軀體強度增加,接下來便是汲取龍力入體。

0

《喚龍經》施展,遊離在虛空之中的龍力,出現在他的胸前,一共是六道。

現在的洪錚,每進階一次,所需的龍力越來越多!

六道龍力入體,化為了滾滾的真氣,讓他軀體似乎都要撐爆了一般。

而後,真氣化為了液體一般,在他的軀體之中流淌。

他的軀體,更是被洗髓伐經!

全身開始蛻下死皮,血肉散發出寶光,更加的契合大道,繼續蛻變著。他全身的筋脈,都是以一種極為玄奧的方式重新排列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股極強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升起了。他蛻去凡體,鑄就靈身!

半晌之後,龍力盤踞在他的丹田之中,徹底恢復到了蛻凡境界!

接下來的時間,他開始在橫斷山脈之中,一邊尋找血脈碎片之中記載的草藥,一邊與各種各樣的妖獸戰鬥,鞏固修為。

橫斷山脈廣闊無垠,草藥很多,其中更是不乏一些百年大葯。當然,其中也有許多擁有太古神獸血脈的洪荒猛獸。

一個禮拜之後,他衣衫襤褸地在叢林之中戰鬥著。那是一尊水牛般大小的野豬,與他對峙!

野豬身上散發出一股狂暴的氣息,顯然是一頭絕世凶物。但是洪錚卻是全然無懼,臉上甚至還掛著一抹淡淡的微笑。

「轟!」

野豬被他撕成了兩半,滾燙的鮮血澆在他的身上,他大吼一聲,按照記憶中的方法迅速汲取野豬血脈之中的精氣!

他的軀體強度,緩緩在增強著。

一個月下來,他不記得已經斬殺了多少的凶獸大妖。其中有幾次,差點重傷垂死!

但是經過這一個月的磨練,他的氣質卻是變了。變得更加的沉穩,站在那裡,身軀便是如同山嶽一般。

厚重,堅毅!

雙眸開闔之間,有精光爆射而出。

中途也不斷參悟《煉經志》,偶爾靈光一閃,也能夠攻破一些藏在心底的難題。

他看了一眼橫斷山脈,覺得是該離去的時候了。他知道,橫斷山脈之中,還隱藏著無數的秘密。

他曾經見過橫斷山脈之中,一尊有山嶽一般大小的魔猿仰天長嘯!

無邊海域之中,見過一頭長達百丈的金色大蟒,橫跨半邊天空!

一口深泉之中,曾經衝出過一尊如山嶺般巨大的玉翅金蟾,遮天蔽日!

迷糊嬌妻太搶手 ……

這些絕世凶獸守護的地方,必定有讓人難以想象的巨寶。但是以他現在的實力,是絕對無法去探尋這些秘密的。

最後他果斷地下了決心,身後背著足有幾百斤的藥草,離開了生活了幾個月的橫斷山脈。 當洪錚再次回到洪府的時候,洪龍騰不由得雙目一亮。因為他發現洪錚的修為又精進了。

洪錚修為的提升速度,簡直能夠比得上十年前的那個絕世天才,甚至要更快。

這讓洪龍騰看到了一絲希望,洪家重新崛起的希望!

洪錚沐浴更衣之後,肌體綻光,晶瑩剔透,風度不凡。

上官墨苔還未離開,看到洪錚的時候,心中頓時一顫:「怎麼會如此像他?」

「這是青靈花,不破有救了。」 木葉七味居 洪錚將青靈花交給了上官墨苔,後者接過的時候,仔細地盯著洪錚看了兩眼。紅唇輕啟,卻並沒有說話,轉身離去。

洪錚知道,有上官墨苔出手,萬無一失,他也可以安心下來修鍊了。

離生死局,還有十幾天,他必須抓緊一分一秒的時間修鍊。

洪錚一邊參悟《煉經志》,一邊修鍊司徒家族的絕學上蒼神光。

他天資驚人,短短三個月不到的時間,已經將之修鍊到了第四層,威力奇大!

第二天,他去了府中的藏經閣,觀看了無數的戰技或者寶術。在參照與對比,以便能夠領悟《煉經志》。

到了此時,洪錚所掌握的經文或者寶術,已經超過了百種。無論威力是強是弱,他都已經掌握了。

身養百經,參悟煉經!

他以自己的方式,來參悟《煉經志》。

第四天,他心中忽然有了一絲明悟。百種經文在腦海之中,完全重合成一種。以往所有的難題,全部的迎刃而解。

「我明白了,煉經煉經,必須要煉!」他渾身綻放出光華,一股玄奧的氣息從他身上流轉開來,他有些明白《煉經志》的精髓了。

而後,他找到了洪龍騰,要了一尊用來煉丹的銅爐。

洪龍騰不解地看著洪錚,不知道他突然要銅爐幹嘛。

煉丹?洪家要有人會煉丹就好了,也不至於落魄到如今這地步。

煉器?得了吧,洪家祖墳好像沒有冒青煙。

煉經?我戳,我這腦袋想洪家崛起想瘋了吧,整個雲海宗掌控的區域只有幾人會煉經!

洪龍騰暗暗的想到,隨後看著洪錚,沒有打擾。

洪錚真氣滾入銅爐,大火熊熊燃燒,他雙手抵在銅爐之上,磅礴的真氣湧入到了銅爐之中。

真氣在銅爐之中,形成了不少奇怪的形狀。然後在不斷的翻滾糾纏。

他的腦海之中,則是出現了數百道人影不斷打出一招一式的場景。

真氣也是漸漸凝結成了這些招式,在銅爐之內開始不斷凝結。

煉經師的一個大前提就是,必須要真氣或者靈力要足夠雄渾。那樣的話,才能夠支撐真氣所化為的招式!

熊熊大火燃燒,忽然,銅爐之中傳來一聲爆鳴,所有的真氣突然不受洪錚控制,衝破了爐蓋,消散在了空間之中。

失敗了!

但是洪龍騰卻驚訝得眼珠子都快掉了下來:「真的是煉經?」

洪錚微微笑了笑,沒有因為失敗而沮喪,繼續煉製經文。

沒過多久,再次失敗。

「再來!」洪錚咬牙吼出一聲,再次開始。

半個時辰之內,前前後後,總共失敗了十次,但他卻絲毫沒有放棄。

洪龍騰苦笑:「我洪家,怎麼可能會出現煉經師!」

洪錚未說話,仔細思索到底是哪裡出了錯誤,通過一番探究,他發現,還是對真氣的掌握,或者火候的掌握不夠徹底。

回顧了一下之前的動作,發現很多地方都有缺點。

想通這些之後,他沒有再猶豫,再次重來!

半個時辰過去了,銅爐之內那躁動的真氣,漸漸地平靜了下來。

銅爐之內,一道道拇指大小的真氣人影不斷地打出一招一式。然後,那些真氣人影漸漸的融合,被火焰給燃燒得漸漸融合!

也多虧了洪錚修鍊了《喚龍經》,否則他根本不可能有這個雄渾的真氣去如此消耗!

真氣人影在融合,此刻銅爐之中,有九九八十一道真氣人影。

當融合到只有四十道真氣人影的時候,出現了一顆碗口大小的球狀真氣。

仔細觀察之下可以發現,球狀真氣,乃是由無數真氣人影融合而成的。

又是幾道人影融入進了球狀真氣之中,球狀真氣在變小,然後變得晶瑩剔透,一些招式開始在變異。

當人影全部融合完畢,球狀真氣,已經化為了藥丸大小,極為的凝實。裡面蘊含了無比磅礴的真氣,還有就是洪錚推衍出來的招式,也就是寶術!

「轟!」

洪錚收功,打開了銅爐,頓時,一枚散發出浩蕩氣息的藥丸躺在銅爐之中,散發出刺目的金光!

「二…二…品……寶…寶…術!」洪龍騰只感覺下巴已經掉在地上了。

煉經師!

他洪家竟然出了一個煉經師,他激動的語無倫次,拿起那顆藥丸模樣的東西。

「二品寶術,與金猊天功一個層次的啊!而且還是最為原始的原始寶術,沒有開封的!」洪龍騰極為震驚,眼中儘是興奮之色。

所謂開封,打個比方,現在如果洪龍騰服下這原始寶術。那麼他便是會在一瞬間,領悟了這寶術,根本不用修鍊。

如果他要想將這經文傳承下去,就必須要根據自己的感悟,再寫出來。

而寫出來的經文,就是開封過。像洪錚所修鍊的金猊天功,太祖神拳等,都是開封過的。

洪龍騰活了這麼大,只見過兩次原始寶術,這是第二次!

「啊哈哈哈,我洪家,終於要崛起了啊!」洪龍騰開懷大笑,自從他親眼見到十年前的洪錚死後,已經很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洪二,你成為煉經師這件事情,有多少人知道?」冷靜下來的洪龍騰問道。

「就你我知道!」洪錚也十分高興,微笑著點頭道。

「好!此事千萬要保密,最起碼在你沒有那個能力對抗雲海宗之前,要守口如瓶,知道嗎?」洪龍騰鄭重的叮囑道。

洪錚點了點頭,槍打出頭鳥這個道理他還是知道的!

「原始寶術你服下,還要對戰司徒青雲!」洪龍騰說道。

洪錚點了點頭,吞下了這枚原始寶術。 洪錚一將那原始寶術吞下去,全身頓時爆發出驚天光芒,一股極為厚重的氣息傳來。

洪錚閉上眼睛,只感覺渾身充滿了爆發力,同時一道道身影在腦海中浮現,演化出一道道厲害的招式。

這寶術,是他根據自己的情況量身煉製的,是一種戟術,他命名為大衍三招。

威力比金猊天功,恐怕都要強上一些。

洪龍騰看到這一幕,心中更是無比震撼,看向洪錚的目光也變得愈加歡喜。

「簡兒,你生了兩個好兒子,都是我洪家的驕傲!」洪龍騰一想到這些,眼睛暮然間濕潤了。

第六天,洪不破的房間之中,傳來一股鯨吞吸水一般的氣息,方圓數十丈內的靈氣幾乎在幾個呼吸間被他吞噬一空。

緊接著,爆發出一股極其強悍的氣息,同時傳來了洪不破的長嘯之聲。

洪錚會心一笑,他知道,洪不破恢復了!

夜間,他在荒涼之地,將草藥埋入到了地下。讓洪不破與洪龍騰躺了下去。

一縷縷藥力湧入到二人的軀體之中,洪不破全身發光,靈力滾滾,修為再次上升了一個台階。

而洪龍騰,看起來則是年輕了一些,許久不曾波動的修為,像是被打破了瓶頸一般,似乎有所精進。

「洪二,你真是福星!」洪不破感嘆。

洪龍騰說道:「十年前有洪錚,十年前有洪二,也算天不亡我洪家!」

「生死局我去吧!」洪不破說道,司徒飄影太強大了,他都沒有信心去戰勝。

十六家武館的館主,修為恐怖,所習的各種神通大術,也是無比繁雜。

洪錚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洪錚則是平靜地說道:「不用,我能夠應付!」

語氣之中,充滿了強大的自信,如十年前一般。

但是現在洪家現在的處境,極其不妙。上官墨苔所處的天演宗,不會參與到洪家與司徒家族的鬥爭。

因為司徒家族的背後,有雲海宗,而雲海宗的實力,又比天演宗雄厚了不少。

這也就是上官墨苔是天演宗弟子,但是天演宗卻絕對不會扶持洪家的原因。

司徒家族近來實力上漲很快,開始蠶食洪家這個老牌家族!

生意上,年輕一輩的實力上,甚至一些資源上,都是在不斷地打壓洪家!

老一輩的人都有著出奇的默契,沒有出手。他們雙方一旦出手,代表的便是兩個家族的巨大衝突。

輕則元氣大傷,重則兩個家族都會毀滅。

所以現在,是年輕一輩人的天下!

生死局的時間,漸漸在逼近,洪錚的修為,也是突破了,達到了蛻凡境一轉巔峰。

十二月三日,生死局大戰的日子。

寒風呼嘯,天地間下起了鵝毛大雪,銀裝素裹,白茫茫的一片。

妖怪茶話會 洪家眾人趕往生死局所在之地,出乎所有人意料,上官墨苔竟然沒有離去!

「我要看完這場鬥爭才走!」

這是上官墨苔的原話,眾人也摸不准他的心思。

生死局位於龍城之外的一處闊地,那一方土地,都是血紅色的。

白雪落在上面,瞬間消失不見!

傳說是上古時期,兩位太古大能廝殺鮮血染紅的,質地堅硬無比,刀劍都是難以從上面砍出印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