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被追尾撞上的時候,沈初猛然驚醒。

車子被追尾撞上的時候,沈初猛然驚醒。

車子被追尾撞上的時候,沈初猛然驚醒。 150 150 admin

一旁的傅言偏頭看向她:「驚醒了?」

沈初剛醒,反應有些慢,聽着傅言的聲音,只含糊地應了一聲。

「追尾了,我下車看看,你在車上別下來。」

傅言看了一眼後視鏡裏面的謝清然,又看了一眼沈初,見她似乎清醒過來了,這才推開車門下了車。

「原來是傅總,不好意思,昨晚沒睡好,開車不在狀態。」

謝清然看着傅言,眉眼間有些得意。

這段時間傅言為了那個沈初,公司不管了,謝家的事情自然也是不管了。

謝清然趁機幹了件大事,如今自然是比前些日子要得意許多。

傅言涼涼地看了他一眼:「狀態不好就別開車,不然可就不是追尾這麼簡單了。」

謝清然並不在意傅言的話裏有話:「謝謝傅總關心,我現在神清氣爽了。」

他說着,看到車裏面的沈初,挑了一下眉:「好久不見,沈小姐。」

。 李玲兒看到這一幕更加想起來自己之前所遭受的一切,以前在自己小時候的時候也曾經受過委屈。

她跑出了家門,希望能夠有人來找自己,可是自己都在外面待了超過6個小時了,依舊沒有人來找自己。

於是李玲兒就開始安慰自己,是因為自己賭的太隱秘了,所以這些人才沒有找到自己。

等到自己回到家裏面的時候,希望能夠看到家人失而復得的眼神,可是沒有想到自己等到的只是他們冷冷的看了自己一眼。

「我就說吧,這個小妮子一定會自己回來的,又何必大費力氣的去找他呢,唉,算了,都回到自己的屋裏面去吧,人家現在長大了,翅膀硬了,咱們怎麼說也管不聽了,還是回家吧,省得他那已經去世的老媽再來找咱們。」

這句話李玲兒一直都放在心裏。

如今看見沙發上的這一幕,他更加覺得自己之前的做法實在是太幼稚了

她一直都渴望着老爺子對自己的愛愛關心,可是沒有想到老爺子依舊還是將所有的關係都放在了李柔兒的身上。

自己也是他兒子的血脈,為什麼對自己一直都是這麼的漠不關心?

當李玲兒想要趕緊回到自己的房間里的時候,結果坐在沙發上的李柔兒發現了她。

「你給我站住,你說你今天是不是特意去看我笑話的,你是不是和別人聯繫好了?」

李玲兒這次真的是徹底爆發了。

「我說你這個人有病吧,我都說了我是在那裏跑步的,我都已經連續在那裏跑步一個月了,誰知道你會出去突然間出現在那裏。」

「我好心好意的去幫你解圍,讓爺爺不在於責罰於你,而你卻這麼想我,你這個人心裏究竟有多麼的陰暗?」

李玲兒感覺到了痛快之前,她不管說些什麼自己都會默默的承擔,而這個時候內心除了痛快就只有痛快。

可是沒有想到痛快的代價竟然是爺爺的一耳光。

「現在偶爾都已經非常的難過了,你怎麼還能這麼說他呢?你這個當姐姐的難道就不能有一個當姐姐的樣子嗎?他不高興了說你幾句你就暫時忍耐一下嘛,等到他想明白了之後,自然而然就會和你道歉的。」

李玲兒聽到這句話之後,冷漠的笑了笑,他李柔兒什麼時候給自己道過歉?

「那我估計我死之前是等不到了。」

李玲兒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並且狠狠的關上了門。

「爺爺你看他你還說他平日裏懂事呢,你看到最後她不是也氣你嗎?」

正在準備拿着自己剛剛做出來的小點心,去找白雪的韓風,突然間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你好,我是韓風,請問你找?」

韓風的話還沒有說完結果就被對方搶了話。

「我是李玲兒用不了,你給的三天時間了,我今天就答應你,不過我有一個要求,能不能給我找一個比較好的房子?我不想要在這裏住下去了。」

韓風聽到這句話之後,一瞬間還有些驚訝。

「哈?」

「我說我不想在這裏住下去了,你能幫我找一個房子嗎?接下來關於藝人的事情我會慢慢的和你詳談的。」

韓風點了點頭。

「放心吧,李大小姐,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韓風趕緊給自己的好朋友打個電話,讓他來找自己

「我今日遇見了一個長相非常標緻的美人,絕對符合你的審美,今天下午3點左右我會讓你們在咖啡廳見一見的,你準備好材料還有合同,對了這位小美女要求給他安排一個比較舒適的地方,這些意思你懂吧?」

對方沒有想到韓風竟然這麼迅速,於是就點了點頭,其實這名經紀人也是最近剛剛出道的,由於之前被同僚狠狠的踩了一腳,這些年一直都沒有振奮起來,如果要不是遇見韓風的話,估計自己會一直消沉下去。

「好兄弟,你就放心吧,今天我一定會在咖啡廳等你們的。」

韓風點了點頭,掛了電話,於是還是將自己做好的東西給白雪送過去了。

正在自己辦公室辦公的白雪,聽見有人敲門,於是就說了句請進。

「我就知道你一定還在忙,一直都沒有時間吃東西,我特意在網上學了一些小點心的製作的方法,不過你放心,我已經試過毒了,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你先嘗一嘗吧。」

白雪聽到這句話之後,雖然是滿滿的驚訝,但是還是帶着甜甜的笑容把他手裏面的餐盒接了過來,打開餐盒的那一刻,白雪真的聞到了非常美味的味道。

「聞着這個味道就知道這個東西還不錯,看來以後你的廚藝還真的是值得一誇的。」

「那你嘗嘗味道怎麼樣?如果要是哪裏不好的話,我可以再改正一下。」

白雪將小點心拿了起來放進口中,簡直就是入口即化,味道實在是非常的鮮美。

「這也太好吃了吧,如果我要是每天都能夠吃到你做的這種小點心的話,那我這一天都會非常幸福的。」

「如果你要是一天都能夠嘗到這麼美好的東西,能夠讓你幸福的話,那我願天天為你做。」

正當兩個人還要曖昧一下的時候,突然間有人通知白雪今天要去開會了,雖然白雪戀戀不捨的,但是還是要去開會的。

阿峰看了一下時間,覺得這個時候也應該去咖啡廳了,他把咖啡廳的位置分別發給了自己的朋友,還有李玲兒。

李玲兒將自己的東西收拾了一下,等到他下樓的時候,發現家裏竟然沒有了老爺子和李柔兒的身影。

「老爺,好像和小姐兩個人出去玩兒了,小姐說只有去遊樂場,她才能夠感覺得到開心。」

說話的人是李玲兒的媽媽帶過來的人。

這麼多年最照顧她的也就只有這個阿姨了。

「阿姨我打算搬出去住了,你要在這裏好好的生活,千萬不要再被人受欺負了。」

「小姐,你要搬出去了?」。 第二天一早,林弱弱一行四人按時起床、吃飯,裝行李,出發,繼續趕往雷州。

按照林弱弱的吩咐,沿途遇見村莊,就讓鄭仁下去看看有沒有可以收購的鴨子,有的話依舊如數買下並送往雷州。

有了上次的教訓,鍾圖這迴路上不敢開小差了,時刻警覺著,以防有人跟蹤,但走了一天,他也沒發現有什麼可疑的人。

一整天下來,精神高度集中,還是挺累的。

晚上,幾人在一個小村子落腳,投宿在一家普通的農戶,林弱弱給這家人留了足夠的銀兩,休息一晚,第二天接着趕路。

這樣又走了六天,終於到了雷州城,眼看着滿眼的蕭索,越靠近城門,越發人少,幾人給守城的看了路引,沒什麼障礙就進了城。

比起沿途走過的城鎮,雷州顯得很是凄涼,路上的百姓很多都面有菜色,街面上一些店鋪關門閉戶。

雷州地處雄楚國和梁國交界處,兩國之間只隔了一條不太高的山,這裏的人們把這座山叫做兩界山。

梁國是周邊除了雄楚國之外的最強國,尤其是近幾年,隨着國力的日漸強盛,大有趕超雄楚國的趨勢。

雷州素來是兩國貿易往來的必經之地,其位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林弱弱一行人,慢慢在街上走着,路過一家規模較大的客棧,鄭仁問要不要住進去,被林弱弱回絕了。

馬車在城裏轉了將近一個時辰,林弱弱最終在北城裏,選了一家靠近北城門、規模不大不小的客棧住下了。

秋水瞪着大眼睛問:「小姐,咱們為什麼住這麼偏僻的地方?越偏僻不是越不安全嗎?」

林弱弱笑笑,沒有回答,徑直朝二樓房間走去,手續鍾圖都辦完了。

四人照例開了兩間挨着的房間,安頓好了之後,時間尚早,林弱弱將事先就已經寫好的信讓鍾圖送到府衙,並囑咐說,見到陳乾一本人,親自交到他手上,如果他不在就令擇時間再去。

鍾圖走後,林弱弱又叫來鄭仁:「咱們一路上一共收購了多少只鴨子?」

鄭仁從懷裏掏出一個小賬本,翻開之後,簡單統計了一下,回道:「回大少奶奶,一共買了將近兩千隻,花了一百兩銀子,包括運送費用。」

林弱弱點頭,你讓他們送到哪裏?

鄭仁回道:「按照您的吩咐,沒讓他們進城,讓趕鴨人在南門外候着,剛才我已經雇了兩個小夥計,讓他們在門外守着,一有到的就來通知我,」

「好,等都到齊了,就繞道去下面的田莊,一會兒你去打聽一下,哪裏的蝗災嚴重,就趕去哪裏。這件事就由你負責。」林弱弱安排道。

鄭仁也不多問,隨口應下,出去辦事了。

……

鍾圖運氣不錯,去府衙的時候,正趕上陳乾一就在那兒,這幾天太子被薛少保按著,硬著頭皮查看衙門裏的往來信報,都要瘋了,陳乾一也在列,幾人一同在衙門裏忙活。

陸朋義所在的雷州郡,下轄五個縣,地理面積雖然不算太大,但其地理位置特殊,因此轄區內的事物非常繁雜。連日來,幾人起早貪黑,查出了不少問題,都一一記錄在案。

過程中,作為雷州郡守的陸朋義多次要求為幾位大人分憂,陪同整理,都被薛懷仁言辭拒絕了,並責令其正常辦公,沒事不得干擾太子。

下屬來報,說有人找陳乾一,太子第一個抬起頭,甚至比陳乾一還要早那麼一丟丟,就差直接竄出去看看是誰了。

他到不是多關心陳乾一,而是想藉機出去放放風。

陳乾一有點不明就裏,雷州他長這麼大頭一次來,這裏既沒親戚也沒朋友,能是誰來找他呢?

同樣的問題薛懷仁和侯春也在心裏想了一下,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陳乾一一邊琢磨著一邊慢悠悠從書案裏面往出走,太子緊跟其後也要出去,結果又被薛懷仁給叫住了。

放下垂頭喪氣的太子不說,陳乾一出來,到府衙大廳里一看,是鍾圖?

「你怎麼來了?」

鍾圖先上前施禮,激動地說道:「大少爺,您沒事吧?」

問完上上下下打量陳乾一,見哪裏都好好的,就是稍微瘦了點,繼而說道:「大少奶奶來了!她聽聞端王派了死士過來,擔心你有危險就過來了,這是她給你的信。」

陳乾一聽說林弱弱來了,先是一愣,后又笑笑,心道:「就知道她沒那麼老實!」

接過鍾圖手裏的信,展開迅速看完,信上沒有幾個字,只說了,「一切平安,暫時不必來見,注意端王。」

鍾圖見主子看完信,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我們來的路上路過瓊陽郡時,大少奶奶險些被擄走,多虧了那家客棧的東家及時發現,大少奶奶說她大概知道是誰,讓我們不要聲張。」

陳乾一眉頭微皺:「那些人的功夫如何?」

鍾圖:「也不怎麼樣,也就一般般,比一般強點?」

陳乾一點了點頭:「知道了,你和鄭仁要保護好少奶奶,我另外會增派人手到你們住的地方,回去吧。」

鍾圖轉身回去復命,陳乾一又看了一遍那封簡短的信,嘴角微微上揚。

自從在路上遭遇一次刺客之後,太子變得非常謹慎,吃住都同薛懷仁一起,而且侯春又增派了更多人手保護太子安全,因此這些日子以來,他們沒有再發生類似事件。

但陳乾一心裏一直提防著,現在他可以確定如果上次的刺客是端王派來的,那麼端王的目的就不只是太子。

想清楚了這些之後,陳乾一繼續進去忙公務。

入夜,幾位大人都睡下了,上夜的侍衛按部就班的巡邏值崗,陳乾一換了一身夜行衣,施展輕功,從房間里出來,一路飛檐走壁,來到林弱弱幾人下榻的君來客棧。

林弱弱還是和秋水一起,主僕二人分裏外間住在同一間屋子,陳乾一按照鍾圖告訴他的位置,很快找到了林弱弱所在房間的窗戶,稍微用了點內力,窗戶開了,隨後縱身一躍,人已然進到房裏。

往裏走,先是看見外間屋子裏躺着一個人,沒有燈火,藉著月色,看不清臉,只知道有個人,想必是秋水。

陳乾一拿出隨身帶着的一塊絲帕朝着秋水頭上輕輕抖了兩下。 經過卓草狡辯……解釋后,三人便已明了。

簡而言之兩個字,打錢!

這類事在秦國也有先例,基本都是當地黔首自己出資共同修築。有錢的出錢,沒錢的出力。要是沒錢還偷懶的,那就沒資格用。好比秦國每年四次社祭,皆是如此。

卓草身為亭長,自然也有資格向上級申請。若是被批准的話,也能撥款給他。至於撥款多少,那就全看上頭的心情。不過,就他說的公廁基本不會批准。如果批了的話,那其餘亭也跟著效仿,你批是不批?

況且,修個茅廁還要四千錢?

你小子想撈油水就直說,別找理由!

不光不會批准,怕是還會有縣丞來調查。這幾日涇陽可是嚴打地區,上下官吏皆是繃緊了弦。只要關乎錢糧的事,全都會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卓草心知肚明,也只是試試看。如果批准最好,要是不行的話他自己出錢購買原料其餘人出力,他再管飯也成。至於工錢的話就甭想了,大冬天的管飯已是不錯。

「阿彘你先回去,明日再將信箋交予郵驛。」

「唯。」

說干就干,卓草將書房關上便準備草擬份文書。不過想到自己字也丑的很,便想到了蒙毅。論字跡的話,還是蒙毅的好看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