

辰猜測著極樂之箱的底細。

「這麼說來,我倒是有些相信這個東西確實是六道仙人留下來的東西了。」

最終,辰心中總結了一句,算是認可了極樂之箱的傳說。

當然,傳說中千年以前,草忍村曾經差點通過極樂之箱得到了忍界這種說法,辰是嗤之以鼻。

先別談那時候六道仙人和他兩個兒子都還沒死。

就說那個時候,又哪裏有草忍村這個村子。

不過是不知道哪一代的草忍村,給自己臉上貼金罷了。

「我之前用來侵蝕極樂之箱的三途川之水,也不是憑空消失,而是被極樂之箱吸收了。

可見,這東西的層次,或許比三途川還要高一些。」

辰在大蛇丸的請求下,曾經嘗試攻擊過極樂之箱。

之前在攻擊極樂之箱的時候,也在仔細觀察着它的變換,通過大蛇丸的幾次實驗,明顯能夠感受到極樂之箱發生了一系列細微的變化。

想來是吞噬了辰的三途川之水所蘊含的能量,想來就算沒有其他的祭品,這麼日積月累之下,極樂之箱終有一天也會打開。

這也是無為以前用被關押忍者的查克拉供給極樂之箱的原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